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七十四章心結(上)


    第四百七十四章【心結】(上)

    張揚捏了一顆茴香豆放在嘴,他笑道:“我還以為隻有我自己喜歡吃路邊攤,想不到你這麼高的級別也喜歡。”

    劉豔紅道:“人往往會被浮華鮮豔的東西所吸引,可真正隨著時光的沉澱,你會發現越是簡單的越是真實的。”

    劉豔紅的話很有哲理,讓張揚思量了好一會兒。

    劉豔紅端起酒杯喝了口酒道:“官場是個複雜的地方,想在其中很好的生存下去,要麼你就比別人都要複雜,要麼你就幹脆簡單到底。”

    張揚道:“劉姐,我是個簡單的人!”

    劉豔紅笑道:“沒見過這麼誇自己的,每個人的簡單都是流『露』在外表上的,每個人的複雜都藏在心底。”

    張揚道:“劉姐,我覺著你今晚的話說的特有哲理,太高深莫測了,我都聽不懂了。”

    劉豔紅笑了起來,端起酒杯道:“來!喝酒,不懂才好,懂得越少,煩惱越少!”

    張揚笑眯眯道:“喝酒我會!不過您別喝多了,要是讓宋省長知道,他又得跟我瞪眼!”

    劉豔紅道:“他不會在乎的!”這句話說的充滿了傷感。

    張大官人聽出來了,劉豔紅對宋懷明肯定有意思,這廝內心中暗暗叫苦,這事兒自己可管不了。

    劉豔紅道:“宋省長最在乎的就是嫣然,張揚,不是我說你,你這麼大人了,也該定『性』了,做什麼事都要多用心考慮一下。”

    張揚道:“其實我和嫣然之間也很簡單,我和她認識的時候,我還是山溝溝的一個小科員,我也不知道她有個當官的爸爸,可很多簡單的事情發展下去就會變得複雜,我們倆的事情已經不是個人問題,就快變成社會問題了。”

    劉豔紅笑道:“其他人怎麼想怎麼看並不重要,關鍵是你們倆的感情。”

    張揚道:“眼看她就從美國回來了,我挺期待的,也有些發怵,你說外麵這麼多的流言蜚語,我總不能讓所有人都閉上嘴巴,更何況我得罪的人不在少數,想看我笑話的人多了去了。”

    劉豔紅道:“還是那句話,隻要你們兩人的感情好,就不會有問題。”

    張揚點了點頭道:“感情沒問題,不過那丫頭『性』子倔。”

    劉豔紅笑道:“你該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吧?”

    張揚道:“絕對沒有!算了,咱們不提!”

    劉豔紅笑道:“好,不提,來,恭喜你拿到本科學曆!”

    張揚端起酒杯陪她幹了這一杯:“多虧了劉姐幫忙,不然我這學曆還不隻要等到什麼時候。”

    劉豔紅道:“別謝我,我可沒這麼大的麵子,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孔部長表麵上一團和氣,其實很不好說話,更何況你過去得罪過他,我看這次十有八九還是因為宋省長的緣故,孔部長犯不著為這點小事鬧得失了和氣。”

    張揚心中暗樂,劉豔紅要是知道自己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才拿到畢業證,隻怕又要大跌眼鏡了。張揚道:“曾書記今晚把吳明帶來,好像有些目的啊!”

    劉豔紅當然知道,曾來州婉轉的向她提起過吳明的事情,曾來州明顯是想撮合她和吳明,劉豔紅對吳明的評價一般,其實曾來州並不是個很好的媒人,他的出發點是好的,希望今天通過這頓飯把兩件事一起辦了,不但叫上了宋懷明,還把劉豔紅一起叫來,讓她和吳明熟悉熟悉,可曾來州忽略了一件事,當晚有宋懷明在,吳明在領導們的麵前表現的有些拘謹,而且劉豔紅暗戀宋懷明已久,別人給她介紹對象,她會不由自主的拿宋懷明作為對比,當晚在宋懷明的主角光環吳明自然顯得黯淡無光。公平的來說,吳明也算得上高大魁梧一表人才,可有珠玉在前,這一比,他頓時相形見絀。

    劉豔紅道:“嵐山市領導層麵臨變動,省已經基本定下來了,周武陽同誌升任平海省副省長。空缺的位置肯定要有人擔任。”

    張揚道:“按理說應該是常市長啊!”

