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八十三章舍不得


    第四百八十三章【舍不得】

    這個夜晚無論對張揚還是對楚嫣然來說都是無比漫長的,天亮的時候,楚嫣然方才『迷』『迷』糊糊睡了過去,早已醒來的秦萌萌推開一條門縫向麵看了看,然後躡手躡腳回到客廳,向兒子秦歡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小聲道:“你幹媽剛睡,別吵醒她!”

    秦歡點了點頭,跑到客廳的落地窗前,向外看了看,雨仍然沒有停,秦歡撅起小嘴,看來今天又要窩在家了,他忽然睜大了眼睛,驚喜道:“媽,爸的車!”

    秦萌萌不無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來到窗前,秦觀驚喜的指著樓下,秦萌萌舉目望去,果然看到張揚的那輛皮卡車停在雨中。

    楚嫣然並沒有睡實,秦歡的那一嗓子已經將她驚醒,她坐起身『揉』了『揉』酸麻的脖子,來到窗前,看到那輛雨中的皮卡車,秀眉微微顰起,輕輕咬了咬下唇,美眸之中籠上了一團『迷』蒙的雨霧。

    張揚淩晨時候才睡,躺在車廂,蜷曲在後座上,睡得很香甜。車窗敲響的聲音驚動了他,他睜開雙眼,發現秦歡穿著雨衣,小臉緊貼在車窗上。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他坐起身,推開車門冒著雨一把抱起秦歡,此時方才看到站在樓梯口處的秦萌萌和楚嫣然。

    楚嫣然望著張揚,望著他在秋雨中一點點淋濕,望著雨水沿著他英武的麵龐緩緩滑落。

    張揚看著楚嫣然,看著她憔悴而蒼白的俏臉,望著她充滿幽怨的雙眸,張揚笑了,雖然天空陰雨綿綿,可是這廝依然笑得陽光燦爛。

    楚嫣然流淚了,見到張揚,她才知道自己今生今世注定是離不開他的,無論他可惡也罷,可恨也罷,隻要見到他,心中的那點兒幽怨頃刻間就會煙消雲散。

    兩人一個站在雨,一個站在門廊下,秦萌萌不知何時牽著秦歡的手先回去了。這隻剩下他們兩個,仿佛全世界也隻剩下他們兩個。

    雖然彼此相望,卻沒有一個人主動邁動步子。

    楚嫣然抽抽噎噎道:“混蛋!沒心沒肺的混蛋,看到我哭,你居然這麼開心!”

    張揚笑道:“開心!你哭證明你在乎我,證明你心有我!”

    楚嫣然道:“我想忘了你……”晶瑩的淚水簌簌落下:“可我沒用……忘不掉……”說完她就拚命向雨中的張揚衝了過去,衝入綿綿的秋雨之中,張揚也跑向她,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在雨中,張揚找到楚嫣然微涼的唇,霸道而深深的吻落下去,品嚐著她淚水的鹹澀。

    秦歡趴在落地窗前想看,卻被母親蒙住了眼睛,秦萌萌的臉上『露』出會心的微笑,望著雨中緊緊相擁的一對,這幅畫麵如此的熟悉,她無數次在愛情片中看到過這樣的一幕,可是隻有這一刻的感觸是真實的,她能感覺到,楚嫣然和張揚之間的那份刻骨銘心的愛戀。

    秦歡想要扒開母親的手,秦萌萌輕聲道:“乖,讓幹爸和幹媽多聊一會兒!”

    秋雨將張揚和楚嫣然全身都淋濕了,可他們的心卻因為彼此而溫暖。

    兩人回到秦萌萌的家中,落湯雞一樣狼狽,可臉上卻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秦萌萌笑著打趣道:“你們兩人小孩子一樣,這麼大雨都不知道躲。”

    秦歡眨了眨黑寶石般的大眼睛道:“這叫浪漫!”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張揚樂道:“小孩子家懂什麼?你知道什麼叫浪漫?”

    秦歡道:“就是又浪又慢!”

