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八十章自作自受(下)


    第四百八十章【自作自受】(下)

    秦白的婚禮在歡樂祥和的氣氛中拉開了帷幕,張揚因為負責接待市領導,所以也就沒隨著迎親的隊伍前往,而是直接到了酒店,金莎蛋糕店一早就將婚慶蛋糕運了過來,蘇小紅安排他們將蛋糕放好,笑著向張揚道:“你怎麼想起去金莎訂蛋糕?不是說你八字和金莎不合嗎?”

    張揚笑道:“這不是更顯現出一個『共產』黨人的胸懷嗎?”

    蘇小紅道:“莫不是又在打什麼主意?”

    張揚道:“沒有,這次真沒有!”

    蘇小紅道:“看人家結婚眼熱了吧,還不抓緊,到時候我準保幫你辦得比這還要熱鬧。”

    張揚笑眯眯道:“低調,我這人喜歡低調。”

    “拉倒吧,不過我還真有些為你發愁,你要是真結婚了,不知多少女孩子要傷心。”

    張大官人語不驚人死不休道:“那就都娶回家,多蓋幾間房子,多買幾張床的事兒。”

    蘇小紅格格笑了起來:“你當自己是韋小寶啊!”

    張大官人道:“韋小寶算哪根蔥,我可是副處級幹部!”

    “人家可是一等鹿鼎公!”

    張揚道:“古代皇帝還不如現在的市委書記威風呢!”

    蘇小紅道:“盡瞎說!”

    張揚道:“怎麼是瞎說呢,古代皇帝才管多少人,現在市委書記管多少人?”

    兩人正聊著,喬夢媛和時維到了,兩人和秦白都是泛泛之交,可秦清是嵐山市副市長,有些關係是必須要顧及到的,張揚樂迎了過去:“喬總大駕光臨,真是給我麵子。”

    時維揶揄道:“怎麼搞得跟你結婚似的,你忙活個啥?”

    張揚道:“我這不是沒結過婚嗎?趁著這個機會跟著實習實習,你也沒結過婚,要不咱倆配合配合,練習一下!”

    時維跟他鬥嘴十有八九都落在下風,氣得瞪了瞪眼睛。

    喬夢媛微笑道:“你身體複原了?”

    張揚笑道:“好的很,有機會把鍾長勝約出來,我跟他切磋切磋。”這廝仍然惦記著上次在東江吃虧的事情。

    喬夢媛不無嗔怪的看了張揚一眼:“好勝心不要太強,上次的事情都說是誤會了。”

    張揚心說,誤會才怪,分明是喬鵬飛背後搗鬼,這筆帳說什麼都得跟鍾長勝好好算一算,老子重生到世上什麼時候被人打得這麼慘過?

    蘇小紅招呼喬夢媛去坐了,這時候外麵來了十多輛汽車,蘇強問明情況之後跑了回來,向張揚道:“張市長,嵐山來客人了,好多,三十多個人呢,加上十多個司機就快五十人了。”

    張揚也愣了,他也沒想到嵐山會來這麼多人,秦清並沒有將消息透『露』出去,看來真應了那句話,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常海天和常海龍都跟著迎親去了,張大官人隻能親自去看看。

    走出酒店,第一眼就看到了迎麵走來的蔣奇偉,他是飛捷公司的總裁,也是張揚的老朋友,他去嵐山開發區創業,還是張揚從中牽線搭橋,如今飛捷發展勢頭很好,蔣奇偉的事業不斷做大,他笑著向張揚伸出手來:“張市長,想不到我會來吧?”

    張揚樂和蔣奇偉握了握手道:“你來或者不來,不是衝我,是衝著秦清秦副市長。”

    蔣奇偉用力搖了搖張揚的手:“張市長,我可沒那麼現實!”

    張揚和蔣奇偉握手的功夫,看到人群中竟然出現了嵐山市委副書記吳明的身影。張揚雖然對這廝極其厭惡,可表麵上還得惺惺作態,既然選擇了玩政治就得遵從遊戲規則。

    張揚很熱情的向吳明走去,和吳明握了握手,吳明道:“我專程代表嵐山市委市『政府』過來參加秦白的婚禮。”

    張揚心中暗道:真他媽能整詞兒,就你這熊樣也要代表嵐山市委市『政府』。心中這麼想,嘴上卻熱情洋溢道:“歡迎吳書記到江城來!”

