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八十八章家宴(上)


    第四百八十八章【家宴】(上)

    路上誰都沒有說一句話,但是楚嫣然知道他走在自己的身後,安心!張揚看到她走在自己的前方,放心!有些事根本不用說出口。

    來到天源大酒店的旋轉門前,楚嫣然並沒有停頓腳步,輕聲道:“不必送了!”

    張揚站在天源大酒店門前的大理石路麵上,望著楚嫣然就這麼走了進去,走入旋轉門後,她終於轉過身,旋轉門讓她的倩影變幻在光影之中。

    張揚就這麼站在外麵『插』著口袋,笑眯眯看著楚嫣然,他的表情讓楚嫣然打心底想罵他,想罵這個沒心沒肺的東西,想起他的可惡,想起他的可恨,同時也想起了他的可愛。

    楚嫣然的目光垂落了下去,看到了腳上的那雙鞋,芳心內最嬌柔的部分被融化了,她無數次提醒自己不要被輕易感動,可有些事卻並非受她的意誌所控製,抬起頭,卻發現旋轉門外已經失去了張揚的身影。

    楚嫣然咬了咬櫻唇,終於還是推門走了出去,看到了夜『色』中的張揚,他坐在噴泉池邊,呆呆望著水麵,雙手捧著頭。在楚嫣然的印象中,他還從沒有表現出這樣的沮喪。

    她小聲道:“為什麼還不回去?”

    張揚道:“我怕我走了,以後再也見不到你。”

    楚嫣然的手輕輕落在張揚的肩頭,張揚的目光仍然望著水麵:“嫣然,我放不下你。”

    楚嫣然張開雙臂,緊緊將他擁入自己的懷中:“張揚,我一樣放不開你,但是……我說服不了自己……”

    “我明白!”

    楚嫣然道:“給我時間!”

    “我會等,永遠等下去……”

    文國權安排這場家宴的緣由就是張揚和楚嫣然,雖然他和宋懷明都很清楚,這頓飯擁有著太強的政治目的,可人一旦到了他們的位置,很多事必須需要理由,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雖然文浩南很不喜歡這樣,但是身在體製中,就必須遵從一定的規則。

    文國權一家最早到達了金王府,是兒子文浩南提議將宴請地點安排在這,文國權最近和兒子的溝通很少,雖然他知道兒子有心事,可父子兩人卻始終沒有開誠布公的溝通過,文國權太忙,而文浩南又很少找父親主動談話,他的笑容和話語也一樣越來越少,這讓文國權不由得想起了年輕時的自己。

    宋懷明和柳玉瑩在中午十一點五十五分準時抵達了金王府,比約定的時間提前了五分鍾,太早了顯得太過殷勤,太晚了又不夠尊重,普普通通的一頓宴請對官員來說,往往會賦予太多的意義。

    文浩南在門外等待,引著宋懷明夫『婦』走入房內,文國權和妻子羅慧寧笑著站起身去迎接他們。文國權走了兩步便停在那,作為主人他要表現出熱情好客,還要自重身份,宋懷明的步子自然要邁的比他多一些,伸出手,握住文國權早已等待在那的右手,笑道:“不好意思,讓文總理久等了。”

    文國權笑道:“一家人,何必這麼客氣!”

    羅慧寧已經和柳玉瑩手挽手坐在了一起,女人之間的交流雖然不如男人深刻,可表麵功夫總是做得要比男人更好。好比羅慧寧和柳玉瑩之間,她們缺少深厚的感情交流,也沒有打算很深的相處下去,可是她們一樣能夠表現的親如姊妹,究其原因,全都是因為自己的丈夫,她們知道怎樣相處。

    柳玉瑩率先道:“嫣然還沒有來?”

