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七十七章世態炎涼(上)


    第四百七十七章【世態炎涼】(上)

    孫東強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常務副市長陳家年已經率先開口道:“趙書記情緒不要激動嘛,咱們『共產』黨人講究實事求是,有缺點要麵對,有成績也不能抹煞,張揚來豐澤的時間雖然不長,可成績是有目共睹的,在招商工作、教育工作上的成績尤為突出,其實趙書記應該清楚,過去劉強不就是教育局局長嗎?”陳家年和張揚的私交不錯,可這並不足以成為他公開支持張揚的理由。

    沈慶華的內心沒來由收緊了一下,他意識到陳家年這時候站出來表明的是態度,挑戰的卻是自己的權威,在孫東強前來豐澤以前,沈慶華一直都想扶植陳家年擔任豐澤市長,可以說陳家年一直都是他的好部下,如今這位好部下居然為張揚說話,沈慶華明白,陳家年對常務副市長的位置已經不滿足了,孫東強風華正茂,陳家年不可能將他擠下,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走人,孫東強擔任豐澤市委書記,而陳家年就順理成章的成為豐澤市市長。政治是無情的,體製中的人格外現實,沈慶華此時方才明白,自己已經成為他們前進道路上的障礙,這些人想要除去自己而後快。

    趙金芬道:“那些成績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也不是他一個人的。”

    市委秘書長齊國遠道:“話不能這麼說,豐澤的招商成績如此醒目,的確是張揚的功勞,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拋開這些事情不談,現在江城新機場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這對江城是大事,對我們豐澤來說更是改變曆史機遇的大事,張揚作為機場項目的現場指揮,加入常委,也有助於我們更好的了解新機場項目。”

    沈慶華心中冷笑,連齊國遠都替張揚說話了,這幫猴崽子,都看出老子要退了,一個個慌忙準備改換陣營,人一走茶就涼,老子還沒走呢,你們就開始改弦易轍了,人真是現實啊!

    孫東強難掩心中的得意,他微笑道:“其實張揚進入豐澤市常委是咱們市麵定下來的事情,關於這個問題,大家不用再爭議了吧。”他的口氣充滿了一錘定音的味道,這句話本來應該由沈慶華來說,可他孫東強偏偏就說了。

    沈慶華強壓住心頭的怒火,用平靜的聲音道:“大家舉手表決吧!同意張揚進入常委的舉手!”這是形式,可沈慶華就要走一走這個形式,他要親眼見證一下現在的風向。

    沈慶華知道自己會失望,可是他沒想到除了趙金芬以外所有人都舉起了手,沈慶華笑著點了點頭,他的笑容充滿了酸澀,他並非是因為張揚成為常委而失望,他失望的是自己在突然之間變得孤立無援,他用盡可能平靜的聲音宣布道:“通過!”

    通過之後就是散會,沈慶華無法繼續在會場上呆下去,他感覺到胸口悶得很,隨時都可能會窒息過去。

    散會後,孫東強第一時間將這一消息通報給了張揚,這是一種主動的示好。

    張大官人當然明白,不過他也得裝出承情的樣子,和孫東強客氣了一番。掛上電話,秘書傅長征剛巧走進來向張揚匯報,喬老題寫的那幅字已經作為標語樹立在新機場工地了,問他需不需要去現場看看。

    張揚笑道:“當然要去!”他走出門,看到常淩峰和章睿融兩人站在院子談著什麼,向他們揮了揮手道:“喬老的標語牌掛起來了,咱們一起去看看吧。”

    常淩峰道:“我這會兒走不開,正審核這批工程款發放問題呢。”

    張揚點了點頭,他們兩人去不了,自己去,身後卻響起一個聲音道:“張市長,我跟你去!”

    張揚轉過身望去,卻是龜田浩二,張揚不禁笑道:“龜博士願意去更好,幫我看看這牌子樹的合不合格!”

    張揚開著他的皮卡車載著龜田浩二和傅長征出了指揮部,沒走多遠,就已經看到豎立在工地現場的巨型廣告牌,上麵就是喬老親筆題寫的大字——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字體特地改成了紅『色』,放大之後更顯得氣勢萬鈞。

    張揚把皮卡車一直開到招牌下,圍著廣告牌繞了一圈方才把車停下,下了車抱著雙臂仰視這幅字,張揚不無得意的向龜田浩二道:“龜博士,怎麼樣,還不錯吧?”

    龜田浩二道:“過去就聽說你們中國人喜歡搞形式主義,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這話可不太順耳,張揚乜起雙眼看了看他道:“什麼叫我們中國人?你們日本人的祖宗就是我們中國人。”

    龜田浩二道:“無從考證,沒有事實的事情可不能『亂』說。”

    張揚道:“誰說無從考證?”

    龜田浩二不解的看著他。

    張大官人笑眯眯解釋道:“中國人的中是兩頭舒展,頂天立地,日本人是中國人的後代,可他們又不想承認,於是就把頭和尾巴都縮進去了,這還不夠,還得橫過來,變成了個日,所以你們日本人姓龜的特別多。”

    龜田浩二知道這廝善於歪攪胡纏,跟他強辯下去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很認真的說道:“你說日本文化源於中國我承認,可現在的確沒有確實的證據表明日本人是中國人的後代分支。”

    張揚也不想跟他爭辯,指了指大招牌道:“這幅字寫得怎麼樣?”

