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八十一章清白(下)


    第四百八十一章【清白】(下)

    張揚發動了身邊所有的朋友,當天前來參加婚禮的警察也不少,薑亮將這批人也發動起來,所有人都去尋找秦白,一直到下午五點多薑亮才發現秦白的影子,這小子沒走遠,一個人在湖邊工地上呆著呢。

    薑亮沒敢驚動他,先給張揚他們聯係了一下,張揚他們趕到現場,薑亮指了指前方的六層樓,這座樓房現在處於停工狀態,建設方缺少資金,蓋了六層沒有能力興建下去了,所以扔下了這座爛攤子。

    薑亮道:“他一個人站在樓頂上呢,我擔心他會跳樓,所以沒敢過去。”

    張揚道:“上去看看吧。”

    牛文強道:“多大點事兒,不就是個女人嘛,還真搞得要死要活的?”

    杜宇峰瞪了他一眼道:“因為事情沒攤在你頭上,要是有這頂帽子給你戴上,我看你還能這麼輕鬆。”

    牛文強道:“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秦白得虧發現得早,現在離還來得及,隻要離婚了,這帽子就不用戴了。”

    張揚和薑亮商量了一下,決定由張揚一個人先上去,其他人都在下麵等著,免得人太多,秦白感情上接受不了。

    張揚沿著樓梯來到了樓頂,看到秦白坐在水泥板邊緣,給了他一個背影,看不到他此時的表情。

    張揚輕輕咳嗽了一聲,秦白仍然沒有轉臉,其實他早就看到這幫朋友過來了,秦白聲音嘶啞道:“你們不用擔心,我不會做傻事,我隻是想一個人靜靜!”

    張揚道:“秦叔病了,我們剛剛把他送到了醫院,你姐到處在找你,急得就快瘋了。”其實秦傳良並沒有被送進醫院,張揚是故意這樣說,讓秦白緊張。

    秦白道:“我對不起他們……”

    張揚在距離秦白三米左右的地方,學著他的樣子坐了下去,兩條腿在空中『蕩』來『蕩』去,張揚故意道:“要是真從這兒掉下去,恐怕要摔得腦漿迸裂。”

    秦白道:“你不用嚇我,對我來說已經沒什麼好怕的了。”

    張揚道:“其實這事兒怪我,如果我早點問你這件事,也許就不會鬧成這種局麵了。”

    秦白道:“跟你有什麼關係?我就是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騙我?”

    張揚歎了口氣道:“這世上讓人想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你和她雖然走入結婚的殿堂,可你並不了解她。”

    秦白道:“我知道她和隋國梁談過戀愛,可我並不知道他們一直還有聯係。”

    張揚道:“秦白,其實這也算不上壞事,至少現在你已經知道了,沒有沿著這條錯誤的道路走下去。”

    秦白道:“我感覺自己像一個傻瓜一樣,被人愚弄了。”他抬起頭,布滿血絲的雙目望著張揚道:“你剛才打了隋國梁?”

    張揚道:“是他自己欠揍,就算他說的是事實,也不該在大庭廣眾下把這件事抖出來,他根本是想讓你們秦家難看。”

    秦白搖了搖頭:“怪我自己沒用。”

    張揚心中暗自感歎,這件事對秦白的打擊不可謂不大,此時秦清接到消息也驅車來到了現場,她在樓下緊張的喊道:“小白……小白你快下來,別嚇我好不好!”

    秦清因為緊張美眸發紅,目光中『蕩』漾著晶瑩的淚光。

    秦白咬了咬嘴唇,終於站起身慢慢向樓梯走去。

    張揚跟著秦白,生怕他一時想不開做出傻事,可看秦白還算正常,回到秦清他們麵前,秦清撲了上去,死死抓住秦白的手臂,揮拳在他胸前打著:“小白,小白,你怎麼可以這樣,你知不知道爸多擔心你,我多擔心你……”素來堅強的秦清此時也不禁淚流滿麵。

    秦白眼圈紅了,哽咽道:“姐,我知道錯了!”他抬起頭看了看薑亮那幫朋友,向他們點了點頭,然後又向薑亮道:“薑隊,我想通了,我決定辭職!”

