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八十七章小黑屋(上)


    第四百八十七章【小黑屋】(上)

    張揚開著他的皮卡車徜徉在夜晚京城的車河之中,他漫無目的的在車流中穿梭著,打開收音機,麵傳來一首優美的鋼琴曲,張揚聽著有些熟悉,眼前不覺浮現出一幅畫卷,楚嫣然身穿紅『色』長裙,坐在鋼琴前為他彈奏的情景,這一切仿佛就發生在昨天,那還是張揚在春陽駐京辦的時候,嫣然專程飛來京城給他過21歲的生日,想起楚嫣然對他的諸般好處,張揚心中越發感到難受,不知不覺他來到了當初嫣然給他過生日的路易莎法式餐廳前,橘『色』的燈光透過墨綠『色』卷簾投『射』到一旁的街道上,玻璃窗後,可以看到一對對時尚男女的剪影,他們三三兩兩的交談著,餐廳內的氣氛浪漫而溫馨。

    換成平時張揚一個人是不會主動光顧這種地方的,他寧願去燒烤攤,寧願去吃鹵煮,刀叉不適合他,可今晚,心始終印著楚嫣然倩影的張揚,帶著歉意,帶著對往事的懷戀,一個人走入了路易莎餐廳,找了個角落坐下,他的心中也抱著一絲期望,希望楚嫣然仍然沒走,希望嫣然就在京城,就坐在這間餐廳之中。

    張揚要了份牛排,要了瓶紅酒,聽著小提琴悠揚的旋律,昏黃的燈光下,紅酒搖曳著琥珀『色』的光芒,張揚回憶著那個生日的夜晚。

    他向侍者招了招手,遞給侍者一張卡片,水邊的阿德麗娜,侍者很禮貌的向張揚道:“先生,今晚鋼琴師沒來,您可以點一首小提琴曲。”

    張大官人沒好氣的翻了翻雙眼道:“那讓他給我拉一首二泉映月!”

    侍者苦笑道:“先生,他拉的是小提琴!”

    張揚拉開手包,抽出五張老頭票塞給了那名侍者:“拉,我想聽!”

    侍者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接過錢轉身去了,來到琴手麵前小聲說了兩句。

    小提琴手也是一怔,心說這人真夠『操』蛋的,讓我給他拉二泉映月,你丫的應該去天橋找拉二胡的。不過看在人民幣的份上咱也認了,誰也不會跟錢過不去,不就是二泉映月嗎?隻要是有曲譜,咱一樣拉的出來。

    於是法國餐廳內很快就響起了一首悲悲切切的二泉映月,不得不承認這位琴手的水準還是不低的,二泉映月本來是二胡最能詮釋出其中的味道,可小提琴手用提琴演繹的也相當不錯,好聽是好聽,可並不適合人家餐廳的氛圍,張大官人原本心情就不好,越聽越是鬱悶,自個今天是怎麼了?根本是自己找虐啊!

    小提琴手總算將這首二泉映月給拉完了,張大官人端起紅酒,大口喝完了,正準備起身結賬走人的時候,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走向琴台,張揚用力『揉』了『揉』自己的雙眼,他萬萬沒有想到會在這遇到楚嫣然。

    楚嫣然明顯憔悴了許多,身穿黑『色』長裙,俏臉略顯蒼白,纖纖十指落在鍵盤之上,一串憂傷而動人的旋律在她的指尖流淌出來,她這次彈奏的是《秋日的私語》,這樣的季節,這樣的心情,這樣的一首鋼琴曲更能表達楚嫣然的幽怨。昨晚楚嫣然克服了重重的心障礙,準備去夜會張揚,想要給他一個驚喜,可一路之上給張揚打電話始終都沒有人接,抵達香山別院楚嫣然從門縫內看到麵有燈光,敲門也無人應聲,隻能翻牆而入,她生怕張揚出了什麼事情,可誰曾想剛好讓她看到了張揚和陳雪在床上纏綿的場麵,楚嫣然悲痛欲絕,含淚離開了那。

    她本想返回美國,可是以她現在的情緒回到美國十有八九會被外婆看出,她不想給外婆添心事,她又想前往北原去看外公,也擔心自己的心思被外公發覺,隻好孤零零在北京找了家酒店住下。

