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八十二章仇恨(下)


    第四百八十二章【仇恨】(下)

    秦清道:“你剛才的表情好嚇人!”

    張大官人笑道:“我的報複心也是很重的,所以你最好別得罪我,否則我也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才不怕你呢!”

    張揚裝出凶神惡煞的樣子道:“當真不怕?”

    秦清點了點頭。

    張大官人忽然一伸手將她整個人攔腰抱了起來,秦清一聲嬌呼,啐道:“幹什麼?剛剛才吃飽!”雙臂卻緊緊摟住了他的脖子

    張大官人道:“飽暖思『淫』欲,我鬱悶了很久,需要發泄,需要狠狠地發泄一下!”

    張揚有句話沒說錯,人在鬱悶的時候需要通過一種適當的途徑減壓,有人喜歡運動,有人喜歡暴飲暴食,而張揚采用的卻是最溫柔直接的方式,秦清從開始的嬌羞靦腆漸漸變得熱烈而主動,他們通過自己的肉體給對方心靈上的慰藉。

    秦副市長終於明白張揚所說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是什麼意思,不過她感覺用另外一個詞形容更恰當一些——欲仙欲死。

    纏綿過後,張揚躺在床上,秦清側身貼在他的身畔,一雙修長的美腿常春藤一般纏在他的身上,嬌聲道:“你真想把我整死才甘心?”

    張揚笑了笑,側過臉去輕吻了一下秦清的櫻唇,低聲道:“最近一係列的事情接踵而來,每件事的背後都藏著一些陰謀,你也要多加小心。”許嘉勇的這個電話讓他提起了警惕。

    秦清柔聲道:“放心吧,我有你教給我的武功防身,普通人打不過我!”

    張揚禁不住笑了起來,他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嵐山市委書記周武陽是不是要升任副省長了?”

    秦清道:“組織部沒有正式下文,不過消息已經傳出來了,據我說知,這件事已經成為定局。”

    張揚道:“嵐山市的領導班子肯定要發生變動了。”

    秦清點了點頭,枕在張揚健壯有力的臂膀之上,一雙明眸流『露』出清晰冷靜的光芒:“如無意外的話常市長會接任市委書記,市長一職大概由吳明兼任。”嵐山組織上的這件事幾乎已經成為定局。

    張揚道:“前兩天我去江城,遇到了吳明。”

    秦清的表情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輕聲道:“他去省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張揚道:“省紀委書記曾來州的家宴,請得是宋省長,表麵上是家宴,可實際上是為吳明和宋省長牽線搭橋的。”

    秦清微笑不語。

    張揚又道:“吳明在省城做了這麼多的工作,看來對市委書記的位置已經產生了覬覦之心,常市長如果不及時應對,會有陰溝翻船的危險。”

    秦清道:“常市長為人做事很耿直正統,這些手段他是不屑為之,不然他也不會當了這麼久的市長。”

    張揚道:“其實常頌當市委書記,你當市長,不失為一個最好的選擇。”

    秦清笑道:“你呀,我可沒有那樣的野心,我的資曆尚淺,排在我前麵的副市長多了,當市長有什麼好?位置越高,越受到別人的關注,自己的生活完全淪為公眾,而我和你在一起就得越發的小心,我才不希望那樣。”

    張揚感覺到秦清的美腿將自己越纏越緊了,他摟著秦清的纖腰,在她豐挺的胸膛上輕輕『揉』捏著:“可你總會升職的。”

    秦清道:“我當副市長還沒有多長時間,在這個位置上根本沒有做出太多的成績。”秦清所說的其實隻是其中的一個原因,隨著她在官場之中的時間越久,她在心底深處對這個深不可測的環境產生了一種恐懼感,越往上走,越會產生一種高處不勝寒的感覺。

    張揚道:“吳明是個小人,這種小人要是讓他得誌,對嵐山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秦清道:“公平的來說,他還是有些工作能力的,這次省也把他作為市委書記的考察對象之一。”

