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九十章揮斥(下)


    第四百九十章【揮斥】(下)

    張揚道:“您老體質還不錯,想要改善睡眠情況一是用『藥』,二是練氣,這樣,我交給您一個簡單易學的練氣法門,您要是願意學的話咱們這就開始,隻要您能夠堅持鍛煉,保您一周內改善睡眠質量。”

    喬老點了點頭道:“不吃『藥』如果能夠改善睡眠質量當然最好不過,是『藥』三分毒,年齡大了,身體器官的機能都不行了,肝腎都承受不了太多『藥』物的負擔了。”

    張揚於是向喬老傳授了一個靜坐調息的方法,其實過去他也教過很多人,主要是幫助喬老改善呼吸。喬老僅用了一遍就記住了練氣的口訣,有張揚這位名師指點,一會兒功夫就把靜坐調息的方法學會了,不過喬老對張揚所說的神奇效果將信將疑。

    喬鵬舉打完電話之後,看到爺爺和張揚兩人都盤膝坐在草地上,宛如老僧入定,他看出來了,張揚正在指導爺爺練功呢,喬鵬舉笑眯眯看著他們沒有打擾。

    張揚早已察覺到他的到來,睜開雙目向喬老道:“您老再練十分鍾!”他起身走向喬鵬舉,向他使了個眼『色』,喬鵬舉知道他有話要說,兩人來到前方的樹下,張揚低聲道:“喬老知道我和喬鵬飛他們之間的事情嗎?”

    喬鵬舉道:“我沒說!”他這話的意思是我沒說,別人說跟我沒關係。

    張揚道:“我在這兒是不是有點不合適?”

    喬鵬舉笑道:“多大點事兒還始終記在心啊。”兩人說話的時候張揚的電話響了,張揚看了看電話號碼是秦萌萌住處的電話,他不好意思的向喬鵬舉笑了笑,向前走了兩步打開電話。

    電話中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道:“爸!”

    張揚微微一怔,想不到打電話給他的是秦歡,張揚笑道:“小子又淘氣了,沒事打電話玩啊!”

    秦歡道:“爸爸,我想你了,家就我一個人!”

    張揚道:“你媽媽呢?怎麼把你一個人留家啊?”

    秦歡道:“媽媽去買菜了,讓我在家看動畫片等她,可我都看兩集了,她還沒回來,爸爸,你來陪我玩吧。”

    張揚笑了,兩集動畫片也就是半小時的時間,秦萌萌一個單親母親帶孩子也不容易,他輕聲道:“乖啊,爸爸今天有要緊事去辦,等我忙完再去看你。”

    秦歡有些失的嗯了一聲。

    張揚有些不放心他一個人在家,叮囑道:“你一個人在家不能調皮,乖乖看電視,你媽媽馬上就回去了。”

    秦歡道:“知道!”

    張揚又道:“不要『亂』碰東西,不要一個人出去,也不要給陌生人開門!”

    秦歡道:“爸爸放心吧,我知道!”這才依依不舍的掛上電話。

    張揚掛上電話,發現喬鵬飛和鍾長勝都已經到了,兩人都已經聽喬鵬舉說張揚來這的消息,可既然喬老讓他們來,他們不敢不來。

    對張揚喬鵬飛現在是又恨又怕,如果那天不是他師父及時趕到,恐怕他受到的教訓還要慘痛一些,因為張揚的事情,師父已經將他逐出師門,喬鵬飛想起這件事牙都恨得癢癢的。

    鍾長勝是怕了,他對張揚倒沒有多少仇恨,一是不敢恨,二是心虧,上次他在東江偷襲得手,一度以為張揚的武功不過如此,可這次張揚身體恢複之後,表現出的真正實力把他給震住了,鍾長勝不是傻子,現在借他一個膽子他也不敢招惹張揚了。

    喬老向喬鵬飛招了招手道:“小飛,你過來!”

    喬鵬飛走了過去笑著叫了聲爺爺,他到現在後背還疼呢,讓張揚那一竹竿抽得著實不輕。

    喬老道:“你和張揚認識吧?”

    喬鵬飛點了點頭,看了張揚一眼,目光中充滿了怨毒之『色』:“我當然認識!”他想在爺爺麵前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可他的道行顯然不夠,還不會很好的掩飾自己的內心情緒。

    喬老道:“知不知道我今天為什麼要讓張揚過來?”

    喬鵬飛道:“請他複診啊!”

    喬老淡然笑道:“許多事我不問不說,並不代表著我不知道,你和張揚之間是不是有過矛盾?”

    喬鵬飛想不到爺爺居然會主動問起這件事,臉上一紅道:“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喬老的目光轉向鍾長勝,聲音陡然變得嚴厲道:“在東江,張揚幫我治病的時候,你是不是打傷了他?”

