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八十七章小黑屋(下)


    第四百八十七章【小黑屋】(下)

    黑臉警察道:“就你那覺悟還國家幹部,去小屋好好反省反省吧!”京城內的國家幹部多了,隨處都能抓出一大把。

    於是張大官人和楚大小姐被關進了小黑屋,楚嫣然被關進去之後,氣得直踹門,麵空『蕩』『蕩』的,什麼家具都沒有,張揚貼著牆根坐下了,樂望著楚嫣然,心說這下我可不怕你跑了。

    楚嫣然距離張揚遠遠的,靠在牆邊站了,目光看著牆角的那扇小窗戶。

    張揚道:“咱倆還真是有緣,那麼大的北京城都能遇上。”

    楚嫣然道:“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張揚道:“我現在才相信這世上真的有緣分這回事兒。”

    楚嫣然道:“我沒空搭理你!”

    張揚道:“昨晚真是一誤會……”說完他停頓了一下:“我這麼說,你信嗎?”

    楚嫣然捂住了耳朵蹲在那,一副要將張揚隔離在外的架勢。

    張揚知道她就算捂住了耳朵也一定聽得到,歎了口氣道:“我事先並不知道陳雪在那,天池先生離世之前把那座宅院送給了我,把他的藏書送給了陳雪,而我又不經常在北京,所以將平時維護宅院的事情交給了陳雪。昨天晚上,我身體有些不舒服,害怕你擔心,所以沒告訴你,開車返回香山別院居住。本來想好好休息一下,誰曾想,突然衝出一直閃電貂,在我身上咬了好幾口,那東西有劇毒,我當時就中毒昏『迷』了,所以沒聽到你的電話,陳雪為了救我,趴在我傷口上吸出了毒『液』。”

    黑暗中楚嫣然咬了咬櫻唇,她冷冷道:“這和我已經沒有關係了。”

    張揚道:“怎麼會沒有關係,你是我未婚妻,我當然要向你解釋清楚。”

    楚嫣然淡然道:“都過去了!”說這話的時候,她的心中感到莫名的酸楚。

    張揚道:“我和陳雪之間真的沒有什麼!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找她過來向你解釋!”

    楚嫣然幽然歎了一口氣道:“你有沒有發現,我們之間已經到了需要讓第三者幫忙解釋的地步了嗎?”

    張揚微微一怔,楚嫣然的這句話讓他心中一沉。

    楚嫣然道:“張揚,我很懷念在你黑山子鄉的時候,那時候,我們想得很少,沒有那麼多的煩惱,也沒有那麼多的是非,可能是因為我們年輕的緣故,可現在我們都在長大,有些事,不能不去想,你有沒有發現我們之間有了太多的秘密,太多的隱瞞,你口口聲聲說我是你的未婚妻,在你身體不舒服的時候,身邊最需要人照顧的時候,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不讓我在你身邊?也許你沒有意識到,可是你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和我生分了許多,疏遠了許多。”

    “沒有!我隻是不想讓你為我擔心。”

    楚嫣然忽然變得無比平靜,她輕聲道:“戀人之間,如果隻能分享喜悅,而不能分擔憂愁,那麼他們的感情還會牢固嗎?”

    張揚無言以對,楚嫣然的這番話忽然讓他意識到,他有了太多太多隱瞞楚嫣然的事情,他們之間之所以走到現在的地步,並非是因為陳雪,也不是因為這一次的誤會,而是因為太多的秘密,太多的隱瞞方才造成的無形隔閡。張揚低聲道:“對不起!”

    楚嫣然道:“你沒有對不起我的地方,從昨晚到現在,我一直在想,我究竟喜歡的是一個怎樣的人?可我無論怎樣努力的去想,想得最多的都是和你在黑山子鄉的片片斷斷,至於以後的記憶,卻遠不如那時深刻和清晰。張揚,我依然愛你,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愛的究竟是不是現在的你?”