    張揚差點沒笑破肚皮,楚嫣然紅著俏臉回房去換衣服了。

    秦萌萌這兒沒有男人衣服,張揚又回到車內把皮箱拿下來,來到秦歡房內換上了幹衣服。秦歡爬到他肩膀上:“爸,幹媽昨天生你氣了!”

    張揚樂道:“沒有,我們好都來不及,怎麼會生氣?”背著秦歡來到客廳。楚嫣然已經換上了一身黑『色』套裝,正坐在沙發上吹幹頭發。

    秦萌萌笑道:“我就說過,你們兩個見麵就好!”

    張揚道:“我們什麼時候也沒壞過!”他湊到楚嫣然身邊想坐下,楚嫣然撅起櫻唇道:“一邊兒去,我還沒原諒你呢。”

    張揚笑道:“剛不是都原諒了嗎?你說這人生苦短,眼一睜一閉就是一天,再一睜一閉就是一輩子,有生之年還是盡量開心,千萬別生氣,生氣催人老啊,你楚大小姐絕代芳華,要是生氣,你傾城傾國之『色』不得大打折扣,到時候我上哪兒買後悔『藥』去?”

    楚嫣然美眸圓睜道:“你嫌棄我老啊?”

    張大官人慌忙擺手道:“不老,嫩著呢!嫩的都能掐出水來,水靈水靈的!”

    楚嫣然俏臉緋紅道:“這還差不多。”

    秦萌萌道:“行了,我求你們倆了,別在這兒肉麻了,千萬別把小歡給帶壞了。”

    張揚微笑道:“成,我不說了,什麼話我都藏在心底,嫣然,你昨晚沒睡好,先去休息一會兒,回頭咱們一起去吃飯。”

    楚嫣然道:“不了,我不累,今天說好了要去羅阿姨那去,我外婆專門讓我給她捎來了禮物。”

    張揚一聽楚嫣然要去幹媽那,也點了點頭道:“好啊,我跟你一起去。”

    秦歡一聽他們兩人要出門,也嚷嚷道:“我也要去,爸,幹媽,帶我一起去。”

    秦萌萌嗔道:“小歡,有你什麼事兒?老老實實呆在家玩。”

    秦歡委屈的扁起了小嘴。

    張揚道:“萌萌,讓小歡跟著我們去吧。”

    秦萌萌搖了搖頭道:“不行,他就快上學了,差了一個月的功課,必須要抓緊補上,不然就會跟不上人家的進度。”

    張揚卻知道秦萌萌說這些隻是借口而已,她不想讓秦歡跟隨他們同去的根本原因是因為文浩南。

    楚嫣然還是第一次坐上張揚的皮卡車,對這輛車感覺到十分的新奇,看看這兒『摸』『摸』那兒,到後來,幹脆把張揚趕下了駕駛座,單純論到駕駛技術,楚嫣然要撇開張揚十幾條街。

    張揚想起他和楚嫣然初次邂逅在清台山的時候,不由得笑道:“去美國之後你好像文雅了許多,過去就像一個野丫頭。”

    楚嫣然笑道:“有嗎?你是喜歡過去的我還是現在的我?”

    張大官人裝出冥思苦想的樣子:“這個問題很沒有意思啊!”

    “回答我!”

    張揚道:“好比你穿裙子還是穿褲子,反正我知道無論你穿什麼,麵裝的都是你,都是我的野丫頭,對我來說,哪怕是你一絲不掛,我一樣喜歡。”

    楚嫣然又羞又氣,伸出手想去擰他的耳朵:“臭小子,又偷換概念。”

    張大官人道:“安全駕駛,安全駕駛!”

    羅慧寧國慶節十分的繁忙,今天才得到閑暇,來到女兒的身邊照顧,文浩南今天也在姐姐這邊。張揚的本意是不想見文玲的,可他從來就不是喜歡逃避的人,陪著楚嫣然來到了康複中心,抵達康複中心的時候,雨已經停了,楚嫣然在途中買了一束鮮花。

    兩人的到來讓羅慧寧十分欣喜,楚嫣然專程從美國帶來了一幅鄭板橋的扇麵兒,這是她外婆瑪格麗特特地拍下,專門贈給羅慧寧的禮物,羅慧寧喜歡書法,對這扇麵兒愛不釋手。

    楚嫣然將鮮花『插』在文玲床邊的花瓶內。

    文玲看起來和過去並沒有太多的變化,不過張揚還是看出了些許的不同,文玲的皮膚似乎更薄了,透過她的皮膚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青『色』的血管,張揚探了探她的脈息,確信文玲仍然處於和過去相同的狀態。對文玲張揚沒有絲毫的同情,這種女人還是讓她長眠不醒的好。

    雖然羅慧寧很關心女兒,可是她並沒有問關於女兒的病情。文浩南道:“張揚,我姐怎麼樣?”

