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八十一章清白(上)

  
  第四百八十一章【清白】(上)
  秦清的本意是想讓弟弟的婚禮在低調和平靜中進行,可現在事情的發展並不受她的控製,她發現當天的婚禮已經完全演變成了一場政治秀,這並非她所願,到來的賓客之中秦白和沈薇的朋友同事有一些,但更多的人都是衝著她的麵子過來的,秦清發現在不知不覺中,本應該成為主角的秦白和沈薇,今天已經成了符號,隻具有代表意義的符號。
  秦清從心底發出感歎,很多事都非人力所能改變,剛開始的時候她認為是張揚的過度熱情給張羅成了這個局麵,可看到吳明和那幫來自嵐山的商人,她就明白了,真正讓這場婚禮變成這個樣子的是她的地位,搶去秦白和沈薇風頭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她自己。
  常海心來到秦清的身邊,催促道:“秦市長,叫你上去呢!”
  秦清這才從沉思中清醒過來,原來到了新人敬禮的環節了,自己這個當姐姐的要上去接受兩人鞠躬敬禮,然後給他們發紅包。
  秦清笑著走了過去,聽到主持人用誇張的聲音宣布道:“現在歡迎新郎的姐姐,嵐山秦市長講話!”
  秦清不禁皺了皺眉頭,這主持人也真是,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的官銜,如果在平時秦清少不得要表現出不滿,可今天是弟弟大喜的日子,就算心埵b不舒服也得藏起來。
  她微笑著走向前台,接過主持人手中的話筒道:“老實說,當著這麼多人講話,我不是第一次,可在我弟弟的婚禮上代表我的家庭說話,我是第一次,我認為也是唯一的一次。”
  所有人都報以善意的笑聲。
  秦清道:“昨晚我想了整整一夜,在我弟弟結婚的日子,在這個大喜的日子我應該說些什麼話?我想過無數感言的開頭,可最後都被我否定了,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希望秦白和沈薇白頭偕老相敬如賓,在單位做好工作,在家媢L好日子。”秦清並沒有說太多煽情的話,因為她覺著這種場合並沒有煽情的必要,秦白已經是大人了,對這個弟弟她一直都是放心的。秦清給了兩千塊的紅包,按照時興的方法叫磕頭禮,不過秦清並沒讓他們真的磕下去,都什麼時代了,鞠躬行禮就夠了。
  秦清正準備起身離去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激動地聲音道:“小薇!你不能嫁給他!”
  在場人都愣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轉了過去,集中在聲音的發出處,一名麵『色』憔悴的青年男子站在那堙A他穿著深藍『色』的t恤,頭發有些蓬『亂』,藏在眼鏡後的雙目布滿血絲,不少沈薇醫院的人都認得這位男子,他是精神病院的醫生隋國梁,過去曾經和沈薇相處過一段時間。
  沈薇看到隋國梁出現,一張俏臉登時變得煞白,緊緊咬住嘴唇,神情變得有些不知所措。
  張揚第一個反應了過來,樂衝了過去,摟住隋國梁,想把這廝給拖出去。
  隋國梁大叫道:“小薇,我知道你懷孕了,我知道,那孩子是我的!”
  現場一片嘩然,秦白一張臉頃刻間變得通紅,沈薇卻麵無人『色』,身軀都顫抖了起來。
  隋國梁還想說什麼,已經被張揚和衝上來的杜宇峰薑亮他們給拖了出去,剛一拖出酒店大門,張揚就一拳砸在隋國梁的臉上,將這廝的眼鏡給打飛了,落在地上頓時摔得碎裂紛飛,隋國梁被張揚的這一拳打得鼻血長流,蹬蹬蹬連退數步,一屁股就坐在了大理石地麵上,沒等這廝反過神來,張揚抬腳朝他的下頜踢了過去。
  張大官人是真火了,麻痹的,見過壞的沒見過這麼壞的,人家結婚他敢這麼來砸場子,薑亮看到不妙,搶先一腳將隋國梁踹到在地,張大官人全力踢出的一腳頓時落空,要是真讓他踢中了,估計隋國梁的下巴頦全都要碎了。
  杜宇峰一把將張揚抱住,張揚怒道:“放開我,麻痹的,那蹦出來的這小狗日的,我今兒非弄死他不可!”
