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八十九章安慰(上)


    第四百八十九章【安慰】(上)

    宋懷明對女兒和張揚解除婚約表現的出奇的冷靜,他聽柳玉瑩說完,點了點頭道:“年輕人有愛的自由,也有不愛的自由,分就分了,沒什麼大不了。”

    柳玉瑩充滿惋惜道:“我總覺著這兩個孩子很般配,如果因為一些小事就分開,實在太可惜了。”

    宋懷明道:“我相信嫣然,她既然向張揚提出分手,就應該有充分的理由,張揚是什麼樣,我不了解,可我了解自己的女兒!”宋懷明的這番話充分表現出對女兒的回護。

    柳玉瑩點了點頭,沒有人比她更了解宋懷明對楚嫣然的愛,每每想到這件事,她就不由得想起自己腹內孩子的命運,既然宋懷明不希望這個孩子的到來,也許她不應該堅持下去。

    宋懷明道:“去醫院檢查的結果怎樣?”

    柳玉瑩道:“做過超聲波了,醫生說沒事,張揚剛剛過來給我開了安胎『藥』。”

    宋懷明點了點頭沒說話。

    柳玉瑩低聲道:“懷明,我已經考慮清楚了,等咱們回到東江,我就把這個孩子做掉。”

    宋懷明的兩道濃眉凝結在一起,過了一會兒他方才道:“為什麼?”

    柳玉瑩道:“因為……因為我害怕這個孩子會影響到你的前程,也會影響到你和嫣然之間的……”

    宋懷明打斷她的話道:“玉瑩,我這兩天一直都在考慮,我不該太自私,不該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犧牲掉你做母親的權力,而且……”他抬起頭,灼熱的目光望著柳玉瑩道:“我也想要一個屬於我們的孩子!”宋懷明突然轉變了主意卻是因為嫣然的那番話。

    這許多天以來,柳玉瑩一直最期望聽到的就是這句話,如今聽到宋懷明親口說出,一時間百感交集,淚水之不足的落了下來,宋懷明看到妻子的『摸』樣,也不禁歉然,他攬住柳玉瑩的肩頭,輕聲道:“好好保養身體,為我生下一個健康活潑的寶貝兒。”

    查薇跟蹤被張揚撞破之後,感覺很不好意思,她回到金王府叔叔查晉北的辦公室,氣呼呼道:“都是你,要讓我去找張揚,這下好了,人家還以為我跟蹤他呢。”

    查晉北哈哈大笑:“你們不是朋友嗎?什麼話不好說?我就是讓你跟著他,方便的時候給他打電話,幫我約他見個麵,誰讓你一直跟蹤追擊了?”

    查薇道:“這下我可糗大了,文夫人說不定也看到我跟蹤他們了。”

    查晉北建議道:“還是跟張揚打個電話吧,剛才他們兩家家宴,我沒好意思過去。”

    查薇道:“你想打電話幹嘛不自己打?非得要勞動我?”

    查晉北道:“江城新機場的投資的事情上我有些對不住他,總想找個機會向他單獨表達歉意。”

    查薇道:“算了,我才懶得管你生意上的事情,我走了啊!”

    離開了金王府,查薇想來想去還是給張揚打了個電話。她調整了一下心態,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張揚,聽說你來京城了,怎麼也不跟我們這幫朋友打聲招呼?”

    張揚這會兒剛從平海駐京辦出來沒多久,不禁笑道:“查薇,剛才你不是一路跟著我嗎?你要是這麼想見我,怎麼又掉頭就跑呢?”

    查薇被這廝揭穿,俏臉不由得有些發熱,幹咳了一聲道:“剛才隻是湊巧看到,覺著那個人像你,可想想又不像,男兒膝下有黃金,你張副市長是寧可站著死不肯跪著死的好漢,怎麼可能當街給人下跪呢。”

    張揚對她的揶揄並不介意,微笑道:“做兒子的給媽下跪,天經地義,到哪兒說也不丟人。”

    查薇道:“好好的,你跪什麼?是不是做錯了事?文夫人教訓你了?”

    張揚道:“我煩著呢!是朋友的話出來陪我喝點兒。”

    查薇格格笑道:“不成,我和江光亞他們約好了下午去打網球,再說了,現在也不是吃飯的點兒,你在哪兒?我去接你!”

