《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一章被遺忘的時光(下)


    第四百九十一章【被遺忘的時光】(下)

    喬鵬舉的吉普車中途爆胎了,原本換胎是件簡單的事情,可這車他也是借來開的,拿出備胎方才發現備胎癟癟的早已經沒氣,這下麻煩打了,喬鵬舉隻能臨時打電話叫救援,等救援來到幫他把車胎補好,耽誤了一個多小時,重新上路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鍾了。

    張揚又接到了秦歡的電話,秦歡的聲音顯得有氣無力的,這孩子從早晨到現在都還沒吃飯呢,他可憐兮兮道:“爸,我媽媽還沒回來。”

    張揚皺了皺眉頭,秦萌萌也太不像話了,把孩子一個人留在家這麼長時間,他安慰秦歡道:“小歡,你別著急,我馬上就到了,等爸到了,帶你去吃大餐!”

    秦歡嗯嗯答應著,可明顯沒了精神。

    張揚掛上電話,喬鵬舉笑了起來:“看不出都有兒子了!”

    張揚笑道:“幹兒子!”說話的時候他給秦萌萌打了個電話,對方的電話已經關機了,張揚開始覺著這件事有些不對了,他向喬鵬舉道:“你能不能開快點,我真有事兒。”

    喬鵬舉點了點頭道:“放心吧,再有一個多小時怎麼都到了。”

    秦振東死後一個多小時就已經被人發現了,房東過來收房租,敲門沒人答應,所以就用備用鑰匙打開門想不到看到了如此血腥的一幕,房東是個中年『婦』女當時嚇得就尖叫了起來,小區的居民很快就被驚動了,短短十分鍾之內,當地派出所分局的人馬都已經趕到。

    秦振東的身上有身份證和軍官證,現場還有手槍,查明他的身份並不難,分局局長程誌偉聽說死者是秦司令的大兒子,頓時意識到事態嚴重,帶著分局所有的精英人馬來到命案現場。

    分局副局長梁聯合已經先行來到了現場,根據初步勘查的結果可以認定秦振東是他殺,殺死秦振東的手槍就是他自己的配槍,上麵有不少指紋,鑒證科已經將指紋資料收集好,現場還有一籃菜,地上找到了一些女人的頭發,在臥室內發現了不少照片,都是秦萌萌和秦歡的,從照片的取景角度來看,這些照片很多都是偷拍,有一些是利用長焦相機直接拍攝的對麵。

    梁聯合將程誌偉叫到一邊,低聲道:“程局,死者是秦振東,秦鴻江司令的大兒子。“

    程誌偉也是一臉的無奈:“這次麻煩大了,什麼事情一旦讓軍方的人摻和,就不好辦。”

    梁聯合道:“根據我剛才調查的情況,秦振東在這兒租房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這些照片拍攝的地方就是對麵的二樓,照片上的這個女人叫秦萌萌,是他親妹妹,這小孩子的身份我們還沒搞清楚。”

    程誌偉從窗口向對麵看了看,低聲道:“有沒有派人去對麵調查一下?”

    梁聯合道:“已經讓人控製了情況,暫時我還不敢輕舉妄動,畢竟這件事涉及到秦司令的家事,所以打算等你過來再做決定。”

    程誌偉也是一籌莫展:“我能做什麼決定?”他隨即又壓低聲音道:“你跟我說實話,根據現在的情況誰的嫌疑最大?”

    梁聯合抿了抿嘴唇,過了一會兒方才謹慎的說道:“有鄰居看到死者和秦萌萌在樓下說話,好像兩人還爭吵了幾句,隨後就看到他們進了這個單元,接下來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程誌偉道:“馬上把秦萌萌找來,我要單獨問她情況。”

    梁聯合建議道:“去她家看看吧。”

    程誌偉點了點頭:“一起去!”

    程誌偉和梁聯合敲了老半天房門,並沒有人給他們開門。

    秦歡聽到了敲門聲,也聽到了外麵此起彼伏的警車聲,他感到有些害怕,可媽媽仍然沒有回來,外麵響起一個沉悶的男聲:“家有人嗎?我們是警察!”