    鍾長勝被喬老看得膽顫心驚,他額頭冒汗道:“當時我……看到他是個陌生人,擔心他危及您和家人的安全所以……”

    喬老道:“東江的事情,張揚不願說,就證明他不想追究,既然他有這樣的胸襟,我把事情說破了也不好,所以我打算成全他,可我萬萬沒有想到,來到京城,你們兩個還會不知進退!”

    鍾長勝的臉白了,喬鵬飛恨恨然望著張揚。

    喬老道:“你不必看他,東江的事情是時維告訴我的,至於你們剛剛做過的好事,是你師父說的,他向我解釋把你逐出師門的事情,小飛啊小飛,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喬鵬飛一張臉漲得通紅,當著張揚的麵被爺爺一通訓斥,他的確有些下不來台。

    喬老道:“我給過你們機會,可是你們自己不懂得珍惜。”他向鍾長勝道:“長勝,我不能讓你繼續留在我的身邊。”

    鍾長勝麵如土『色』,他想不到喬老會把自己給辭掉,對他們來說沒有比這更痛苦的事情,他苦苦哀求道:“喬老,我錯了,我發誓,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您老給我一次機會……”

    喬老淡然道:“長勝,你跟了我這麼久,還不知道我的脾氣嗎?”

    鍾長勝咬了咬嘴唇,不再說話,喬老從來都是說一不二,說過的話想讓他收回根本沒有任何可能,他恭恭敬敬向喬老鞠了一躬,雙目之中飽含熱淚。

    連張揚看到他這番模樣都有些不忍心了,向喬老道:“喬老,事情都過去了,其實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你就別再追究了。”

    喬鵬舉也跟著說情:“爺爺,人家張揚都不計較了,這事兒就算了吧。”

    喬老道:“長勝,你還年輕,還有許多其他的事情可以做。”

    鍾長勝恭敬道:“喬老,我明白,以後我一定會好好做人!”說完他又恭恭敬敬向喬老鞠了一躬,向喬鵬飛和喬鵬舉兄弟倆笑了笑,張揚本以為鍾長勝會恨自己,不過這會兒鍾長勝的表現還算拿得起放得下,他衝著張揚點了點頭道:“對不起了!”

    看到鍾長勝被爺爺毫不留情的趕走,喬鵬飛一顆心頓時變得忐忑起來,他不知道爺爺會怎樣懲罰自己。

    喬老道:“小飛,我跟你爸媽都說過了,他們也認為你的脾氣『性』格並不適合經商,把你送到西藏去參軍,到部隊錘煉幾年。”

    喬鵬飛的臉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好嘛,爺爺真夠狠心的,一句話就把自己給發配到青藏高原了。他深知爺爺的脾氣,爭辯也沒用,唯有接受現實。他低聲道:“爺爺,我先回去了。”

    喬老也沒攔著他,換成誰現在心也不好過,他點了點頭道:“去吧,回家好好準備準備!”

    喬老的這一出是張揚沒想到的,當著他的麵把鍾長勝給辭了,又把喬鵬飛給發配邊疆,張揚總覺著喬老這麼做夠得上大義滅親了,不過自己隻是一個小小的副處,喬老沒必要當著自己的麵這麼做,僅僅是因為自己幫他治好了麵癱,這借口好像有些解釋不通。

    喬老看出了張揚的『迷』『惑』,微笑道:“我是借題發揮,其實我早就想敲打鵬飛這孩子了。”

    喬鵬舉歎了口氣道:“爺爺,鵬飛可沒吃過苦,您把他發配到西藏,他能受得了嗎?”

    喬老道:“就得讓他吃點苦頭,不然還不知道他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張揚心說,您老教育孫子,沒必要借著我的事情,現在好了,喬鵬飛和鍾長勝肯定把所有的事情都記在我頭上了,不過轉念一想也沒什麼,就算沒有喬老出麵,這兩人也恨透了自己。

    喬老道:“該吃飯了吧!”

    喬鵬舉道:“廚師在做,我去看看。”

    張揚道:“喬老,我還有事兒,今天就不留下來吃飯了。”

    喬老微笑道:“怎麼?吃不下?是不是因為剛才的事情影響到心情了?”

    張揚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那倒不至於,我不知道來密雲這麼遠,答應了幹兒子下午陪他玩,不早點走,恐怕要失信了。”他其實沒什麼事,不過一連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張揚也覺著不適合繼續呆下去了。

    喬老看到他去意已決,也不再勉強,輕聲道:“鵬舉,你送張揚回去吧,以後有機會咱們再一起吃飯。”

    喬鵬舉挽留道:“飯都做好了,怎麼也得吃完中午飯再走!耽誤不了多長時間。”

    張揚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反正到哪兒也得吃中午飯,既然這樣還是陪著喬老吃點吧。

    虹鱒魚很好吃,可張揚吃得並不自在,陪著這位政壇風雲人物吃飯,肯定要處處陪著小心,沒有平時那麼自在。而且喬老吃飯的時候沒有說話的習慣,總之這頓飯吃得很沉悶,張揚也沒喝酒,扒拉了一碗米飯就起身告辭。

    喬老也吃完了,微笑道:“別急著走,我還有話要問你。”

    張揚隻能打消了馬上就走的念頭,跟喬老來到客廳內喝茶。

    喬老道:“聽說你在江城新機場工地樹了一塊牌子,把我寫給你的那幅字給弄上去了?”