    張揚讓蘇強把這幫來自嵐山的客人安排到麵坐了,又給常海天兄弟倆打電話,讓他們盡快過來招呼這幫嵐山客人。

    時維閑著沒事兒又溜達到張揚身邊,冷嘲熱諷道:“知道的是秦白結婚,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結婚呢。”

    張揚笑道:“現在結婚就是一形式,先上車後買票的多了。”

    時維道:“你以為別人都跟你一樣啊!”

    張揚道:“你白上我車多少回了,也沒見你買一次票!”

    時維一張俏臉漲得通紅,如果不是當著這麼多的賓客,一定要衝上去扯爛這廝的嘴巴。

    喬夢媛這會兒走了過來,她笑盈盈向張揚道:“婚禮蛋糕是金莎的。”

    張揚點了點頭:“我提議秦白去定的,還別說,蛋糕做的不錯,老板說是友情讚助了,連錢都沒收。”

    喬夢媛意味深長道:“怕是人家不敢收吧!”

    張揚唇角泛起一絲微笑:“愛收不收,誰也沒強迫他們!”他想起王均瑤前兩天找過自己的事情,向喬夢媛道:“海瑟夫人還專門為這件事找到了我,說江城掛金莎招牌的全都和她無關,你說是不是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

    喬夢媛道:“海瑟夫人的胸襟還不止於此吧。”她停頓了一下又道:“我昨天還見過她,她提起這件事,還說想在春陽投資一個大型的影視娛樂城。”

    張揚道:“你幫她聯絡唄。”

    喬夢媛道:“人家找的是你啊!”

    張揚道:“我新機場的事情都忙不過來,哪有那功夫管她的事兒。”

    喬夢媛笑了笑沒有說話,她發現張揚對王均瑤意見很大,不知是什麼緣故。

    十點多的時候,市委書記杜天野和公安局長榮鵬飛一起抵達了婚禮現場,他們兩個是證婚人,所以要提前來一些,張揚迎上去和杜天野打了個招呼,把嵐山市市委副書記吳明前來的消息告訴了他,雖然張揚打心底不待見吳明,可麵子上的事情是必須要做到的,吳明現在畢竟還是嵐山市委副書記,人家大老遠來了,無論是本著誰來的,杜天野身為地方上的第一領導人都要過去問候一下。

    杜天野在張揚的陪同下來到吳明所在的房間和吳明見了個麵,吳明看到杜天野親自過來,也覺著臉上有光,和杜天野熱情的握了握手,兩人來到隔壁休息室內坐下,杜天野笑道:“吳書記來江城也不提前打聲招呼,我們江城市委方麵也好做好接待工作。”

    吳明笑道:“我這次過來專程是為了參加秦白婚禮的,並不是官方拜訪,怎麼敢驚動杜書記。”

    坐在一旁的張揚暗罵這廝裝『逼』,剛才還說自己代表嵐山市委市『政府』,這會兒又說不是官方拜訪了。不過杜天野和吳明之間的談話,他不好『插』話,畢竟人家的級別擺在那,自己還不夠格。

    杜天野道:“嵐山和江城是兄弟城市,秦清是嵐山副市長,又是我們江城人,是江城走出去的幹部,所以我們是秦市長的娘家人。”

    吳明道:“秦清是江城培養出來的好幹部,好女兒啊,如今這個女兒嫁給了我們嵐山,把我們嵐山打理的井井有條。”

    張揚怎麼聽這句話怎麼不順耳,什麼叫嫁給了嵐山?吳明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杜天野謙虛的表示:“嵐山的經濟發展值得我們學習。”

    吳明笑道:“嵐山的發展和改革開放密不可分,當年省領導把嵐山作為平海改革開放的試點,給了我們一個千載難逢的發展良機,嵐山的曆任領導也為嵐山的發展付出了艱苦的努力,所以才會取得現在的一點成績。但是和江城老大哥相比,我們還有很多不足,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吳明的這番話謙虛的意味很明顯了,現在嵐山無論工農業總產值還是人均收入都超過江城。

    兩人正說著話,秦清也趕到了,她沒想到嵐山方麵會過來這麼多人,所以沒什麼準備,匆匆從家趕到了這邊。看到吳明她笑道:“吳書記怎麼親自來了?”