    張揚搖了搖頭:“還是那個樣子!”文玲如今的情況其實是拜他所賜,張揚抬頭看了看幹媽羅慧寧,發現羅慧寧的表情平靜依舊。

    羅慧寧道:“我已經習慣了,你們說奇不奇怪,過去她醒著的時候,我反倒不安心,我害怕她時刻都可能出事,現在她雖然昏睡了過去,可我覺著她始終在我身邊,我的心要踏實許多。”

    楚嫣然道:“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命運,誰也不知道明天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麼。”

    羅慧寧道:“你外婆身體怎麼樣?”

    楚嫣然道:“還好,本來這次她想一起過來,又有朋友約她一起去夏威夷,她去了那邊。”

    羅慧寧笑道:“京城的天已經開始變涼了,這的天氣是不如夏威夷舒服,不過十月可是京城最美的時候。”

    文浩南道:“我媽說的沒錯,抽空去看看紅葉吧,漫山遍野,層林盡染,真的很壯觀美麗!”

    張揚道:“打算多呆兩天,一定會去。”

    羅慧寧道:“不要去別的地方,你去天池先生的那座宅子就行,別忘了那座宅院天池先生已經送給你了。”

    張揚笑道:“幹媽不說我還真忘了,我是應該去看看。”

    羅慧寧和楚嫣然聊天的時候,文浩南將張揚悄悄叫到外麵,他低聲道:“張揚,秦萌萌是不是回來了?”

    張揚一聽他提起秦萌萌就有些頭大,苦笑道:“這是京城,你消息應該比我靈通。”

    文浩南道:“張揚,她是你幹妹妹,她的事情你不可能不知道。”

    張揚歎了口氣道:“浩南,事情都過去了這麼久,還是放手吧,別給幹爸幹媽添心事了。”

    文浩南道:“你不用害怕,我說過不再想那件事,就不會再想,我隻是關心秦萌萌,即便是作為一個普通的朋友,我表示一下關心未嚐不可吧?”

    張揚道:“秦萌萌好的很,現在秦歡的病也好了,人家母子倆就想安安生生的過日子,浩南,這事兒我看算了吧,讓人家清靜清靜。”

    文浩南道:“我隻是想她過得快樂平安!”

    張揚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下去,他害怕文浩南再求自己帶他去見秦萌萌,文國權夫『婦』不可能接受一個秦萌萌這樣的未婚母親當他們的兒媳『婦』,而秦萌萌現在已經完全從這件事的陰影中走了出去,為此她已經決定離開北京,離開過去生活的環境,去東江展開一段全新的生活。無論為了秦歡還是秦萌萌,張揚都不想他們再受到幹擾。

    羅慧寧問了楚嫣然在美國的情況,微笑道:“你外婆將貝寧財團全都交給了你,隻怕你以後會很忙。”

    楚嫣然笑道:“沒辦法,我總不能讓她老人家再去搞管理工作?這次回來,也是好不容易才抽出時間,因為我過去沒有在公司呆過,所以什麼都要熟悉,一切都要從頭做起,我外婆給我下了死命令,要我在兩年內熟悉公司所有的運作,真正成為公司的掌舵人。”

    羅慧寧道:“這兩年時間隻怕你要辛苦學習了,等你熟悉財團的運作之後,想必會輕鬆許多。”

    楚嫣然道:“其實公司的運作都有一個完整的團隊,就算我不管,公司仍然會很好的運作下去,不過,我外婆堅持要我了解所有的一切,她說了,要是我不踏踏實實的學習,她老人家要死不瞑目。”

    羅慧寧哈哈笑了起來,她的目光望向窗外正在談話的張揚和兒子,不由得蒙上一層憂『色』,雖然聽不到張揚和文浩南具體在談什麼,羅慧寧仍然可以判斷,他們的話題一定和秦萌萌有關。

    羅慧寧輕聲道:“嫣然,聽說秦萌萌母子倆也從美國回來了?”