    張揚狡黠笑道:“喬老的那幅字就像是為我們新機場工程量身打造的一樣,我們江城的各級領導幹部看到您的那幅字都深受鼓舞,現在從上到下的幹勁都很足!”

    喬老道:“形式主義要不得!”

    張揚道:“不是形式主義,自從我把您老的那幅字給樹起來,前往江城投資的投資商絡繹不絕,過去困擾我們的資金問題現在已經全部解決了。”一句話把喬老說得哈哈大笑,他點了點頭道:“你這個年輕人,腦子很靈光嘛!”

    喬鵬舉笑道:“那是,張揚是能力和頭腦兼而有之,新時代年輕幹部的楷模。”

    張揚笑了笑道:“別這麼誇我,我特容易驕傲,新機場還沒建起來呢,等建起來你再誇我。”他向牆上的掛鍾看了一眼道:“我真得走了,喬老,以後有空我再來陪您聊天啊!”

    喬老笑眯眯點了點頭道:“什麼時候來都可以,我還要你指點我一些健身的方法呢。”

    張揚辭別喬老,上了喬鵬舉的吉普車,喬鵬舉笑道:“我爺爺很少對別人這麼客氣,他老人家很喜歡你啊!”

    張揚卻歎了一口氣道:“今兒我不該來!”

    喬鵬舉當然知道他說這句話的原因是喬鵬飛和鍾長勝,喬鵬舉道:“我們兄弟姐妹中,爺爺最疼的是我妹妹,男孩子麵最喜歡的就是小飛,女孩子嬌生慣養一些總是好的,可男孩子要是這樣,容易慣出『毛』病,爺爺曾經跟我說過,小飛現在的傲氣都是他給慣出來的,所以今天的事情是爺爺早有準備的事情,和你沒有任何關係,你別覺著自己心過意不去。”

    張揚倒不是心過意不去,他是不甘心被喬老這麼利用。張揚想起答應過秦歡的事情,拿起電話給秦萌萌打了個電話,可秦萌萌的手機始終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張揚不禁有些奇怪,秦萌萌難道沒帶手機?他不放心秦歡一個人在家,又往秦萌萌家打了一個電話。

    接電話的還是秦歡,聽到是張揚的聲音,他可憐兮兮道:“爸,我媽還沒有回來!”

    張揚不禁皺了皺眉頭,這秦萌萌怎麼回事,出去這麼久,把秦歡一個人扔在家,她倒也真能放心的下。都十二點多了,秦歡還沒有吃飯呢,張揚道:“小歡,你別怕,爸馬上過去陪你!”

    秦歡嗯了一聲。

    秦萌萌的確去市場買菜了,她本來不會耽擱這麼久的時間,可是當她回到家門口的時候,遇到了一個人,一個她最不想見的人,她的大哥秦振東。

    秦振東看起來要比實際年齡大許多,這些年,他無時無刻不在被良心折磨著,過來見秦萌萌,他是費了好一番努力的:“萌萌……”秦振東的聲音低沉而嘶啞。

    秦萌萌冷冷看著他,美眸之中充滿了刻骨的仇恨和憤怒:“你來幹什麼?滾開!”

    秦振東低聲道:“萌萌,我想和你單獨說幾句話,說完我就走!”

    “我和你之間沒什麼好談的!請你滾開,滾得遠遠的,我不想見到你,不想見到你們秦家的任何人!”

    秦振東的內心充滿了痛苦,他低聲道:“萌萌,給我一個說話的機會,我發誓,我說完之後,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麵前。”

    秦萌萌有些擔心的向樓上看了看,她害怕被兒子看到,終於點了點頭道:“你說!”

    秦振東道:“我在對麵有房子,我們去那兒說!”

    秦萌萌警惕的看著秦振東。

    秦振東道:“自從你們母子兩人回到京城,我就在對麵租下了一套房,每天都會站在窗前看著你們……”

    秦萌萌厭惡的皺了皺眉頭:“你住嘴!”

    秦振東道:“我求你,給我一個說話的機會!”

    秦萌萌跟著秦振東向對麵的樓房走去,她決定給他一個機會,看看這個無恥之徒要說什麼,看看這個毀掉她青春和人生的畜生還有什麼可以解釋。

    他們走入單元門的時候,卻沒有留意到,停在小區內的一輛軍用吉普車內,文浩南正充滿疑『惑』的看著他們。

    

Snap Time:2018-07-17 05:47:38  ExecTime:0.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