    吳明道:“我過來一是代表了全體市委領導班子,二是代表我自己,就咱們這關係,你弟弟結婚居然都不跟我說,也太薄氣了吧?”

    張揚懶得聽這廝在這兒矯情,起身道:“你們接著聊,我出去接待客人了。”他的目光和秦清接觸,秦清頓時知道吳明惹他不悅了,心中暗自發笑,自己的這個小情郎醋勁兒還挺大。

    秦清在張揚的位置上坐下,微笑著和杜宇峰打了個招呼。

    杜天野道:“剛才正聊你呢,你是我們江城走出去的幹部,給我們江城人爭光了!”

    秦清謙虛道:“多虧了各位領導的看重,給我這麼大的信任,也給了我這麼多的學習機會。”

    杜天野哈哈大笑,吳明也笑起來,杜天野道:“說道謙虛咱們都不如小秦。”

    此時外麵鞭炮聲響起,杜天野道:“新人來了,走,咱們去看看熱鬧!”

    一身灰『色』西裝的秦白從凱迪拉克吉普車內走出,車是張揚找喬夢媛征用的,秦白西裝筆挺,打著紅『色』的領帶,滿麵春風,英俊瀟灑。新娘沈薇身穿白『色』低胸婚紗,『露』出雪白粉嫩的香肩,眉目如畫,嫵媚動人。

    牛文強在後麵時不時的去撩婚紗,氣得兩位伴娘對他怒目而視。

    鞭炮聲中、歡笑聲中,這對新人頂著彩帶和祝福走入了酒店大堂。牛文強那邊又跟伴娘鬧上了,他倒是沒好意跟程娟和朱曉雲鬧騰,畢竟都是自己哥們的女朋友,又是跟著迎親的,沈薇的兩位伴娘都是她一個醫院的小護士,一會兒被牛文強摟一下,一會兒被他『摸』一把,氣得兩名小護士指著牛文強的鼻子啐道:“你這人怎麼這麼流氓?”

    牛文強道:“男人不流氓純屬不正常!”

    沈薇笑著提醒牛文強道:“牛哥,今天來得公安可不少,你要是表現太活躍,容易被盯上。”

    常淩峰這會兒走了過來,抓住牛文強道:“我到處找你,你小子在這幹什麼?春陽那邊來人了,趕緊過去接待。”

    牛文強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春陽那邊來的人可不少,縣委書記沙普源、縣長徐兆斌、稅務局長王博雄、黑山子鄉鄉長於秋玲全都到了,牛文強的老爹牛學東也來了,剛才他就看到兒子在那兒鬧呢,看到牛文強過來,牛學東不禁笑罵道:“出不夠的洋相,多大人了,也該穩重點了。”

    牛文強樂道:“爸,遺傳沒辦法!”

    一群人都被他這句話給逗樂了。

    張揚也過來和新朋舊友們見麵,他握住縣委書記沙普源的手道:“沙書記,您也來了!”

    沙普源笑道:“秦書記是我們的老領導,她弟弟結婚,我當然要過來!”

    徐兆斌道:“張市長,今天我們一是為了恭賀秦書記的弟弟結婚,還有一個重要的目的就是跟你見麵,借著這個機會和你好好喝一場。”

    張揚笑道:“喝就喝,誰怕誰,不過得等我辦完了正事兒,今天誰要是不喝趴下就不許走!”

    於秋玲忍不住笑道:“瞧你這話說的,都喝趴下了,還怎麼走啊?”

    張揚笑眯眯道:“各位放心,今天有司機專門負責接送,所以大家隻管敞開了喝,絕無後顧之憂。”

    

Snap Time:2018-01-21 20:26:30  ExecTime:0.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