    羅慧寧聽她這樣問,心中不由得暗自歎了口氣,她當然知道楚嫣然負氣出走的事情,楚嫣然和父親之間的關係她是知道的,從柳玉瑩的問話也能夠聽出,他們兩口子目前還不知情,羅慧寧不由得有些埋怨張揚,這小子偏偏要在這種時候鬧出事情,宋懷明要是知道女兒負氣出走,不知心中又會作何感想?羅慧寧表麵上卻仍然不『露』聲『色』,微笑道:“年輕人貪玩,不知道她和張揚又去哪玩了!”她向文浩南道:“浩南,去通知酒店上菜,咱們到時候就開飯,不等他們兩個了。”

    宋懷明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過女兒,他微笑道:“不急,咱們說會話。”言外之意就是要等女兒的意思。

    文國權笑道:“懷明有陣子沒見過嫣然了?”

    宋懷明道:“女兒大了,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不可能整天都守在父母的身邊。”

    柳玉瑩笑道:“懷明嘴這麼說,心卻是最念著嫣然的,他恨不能女兒每天都守在自己的身邊才好。”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文國權感歎道:“都是這樣,兒女小的時候盼著他們趕緊長大成人,可等他們長大成人了,又開始矛盾了,既希望他們有出息,早日有自己的事業,又害怕他們不在自己的身邊,天下間哪個父母不是這樣患得患失的。”

    宋懷明向文浩南看了一眼道:“文總理好福氣,有這麼一位聰明能幹又聽話的兒子。”

    文浩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羅慧寧道:“兒子有兒子的好處,女兒有女兒的好處,我看你們家嫣然就好的很,又漂亮又乖巧,我那個幹兒子不知哪輩子修得福分才能認識嫣然這麼好的女孩兒。”

    宋懷明笑了笑。

    柳玉瑩道:“張揚怎麼回事兒?都幾點了還沒來!”

    羅慧寧道:“浩南,你給張揚打個電話,催催他!”

    文浩南拿起電話正準備打的時候,張揚推門走進來了,讓羅慧寧驚喜不已的是,不但幹兒子張揚來了,連楚嫣然也跟著一起來了,看到他們兩人又走到了一起,羅慧寧心中充滿了欣慰,到底是一對鬥氣冤家,沒有隔夜仇啊!

    張揚樂道:“不好意思啊,這京城的交通實在太堵了,紅燈又多,我一路上塞了三次車,遇了三百多個紅燈,所以才來晚了。”

    羅慧寧格格笑道:“你這小子就會胡說八道,就等你們了!”她向楚嫣然招了招手道:“嫣然,到我這兒坐!”

    楚嫣然點了點頭,來到羅慧寧和柳玉瑩之間坐下,叫了聲羅阿姨,又小聲叫了聲柳阿姨。雖然隻是一聲平淡的稱呼,已經讓柳玉瑩的內心中充滿了喜悅。

    張揚在文浩南身邊坐下了,先衝文國權叫了聲幹爸,然後又笑著衝著宋懷明叫了聲宋叔叔。

    文國權笑道:“遲到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張揚道:“謹遵領導教誨!”

    羅慧寧笑道:“在場的沒有領導,都是你長輩!”

    文浩南看到人齊了,起身出去叫菜,羅慧寧和柳玉瑩一人牽著楚嫣然的一隻手說個不停,文國權和宋懷明談得都是一些國內形勢,張揚和文浩南之間也沒有多少共同語言,兩人端起酒杯連喝了幾杯,發現他們兩人才是今天的陪襯。

    既然這頓飯是家宴『性』質,就少不得提到張揚和楚嫣然之間的終身大事,羅慧寧道:“嫣然,你在美國的時候,張揚盼星星盼月亮的等你回來,現在總算回來了,你們兩人究竟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呢?”羅慧寧並不清楚張揚和楚嫣然之間發生的事情,所以才會有這樣一問,這句話一說出來,張大官人頓時愣了,心說幹媽啊幹媽,您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今天楚嫣然跟他一起過來根本就是為了應景,他們之間雖然感情仍在,可陳雪的事情明顯傷到了楚嫣然,有些傷害並不是說能彌合就能馬上彌合的,楚嫣然都提出了讓他給她一些時間,張大官人也答應,其實他也不知該怎麼向楚嫣然交代自己的繽紛情事,總之他的感情現在就是一個字——『亂』,連他自己都整理不出頭緒來,現在幹媽又跟著添『亂』,真是要『亂』上加『亂』了。