    張揚把自己所在的位置說了,等了約莫十五分鍾左右,就看到查薇開著她的那輛寶馬mini駛了過來。

    汽車在張揚的身邊停下,查薇落下車窗,除下墨鏡,一雙靈動的美眸在張揚的臉上轉了一圈:“怎麼著?受委屈了?一臉苦大仇深的樣子!”

    張揚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傷心了!急需安慰!”

    查薇啐道:“你不該找我,我可沒耐心聽你訴苦。”說話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卻是江光亞那幫同學催她過去打球。

    張揚從飲料架上拿起礦泉水咕嘟咕嘟灌了幾口。

    查薇掛上電話道:“喂!那瓶我喝過了!”

    張大官人懶洋洋躺在副駕上:“急什麼?我又沒嫌你髒!”

    “你才髒呢!惡心,一陣子沒見你覺著還有點想你的,可一見你就開始煩你!”

    張大官人又灌了口水道:“別說你了,現在就連我自己都煩我自己。”

    查薇覺察到張揚低落的情緒,本想要借著刺激他兩句的念頭頓時打消了,小心翼翼道:“怎麼了?情緒這麼低落,該不是失戀了?”

    張揚道:“差不多!”

    “楚嫣然不要你了?”

    張揚道:“查薇,哥們都慘到這份上了,你不至於還要幸災樂禍吧?”

    查薇道:“我可沒那工夫,走吧,去運動運動,出一身汗,衝個澡,保你什麼煩惱都忘了,晚上,我讓江光亞請你吃飯。”

    張揚道:“成,今天吃飽喝足,明天我打道回府。”

    江光亞和幾名同學都在網球館等著查薇,查薇雖然是女孩子,可在這幫同學中卻起到了領頭的作用,這幫同學給查薇起了個很貼切的稱號——武林盟主!

    查薇卻寧願他們叫自己舞林盟主。

    江光亞看到張揚同來,樂迎了上去:“張揚,你什麼時候到北京的?”

    張揚道:“前天到的,辦點小事兒,聽查薇說你們在這兒所以過來見個麵。”

    江光亞笑道:“你也不夠意思,跟薇姐單線聯係,也不聯絡我們。”

    查薇美眸圓睜道:“欠揍是不是?我跟他也是在路上遇到的。”

    張揚點了點頭道:“是在路上遇到的,我在前麵走,她在後麵一路跟著。”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查薇羞得紅了臉,這廝就是可惡,心說活該你失戀。

    運動的確有助於舒緩鬱悶的心情,張揚把打網球當成了是一種發泄,和江光亞打了幾局,江光亞根本接不住他的發球,氣喘籲籲的擺了擺手道:“不玩了,不玩了,你打球是要人命!”

    查薇格格笑了起來,張揚道:“接著玩嘛,我還沒出汗呢。”

    正說話的時候,他的手機響起來了,張揚拿起電話,打電話過來的卻是喬鵬舉,想不到他也在北京,張揚本以為喬鵬舉是想追問他打鍾長勝和喬鵬飛的事情,卻想不到喬鵬舉對那件事隻字未提,隻是說要請張揚過去給爺爺複診,為喬老複診當然是無法拒絕,張揚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喬鵬舉電話中和張揚約定,明天一早過去春陽駐京辦接他。

    休息的時候,查薇拿了一瓶礦泉水遞給張揚,張揚拿起礦泉水,目光下意識的在查薇兩條雪白纖長的美腿上掃了一眼,笑道:“腿挺長啊!”

    查薇白了他一眼:“你這人說話怎麼這麼流氓?”

    張揚道:“我哪兒流氓了?你穿一短褲衩『露』著兩條大腿到處『亂』晃,這麼招眼,也由不得我不看啊?”

    查薇伸出網球拍在他屁股上抽了一下:“要死了你,小心我告你調戲良家『婦』女!”

    張揚樂道:“你不是少女嗎?啥時候變成『婦』女了,也沒顧得上通知我!”他和查薇說話隨便慣了,知道查薇生『性』大方,不拘小節。

    查薇氣得舉起網球拍往他身上連抽了幾下子,不是當真打,隻是做做樣子,查薇道:“我算看出來了,你自己被人傷了,所以想在別人身上找樂子,再胡說八道,我也不搭理你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查薇,你說我做人是不是特失敗?”

