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八十章自作自受(上)


    第四百八十章【自作自受】(上)

    蘇小紅接手水上人家之後,重新將這改名為魚米之鄉,喬夢媛也將新帝豪的管理權交給了她,在蘇小紅的經營下,兩間酒店一改過去的競爭姿態,成為經營上互補關係,新帝豪的生意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而魚米之鄉的生意也蒸蒸日上,這是一個雙贏的結果。蘇小紅在經營酒店上很有一套,新帝豪的經營思路以高端為主,麵對的也大都是『政府』和企業機關,魚米之鄉針對的消費群更大眾化。

    秦白的婚禮選定在魚米之鄉,蘇小紅對此給予了相當的重視,親自督辦這件事。

    當晚秦清和張揚一幹人來到魚米之鄉的時候,蘇小紅正在給幾位負責人開會,著重強調明天的婚宴務必要保證秩序,不可出現混『亂』,因為前來的賓客中有很多領導,張揚已經提前跟她打了招呼,市委常委全都會過來喝喜酒,秦清將市委常委們的那一桌安排在外麵的水榭,這是避免常委們的到來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也是為了避免他們受到滋擾。

    蘇小紅聽說張揚他們過來,馬上中斷了會議,來到他們的包間內,秦白一家人以及各位幫忙的朋友都已經坐好,張揚最後走了進來,跟他一起來的還有江城酒廠的廠長劉金城,秦白這次婚宴用酒全都是清江特供,劉金城提前就讓人把酒送過來了,張揚在門口遇到他把他也拽了上來。

    秦白慌忙拿著香煙去上煙。

    劉金城接過,正想點上,卻聽秦清道:“我說你們今晚都別抽煙了,女士多,別把我們給嗆著。”她之所以這樣說是為了弟妹沈薇考慮,從張揚嘴知道沈薇懷孕不久,害怕二手煙對胎兒造成影響。

    劉金城笑了笑,把香煙放下。

    在場的有幾個煙癮很大,要是不讓他們抽煙,估計這酒也喝不痛快,張揚道:“這麼著吧,分兩桌,一桌太擠,隔壁再開一座,抽煙的全都去隔壁!”

    蘇小紅笑道:“早就應該如此!”

    秦清微笑道:“都是你們這些人給煙廠無私的奉獻。”

    劉金城笑道:“我打算生命不熄奉獻不止,什麼時候見馬克思了,就把自個也給燒了。”

    在場人都笑了起來。

    基本上男士都去了隔壁,秦傳良一家、常海心、蘇小紅、以及後來的蘇強和朱曉雲、田斌和程娟在這邊坐下。張揚則和常海天兄弟倆、常淩峰、劉金城、薑亮、杜宇峰、牛文強幾個人去了隔壁房間。

    一來到房內,劉金城、薑亮、杜宇峰幾個就忙不迭的把香煙給點上,牛文強這兩天咳嗽也就沒抽煙,把那箱酒打開,轉身道:“劉廠長,你這酒換包裝了?”

    劉金城笑道:“今年工藝又改良了,青花瓷係列供不應求。”

    牛文強拆了一瓶酒,看了看道:“是挺上檔次的,批發價怎麼算?”

    劉金城笑道:“咱們這關係別提錢,想喝哪天我給你送兩箱,你自己去廠提也行。”

    牛文強解釋道:“我老爹現在退休賦閑在家,每天都要喝兩盅,要是頓頓茅台五糧『液』我也供不起啊,所以打算弄點清江特供給他喝。”

    劉金城道:“老爺子過去不是搞財政的嗎?我們廠剛好缺一個財務顧問,要不改天我去和老爺子談談,請他過來給我當財務顧問,酒隻管他喝個夠。”

    張揚笑道:“這倒是個很好的提議,讓牛局長去發揮餘熱,也省得他在家閑著難受。”

    蘇小紅推門走了進來,扶著張揚的肩頭道:“你們哥幾個等一等啊,剛剛吩咐下去,得一會兒才能給你們上菜。”

    張揚道:“沒事兒,紅姐往這兒一站我們就不用菜了!”

