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八十八章家宴(下)


    第四百八十八章【家宴】(下)

    “你真的沒事?”楚嫣然有些擔心道。

    “沒事!”柳玉瑩說完這句話,忽然感覺小腹隱隱作痛,她顧不上向楚嫣然解釋,轉身向洗手間內走去。

    楚嫣然擔心她有事,一直在外麵等著她,等了好一會兒方才見到柳玉瑩麵『色』蒼白的從麵出來,目光顯得十分驚慌。楚嫣然慌忙上前攙住她,柳玉瑩有些緊張的抓住楚嫣然的手臂,小聲道:“你把張揚叫出來!”

    楚嫣然點了點頭,扶著柳玉瑩在外麵的休閑區坐下,轉身去找張揚的時候,柳玉瑩又叮囑她道:“不要讓其他人知道。”

    楚嫣然把張揚叫了出來,也沒有聲張柳玉瑩的事情,張揚來到外麵,在柳玉瑩身邊坐下,關切道:“柳阿姨,你怎麼了?”

    柳玉瑩伸出手腕道:“幫我診診脈,我是不是有事?”

    張揚探了探她的脈息,雙眉緊鎖,過了一會兒方才道:“動了胎氣!”他的話讓旁邊的楚嫣然吃了一驚,楚嫣然從柳玉瑩剛才的表現中已經懷疑她生病了,可是畢竟沒有往這方麵想,張揚一說,她方才明白過來,柳玉瑩的表現根本就是妊娠反應。

    柳玉瑩不無嗔怪的看了張揚一眼,責怪他當著楚嫣然的麵點破這件事,其實張揚之所以說出來,是因為他覺著宋懷明兩口子的事情不應該瞞著楚嫣然,畢竟嫣然是他的女兒,無論現在他們父女關係怎樣,嫣然都有知情權。

    楚嫣然小聲道:“你懷孕了?”

    柳玉瑩俏臉紅了一下,她咬了咬嘴唇,被後輩追問這件事畢竟有些不好意思,她還是點了點頭。旋即又道:“我已經決定了,不打算要這個孩子,等回去就做手術。”

    楚嫣然不解道:“你們好不容易才有了孩子為什麼不要?”

    柳玉瑩沒說話,她的表情卻顯得有些傷感。

    楚嫣然道:“是不是因為我?”

    柳玉瑩慌忙搖了搖頭:“不是!是……是因為我和你爸年齡都這麼大了,再要孩子讓人家笑話。”

    楚嫣然道:“可你們沒有自己的孩子啊!”

    這句話正說中了柳玉瑩的痛處,她是如此的渴望擁有這個孩子,可宋懷明的態度讓她傷心失望,這些天她沒有一刻好過過,就在見到楚嫣然的時候,她忽然下定決心要流掉這個孩子,可誰曾想突然又有了反應,難道這孩子並不想走,所以才折騰出一些風浪,讓他的姐姐知道嗎?

    柳玉瑩道:“我剛剛出了血,就算勉強留下,這孩子也未必……”

    張揚道:“沒事,我探過你的脈息,隻要我給你開幾付安胎『藥』,你調整好心情應該沒事!”

    柳玉瑩道:“可……”

    這時候他們看到宋懷明從麵走了出來,宋懷明是看到妻子出去這麼久都沒有回去,擔心她有什麼事情,所以才出來看看。看到張揚和楚嫣然圍在柳玉瑩的麵前,看到柳玉瑩蒼白的臉『色』,他不禁內心一沉,宋懷明隱約猜到了什麼,低聲道:“玉瑩,你怎麼了?不舒服?跟孩子們說什麼?”

    柳玉瑩看到宋懷明,不知為何,忽然感到心中有種說不出的委屈,眼圈突然紅了。

    宋懷明看到她的神情心中暗叫不妙,他輕聲道:“要不,我讓司機先送你回去休息?”

    柳玉瑩點了點頭。

    楚嫣然卻衝著父親道:“你有時間嗎?我有話問你!”

    宋懷明皺了皺眉頭,女兒直到現在連爸爸兩個字都吝惜說出口。

    張揚主動請纓道:“我送柳阿姨回去休息吧!”