    龜田浩二道:“好好的廣告牌如果對外招商,每年能夠創收許多,現在弄成了一幅標語口號,一點作用都沒有了。”

    張大官人笑道:“國情不同,意識形態不同,做事的方法不同,你根本不懂,所有的廣告招牌加起來也比不上這幅標語的力量。

    龜田浩二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張揚有句話沒說錯,國情不同,意識形態不同,龜田浩二是無法了解這標語的真正含義,可喬老這幅字神奇的威力很快就顯『露』了出來,標語豎起後的一周內,已經有不少的投資商前來,連中央台也專門報道了江城新機場項目,新聞畫麵上特地給了喬老這幅字一個大大的特寫。而這一切沒有經過預先的任何工作,都是人家主動過來的。

    張大官人也有種挺過嚴冬,春暖花開的感覺,候機樓的招標工程也完成了,通過嚴格審核,最終由平中建設折桂,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平中建設在平海的綜合實力還是首屈一指的,在張揚和吳中原多次溝通之後,吳中原對平中建設江城新機場工地加大了管理力度,目前工地的施工狀況也讓嚴謹的龜田浩二感到滿意。

    張揚雖然成為了豐澤市常委,可他至今都沒有去參加過一次常委會,張揚看得很透,現在的豐澤矛盾集中於市委書記沈慶華和市長孫東強之間,自己沒必要跟著摻和,豐澤對張揚而言隻是路過,絕不會是他長期停留的地方,他的主要精力應該放在新機場項目上,隻有將這件事做好才能打下堅實的政治根基,為下次的飛躍奠定基礎。

    最近這些天,張揚一直忙於接待方方麵麵的投資商,喬老的這幅字,讓很多人都認識到國家對江城新機場項目的重視,投資江城新機場無疑是極其明智的,張大官人也是翻身奴隸把歌唱,從過去求爺爺告『奶』『奶』的找投資,變成了現在的坐等別人送錢,送錢這廝還不見得接受呢,這麼好的項目,市支持、省支持、國家支持,你們現在爭著搶著投資,早幹什麼去了?

    隨著新機場項目成為熱點,很多關係也找了過來,想在新機場承包項目的,想提供材料的,還有想調來新機場指揮部工作的,諸般瑣事全都朝著張大官人過來了,讓這廝頗感接應不暇。

    張揚剛剛送走了投資商,那邊幾個材料供應商又找來了,全都是熟人介紹,沒點關係誰也不敢冒冒然就過來,張揚有些無奈的擺了擺手道:“你們別找我,材料采購的事情都是常主任負責,你們找他去!”

    一名材料商遞上名片道:“嚴市長讓我過來找您的。”另外一名材料商也湊了上來:“徐部長跟您打過電話吧。”

    張大官人道:“去找常主任,我知道,可以照顧的都會照顧!”好不容易把這幫人給勸走了,張揚把傅長征叫了過來,指著鼻子就罵:“你小子管什麼吃的?讓你把好關,把好關,怎麼什麼人都往我辦公室進?”

    傅長征苦笑道:“張市長,我根本攔不住,他們進了大門就往麵衝,再說了,您事先打過招呼,有些人是你同意見的。”

    張揚道:“趙主任呢?”

    傅長征道:“這兩天身體不舒服,沒來!”

    張揚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老狐狸,肯定看到這邊熱鬧,躲起來了。”

    傅長征笑了起來:“回頭我跟大門說一聲,搞個預約通報製度,沒有得到許可的一概不許入內?”

    張揚道:“我算看出來了,呆在這兒別想清靜……”話還沒說完呢,電話又響了起來,張揚努了努嘴示意傅長征去接。

    傅長征拿起電話,禮貌道:“哪位?”

    對方報明身份之後,傅長征把電話遞向張揚:“薑隊的電話。”

    張揚接過電話,剛喂了一聲,那邊薑亮就嚷嚷了起來:“張市長,當了常委看不起老兄弟了,手機關機,找你人也找不到!”

    張揚笑道:“你少來,哥兒們這不是忙嗎?快被人情給壓垮了。”

    薑亮道:“別人的人情你給,我的人情你更得給,我小舅子工作的事情怎麼說?”

    張揚歎了口氣,好嘛,剛才說兄弟感情呢,這邊事兒又來了,他揣著明白裝糊塗道:“你哪個小舅子啊?”

    薑亮笑罵道:“我就一個小舅子,你以為別人都跟你一樣!”

    張揚道:“李輝啊!那小子看起來不怎麼機靈!”

    薑亮道:“人家那是老實,腦子沒『毛』病,就是不太愛說話,這可是你嫂子交給我的艱巨任務,如果我辦不成,她一準跟我離婚,我這家庭幸福全都係在你身上了。哥們,你給我個明白話,這忙你幫是不幫?”

    張揚道:“這樣吧,先讓他過來看看,試用一陣子,如果不是這塊料,你還是該領到哪就領到哪去!”

    薑亮笑道:“行,你今晚過來啊,你嫂子一定要請你來家吃飯,我把哥幾個全都叫過來,這個麵子你得給我!”

    張揚道:“去家不方便吧?”

    薑亮道:“我剛搬了新家,你小子還沒給我均鍋底呢!”

    張揚這才想起這茬事兒,薑亮搬新家的時候剛巧他去了東江,所以錯過了,張揚笑道:“成,晚上我一準過去,家還有什麼需要的,說一聲我給送過去。”

    薑亮道:“什麼都齊了,你人來就行!”

    張揚道:“空著手去多不好意思!”

    薑亮道:“你要是真覺著不好意思就給我寫幅字送來,我家客廳的牆麵還空著呢!”

    張揚笑道:“成!我給你這麼寫,家紅旗不倒,外麵彩旗飄飄!”

    薑亮叫道:“你敢!”

    

Snap Time:2018-07-16 16:54:35  ExecTime:0.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