    薑亮板起麵孔道:“胡鬧,等你冷靜了再說。”

    秦白道:“想通了,冷靜了,所以才決定辭職。”

    所有人都理解秦白的這個決定,發生了這種事,對秦白而言最好的方法就是換一個環境,所以他才會想到辭職,徹底切斷和過去的聯係。

    張揚道:“就算想換環境,調動一下工作就是,何必要辭職,要不調去嵐山吧,再不行就去南錫,我跟張德放說一聲就行。”

    秦清道:“先回去吧,工作的事情以後再說。”

    秦白道:“我不想回去,姐,你們讓我靜一靜,我保證不會『亂』走!”秦白一個人向湖邊走去,秦清想跟上去卻被張揚叫住,秦白需要一定的時間來消化這件事,薑亮道:“我們幾個跟著他吧,秦市長放心,回頭一定把他給你送回家去。”

    張揚向秦清道:“走吧,我先送你回去,秦叔身邊需要人照顧,別讓他太擔心了。”

    秦清點了點頭,和張揚一起上了車,張揚將車駛入濱湖路,秦清道:“張揚,這件事對小白打擊很大,我看應該給他換個生活環境。”

    張揚道:“換換環境也好,江城這地方不願意呆,去嵐山可能有人還會說三道四,要不就去張德放那吧,我回頭跟他聯係一下,把秦白給調過去,有了新的環境,他的心情會慢慢好起來,這件事也會忘了。”

    秦清道:“我真不明白,沈薇為什麼要這樣做,小白對她這麼好,她為什麼要欺騙小白?”

    張揚冷笑道:“沈薇和隋國梁談過戀愛的事情小白早就知道,我看這女人一直都是腳踩兩隻船。至於肚子的孩子,估計她也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到來,還沒來得及去做掉吧!”

    秦清道:“算了,事情已經發生了,就不用繼續追究了。”

    張揚道:“算了?如果隋國梁私下把這件事擺出來,倒是可以算了,可他選擇在大庭廣眾之下把這件事抖『露』出來,根本就是想製造影響,讓你們秦家難看,這種人不能饒!”

    秦清道:“張揚,人一生之中不可能沒有挫折,小白栽了這個跟頭對他也未必是什麼壞事,以後他在感情上會更謹慎一些。”

    張揚道:“你別管了,隋國梁的事情我來辦!”

    秦清皺了皺眉頭,她知道張揚的『性』子,因為她的緣故,張揚把她們家的事情看得比他自己的事情還重要,這次張揚一定要為秦白出這口氣了。秦清是個胸懷寬廣的女人,可這並不代表她可以容忍一切,張揚說的沒錯,隋國梁選擇在典禮現場曝光這件事根本就是在給秦家難堪,對他們一家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隋國梁被張揚痛揍一頓,跑到醫院處理完傷口,他家就住在精神病院宿舍,從醫院回家的途中又被張揚給堵住了。見到張揚,隋國梁明顯有些害怕,他顫聲道:“你別『亂』來啊,我會報警的。”

    看到這廝的賤樣,張揚就按捺不住心頭的火氣,揚起手在他頭頂拍了一巴掌:“報你麻痹!你他媽惹完事兒就想跑,這世上有那麼便宜的事情嗎?”

    隋國梁道:“我沒惹事,我和沈薇是真心相愛的。”

    張揚冷笑道:“去你媽的相愛,你們相愛把秦白坑進來幹什麼?你上輩子跟秦家有仇?要把人家弄得抬不起頭來才甘心?”

    隋國梁道:“我有點後悔了,我不該在這麼多人麵前說出這件事,可是我太愛沈薇了,我害怕失去她。”

    張揚道:“你跟沈薇之間的事情我不管,我就問你一件事,今天你跑到婚禮現場搗『亂』,目的是什麼?”