    張揚抿起嘴唇,月光勾勒出他堅毅的麵部輪廓。他此時方才意識到自己究竟給楚嫣然造成了多大的困『惑』。張大官人發現坦白從寬這四個字說來容易,可是做起來卻很難,如果自己把所有的情事都向嫣然坦白交代,隻怕她要悲痛欲絕。張揚向楚嫣然望去,黑暗中看不清她的麵龐,卻捕捉到一絲清冷的淚光。

    張揚鼓足勇氣道:“嫣然,我很愛你!”

    “我知道,但是我也知道你對其他人也這樣,比如……”楚嫣然停頓了一下,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道:“秦清!”

    張大官人想起了一句話,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自己的那點事兒,嫣然早就有所耳聞,隻是沒有揭穿罷了,現如今問題終於被擺到了桌麵上,張揚不知該如何向她解釋,闡述自己的愛情觀和婚姻觀嗎?大隋朝帶來的那一套,嫣然這個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新時代少女肯定接受不了,現如今都男女平等了,想要一夫多妻,想要大被同眠,人家不覺著你腦殼被燒壞了才怪,張大官人心中很是鬱悶,為『毛』阿拉伯人可以?為『毛』非洲n多國家可以,我為啥不可以呢?這廝很快就想明白了,自己早已不是大隋朝人了,一個『共產』黨員,一位國家幹部,滿腦子都是封建殘餘思想,他的思想正在和現代社會的意識形態發生著激烈的衝突,誰對誰錯?真是拎不清啊!大隋朝三妻四妾理所當然的事情,現如今得判一個重婚罪,大隋朝左擁右抱那叫風流,現如今那叫作風問題,叫耍流氓。

    張揚耷拉著腦袋過了好半天方才道:“嫣然,我太善了!”

    楚嫣然道:“自私才對,隻想著自己,不想著別人!”

    張揚道:“我占有欲特強!”

    “這話你說到點子上了。”

    張揚小心翼翼道:“你以後打算怎麼對待我?”

    楚嫣然又沉默了下去,張揚仿佛一個等著宣判的罪犯,眼巴巴看著楚嫣然的側影,兩人在黑暗中沉默著,足足過去了十五分鍾,楚嫣然方才道:“我不知道,我隻是忽然意識到,感情不應該是我生命中的全部,你也不應該是我生命中的全部,我有外公,有外婆,我有義務讓他們快樂。”

    聽到楚嫣然的這句話,張揚感覺到一種莫名的失落。

    楚嫣然道:“一直以來我都想做一個為你而活的女人,把你當成我世界的全部,經曆這件事之後,我忽然明白了,想通了,一個女人那樣的話隻會失去自我,我曾經見證過我母親的悲劇,悲劇之所以發生,就是因為她把一切依托在我父親的身上,而他……卻辜負了她……”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楚嫣然流淚了,可她的內心卻變得堅強起來。

    張揚道:“我不是個好人,但我對你……”

    “我知道!”楚嫣然輕聲道,把積壓在心的話說出之後,她感覺到舒服了很多,直到現在她依然相信張揚對自己的感情是真的,楚嫣然道:“我想我們應該給彼此一個空間,讓我們看清自己,好嗎?”

    張揚點了點頭:“對你,我永遠不會放手!”

    楚嫣然道:“這世上根本沒有永遠這兩個字!”她轉過身,衝著門外大聲叫道:“警察同誌,放我出去!”

    值班的黑臉警察把他們從小黑屋放了出來,見到他們的第一句話,就衝著張揚問道:“你耍流氓了?”

    張大官人滿臉無辜道:“沒有,我發誓沒有!”

    “沒有就好,想通了?”

    張揚點了點頭:“想通了,我打人不對,我賠錢!”

    “賠錢就行了?那這世上所有的有錢人打人都不犯法了!”

    楚嫣然道:“打都打過了,你還想怎樣?”

    黑臉警察道:“,說話挺囂張啊!”

    張大官人這會兒脾氣出奇的好,他笑眯眯道:“分局的程誌偉和梁聯合都是我朋友,要不我給他們打一電話?”