    秦歡緊張的握著拳頭,手心都快捏出汗來了,他跑向電話,想給張揚打電話,剛剛來到電話前,電話鈴聲就響起來了,秦歡拿起電話:“爸爸……”

    電話那端卻傳來秦萌萌的哭聲。

    秦歡聽到母親的哭聲,頓時愣了:“媽媽!媽媽你怎麼了?誰欺負你了,你跟我說……”

    電話那端秦萌萌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聲,她竭力控製住自己的情緒:“小歡,你好好呆在家,無論誰敲門都不要開,除非你幹爸過去,別人……全都不能相信……”

    “媽媽,你為什麼不回來……我好想你……我好餓……”

    聽到兒子稚嫩淒涼的聲音,秦萌萌一顆心宛如刀割,她含淚叫道:“小歡,媽……媽對不起你……”

    “媽媽,我就是要你回來!”

    秦萌萌哽咽道:“會的……會的……一定會……”秦萌萌不忍心再和兒子說下去,她迅速掛斷了電話,捂著嘴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撥通了張揚的號碼。

    張揚的歸程不順到了極點,剛進三環又遇到堵車,秦萌萌是利用公用電話打給他的,所以張揚沒想到會是她,秦萌萌隻叫了一聲:“哥……”便哭得說不出話來。

    張揚聽出是秦萌萌,原本窩了一肚子的話想要斥她,可聽到她的哭聲頓時感覺到不妙,他低聲道:“萌萌,你冷靜一些,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秦萌萌抹著眼淚道:“哥……你要幫我照顧好小歡!”

    張揚愣了,這話分明不對啊,他一顆心頓時收緊了:“萌萌,你怎麼了?你在哪?我現在就去接你。”

    秦萌萌道:“哥,這世上我找不到別人可以信任,你答應我,要照顧好小歡,不可以讓任何人欺負他!”

    “萌萌……”

    “你答應我!”秦萌萌歇斯底的尖叫起來。

    張揚被嚇了一跳,連一旁開車的喬鵬舉也聽到了,他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向張揚看了一眼,然後手指繼續敲擊著方向盤望著前方擁擠的車隊。

    秦萌萌哭著道:“哥……答應我,小歡在這世上孤苦無依……我怕沒人照顧他,我怕有人會欺負他……”

    張揚道:“我答應你,這世上沒人敢欺負他,誰敢欺負他,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一樣要他好看!”他輕聲道:“萌萌,你在哪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用怕,有我在……”

    秦萌萌含淚道:“哥,我這輩子報答不了你,下輩子結草銜環報你的大恩!”說完她就掛上了電話。

    張揚拿著手機整個人呆在那,他已經意識到肯定出大事了,轉向喬鵬舉道:“開車!”

    喬鵬舉指了指前方的車流,無奈道:“寸步難行!”

    張揚推開車門就衝了下去,他甚至顧不上向喬鵬舉道別。他伸手攔下一輛從身邊駛過的破破爛爛的50踏板,拉開手包,將其中的兩千塊全都塞給了對方:“錢給你,車給我!”不等對方反應,他搶過小踏板騎著就衝了出去。

    那駕駛者顯然還沒有反過神來,望著手中的兩千塊,又追了上去:“我靠啊!我車麵還有一包玉器呢,你他媽明搶啊!”

    從後麵趕上來的喬鵬舉拍了拍對方的肩頭:“哥們,多少錢,我買下來!”

    五輛軍用吉普車魚貫駛入小區,秦振遠、秦振堂兄弟倆陪著哭得淚人一樣的母親常玉潔走下吉普車。二十名荷槍實彈的軍人也從吉普車內走了下來。

    馬上有人將這一情況通報給了分局長程誌偉,程誌偉慌忙趕了過去,他和秦家老二秦振遠認識,攔住秦家人的去路道:“振遠,樓上正在勘查現場,你們暫時不能過去。”

    常玉潔尖聲叫道:“為什麼不可以?死的是我的兒子,我要親眼見到他,我要見他……”