    牛文強跟著附和道:“那是,秀『色』可餐啊!看到紅姐,我三月不知肉味啊!”

    蘇小紅笑罵道:“你們兩個都該被掌嘴!”

    薑亮道:“你讓田斌過來喝酒,在那邊摻和啥?”

    蘇小紅道:“程娟來了,人家得跟著,人家小兩口好著呢!”

    牛文強道:“我今兒身體不好,不能飲酒,要不我去跟他換換,他過來喝酒,我去陪他對象。”

    蘇小紅瞪了牛文強一眼道:“牛文強,這麼大人了,別跟個『色』鬼似的,別人女朋友你也惦記啊!”

    牛文強道:“沒辦法,我命不好,沒女同誌看上我。”

    薑亮笑道:“讓他去,不過我得提醒你,程娟可是格鬥高手,就你這樣的三五個都不是對手。”

    牛文強吐了吐舌頭道:“我還是留下吧!”

    滿桌人又笑了起來。

    張揚道:“對了,讓你把董欣雨叫來,怎麼回事兒?到現在也不見人?”

    牛文強道:“董欣雨和秦白又不認識,你叫人家過來幹什麼?”這廝眼珠子轉了轉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打得什麼主意,想轉移目標,想讓我有所收斂,在秦白的婚禮上規規矩矩。”

    杜宇峰道:“是啊,咱們之中境界最低的就是你,防你勝於防狼啊!”

    牛文強道:“別介啊,秦白是這輩子頭回結婚,怎麼都得熱鬧熱鬧,咱們要是不鬧還叫朋友嗎?”

    常海龍笑道:“是啊,就應該鬧一鬧!不鬧這結婚也沒氣憤啊!”

    張揚雖然平時是最能鬧的人物,可秦白的婚禮他卻不能鬧,畢竟他和秦清的這層關係擺哪兒呢,小舅子結婚,你見哪個姐夫去跟新娘子鬧的?所以他選擇微笑旁觀。

    牛文強建議道:“讓朱曉雲跟著迎親唄,反正她也快結婚了,剛好跟著學習觀摩一下。”

    蘇小紅照著他的腦袋給了一個暴栗:“你啊,還沒跟董欣雨怎麼著呢,就護成這樣,以後就算真成了也得是個妻管炎。”

    牛文強道:“我這人就是喜歡被虐,要是怎能成妻管嚴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張大官人給了他一個字的評價:“賤!”

    蘇小紅笑了笑:“你們幾個好好喝,但是不能喝多,明天都得幹活呢。”

    蘇小紅離開之後,服務員很快就把菜上來了。常淩峰趁著上菜的時候分派任務,張揚的主要任務就是負責接待市委領導,負責陪好這幫最重要的嘉賓,常海天兄弟倆負責接待從嵐山過來的客人,因為秦清並沒有張揚,所以嵐山方麵知道她弟弟結婚的人不多,可是為了以防萬一,天下間沒有不透風的牆,嵐山各部門各企業的領導要是知道副市長的弟弟結婚肯定會有所動作,酒店方麵專門預留了五桌以應付突發狀況。

    薑亮、杜宇峰負責招待公安係統的同事、牛文強的任務就是招呼春陽過來的客人。劉金城負責招待江城當地企業家,常淩峰統一調配,把事情分配的井井有條。

    劉金城向張揚道:“張市長,我們酒廠的產品供不應求,今明兩年我還想擴大生產規模,你得多多幫忙啊。”

    張揚笑道:“你的事情不歸我管,你應該去找嚴副市長。”

    劉金城道:“這事兒還就得你管,我想把豐澤春暉酒廠給收購下來。”

    張揚道:“春暉酒廠的效益好像還不錯。”

    劉金城道:“要是虧損反倒簡單了,正是因為他們效益不錯,所以人家不願意。”

    張揚點了點頭:“這樣啊,要不等過了節,我幫你問問。”

    劉金城連連稱謝。

    幾個人正喝著呢,秦白和田斌一起過來敬酒,牛文強吆喝道:“你們倆來幹什麼?田斌,敬酒也輪不到你啊,讓沈薇過來。”

    秦白笑道:“牛大哥,你是我親哥,弟弟好不容易才結一回婚,求你這次手下留情。”

    牛文強樂道:“第一回緊張,第二回就習慣了!”