    柳玉瑩道:“不用,不能讓文總理他們一家久等了,太失禮了。”

    張揚攙住柳玉瑩,從她掌心送入一股溫暖的內力,幫助柳玉瑩放鬆精神,穩定情緒,他看得出柳玉瑩此時的心情十分複雜,想起當初自己在東江道破柳玉瑩懷孕時宋懷明的表現,作為一個丈夫,他缺少應有的驚喜,也許宋懷明夫『婦』之間的隔閡就是因此而產生。

    張揚和柳玉瑩回去之後,宋懷明道:“嫣然,有話快些說,你文伯伯一家還在等著。”

    楚嫣然道:“政治權力在你的眼中難道這麼重要,當初你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放棄了我的母親,現在又要放棄你的孩子嗎?”

    宋懷明的內心宛如被人狠狠抽了一鞭,他泥塑一般呆立在那,充滿悲愴的望著女兒,過了許久方才道:“你……一直都是這樣看我?”

    楚嫣然道:“別人怎樣看你並不重要,關鍵是你自己怎樣做!”說完她轉身走了回去。

    文國權安排的這場家庭宴會氣氛並不和諧,他看出大家貌似平和的氣氛下暗『潮』湧動,這暗『潮』並非來自於他的家庭,而是來自於宋懷明一家,文國權自然不會想起這件事還和柳玉瑩有著一定的關係,隻是認為張揚和楚嫣然出了很大的問題。

    午宴在進行了一個半小時後結束,宋懷明和柳玉瑩辭別文國權一家後前往平海駐京辦。

    文國權也有重要事情去辦,很快離去,羅慧寧讓兒子文浩南先走了,她讓張揚送自己回去,楚嫣然和張揚與她同車,這是羅慧寧故意創造的談話機會,羅慧寧和楚嫣然坐在後座,她望著楚嫣然道:“嫣然,張揚是不是惹你生氣了?如果你有什麼委屈,隻管向我說,我這就教訓這個臭小子。”

    楚嫣然淡然笑道:“沒有,他說過,以後不再惹我生氣了。”

    羅慧寧聽出楚嫣然話有話,握住楚嫣然的手輕聲道:“嫣然,有什麼話一定要說出來,憋在心,不但傷身,而且會傷感情。“

    楚嫣然道:“羅阿姨,謝謝您的關心,我和張揚已經商量過了,我們當時訂婚隻是因為年輕衝動,很多事都沒有考慮清楚,所以經過我們的審慎考慮,決定取消婚約。”楚嫣然說完這番話,將裝著祖母綠項鏈的那個首飾盒交還給羅慧寧,這是當時她和張揚訂婚的信物,她低聲道:“羅阿姨,這項鏈本來我想讓張揚轉交給您,可是既然您問起這件事,我還是親自還給您的好。”

    羅慧寧柳眉顰起:“嫣然,你們年輕人談戀愛發生些小摩擦是難免的,可是沒必要搞得這麼嚴重。”

    楚嫣然輕聲道:“羅阿姨,我們已經考慮好了。”

    羅慧寧望著前方開車的張揚,怒道:“混小子,你怎麼不說話?嫣然都要跟你一刀兩斷了!”

    張揚此時心中也很不是滋味,楚嫣然說過讓自己給她時間空間,可沒想到這次丫頭玩真的了,又是取消婚約,又是退還定情信物,張揚不知道說什麼好,他笑了笑道:“也許是該冷靜一下。”

    羅慧寧怒道:“停車!”

    張揚把車停下,羅慧寧推開車門走了下去,怒道:“你們全都給我下車!”

    張揚和楚嫣然對望了一眼,還是老老實實走了下去,羅慧寧抓著張揚的手,又抓住楚嫣然的手,強迫他們將手放在一起,她大聲道:“我女兒的感情那樣,我兒子的感情也是一塌糊塗,現在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我幹兒子的感情也以悲劇結束,我是你們的長輩,我看得出,我看得出你們彼此明明深愛著,既然彼此相愛,為什麼要分開?你們是不是存心想要氣我,是不是想氣死我?”羅慧寧的情緒激動起來,她的眼圈有些發紅。

    張揚看到幹媽激動成這樣,慌忙勸道:“幹媽,您別急,我們開玩笑的,嫣然,你把項鏈拿回去,別逗幹媽了。”

    楚嫣然卻搖了搖頭:“張揚,我不想偽裝下去,既然我們已經說好了要分開,何必瞞著他們,你可以做戲,你習慣了做戲,可我不行,我做不到!”說完她向羅慧寧深深一躬道:“對不起,羅阿姨,真的很對不起!”她轉身走向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鑽了進去,一上車楚嫣然抑製許久的淚水就落了下來,她輕聲道:“開車!”