    張揚冷笑了一聲:“就憑他!”他並沒有將吳明和張立蘭偷情的事情告訴秦清,這件事在體製內絕對擁有爆炸『性』的效果,你吳明不是想當市委書記嗎?我就看你怎麼跳,老子輕易不拉你,拉你就要在最關鍵的時候,我要讓你顏麵盡失,心機白費。張揚對吳明的惡感由來已久,自從吳明讓嵐山晨報社長劉文軍玩跟蹤偷拍,張揚就把這筆帳給記下了,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張大官人攢足勁要讓吳明跌一個大跟頭。

    秦清緊貼著張揚道:“你啊,越來越像一個陰謀家。”

    張揚歎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官場是這世上最險惡的地方,你不害人,別人卻要害你,大家已經習慣了踩著別人的肩膀往上爬,這就是遊戲規則。”

    秦清道:“踏踏實實的做自己的事情不好嗎?為什麼要將精力花費在政治鬥爭上?”

    張揚道:“國內的官員口口聲聲的要為人民服務,可多數人腦子想的都是如何投機專營,如何盡快升職,如果隻是少數人想還好,現在多數人都存在這樣的想法,往往一個位置會有十幾個,上百個,甚至成千上萬個人在惦記,競爭又如何能不激烈?”

    秦清道:“鬥來鬥去有意思嗎?”

    張揚大官人道:“與人鬥其樂無窮!”

    秦清撅起櫻唇道:“如果有一天,你的政治利益和我發生衝突,你也會跟我鬥嗎?”

    張大官人想了想道:“幹嗎不鬥,對你永遠是,維維豆『奶』,歡樂開懷!”

    秦清忍不住笑了起來,感覺自己的胸膛落入這廝的一對大手之中。張揚翻身將秦副市長壓在床上,凝望著秦清一雙如水美眸,低聲道:“我和你的鬥爭隻限製在床上。”

    秦清星眸半舒,霞飛雙頰,嬌羞之中透出無限嫵媚,隻覺著張揚正將那份灼熱一點點侵入她的嬌軀,隨著張大官人的動作,秦清春蔥般的十指深深陷入張揚的肌膚內。

    在秦清的勸說下,張揚當天還是前往了京城,秦清不想張揚因為自己家的事情改變計劃,更不想張揚和楚嫣然之間的感情因為自己而產生裂痕。

    張揚驅車來到京城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偏偏不巧又下起了雨,雨很大,張揚不得不放慢車速,他給楚嫣然打了一電話:“嫣然,我到京城了!”

    楚嫣然此時正在秦萌萌的宿舍,張揚的電話似乎並沒有給她帶來太大的驚喜。她輕聲道:“雨下得很大,你小心駕駛,太晚了,你就不要過來了,小歡睡了,你別來吵醒他!”

    張大官人大老遠從江城跑到這,原指望給楚嫣然一個驚喜,可這會兒頗有點熱臉貼在冷屁股上的感覺,他訕訕道:“我還沒吃飯……”

    楚嫣然道:“那就找一家酒店,吃過飯住下來,明天我和萌萌去找你。”

    張揚還想說什麼,那邊楚嫣然道:“我累了,今天要倒時差,先睡了!”

    張大官人聽著嘟嘟嘟的忙音,不覺愣在那。

    楚嫣然掛上電話,俏臉之上蒙上一層淡淡的幽怨。

    秦萌萌走過來遞給她一杯牛『奶』,輕聲道:“睡前喝一杯牛『奶』能美容。”

    楚嫣然淡淡笑了笑,看得出她的笑很勉強。

    秦萌萌道:“怎麼?生我哥的氣了?”