    劉豔紅笑道:“官場上的事情能用道理說清嗎?未來的書記任選聽說會在吳明和常頌之間產生,常頌最大的劣勢是年齡,吳明年輕有為,在現在全國上下提倡幹部年輕化的風『潮』中,有可能異軍殺出。”

    張揚道:“搞不懂曾書記為什麼會支持他!”

    劉豔紅道:“曾書記曾經是吳明父親的下屬,幫他說話也是人之常情。”

    張揚道:“常頌是個好官!”

    劉豔紅笑道:“這番話,你不應該向我說,有機會去找宋省長說。”

    張揚道:“這件事上,恐怕宋省長也不能拍板定案。”

    劉豔紅道:“你少在這兒杞人憂天了,這件事輪不到你管。”

    張揚笑道:“是啊,我現在一心想的就是把我的副處給轉正了,過去受學曆的限製,現在我總算把本科文憑拿到了,估計沒啥問題了。”

    劉豔紅道:“你才二十二歲,升的太快對你沒什麼好處,級別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做的事情,江城新機場這麼重要的項目都交給你指揮,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踏踏實實打好基礎,什麼叫厚積薄發?你不會不懂吧?”

    張大官人道:“劉姐,不!我應該叫您劉老師,聽你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真的,以後官場上的事兒,我不懂得地方就來請教你。”

    劉豔紅笑道:“行了,別假惺惺的了,有什麼不懂的,你直接去問你宋叔叔,他的見識比我強多了。”

    張揚笑眯眯道:“你很崇拜他啊?”

    劉豔紅向張揚看了一眼:“我們是同期的黨校學員,他的成績很好,組織能力強,政治素養高,是我們班最有凝聚力的一個,當時我們都認為他以後仕途上會走得最遠。”

    張揚從劉豔紅的眼中看到了崇拜,這種眼神他很熟悉,他從顧養養、馮璐這些小女孩的眼睛中看到過,不過劉豔紅的崇拜絕不是因為他,張揚道:“劉姐,其實您仕途上也走得挺遠,年紀輕輕就是省紀委副書記了,曾書記眼看就要退了,接下來肯定輪到你了。”

    劉豔紅忍不住笑了起來,她把杯中酒喝完,站起身道:“好了,不說了,你這小子那懂什麼政治!”

    張揚搶著去結賬,然後把劉豔紅送到雅湖禦景的大門前,劉豔紅沒讓他繼續送,推門下車,慢慢向小區內走去,路燈拉長了她的身影,如此落寞如此孤單。

    張大官人打心底產生了一種憐意,從劉豔紅身上他看到自己周圍的女孩們,如果他受縛於現在的道德標準,那麼在感情上必然會麵臨取舍。這種取舍勢必會對她們造成傷害,張大官人總是心太軟,有個詞兒叫啥?優柔寡斷,嗯就是優柔寡斷,感情上,這廝永遠做不到當機立斷,在張揚看來,為何要斷?我相信我可以滿足她們的感情需要,我為何要斷?

    這些話,張揚是永遠不敢在宋懷明麵前說出來的,第二天上午十一點的時候,張揚來到了宋家,老習慣,還是帶來了禮物,買了三斤大閘蟹。

    柳玉瑩也沒和他客氣,接過大閘蟹道:“上去吧,你宋叔叔在平台上看書喝茶呢。”

    張揚笑了笑,走了上去。

    宋懷明穿著灰『色』粗布唐裝,捧著一卷書,一手握著茶壺,看得很認真,像個老學究一樣。

    張揚不敢打擾,老老實實在一旁站著。

    宋懷明其實已經察覺到他來了,就是沒有說話,仍然繼續看書,直到把那一頁看完,方才放下書笑道:“來了?”

    張揚笑道:“來了,在您身後站著呢,沒敢打擾您!”