  隋國梁一臉的血,眼鏡也找不到了,視野變得一片模糊,哆哆嗦嗦去『摸』自己的眼鏡。
  張揚教訓隋國梁的時候,婚禮現場也『亂』套了。
  秦白木呆呆望著沈薇:“他……他胡說什麼?”
  沈薇搖了搖頭,淚水卻落了下來。
  秦清看到眼前這一幕頓時感覺到事情不太對頭,昨天張揚就說過沈薇懷孕了,當時因為秦清顧及弟弟的麵子並沒有方便問他,今天典禮的時候,居然突然冒出了一位男子,秦清還是很照顧大局的,不過,她的大局觀再強,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弟弟吃虧,如果沈薇真的懷孕了,而肚子堛澈臚l和秦白又沒有關係,這婚不結也罷。
  秦清輕聲道:“現在喜歡搗『亂』的人多,看樣子沈薇也不認識他,是吧?”
  沈薇用力搖了搖頭,她轉向秦白道:“對不起……”
  秦白傻了:“你說什麼?你說什麼?”
  “對不起……我……我配不上你……”
  秦白懵了,沈薇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什麼都明白了,他忽然揚起手狠狠給了沈薇一個耳光,沈薇捂著臉,哭著推開人群跑了出去。
  秦清擔心沈薇出事,示意常海心追出去,那邊忽然聽到撲通一聲,卻是父親秦傳良因為受不了刺激,又羞又辱之下竟然昏了過去,秦清尖叫道:“爸!”,現場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張揚這輩子沒那麼惱火過,抓住隋國梁的頭發,狠狠給了他兩個耳光,杜宇峰和薑亮雖然也恨這小子,可兩人身為公安,總不能知法犯法,生怕張揚出手太重,兩人勸道:“別打了,有什麼話,問清楚再說!”
  後麵跟出來的牛文強也衝上來踹了隋國梁一腳:“還問什麼問?閹了這狗日的!”
  此時沈薇穿著婚紗,發髻淩『亂』的從他們身邊跑過,幾個人都愣了,這事情變得有些明朗了,新娘子肯定有問題。
  常海心跟著追了過去,張揚怒道:“你追她幹什麼?賤人,應該把她浸豬籠!”
  常海心不無嗔怪的看了他一眼,還是追了出去,她是害怕鬧出人命。
  張揚還準備找隋國梁算賬,常淩峰匆匆趕了出來,來到他身邊低聲道:“壞了,秦叔叔混過去了,你還不趕緊去看看!”
  張揚這才恨恨瞪了一眼隋國梁,轉身去了。
  秦清經曆過無數大風大浪,可這件事發生在她的家堙A可以說讓秦家顏麵盡失,在場的嘉賓之中,不但有江城常委,還有專程從嵐山過來的諸多賓客,原本一場熱熱鬧鬧的喜事,變成了一出鬧劇,很多賓客已經識趣的退場了。
  兩位證婚人杜天野和榮鵬飛,你看我我看你,兩人的表情都是同情而無奈,榮鵬飛感歎道:“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自重。”他在感情上自然是向著秦白。
  杜天野沒發表什麼評論,在他的身上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當初父親正是撞破文玲和崔誌煥在一起,才被氣死,想起這件事,杜天野不由得一陣心痛。他向榮鵬飛道:“算了,咱們走吧,呆在這堸旬鉦K『亂』,徒增秦家人的困擾。”
  榮鵬飛也和他一樣的想法,他點了點頭道:“我去跟大家解釋一下。”
  秦傳良已經被人抬到了包間內,他臉『色』鐵青,手足冰冷,雙目緊閉,剛才的事情對他的刺激實在太大了,好不容易才盼到了兒子結婚,昨天張揚還告訴他就要抱孫子的喜訊,可突然之間什麼都變了,兒媳『婦』是懷孕了,可肚子堛漕瓣ㄛO秦家的種,秦傳良一輩子沒向任何人低過頭,即使是在文革期間最難熬的日子也挺過來了,他最看重的就是氣節和臉麵,可今天的事情,把他們秦家弄得顏麵掃地,如此劇變,秦傳良無法承受,所以才會昏倒過去。
  張揚來到秦傳良身邊,素來堅強的秦清此時也不禁淚眼婆娑,張揚輕聲道:“沒事兒!”他探了探秦傳良的脈門,『揉』捏他胸口的幾處『穴』道,秦傳良舒了一口氣,悠然醒了過來,他睜開雙眼,首先看到的就是守在身邊的女兒,秦傳良虛弱的擠出一個笑容道:“小清,沒事兒,我真沒事兒。”
  秦清含淚點了點頭。
  秦傳良道:“幫我去送送各位來賓,跟人家說聲對不起!”
