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七十三章提前動作(下)


    第四百七十三章【提前動作】(下)

    曾來州笑道:“華昭前兩年在豐澤掛職和張揚是很好的朋友,吳明是我一位故友的兒子,說起來這幫年輕人都不陌生。”

    王華昭和張揚可以算得上年輕人,吳明卻很勉強,他今年都四十一歲了,和省長宋懷明、紀委副書記劉豔紅全都是同一個年齡段。可政治上的成就無法和人家相提並論。

    張揚這會兒看出了點端倪,曾來州今晚的目的可能不是家宴,他的真正目的極有可能是讓吳明和宋懷明有個進一步接觸的機會。嵐山市委書記周武陽即將升遷,市委書記究竟花落誰家到現在仍然懸而未決,吳明這廝從現在已經開始下功夫了。

    張揚發現政治上的利益總是一環扣一環的,曾來州安排王華昭前往嵐山擔任農業局局長,也是早有遠慮,吳明是他的世侄,如果吳明可以擠掉常頌成為嵐山市委書記,那麼王華昭以後在嵐山的政治道路必然是一帆風順。

    張揚都能看出這一點,宋懷明、劉豔紅這樣的政治老將更是將事情看得很透徹,不過他們對吳明的了解遠不如張揚這麼深,張大官人冷眼看著吳明,心說你丫的跳吧,盡情的跳吧,想當嵐山市委書記,得先過我這一關。

    吳明在幾位領導的麵前表現的很謙恭,這個人很會做事。

    在這種場合,張大官人沒有太多的發揮餘地,他規規矩矩敬著酒,老老實實喝著酒。和王華昭碰杯的時候,張揚笑眯眯道:“你們兩口子一起吧!”

    曾麗萍紅著小臉端起了酒杯,咬了咬嘴唇,很羞澀的說道:“我們還沒結婚呢。”

    張揚心中暗樂,誰不知道誰啊?那天曾麗萍去豐澤探望王華昭的時候,叫得那個『騷』浪,弄得張大官人一夜欲火焚身,這會兒裝起文靜來了。張大官人很不厚道的來了一句:“結不結婚還不是一樣!”

    一桌人都被這廝的這句話弄得一愣,曾麗萍的小圓臉紅得就像蘋果。

    張大官人知道自己失言了,慌忙補充道:“反正下月就結婚了!”

    王華昭暗罵這廝『操』蛋,笑著道:“下月十六號,正準備給你發請柬呢!”

    張揚道:“中旬啊,我還以為要在國慶呢,真要是國慶節,我可分身乏術了。”他說的是實情,國慶節嫣然會從美國回來,而且秦白要結婚,這對他來說都是大事兒,王華昭的事情肯定要往後掐一掐,可人家選的是十月中旬,自己肯定要過來的。

    王華昭道:“你一定得來,我還指望你給我當伴郎呢!”

    張揚笑道:“沒問題,我就算禮不到人也得到!”

    滿桌人都笑了起來,劉豔紅笑道:“張揚,你什麼時候學得這麼小氣?”

    張揚道:“我是羨慕嫉妒恨!”

    王華昭笑道:“別羨慕我,你也快了!”

    張揚嘿嘿笑了一聲,生怕別人把話題扯到自己身上,端起酒杯道:“曾書記,曾夫人,我敬你們,恭喜你們有這麼一位好女婿!”

    曾來州哈哈大笑,他欣然舉杯和張揚碰了碰,幹了這杯酒,轉向宋懷明道:“小張也很不錯,宋省長挑女婿的眼光也是一流。”他這話把自己也抬舉上去了,意思是自己挑女婿的眼光一流。

    宋懷明笑了笑:“張揚不如華昭穩重!到底是年輕。”

    曾來州道:“誰不是從年輕過來的?這麼年輕就能指揮新機場這麼大的工程,我看張揚的組織領導能力就很強。”

    宋懷明道:“提起這新機場我就想起曹正陽的事情,奠基典禮那天,他妻子跑去典禮現場去擊鼓鳴冤,搞得我好不尷尬,想不到曹正陽居然是個貪官。”

    曾來州歎了口氣道:“我其實挺為這個人感到惋惜的,過去曾經多次獲得省勞模,省人大代表,優秀企業家的代表,可以說一輩子兢兢業業,克己奉公,到最後臨退休的時候犯了錯誤,弄得晚節不保。”

    宋懷明道:“無論一輩子的履曆如何光鮮,汙點也是實實在在的,最好別伸手,伸手必被捉。”他說這話的時候,向張揚、吳明和王華昭看了一眼道:“你們這些年輕幹部一定要引以為戒,要把國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千萬不能有貪念!”