    隋國梁道:“我就是不想他們結婚。”

    張揚點了點頭道:“你嘴巴夠緊的,好,現在秦白的婚事讓你給攪了,他還要辭職,隋國梁,我不怕告訴你,你和那個沈薇全都別想在單位呆下去,你們都得被開除。”

    隋國梁難得的硬氣了一把:“開除就開除,我還不信會被餓死!”

    張揚道:“行,你跟我死硬,有種!”說著就是一個耳光抽了過去,隋國梁知道自己打不過人家,捂著臉就跑,被張揚追上去一拳一腳給揍倒在地上。

    因為事情是發生在精神病院職工宿舍,不少人都圍上來看熱鬧,隋國梁慘叫著打人了。

    張揚道:“你他媽接著叫,我就打你怎麼著?”張揚朝著隋國梁踢了兩腳,打得隋國梁捂著肚子弓著身子,在地上就像一個大蝦米。

    張揚指著隋國梁的鼻子道:“下賤東西,你準備準備,明天就給我從精神病院滾蛋!”此時他的電話忽然響了。

    張揚接通電話,聽筒中傳出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張揚,是不是很生氣啊?”

    聽到這聲音,張揚馬上分辨出打電話的人是許嘉勇,這廝消失了一陣子居然又出現了,而且主動給自己打了電話,張揚笑道:“生什麼氣啊?我開心都來不及呢。”

    許嘉勇道:“是不是覺著很奇怪,為什麼會有人跳出來搗『亂』?全都是因為你的緣故,我說過要讓你不好受。”

    張揚緩緩向遠處走去:“讓我不好受,許嘉勇,不要告訴我秦白婚禮的事情是你搞出來的。”

    許嘉勇道:“是我又怎樣,我要你親眼看著身邊人倒黴,你現在是不是特內疚?特恨我?”

    張揚哈哈笑道:“內疚什麼?我不但不恨你,還很感激你,如果不是你讓隋國梁這麼做,秦白的綠帽子豈不是戴定了?你不是在害我,你是在幫我啊!”

    許嘉勇冷冷道:“這隻是開始,你跟我之間的這場戰爭隻是開始!”

    張揚笑道:“什麼戰爭?什麼開始?就你這熊樣,你難道還不清楚,我從來就沒把你當人看過!”張揚故意刺激著對手的神經。

    許嘉勇道:“你想激怒我!”

    “你他媽配嗎?我說你是不是有『毛』病,對綠帽子是不是特別感興趣,真要是這樣我送你一頂大的,喬夢媛是你未婚妻吧?”張揚的話的確有些不夠厚道,可麵對許嘉勇這個喪心病狂的家夥張揚沒必要擺出太高的境界。

    許嘉勇被張揚戳中了最敏感的地方,他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你什麼意思?”

    張揚道:“你他媽是個廢物,這麼好的女人你都守不住,既然人家不搭理你了,我索『性』做點善事,收了她,說真話,夢媛要是跟你太委屈了,好比那鮮花『插』在那啥上麵?你他媽就是那一坨屎!”

    許嘉勇明顯被刺激到了,怒吼道:“你給我閉嘴!”

    張揚道:“你沒這個本事,我說到做到,我不但要收了她,我還要讓她給我生孩子,我們倆的孩子,你要是有幸能活到那一天,滿月酒我一定請你。”

    許嘉勇被張揚氣得要吐血,他大吼道:“你他媽敢動夢媛一根汗『毛』,我滅你全家!”

    張揚哈哈大笑:“威脅我?我當然不會隻動她一根汗『毛』,我要動她全身,你跟你老子一個熊樣,屬他媽王八的,你應該查查你祖上到底姓什麼,你不該叫許嘉勇,應該叫王八勇!”

    “混蛋……”許嘉勇還是被張揚成功激怒了。

    張揚微笑道:“王八勇,這戴綠帽子的功夫,你們家是祖傳,下次出門的時候一定要背著一個龜殼出來,萬一讓我遇到,我會捏死你!”

    

Snap Time:2018-04-24 20:40:40  ExecTime:0.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