    查薇道:“挺好的啊,年輕有為,前途無限,長得雖然不是英俊瀟灑,倒也湊合,有不少女孩子喜歡你啊。”

    張揚道:“你這麼一說,我有點信心了!”

    查薇道:“那是,我就見不慣男人因為失戀就要死要活的,不就是什麼愛情嗎?感情這種事,合則聚,不合就散唄,有什麼了不起,中華兒女千千萬,不好咱就換!天涯何處無芳草,這些話你都忘了?”

    張大官人樂了:“嗯,你還別說,我還真給忘了。”

    查薇道:“別忘啊,你這麼年輕,要把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社會主義改革大業中去,整天情了愛了的,有意思嗎?你不覺著自個兒太狹隘了嗎?你對得起黨和人民對你的培養嗎?你浪費了社會主義這麼多的糧食,就是為了談戀愛,而不是為國家和人民多做點事,你慚愧不慚愧?”

    張揚道:“慚愧!我真慚愧了!”

    查薇笑道:“早就知道你境界不行,不是看你今兒可憐,我真不願意教育你。”

    張揚道:“你好好教育我吧,言傳身教,我一定洗耳恭聽。”

    查薇白了他一眼,聽出這廝沒說什麼好話,她拿起桌上的那瓶礦泉水喝了一口,一不留神拿了張揚的那一瓶,張揚道:“那瓶是我的!”

    查薇接連呸了兩口,瞪著張揚道:“你怎麼不早說!”

    張揚道:“我還當你喜歡喝我剩的!”

    查薇恨不能舉起網球拍打爆他的頭,不過她還是沒有做出更為過激的動作,小聲道:“回頭,幫忙把顧養養約出來吧!”

    張揚一聽就有些頭大:“你什麼意思啊?”

    查薇道:“江光亞求你的,你幫不幫啊?”

    張揚道:“不幫,我自己事兒都沒忙完,哪顧得上管這麼多的閑事!”其實他不是不想幫江光亞,是他害怕見到顧養養,這位小姨子對自己可有些不一般,張大官人很理智的,他知道和顧養養之間怎麼都得保持距離,他可不想再有什麼誤會發生了。

    查薇可不知道張揚心再想些什麼,有些生氣道:“都是朋友幫忙撮合一下嘛!”

    張揚道:“得,我沒心情,你們玩去吧,我回去了,明天還有重要事情要做。”他說完起身就走了。

    查薇沒想到他說走就走,被他晾在那有些愣了,她起身追了出去,在門前追上了張揚:“喂!生氣了?”

    張揚道:“沒有,我就是有點心煩。”

    查薇道:“一大老爺們,心眼不會這麼小吧?”

    張揚道:“我真沒生氣,就是有點心煩,查薇,晚上你們玩吧,我先回去休息了。”

    “我送你!”

    “不用,我打車回去!”

    張揚的皮卡車放在停車場,他也懶得回去取車,直接打車去了春陽駐京辦,來京城雖然有兩天了,他還沒有到這來過。春陽駐京辦的原址已經拆遷,現在的辦公地點在山塘街的明遠招待所,這是春陽駐京辦臨時租用的地方,合約隻簽了一年,因為最近要撤除縣處級駐京辦事處單位的消息很盛,誰也不敢做長久打算。

    於小冬出去辦事了,並不在駐京辦,不過春陽駐京辦的工作人員沒有不認識張揚的,他們給張揚安排了一個豪華標準間,這房間都是縣委書記縣長他們過來時候專用的。

    張揚回到房間內衝了一個澡,換了一身藍『色』運動裝,這才想起自己的運動鞋給了楚嫣然,現在反倒沒有搭配這身衣服的鞋子。有些事情不能多想,越想隻會越煩。

    張揚穿著拖鞋,溜達到駐京辦對麵專賣運動服飾的小服裝店,以三百二十塊錢談下了一雙耐克,正在那兒試著鞋子呢,春陽駐京辦主任於小冬找了過來,她笑道:“張市長,這雙鞋可襯不上你!”

    

Snap Time:2018-08-19 06:11:54  ExecTime: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