    黑臉警察愣了,望著張揚,心說你認識我們頭兒你他媽不早說?非得等我把你關進小黑屋,到現在才把這件事透『露』出來,這兩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張揚果然拿出手機給程誌偉打了一電話,大半夜的程誌偉被張揚吵醒相當的不悅,可當他聽出張揚的聲音,馬上不悅的情緒就一掃而光,聽說這件事之後,讓張揚把電話交給那名值班警察。

    黑臉警察接到分局局長的電話顯得誠惶誠恐,放下電話,麵對張揚的時候已經是滿臉笑容:“…………”

    張大官人也是:“…………”

    楚嫣然沒好氣的看著他們,她是真看不慣這幫當官的嘴臉。

    黑臉警察笑得多少有些尷尬:“我說,你怎麼不早說呢?”

    張揚笑道:“早說也是一樣,犯了錯誤也得承擔後果不是?”

    黑臉警察點了點頭道:“這樣吧,我幫著你們調解一下,人民內部矛盾嘛,不要搞得動靜太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多好。”

    張揚點了點頭。

    經過黑臉警察的協調,最終敲定,張揚和楚嫣然賠給對方修車費外加醫『藥』費一共二百元,原本那貨車司機是不願意的,可黑臉警察指著他的鼻子恐嚇道:“你差點把人家給撞死,人家沒找你要精神損失就是好的了,現在還賠你醫『藥』費,知足吧!”現如今,在哪兒都得有人,那司機看出肯定人家找人了,攪和下去也沒有太多的意義,委屈的拿著二百塊走了。

    張揚和楚嫣然離開派出所的時候已經是午夜零點了,中途出了這件事,楚嫣然冷靜了許多,張揚也冷靜了,至少他知道楚嫣然心中還在愛著他,但是她接受不了他的多情。

    京城的秋夜已經有些寒冷,張揚脫下外套給楚嫣然披在身上,楚嫣然並沒有拒絕,張揚看著她的高跟鞋已經跑丟了,隻穿著絲襪站在人行道上,擔心她會著涼,關切道:“我背你!”

    楚嫣然搖了搖頭。

    張揚也沒有勉強,他躬下身,解開了運動鞋的鞋帶,脫下鞋子,不由分說的抓住楚嫣然的腳踝。

    楚嫣然倔強的想要擺脫他,可她的力量畢竟無法和張揚抗衡,最終還是順從的套上了張揚那雙對她來說大得離譜的鞋子,張揚單膝跪在地麵上,很仔細很小心的幫楚嫣然係好鞋帶。

    望著張揚一絲不苟的動作,楚嫣然的眼圈忽然紅了,她抬起頭,望著黑暗無雲的夜空,讓淚水在秋風中慢慢風幹。

    張揚輕聲道:“鞋子雖然大了一些,可是能夠保證你不被紮到腳。”

    楚嫣然道:“你怎麼辦?”

    張揚為她係好了鞋帶,仰起頭,依然是陽光燦爛的笑容:“我皮糙肉厚,沒事兒!”

    他站起身,楚嫣然向前走了一步,張揚低聲道:“別跑,你跑我還會追!”

    楚嫣然的眼淚差點兒又要掉下來,她小聲道:“鞋子太大,我跑不動!”

    張揚道:“無論你跑到哪,我都會沿著腳印兒追過去。”

    楚嫣然望著張揚的腳板,輕聲道:“很晚了,回去吧!”

    張揚道:“車還在路易莎門口!”

    楚嫣然指了指不遠處的天源大酒店:“我很快就到了。”

    “我陪你過去!”

    楚嫣然搖了搖頭,卻沒有說出拒絕的話,踩著張揚的這雙大鞋子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張揚光著腳板默默在身後跟著她,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路燈時而把他們的身影貼得很近,時而又把他們拉得很遠。

    

Snap Time:2018-04-23 10:05:20  ExecTime: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