    羅慧寧呆呆看著出租車遠去,她憤怒的衝著張揚叫道:“你為什麼不去追?”

    張揚道:“就算我把她追回來,她一樣會走,還是給她一段時間,我不想『逼』她太緊。”

    羅慧寧望著張揚,一時間怒從心來,她揚起拳頭狠狠捶打在張揚的身上:“你這個混小子,混小子,嫣然這麼好的女孩子你都留不住,你……你們一個個讓我好失望……”

    羅慧寧流淚了,本來就算張揚分手,她也不至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可是她忽然聯想起了女兒,想起了兒子,這一件接著一件的事情,讓她接應不暇,她發現自己的兒女在情感上都沒有幸福的歸宿,她抑製不住內心的悲傷和失落,她即是為自己的命運感歎,也是為張揚和楚嫣然的分手而惋惜。

    張揚默默跪在了地下:“幹媽,您心不舒服就狠狠打我吧。”

    羅慧寧揚起手,卻緩緩落在他的頭頂,『揉』搓著他的短發,充滿慈愛和憐惜道:“你心也不好受,嫣然是個好女孩,你不可以放棄。”

    張揚點了點頭。

    羅慧寧掏出紙巾擦幹淚水道:“快起來,讓外人看到像什麼樣子?”

    張揚這才站起身來,轉過身去,卻發現一輛藍『色』寶馬mini停在不遠處,車內一位女孩正遠遠向他看著,雖然戴著墨鏡,張揚還是一眼認出她是查薇,查薇是從金王府一路跟過來的,看到自己的行藏被張揚識破,嚇得吐了吐舌頭,開著汽車一溜煙跑了。

    張揚佯裝什麼都沒看到,為羅慧寧拉開了車門,輕聲道:“幹媽,我送你回去。”

    張揚送羅慧寧回家後,緊接著來到了平海駐京辦,途中他給楚嫣然打了一個電話,楚嫣然告訴他自己已經前往北原探望外公了,讓他最近不要和自己聯係,她想靜一靜。

    張揚並沒有做太多的表示,隻是低聲答應下來。

    張揚前往平海駐京辦是為了給柳玉瑩開安胎『藥』方,來到駐京辦,宋懷明已經出去辦事了,柳玉瑩剛剛去醫院做超聲波檢查回來,檢查的結果很好,胎心正常。

    張揚寫好了『藥』方,將『藥』方交給了柳玉瑩。

    柳玉瑩道:“你和嫣然是不是吵架了,今天總感覺你們有些不對。”

    張揚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低聲道:“我和嫣然已經取消婚約了。”既然羅慧寧都已經知道,他也沒必要將這件事繼續隱瞞下去。

    柳玉瑩吃驚的瞪圓了雙眼,過了好一會兒方才充滿錯愕道:“為什麼?”

    張揚道:“我們分開了這麼久,這次見麵感覺有些不適應,而且我這人『毛』病太多,嫣然有些接受不了。”

    柳玉瑩小聲道:“是不是因為時維的事情?”

    張揚搖了搖頭道:“跟她無關,是我們倆自己的問題。”

    柳玉瑩歎了口氣道:“我一直都以為,你和嫣然是天造地設的一雙,可是沒想到你們竟然會走到這一步……”她停頓了一下又道:“我看得出,你們還有感情的,應該會有挽回的機會。”

    張揚苦笑道:“走一步算一步吧,我們還年輕,都有自己的事業,也許感情的事情應該先放一放。”

    柳玉瑩道:“這件事你宋叔叔還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真不知要作何感想?”

    張揚道:“宋省長那邊我不方便說,您有機會還是向他說清楚吧,對了,柳阿姨,這付安胎『藥』一定要吃,如果你想要保住這個孩子的話,情緒方麵千萬要保持穩定,心境上不可以有太大的起伏。”

    柳玉瑩道:“我現在已經不打算要這個孩子了……”

    

Snap Time:2018-01-17 19:19:56  ExecTime:0.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