    楚嫣然下定決心要將張揚徹底忘了,可從昨晚到現在她的腦海中卻始終晃動著張揚的影子,往事曆曆在目,她不相信過去發生在兩人之間的事情會是假的,正所謂斬不斷理還『亂』,楚嫣然也是在京城漫步的時候,鬼使神差的來到了這,看到路易莎餐廳,她忽然想起前年張揚生日的情景,想起張揚柔情脈脈的眼神,想起那晚的燭光和浪漫。

    楚嫣然彈奏這首鋼琴曲的時候,傾注了全部的感情,情到深處人孤獨,一種前所未有的失落感和孤獨感籠罩了楚嫣然的內心,她終於控製不住內心的情感,淚水宛如斷了線的珍珠一樣一滴滴落在鋼琴之上。

    張揚望著楚嫣然孤單而完美的倩影,一種憐意油然而生,他從花瓶中抽出一支玫瑰,緩步走了過去,站在楚嫣然的身後,當楚嫣然演奏完最後一個音符,將那支玫瑰放在鋼琴之上,低聲道:“我一直都在找你……”

    楚嫣然的嬌軀下意識的挺直了,旋即晶瑩的淚水又湧出了她的眼眶,她沒有回頭,也沒有必要回頭,因為她知道誰來了,楚嫣然分不清內心中究竟是欣喜還是憤怒,她有些慌『亂』的站起身,大步向門外走去。

    張揚生怕楚嫣然再次從自己的眼前走掉,匆匆跟在身後。

    走出餐廳大門,餐廳經理追了出來:“先生,您還沒結賬呢……”

    張揚從手包中掏出一遝鈔票隨手扔了出去,然後大步追逐上去。

    楚嫣然已經開始沿著人行道一路小跑起來,她奔跑的速度越來越快,可惜她的雙腳上穿著高跟鞋,這影響到了她奔跑的速度,楚嫣然彎下腰,迅速脫下了高跟鞋,赤著腳奔跑在人行道上。

    張揚大叫道:“嫣然,你停下,聽我解釋!”

    楚嫣然捂著嘴唇埋頭奔跑著,她的速度不足以甩脫張揚的追蹤,小妮子一咬牙,忽然向快車道跑去,她要橫穿馬路。

    因為是東西主幹道,馬路上車來車往,楚嫣然的突然衝入,讓許多司機避之不及,有人踩下急車,有人突然改變了方向,有兩輛車為了躲避則突然衝入道路的少女,而撞在一起。

    張揚掩飾不住內心的擔心,高聲道:“別跑!別跑!”

    楚嫣然根本不聽他的,她甚至不去看道路上的車輛,隻是一味的向前奔跑。

    張大官人騰空飛躍而起,一腳踏在一輛黑『色』沃爾沃的引擎蓋上,旋即又飛掠而起,大鳥般掠向空中,在空中一個三百六十度大轉身,趕上了楚嫣然,一把將她抓住。

    一輛大貨車因為車不及,向他們直衝而來,張揚用身體護住楚嫣然,心巴不得大貨車撞過來,隻要沾著自己,自己就飛出去,剛好可以演一出苦情戲,感動一下楚嫣然。

    可是老天爺不能老順著他的意思,大貨車吭哧吭哧吭哧連續幾下,終於成功停在距離他們一米左右的地方。

    楚嫣然嚇得夠嗆,張揚被閃得夠嗆,心說你在往前湊一點,我還沒來得及演戲呢!他低聲道:“你有沒有事?”

    楚嫣然冷冷掙脫開他的懷抱。

    司機從車窗內探出頭來,指著楚嫣然罵道:“你他媽找死啊?”