  “爸!我會的!”
  秦傳良道:“快去……讓小白來,我有話跟他說!”
  秦清此時方才留意到弟弟不見了,她沒敢將這事告訴父親,向張揚使了個眼『色』。
  張揚跟著秦清走出門外,秦清低聲道:“小白呢?”
  張揚剛才隻顧著教訓隋國梁,根本沒有注意秦白的動向,他安慰秦清道:“這麼大人了,這點事兒應該頂得住,我這就去找他。”
  秦清點了點頭,閉上眼睛吸了一口氣,這才重新向門前走去,賓客們已經悄悄離去,誰都知道這婚結不成了,婚禮還沒舉行完呢,秦白就被扣上了一頂綠帽子,他要是結婚才真成笑話了。
  賓客們少有跟秦清打招呼的,畢竟這種事相當的尷尬,誰都不知說什麼好。
  吳明來到秦清的身邊,關切道:“伯父怎麼樣了?”
  秦清笑容顯得有些蒼白:“我爸還好,隻是有些難過,已經安排他休息了。”
  吳明歎了口氣道:“誰都不想這種事發生,不過既然發生了,就看開點,你放心,我會專門交代的,盡量不讓人胡說八道。”
  秦清淡然笑道:“既然是事實就不怕人說,謝謝吳書記的關心,這次你從嵐山大老遠跑來,卻連一杯喜酒都沒喝成,真是對不住。”
  吳明笑道:“見到你就好,其他的都無所謂。”
  秦清對吳明的這句表白忽然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厭惡,輕聲道:“走好,我不送了!”
  吳明被秦清突如其來的逐客令搞得有些難堪,他笑了笑,轉身走了。
  雖然常海心緊追沈薇,可仍然沒有能阻止她跳湖,她從親水平台上跳到了雅雲湖堙C幸虧常海龍、常海天兄弟倆都跟著追了過來,兩人二話沒說就跳下去把沈薇給撈了出來,水並不深,不擅水『性』的沈薇還是嗆了幾口。被常海天兄弟倆拖到草地上,沈薇嘔出了幾口黃水,然後就趴在草地上接著哭。
  常海心看著她道:“你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該為肚子堛澈臚l想想!”她並不同情沈薇,正是這個女人搞得秦清家娷犬不寧,她實在搞不懂,既然沈薇懷了別人的孩子為什麼要嫁給秦白,一樁從欺騙開始的婚姻能夠幸福嗎?
  沈薇的同事和家人也找了過來,常海心把沈薇交給他們之後,和哥哥一起返回了魚米之鄉。
  秦白失蹤了,張揚發動幾位朋友把魚米之鄉找了一圈,也沒有看到秦白的影子,隻在停車場找到了秦白的西服,幾個人都開始感到擔心了,薑亮道:“秦白脾氣很倔,什麼事都喜歡鑽牛角尖,該不會想不開吧?”
  張揚道:“一個大男人有什麼想不開的,我覺著這不是壞事兒,在事實沒有造成之前被人揭穿,反而是好事!”
  牛文強歎了口氣道:“什麼事實啊?證都領過了,秦白這次虧大了,綠帽子帶定了!”
  杜宇峰罵道:“牛文強,你他媽嘴巴能不能積點德?”
  牛文強道:“我這不是為哥們抱虧嗎?”
  薑亮道:“都別吵了,現在咱們分頭去找,一定要把秦白給找回來!”
  

Snap Time:2018-10-20 05:49:33  ExecTime: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