    張揚眼巴巴看著楚嫣然,他是害怕這丫頭受不了刺激,控製不住情緒,萬一當場大哭起來,自己肯定要成為眾矢之了。

    楚嫣然表現的很好,向張揚看了一眼,微笑道:“羅阿姨,我們還小,他是個官『迷』,一心想當大官,想做一番大事業,我外婆又把貝寧財團交給了我,短時間內我還無法將集團的全部事務上手,你們這些長輩不是時常說,年輕人要趁著年輕多做事,不要把過多的精力投入到兒女私情上去嗎?”楚嫣然表現的雖然很好,可是她忽略了一個事實,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目光如炬的人物,他們善於從細微之處看到問題的實質,楚嫣然自以為的從容自然,在這些長輩的眼中卻是破綻百出,羅慧寧馬上意識到自己問錯話了。

    在場人中最為關心楚嫣然的當然要數她的父親宋懷明,宋懷明從女兒走入房內的一刻起就發現女兒的表情並不自然,雖然他很少見到女兒,可是對女兒仍然可以做到觀察入微,女兒胖了瘦了,開心還是難過他一眼就能夠看出,這次見到嫣然的第一眼印象就是憔悴,而且女兒的眼睛微微有些浮腫,顯然昨晚沒有睡好,應該可能哭過,嫣然是個堅強的女孩兒,能讓她傷心落淚的隻有一個人,那就是張揚,這是讓宋懷明相當無奈的一件事,張揚在嫣然心中的地位甚至已經超過了自己這個親生父親。

    宋懷明道:“嫣然,是不是剛從美國回來,還沒有倒好時差,沒休息好啊?你看起來好疲憊,好憔悴!”說這句話的時候,他有意無意向張揚看了一眼,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可張大官人現在心虛啊,宋懷明的這一眼看得他一顆心怦怦直跳,心說老宋肯定看出來了。

    楚嫣然道:“沒事,我很好!”

    這下連柳玉瑩都看出來了,楚嫣然和張揚之間肯定出了問題,她笑了笑道:“行了,咱們別說這些事,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別讓這對年輕人不好意思。”

    宋懷明淡然道:“都什麼時代了,我們這些做父母的都是很開明的,兒女之間嘛,合則聚,不合則散,感情的事情,誰也不會勉強他們。”宋懷明見不得女兒受委屈,從女兒的這番話,他認定女兒受到了委屈,聯想起之前聽說的種種,他的內心中頓時變得不好受起來,這番話已經明顯流『露』出不悅了。

    文國權笑著舉起酒杯道:“一家人聚會,別老圍繞著年輕人做文章,懷明,這次你一定要在北京多呆幾天,咱們哥倆得好好聊聊。”

    宋懷明道:“身不由己啊,平海那邊還有一攤子事等著我回去處理,想要放鬆放鬆都沒有時間。”

    羅慧寧道:“好不容易過來玩,別急著就走,我和玉瑩還有話說呢。”

    柳玉瑩點了點頭,她也覺著今天宴會的氣氛有些不對,宋懷明對女兒的關心實在太過外『露』了,想起自己,柳玉瑩心中感到一陣難過,也許是情緒觸發了她的反應,她慌忙站起身,捂著嘴向門外走去,羅慧寧有些詫異的看著柳玉瑩,原本想要起身,楚嫣然道:“羅阿姨坐,我去看看!”

    柳玉瑩嘔吐完之後,來到水池旁洗了把臉,從鏡中看到了一旁的楚嫣然,她有些不好意識的笑了笑:“我受涼了……”

    楚嫣然半信半疑的點了點頭,遞給她一張紙巾,柳玉瑩擦了擦嘴,舒了口氣道:“嘔出來,感覺好了許多!”

    

Snap Time:2018-01-22 10:06:18  ExecTime:0.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