    程誌偉看到常玉潔的情緒如此激動,有些為難的向秦振遠道:“振遠,要不,你一個人上去,你母親情緒這麼激動,恐怕受不了刺激。”

    秦振遠雖然悲痛可是他還沒有失去理智,他點了點頭道:“我跟你上去!”他向弟弟秦振堂道:“三弟,你在這兒陪媽,不要衝動。”

    秦振堂點了點頭。

    秦振遠跟著程誌偉走上樓,程誌偉走到裹屍袋前,拉開拉鏈,『露』出秦振東慘白的麵孔,秦振遠看清大哥的麵容時候,頓時痛哭著撲了過去:“大哥……大哥……”

    程誌偉慌忙將他攔住:“振遠,你要冷靜,你一定要冷靜。”

    秦振遠含淚道:“誌偉,誰殺死了我大哥?誰?”

    程誌偉道:“目前僅僅能夠斷定你大哥是他殺,他死於自己的配槍下,手槍指紋的檢驗結果已經出來了。”他停頓了一下方才低聲道:“手槍上的指紋是秦萌萌的……”

    秦振遠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瞪大雙眼道:“不可能,萌萌是我妹妹……不可能……”

    程誌偉道:“現在隻是證明手槍上有她的指紋,並不能證明死者就是被她『射』殺。”

    秦振遠道:“你們一定搞錯了!”

    程誌偉道:“秦萌萌就住在對麵的二樓,你應該知道吧?”

    秦振遠搖了搖頭,他不知道,因為妹妹和家的關係很差,他並不知道秦萌萌住在這。

    程誌偉歎了口氣道:“振遠,我知道你們都很痛苦,可是悲劇既然已經發生了,還是要保持足夠的冷靜,我希望你們能夠信任我們公安機關,配合我們的工作,我保證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破獲此案。”

    秦振遠含淚回到樓下。

    母親常玉潔看到兒子悲痛欲絕的表情,內心中存在的最後一絲希望也完全破滅了,她嚎啕痛哭道:“振東……我的兒啊……我可憐的兒子啊……”

    秦振堂和秦振遠兄弟也是含淚挽住母親,跟隨他們前來的那群軍人也一個個是表情悲痛。

    常玉潔含淚道:“你哥怎麼死的?你哥怎麼死的?”

    秦振遠搖了搖頭:“不知道……警方說,手槍上有萌萌的指紋……還說,今天大哥來找萌萌,原來萌萌一直都住在這……大哥在這租了房……媽……大哥是不是想勸萌萌回家?媽……”秦振遠發現母親的目光正注視著對麵二樓的方向。

    陽台上一個小孩子抱著泰迪熊正驚恐的看著下麵,當他遇到常玉潔的眼光的時候,嚇得有些手足無措,手中的泰迪熊失手落下,他轉身向房內跑去。

    常玉潔一字一句道:“那個就是秦萌萌的兒子……去!去!把他給我帶過來!”

    秦振遠兄弟兩人都是一愣,他們都是見過秦歡的,常玉潔尖聲叫道:“快去!”

    秦歡聽到了敲門的聲音,他嚇得到處尋找躲藏的地方,最終看到了床下,爬到了床底下,不停的流淚。

    敲門的聲音越來越響,到最後已經是在撞了,房門終於無法承受住不停的衝擊,被人從外麵打開,秦振堂帶著人衝了進來。

    他們幾乎沒費多大的功夫就找到了床下的秦歡,秦振堂伸手想把他從床下拖出來,卻被秦歡一口咬在手臂上,秦振堂痛得悶哼了一聲,身邊的兩名軍人合力把床給架了起來,秦振堂將秦歡抱起,秦歡拚命掙紮著,哭喊著:“救命!救命!”

    這幫軍人衝入室內強行將一個小孩子帶走,自然引人關注。

    連程誌偉也覺著他們的行為有些太過火,走過去勸了兩句,常玉潔紅著眼睛歇斯底道:“他是我孫子,我帶走我們秦家的孩子有什麼不對?我看誰敢多管閑事?”

    

Snap Time:2018-08-20 19:08:05  ExecTime:0.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