    楚嫣然微微一怔,她知道文家和秦萌萌之間的那段淵源,想了想方才道:“她這次回來是辦理檔案的事情的,很快就會離開京城,準備去東江定居了。”

    羅慧寧從楚嫣然謹慎的言辭聽出,她心存顧忌,害怕自己會對秦萌萌有所不利,不禁笑道:“嫣然,你放心,我不會去擾『亂』她的生活的,對了,秦歡現在身體怎樣?”

    楚嫣然道:“很好,張揚醫好了他,在美國經過科學的康複,現在和同齡孩子沒有任何的區別,十一過後就上學了。”

    羅慧寧欣慰道:“真好,那孩子很可愛,我也喜歡得很。張揚是他幹爸,說起來他應該叫我一聲『奶』『奶』。”

    楚嫣然笑了笑,心中暗想,如果文浩南和秦萌萌真成了一對,秦歡可不就是您的親孫子嗎?隻是這番話是不能說出口的。

    羅慧寧道:“這個世界上能夠找到相知相愛的人很不容易,你和張揚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呢?”

    楚嫣然含羞道:“還早呢,我們都還小。”

    羅慧寧笑道:“不小了,也該考慮個人問題了,前些日子我去東江的時候和你爸曾經談起這件事,他對你的婚事也很緊張呢。”

    提起父親宋懷明,楚嫣然的表情就變得不那麼自然了,她垂下黑長的睫『毛』,顯然並不像提這件事。

    羅慧寧拉起楚嫣然的手道:“父女之間哪有隔夜仇?有些事是應該看淡了,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不僅僅是愛情,還有親情。”

    楚嫣然默然無語。

    羅慧寧突然提起這件事是有原因的,宋懷明夫『婦』將會在明天抵京,一是為了開會,還有一個重要的目的是麵見文國權,羅慧寧想要趁著這個機會幫助他們父女兩人重歸於好。

    楚嫣然道:“其實我並不恨他了,但是我對他實在也愛不起來,我不知道應該怎樣麵對他,每當看到他,我就會想起我的媽媽,我的心會很痛。”

    羅慧寧愛憐的拍了拍楚嫣然的手背,她輕聲道:“有些話不要始終憋在心,你想不通,可以當麵去問他。”

    此時張揚和文浩南走了進來,張揚道:“幹媽,咱們中午吃點什麼?我從昨晚到現在都沒好好吃過一頓飯。”

    羅慧寧笑道:“你整天忙不完的事情,官不大,事情不少,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了。”

    楚嫣然沒好氣道:“現在都是副市長了,當然有很多事要忙!”

    羅慧寧想起一件事:“對了,秦清的弟弟結婚,我讓你幫我給禮金你做了沒有?”

    張揚苦笑道:“用不著了,人家給過的都退了!”

    羅慧寧愕然道:“怎麼了?”

    張揚道:“這件事說來話長,咱們能先吃飯不?我快餓暈了!”

    文浩南笑道:“咱們去二軍招待所,距離這不遠,我訂好飯了。”

    張揚是真餓了,昨天下午從江城出發來到京城,直到現在沒有好好吃過一頓飯,來到招待所,他先要了碗麵條墊底,這才端起文浩南給他倒得白酒:“肚子有貨就是舒坦,幹媽、浩南哥我敬你們。”

    羅慧寧端起小酒杯抿了一口道:“少喝點,喝多了怎麼開車?”

    張揚道:“我有專職女司機,嫣然的車開得比我要棒得多!”

    羅慧寧笑道:“嫣然大老遠從美國回來,人家是主客,我們應當讓她喝兩杯才是!”