    張揚道:“我是最恨貪汙受賄的,黨和國家這麼信任我們,給了我們這些權力,如果我們利用手頭的權力去謀取私利,那不就是恩將仇報嗎?連最基本的道義都沒有了,還算人嗎?”

    劉豔紅笑道:“別人我不知道,可張揚是個反腐倡廉的好戰士,咱們省的幾起貪汙大案都是他幫著破獲的。”

    曾來州和宋懷明都知道,曹正陽隻是一隻小蝦米,張揚扳倒的最厲害的人物是前省長許常德,這件事被進行了低調處理,所以並沒有太多人知道,不說許常德,最近南錫市政法委書記唐興生的逃亡,也是因為張揚的緣故。

    曾來州道:“所以我都想把張揚弄到省紀委來工作,可惜他不願意。”

    張揚道:“謝謝曾書記的好意,是金子在哪兒都會發光的,我還是先在江城貢獻我的光和熱。”

    柳玉瑩忍不住笑了起來,張揚的這張嘴真是厲害。

    宋懷明道:“年輕人不要好高騖遠,還是踏踏實實做好基層工作,在基層多鍛煉些日子,對以後的發展會有好處。”他的這番話對張揚是充滿關愛的。

    張揚聽他這樣說,心踏實了許多,看來劉豔紅幫自己解釋的效果不錯,老宋同誌應該是原諒了自己。

    九點鍾的時候,宋懷明夫『婦』起身告辭,劉豔紅也跟著走了,他們走了,張揚自然也不想留下。

    曾來州一家將他們送到門外,宋懷明笑道:“別送了,搞這麼隆重幹什麼?就是吃頓便飯而已。”

    曾來州於是停下了腳步,笑道:“好,咱們不搞那些虛的,有話改天再說!”

    張揚跟著宋懷明他們來到了停車場,來的時候他負責接柳玉瑩,走得時候卻要負責送劉豔紅,因為劉豔紅是搭宋懷明的順風車過來的,總不能讓宋懷明去送她。張揚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柳玉瑩和劉豔紅之間雖然看起來熱情,不過從柳玉瑩的目光中還是能看出她對劉豔紅的警惕,張大官人心中暗樂,看來柳玉瑩也發現劉豔紅對宋懷明的感情並不單純。

    宋懷明對張揚道:“張揚,你把劉書記送回去。”

    張揚點了點頭,他本以為劉豔紅也住在省委家屬院呢,柳玉瑩向張揚道:“張揚,明天中午你宋叔叔休息在家,來家吃飯。”

    張揚求之不得,今晚沒機會向宋懷明解釋,明天有機會了。

    宋懷明和柳玉瑩上了汽車,汽車啟動之後,宋懷明低聲道:“當著小劉的麵,你邀請張揚一個人不太好吧。”

    柳玉瑩微笑道:“哦!我忘了,要不我現在給她打個電話,請豔紅一起過來?”

    宋懷明搖了搖頭道:“不用!”他何其精明,一眼就看出妻子對劉豔紅充滿防備,對他和劉豔紅之間的關係有些不悅,其實宋懷明和劉豔紅隻是同學關係,可女人畢竟是女人,柳玉瑩吃醋了。

    宋懷明望向車窗,『露』出一絲無奈的笑意。

    柳玉瑩道:“老曾請客好像有些目的啊!”