    楚嫣然道:“沒生氣,隻是有些失望。”

    秦萌萌道:“他就是這個樣子,熱心腸,整天為別人的事情忙活,粗心,不注意細節。”

    楚嫣然輕聲道:“過去如果我有事,他總會第一時間出現在我的麵前。”

    秦萌萌沒說話,她了解楚嫣然對張揚的感情,兩人這麼久沒見,楚嫣然返回國內,當然想第一時間在機場見到張揚的身影,可張揚卻讓她失望了,表麵上看隻是一件小事,可感情最重要的卻正是在細微之處。

    楚嫣然道:“我知道他在為秦白的婚禮忙活,也許朋友比我重要得多。”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腦海中浮現出秦清的身影,楚嫣然忽然感覺到一陣委屈,她無法形容這種感覺,站起身,推開窗,外麵秋雨正急。

    秦萌萌道:“嫣然,我比你先回來,我跟張揚談過,他心中始終在想著你!”

    楚嫣然輕聲道:“時間會改變一切,過去我信,可現在……”

    秦萌萌笑道:“現在還是一樣,相信我,我看得出來!”

    楚嫣然道:“在美國的時候,我始終在想著他,這些天我都在期待走下飛機和他相見的一幕,當我知道他無法過來的時候,本以為自己會很難過,可我卻出奇的平靜,隻是有些失望,並沒有感到難過。連我自己都不能相信我會這麼冷靜,也許改變的不僅僅是他?”

    秦萌萌道:“應該是你們太久沒見,所以產生了一些陌生感,感情是需要維係的,再深的感情如果不去維護也變得生疏,也許你們見麵之後就會好起來,一切的誤會不複存在。”

    楚嫣然美眸之中流『露』出淡淡的憂傷:“但願如此!”

    張大官人來到秦萌萌居住的小區外,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他按照秦萌萌給他的地址,一直開到了樓下,看到秦萌萌家已經熄燈了,雨這會兒下得越發大了,張揚拿起電話,想了一會兒,終於還是打消了給楚嫣然打電話的念頭,他驅車來到外麵,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鹵煮攤兒,要了點菜,開了瓶酒,在這個雨夜自斟自飲起來。張揚能夠體諒楚嫣然內心的感觸,自己答應她去機場接機,可因為秦白的事情耽擱了,讓他的承諾落空,在楚嫣然來說,必然是極其失望的。

    這樣的一個雨夜,在昏黃的燈光下,張揚獨自飲酒,這樣的情景讓他想起了許多的往事,在黑山子鄉和楚嫣然邂逅的種種統統湧上心頭,張揚忽然意識到,自己和楚嫣然之間的感情或許麵臨著一場危機,從宋懷明得到他和時維的照片開始,有人就試圖在其中製造著矛盾,從眼前來看,這個人極有可能就是許嘉勇,張揚暗下決心,從京城返回之後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找到許嘉勇,讓他嚐到痛苦的滋味,這個小人試圖藏在陽光照不到的角落給他使絆子,張揚並不怕,可是他擔心許嘉勇將魔爪伸向他的親人。

    老板是位頭花花白的老頭兒,他笑道:“小夥子,這麼晚了怎麼一個人喝悶酒?”

    張揚笑道:“剛從外地過來,沒吃飯呢!”

    “空肚子喝酒可不好,先吃點東西墊墊!”

    張揚友善的笑了笑。

    老頭兒又問道:“你在京城沒有朋友嗎?”

    “很多,可是太晚了,不忍心打擾他們。”

    夜深了,楚嫣然卻仍然沒有入睡,她靜靜站在窗前,望著窗外昏黃的路燈,她知道張揚就在京城,一定就在距離她不遠處,可是她內心中充滿了矛盾和痛苦,回國之後,聽說了太多張揚的事情,這些事都讓她原本就鬱悶的心情雪上加霜,她知道張揚之所以沒去機場接她是因為秦白的婚禮出現了變故,可歸根結底,卻是因為秦白的姐姐秦清,楚嫣然聽著淅淅瀝瀝的秋雨聲,心中默默自問著:“在他的心中是不是秦清要比自己重要得多?”

    

Snap Time:2018-07-23 00:37:05  ExecTime:0.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