    楚嫣然笑道:“羅阿姨,我還是喝茶吧,剛回來國內,可能有些不適應,胃不是太舒服。”

    張揚關切道:“你胃部舒服啊,回頭我幫你紮一針。”

    羅慧寧不無嗔怪道:“你這孩子是越來越粗心了,要是委屈了嫣然,我可不會饒你!”

    張揚連連點頭。

    羅慧寧想起剛才張揚沒有說完的話題:“張揚,你還沒有告訴我秦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張揚歎了口氣道:“事情有點複雜,不過秦白跟她未婚妻鬧翻了,結婚當天就決定離婚了,過了節就去辦離婚手續。”

    羅慧寧眉頭顰起道:“怎麼會這樣,現在的年輕人怎麼把婚姻當成兒戲?”

    張揚沒有將真實的原因說出來,畢竟這件事關乎於秦白的麵子,越少人知道越好,張揚道:“感情不和,可惜發現晚了,直到夫妻對拜的時候,才發現對方不是自己心目中的那個,分開也好,免得以後相互落下埋怨。”

    楚嫣然道:“看到秦白這樣,你有什麼感觸啊?”

    張揚樂道:“我能有什麼感觸?我就覺著婚姻是一神聖的事情,咱們國家提倡晚婚晚育是對的,一男一女走入婚姻的殿堂,是必須要考慮清楚,這是一輩子的事情,按照幹媽的說法,絕不是兒戲。”

    楚嫣然道:“你得想好了,以後千萬別幹後悔的事兒。”

    張大官人笑眯眯望著楚嫣然道:“我怎麼聽你話有話啊?”

    羅慧寧笑道:“行了,你們倆就別鬥嘴了,別人痛苦別人的,你們幸福你們自己的,路是自己選的,誰也不能怪別人。隻有真心相愛,這樣的婚姻才能穩固。”

    文浩南低聲道:“就算真心相愛也未必能夠走到婚姻的那一步。”

    羅慧寧心中一沉,想不到自己無意說出的一句話卻又觸動了兒子敏感的神經。

    羅慧寧道:“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有時間有精力還是專注在事業上,整天情了愛了的,你們不膩,我聽得都膩了。”

    張揚笑道:“我雙手讚成,我決定把我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為人民服務中去。”

    楚嫣然冷不防來了一句:“為女『性』人民服務吧!”

    張大官人被她突如其來的這句話給噎住了,老臉發燒道:“嫣然,這都什麼時代了,男女平等了!”

    羅慧寧望著這對小兒女拌嘴的樣子,心中不禁暗暗發笑,她看出張揚和楚嫣然之間一定遇到了一些問題,這也難怪,自己這個幹兒子實在太多情了一些,嫣然這麼好的女孩子跟著他的確受了些委屈,羅慧寧又看了看自己的兒子,人和人之間真的很不一樣,兒子和幹兒子似乎走到了兩個極端。雖然文浩南聽從張揚的話回了家,最近和父母的關係也融洽了許多,可羅慧寧卻知道,兒子仍然沒能將秦萌萌忘懷,從一個母親自私的角度來考慮,她曾經希望秦萌萌永遠不要再從美國回來,可人家的根在這,終有一日是必須要回來的。羅慧寧隻希望這次秦萌萌的回歸,不要和兒子發生任何的聯係,希望她如楚嫣然所說,長久的離開京城這片土地。

    吃完午飯,張揚饒有興趣的跟著文浩南去靶場打靶。

    楚嫣然和羅慧寧坐在遮陽傘下,遠遠望著張揚和文浩南的背影。

    羅慧寧微笑道:“男孩子的天『性』,多數都對槍械感興趣。”

    楚嫣然道:“男人崇尚武力,他們的心都有英雄情結,都把自己當成英雄。”

    羅慧寧笑道:“把自己當成英雄的人很多,可真正有英雄氣概的沒有幾個,我這個幹兒子應該算一個。”

    楚嫣然道:“他的英雄情結全都用在救美上了!”

    羅慧寧被她的這句話引得笑了起來,好一會兒方才停下笑聲道:“嫣然,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些誤會?”