    楚嫣然憤然轉過頭去,忽然從地上撿起半塊磚頭,揚起磚頭狠狠砸在大貨車的擋風玻璃上:“我就是想死,有種你撞我啊!”她覺著還不解恨,雙手用力拍著汽車的引擎蓋。

    大貨車的擋風玻璃被砸得四分五裂,那司機火了,推開車門就衝了下來:“小潑『婦』,信不信我抽死你丫的……”

    狠話還沒說完呢,張揚一抬胳膊肘,搗在這廝的臉上,那司機魁梧的大個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被張揚這一肘砸得眼冒金星,暈天倒地。

    這貨車司機也不是一個人過來的,從駕駛室內又跳出來兩名大漢,後麵還有三輛貨車,一看同伴被打了,衝出來十多個人,他們上前把張揚和楚嫣然給圍住了。

    楚嫣然原想著鬧出點事把張揚給牽製住,想不到自己也身陷囫圇了。

    張揚安慰她道:“別怕,有我在!”

    楚嫣然可不領情:“你誰啊?滾一邊去!”

    他們這一鬧騰,現場交通阻塞起來,很快就有交警趕了過來,怒道:“幹什麼幹什麼?馬上把車開走,在這兒鬧事,信不信把你們都弄警局去。”

    那些司機圍著警察嚷嚷了起來,被張揚打倒的那名司機捂著流血的鼻子,指著張揚大聲抗議著。楚嫣然瞅了一個空子,想要溜走,卻被一名警察給攔住了:“你給我站住,惹了事就想走?沒那麼容易!全都跟我回去調查情況。”

    張揚和楚嫣然一起被帶到了附近派出所,這次的糾紛根本就是他們挑起的,現場目擊證人很多。

    負責他們案子的一名黑臉警察把文件夾往辦公桌上重重一拍,威嚴十足的衝著他們道:“說說吧,怎麼個情況?我們『政府』的政策從來都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楚嫣然根本不理會他,把俏臉轉到一邊,黑臉警察衝著張揚努了努嘴。

    張揚道:“那司機欠打,他差點把我女朋友給撞了,還出言不遜!”

    楚嫣然怒道:“誰是你女朋友,你這人是不是有『毛』病?”

    黑臉警察道:“,都把我們派出所當成什麼地方了?我不管你們什麼關係?你們打人就是不對!”

    張揚道:“誰讓他嘴賤來著!”

    黑臉警察道:“你少跟我耍橫,京城這地麵上什麼人物我都見過,你們兩人鬧氣也罷,談戀愛也罷,沒事兒跑到大馬路上找什麼樂子?”他衝著楚嫣然道:“你這小姑娘脾氣挺大,你要是生他的氣,你拿起磚頭拍他啊,人家貨車司機又沒得罪你,你衝著人家汽車扔什麼磚頭?”

    楚嫣然沒說話,不砸都已經砸了,你愛咋地咋地。

    張揚道:“事情跟她沒關係,磚頭是我拍得,人是我打的,要處理,你衝著我,讓她走吧。”張大官人在關鍵時刻表現的高風亮節,把楚嫣然的事情一力承擔了下來。

    楚嫣然怒道:“少在我麵前裝好人,你是你我是我,我們根本就不認識。”

    黑臉警察樂了:“你們少跟我在這兒演戲,覺著這麼一來就能逃脫法律的製裁?做夢!你們不是不認識嗎?好,那就認識認識,一起去小屋蹲著吧,什麼時候想通了,什麼時候過來找我。”他叫來一名警察,把張揚和楚嫣然弄到小黑屋蹲著去了。

    張大官人求之不得,心說平時都說誰是最可愛的人,今兒我算發現了,人民警察啊,什麼叫急老百姓所急,想老百姓所想,這黑臉警察就是典範。

    楚嫣然可不樂意了,抗議道:“憑什麼要把我跟他關一起啊?他不是個好東西,我不同意。”

    黑臉警察道:“現在知道後悔了,你早幹嘛去了,我們派出所地方緊張得很,你想要單間啊?沒有,湊合點吧。”

    楚嫣然怒道:“萬一他耍流氓呢?”

    黑臉警察樂了:“耍流氓?你當我們派出所什麼地方,借他一膽子,他敢!”

    張揚衝著黑臉警察道:“警察同誌,您真是英明,我真不敢,我是『共產』黨員還是國家幹部,從來都是被流氓,主動耍流氓的事兒,打死我我都幹不出來!”

    

Snap Time:2018-01-18 12:18:49  ExecTime:0.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