    宋懷明指了指自己對麵的藤椅,張揚坐下,他自己拿起一個茶杯,拿起托盤內的茶壺自己倒滿。

    宋懷明道:“還是你送給我的茶葉!”

    張揚笑道:“喜歡喝下次我再給您捎點過來。”

    宋懷明道:“我不懂茶。”

    張揚道:“術業有專攻,一個人不可能什麼事情都做到精通。”

    宋懷明微笑道:“你這句話說的很對,我把太多時間用在了研究人的方麵,其他的自然就無法兼顧了。”

    張揚隱約覺著宋懷明這句話是在影『射』著什麼,可又具體說不出什麼,隻能笑了笑,抿了口茶。

    宋懷明道:“昨晚劉書記沒喝多吧?”

    張揚道:“沒喝夠,非得讓我陪著她在家門口的夜市又喝了幾杯,不過我看她自己走回了家門,這才回來,剛才還給她打了電話,她沒事。”

    宋懷明道:“沒事就好!她一個人生活,喝多了沒人照顧。”

    從這句話看得出宋省長還是很關心劉副書記的,說完這句話宋懷明沉默了下去,張揚也跟著沉默了,靜了足有一分鍾的時間,兩人都默默喝著茶。還是張揚率先打破了沉默道:“宋叔叔,我拿到黨校的畢業證了。”

    宋懷明淡然笑道:“本科了?”

    張揚點點頭。

    宋懷明道:“想在體製中走下去,學曆必須要過硬,一個黨校函授本科說明不了什麼,你還要繼續學習下去,不過不要緊,你還年輕,有的是時間。”

    張揚道:“我會的。”他心中盤算著該怎樣問問宋懷明對吳明的看法。

    宋懷明道:“你和曾書記的女婿很熟?”

    張揚道:“王華昭,他在豐澤掛職的時候,我們兩人的宿舍在對門,不過知道他走的時候,我才知道他是曾書記的未來女婿。”

    宋懷明道:“年輕人就是要學會低調,這方麵你要跟人家好好學學。”

    張揚又連聲說是,他今天是抱定了讓宋懷明教訓的態度過來的,隨便他怎樣說,自己都老老實實聽著。張揚道:“昨晚曾書記的這場家宴好像用意頗深啊!”他終於忍不住率先提及了這個話題。

    宋懷明饒有興致的看著張揚:“你看出了什麼?”

    張揚道:“我聽說嵐山市委書記周武陽要高升了,說是要前來東江擔任平海副省長,吳副書記現在就開始活動,是不是看中了市委書記的位子?”

    如果別人在宋懷明的麵前說這番話,他一定會避而不談,甚至會有些不開心,可張揚不同,在他眼張揚不僅僅是個小幹部,更是他的後輩,他女兒的男朋友,以一個長者的目光來看這個小子,宋懷明自然要比對待別人寬容得多,宋懷明笑道:“每個人都有上進心,不想當將軍的士兵絕不會是一個好兵。”

    張揚道:“想當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啊,我還想當江城市長呢,我怎麼不像他這麼搗鼓?”

    宋懷明哈哈笑了起來,他知道張揚是故意這樣說,他指著張揚道:“你小子,有這個心,可惜你沒這個本事,世上沒有一步登天的事兒,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當上了江城副市長,你的動作可能比吳明還要大。”

    張揚道:“我覺著這個人沒多少意思,周武陽還沒走呢,他這邊把省領導全都拜訪過來了,目的『性』太強。”

    宋懷明道:“你長進不少啊,居然能夠看出人家的目的了。”

    張揚道:“那是!”

    宋懷明道:“其實曾書記昨晚這樣安排的目的是想讓吳明和劉副書記見見麵,他們才是昨晚的主角。”

    張揚這才明白昨晚還有那麼一層意思,他畢竟社會經驗欠缺,當時居然沒有發現,張揚愕然道:“還有這麼一回事兒,可吳明那熊樣,配得上劉書記嗎?”

    

Snap Time:2018-04-23 10:05:59  ExecTime: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