    楚嫣然小聲道:“沒有!”可她的表情已經將她的心思暴『露』無遺。

    羅慧寧微笑道:“嫣然,張揚這小子的確是很討女孩子喜歡,不過他對你是真心真意的,你比我認識他的時間還要久,應該比我還要了解他,他就是這個吊兒郎當的樣子,整天嬉皮笑臉的,喜歡胡說八道,你別跟他一般見識。”

    楚嫣然道:“我要是真能和他一般見識就好了,我就能放下他,隨他做什麼都和我沒關係。”

    羅慧寧聽出了楚嫣然的怨念,她對張揚五彩繽紛的感情生活早有所聞,在張揚的感情態度上她也是頗有微詞的,可有些話作為長輩不方便說,羅慧寧認為張揚是年輕的緣故,也許以後結了婚,心就會收回來,在她看來楚嫣然無疑是最合適約束張揚的人選。羅慧寧道:“感情如同種花,必須要有陽光要有空氣還要有水,一旦你們疏於對它的灌溉,這朵花就會枯萎。”

    楚嫣然咬了咬櫻唇。

    羅慧寧輕聲道:“嫣然,我知道張揚很在乎你,也看得出你很在乎他,你們應該走到一起,我相信,你們會得到屬於你們的幸福。”

    靶場的槍聲打斷了她們的談話,張大官人站在那單手握槍,給包括文浩南在內的三名解放軍表演了他的速『射』絕技,十槍打出了96環,文浩南看得目瞪口呆,當他確信這成績無誤的時候,方才感歎道:“你小子應該去參加奧運會。”

    張揚樂道:“看來今天我手氣好,回頭去買彩票去!”

    文浩南端起步槍,瞄準了遠方的靶子,一旦進入『射』擊狀態,文浩南就忘記了周圍的一切,他的目光聚焦在前方的目標上,果斷有力的扣動了扳機。95環,比張揚的差了一環,可是文浩南的槍法也已經讓周圍人相當驚豔了。

    張揚轉過身,向楚嫣然招了招手道:“嫣然,過來試試!”

    楚嫣然道:“你們都是神槍手,我就不獻醜了!”

    羅慧寧鼓勵道:“去吧!放鬆心情,好好玩一下!”

    楚嫣然這才起身走了過去,張揚把手槍交給了她,楚嫣然從小在部隊長大,靶場『射』擊對她來說並不陌生,她上膛握槍的動作十分標準,雙手握槍瞄準了靶心,第一槍打了六環,可第二槍隻打了四環。

    張揚笑眯眯來到她的身後,用雙臂圈住她的肩頭,大手握住了楚嫣然的纖手,當著這麼多人和他如此親近,楚嫣然頗有些不好意思,用僅僅他們兩人可以聽到的聲音小聲道:“大『色』狼,又占我便宜!”

    張揚道:“專心點,看著靶子!”

    楚嫣然道:“很久沒有打槍,生疏了!”

    張揚微笑道:“沒事兒,相信你的天分,集中精神,你把靶子想象成一個最可恨的人。”

    楚嫣然閉上眼睛,低聲道:“你!”然後她睜開美眸,扣動扳機一股腦將剩下的子彈全都『射』了出去。

    報靶員回報的最終成績是89環,楚嫣然不無得意的看了看張揚:“謝謝,果然有效啊!”

    張大官人一臉無辜道:“我至於被你恨成這樣嗎?”

    楚嫣然笑道:“愛之深恨之切!”她重新將子彈上膛道:“放開,這次我要自己打一次!”

    缺少了張揚的幫助,這次楚大小姐的成績出現了大幅滑坡,隻打出了58環。楚嫣然撅著櫻唇悶悶不樂的來到張揚身邊:“這次不靈了!”

    張揚仰起臉,樂看著她。

    楚嫣然道:“我怎麼想像都是你衝著我笑,滿臉齷齪『淫』賤的笑,我……我下不去手……”

    張大官人道:“可你還是開槍了,丫頭,真要是衝我開槍的時候,瞄準點兒,別打歪!那玩意兒才叫折磨!”

    楚嫣然小聲道:“舍不得……”

    

Snap Time:2018-04-20 08:48:40  ExecTime:0.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