    宋懷明道:“吳明是他好朋友吳起廉的兒子!吳起廉是平海政壇上的老人了,當初曾書記曾經是他的下屬,有這層關係,曾書記為吳明的事情出力也是理所當然。”

    柳玉瑩小聲道:“那個吳明是嵐山市市委副書記?”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曾書記還想撮合吳明和劉豔紅。”

    柳玉瑩道:“我看他們倒是挺合適的。”

    宋懷明沒說話,妻子的反應讓他感到有些不悅,其實柳玉瑩的反應也很正常,女人在感覺到危險的時候,總是想要第一時間將危險排除。如果劉豔紅能和吳明湊成一對,當然是最好不過。

    柳玉瑩意識到丈夫微妙的變化,過了一會兒,悄悄用手指碰了碰丈夫的胳膊,宋懷明沒有反應。柳玉瑩伸出手,挽住了他的手臂,輕聲道:“你不開心?”

    宋懷明道:“我不喜歡太有目的的人,周武陽還沒走,他的心似乎有些急了!”

    劉豔紅的情緒有些低落,上車之後便沉默了下去,張揚已經感覺到了,剛才柳玉瑩邀請自己而無視劉豔紅,想必讓劉豔紅的內心有所感觸,張揚沒敢打擾她,打開收音機,麵傳出一首歌曲……我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

    張大官人心說壞了,我可真不是存心的。

    劉豔紅晚上喝了點酒,聽到這曲子忽然有點觸景生情,俏臉轉向車窗,眼眶熱了起來。不過她很快就控製住了傷感的情緒,輕聲道:“張揚,關上行嗎?”

    張揚趕緊把收音機給關上了,笑著道:“劉姐,您還沒告訴我你住哪兒,我往哪兒送啊?”

    劉豔紅道:“雅湖禦景!”

    張大官人微微一怔,雅湖禦景是東江最高檔的別墅群,他早就聽說劉豔紅是平海體製中最富有的女幹部,卻沒有想到她居然住在雅湖禦景的豪宅,張揚笑道:“那兒可不便宜!”

    劉豔紅道:“別把我往壞處想,雅湖禦景的別墅是我離婚時候分得的,我前夫朱德標給我留下一套別墅,還有市中心的兩套門麵,現在他和他的小情人正在美國過著小日子。”

    張揚笑道:“我早就聽說過劉姐是平海體製內第一富婆,看來所言非虛。”

    劉豔紅笑道:“人家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反正我的錢也不是貪來的!”

    張揚道:“還是你這樣的領導幹紀委工作讓人放心。”

    劉豔紅道:“最近有人在提倡高薪養廉,就拿我舉例子,說我每年捐給福利事業的錢都比我的工資多。”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

    劉豔紅歎了口氣道:“我一個女人家單身一人要這麼多錢有什麼用,市區的兩套門麵,每年租金就有七十多萬,我自己還有工資。”

    張揚道:“劉姐,您這麼好的條件,怎麼不再找一個啊,到時候,我一準過來喝你的喜酒。”

    劉豔紅啐道:“你這小子,越來越大膽,連我的玩笑你也敢開了!”

    張揚已經行駛到清涼湖畔,落下車窗,讓夜風從外麵吹進來,一種清涼仿佛吹到了心,劉豔紅剛才的鬱悶減輕了許多。她忽然指了指右前方亮燈火的地方:“張揚,到那邊停下,我請你吃夜宵!”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把車靠了過去,卻是開在路邊的一個夜市攤兒,生意不是太好。劉豔紅下了車,跟那擺攤的老頭兒說了兩句,因為她說的是吳儂軟語,張揚聽不懂。

    那老頭兒跟她是老鄉,為他們準備了一張桌子,劉豔紅點了兩個砂鍋,要了一碟茴香豆,一碟炸小魚,招呼張揚坐下,張揚打開車子的後備箱,從中找出了一瓶茅台,這都是陳紹斌的招待用酒,順手給他消滅掉。

    劉豔紅道:“我是明南人,這的老板跟我是老鄉,清涼湖一帶的風光和我家鄉很像,所以我離婚的時候,要了這套房子。”想起往事,劉豔紅的雙眸之中顯得有些『迷』惘。

    

Snap Time:2018-04-19 21:31:46  ExecTime: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