    薑亮笑著在他腦袋上給了一巴掌:“呸!大吉大利,大喜的日子,你這張破嘴真是沒邊兒。”

    秦白笑了笑,挨著張揚坐下,端起酒杯道:“各位大哥,你們全都是我親哥,這兩天要辛苦你們了,這份盛情我會記著,咱們哥幾個麵,除了薑哥、杜哥、劉廠長以外,其他人都沒結婚吧。”

    張揚樂了:“你小子在威脅我們啊,本來我還挺同情你的,打算勸大家對你手下留情,你居然敢威脅我們?”

    牛文強道:“就是,咱們『共產』黨員怕威脅嗎?”

    張揚看了他一眼道:“你算個屁的黨員?”

    牛文強笑道:“秦白,今兒你要是敢存著日後報複的心理,你可就倒黴了,嘿嘿,哥最不怕的就是報複。”

    秦白知道說錯了話,又拱手討饒。

    田斌端起酒杯和張揚碰了碰,微笑道:“我爸回來了,明天也要過來參加秦白的婚禮。”張揚笑道:“那敢情好啊,我也有一陣子沒和田廳喝過酒了,借著這個機會要好好敬他幾杯。”他向常淩峰道:“安排田廳去常委那桌。”

    看到田斌,張揚不由得想起了劉五的事情,他問道:“劉五的案子查得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頭緒?”

    薑亮道:“沒什麼進展,他知道的內情應該不多。”

    張揚道:“說說看,也許我能幫的上忙!”

    薑亮把張揚的這句話理解為,他要幫著刑訊『逼』供,張揚在這方麵很有一套,薑亮笑著搖了搖頭:“不用,他知道的應該都說了。”

    田斌道:“也沒說什麼特別的事情,就是說董德誌可能有個女人。”

    張揚微微一怔:“董德誌有個女人?”

    薑亮道:“他的話未必可信,董德誌我還是有些了解的,生活作風方麵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不過劉五給我們提供了一張很模糊的照片,上麵的確是董德誌和一個女人談話的畫麵,我們把照片給了技術部門,並沒有什麼結果。”

    張揚道:“有沒有存檔,給我一份,我這兩天去北京,找權威技術部門幫你們鑒定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什麼發現。”

    別人當然不會想到張揚所說的權威技術部門就是國安,薑亮點了點頭道:“明天我給你帶一份過來,估計沒什麼作用,那女人包裹的很嚴實,照片本身又模糊。”

    牛文強端起酒杯道:“咱們今晚能不談工作嗎?大喜的日子,咱們聊點開心的行嗎?”

    薑亮笑道:“那你聊點開心的給大家聽聽!”

    牛文強道:“前兩天我去農貿市場買菜,看到一美貌少『婦』,她在那兒挑選了一根又圓又粗的黃瓜,喊攤販過來過秤收錢,那小販看到這少『婦』長得美貌,就主動幫她把黃瓜洗幹淨切成薄片了,誰想這下把那女人惹急了,她叫道:你以為老娘是存錢罐啊?”

    杜宇峰一口酒剛喝到嘴去,樂得噗地噴了出來,薑亮身手靈活,向後一仰,旁邊的牛文強可倒了黴,一口酒全都噴在他臉上,牛文強狼狽不堪的拿起紙巾擦臉上的東西,不滿的嘟囔著:“老杜,你也太繃不住緊了,剛開始,就『射』出來了!”

    張揚樂道:“自作自受,你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杜宇峰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道:“牛文強,你就這點兒能耐,整天就會聊些黃『色』笑話……低級下流,我就是敏感,『射』怎麼著?『射』你一臉!”

    

Snap Time:2018-08-19 06:12:00  ExecTime: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