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七十二章提拔(下)


    第四百七十二章【提拔】(下)

    吳明背著手若無其事的站在那,也向樓上張望著。

    過了一會兒看到保安出來向眾人解釋,消防警報隻是被人誤按了。賓館的住客方才抱怨著,三三兩兩的回到樓內。

    一切回歸平靜之後,陳紹斌來到327室,看到張揚已經收拾妥當,不禁笑道:“錄到什麼了?給我看看!”

    張大官人歎了口氣道:“清湯寡水的,兩人在室內開了場座談會,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內容。”

    陳紹斌哪肯信:“我靠,你瞞著我啊?”

    張揚道:“有必要嗎?走!咱們先吃飯去。”他並不是信不過陳紹斌,而是不想今晚的事情被太多人知道,陳紹斌的『性』情他是知道的,也是個沉不住氣的主兒,有些秘密隻有握在自己手才能成為秘密,以後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力量,這並非是張揚自私,身在體製之中,這些都是必須要注意到的事情,陳紹斌已經不是體製中人,告訴他,對他也沒有任何的意義,隻不過是平添了一個茶餘飯後的談資而已。

    但是陳紹斌不這麼想,人對這種男女偷情事件的興趣往往都很大,更何況陳紹斌今晚提供跟蹤工具,並積極投身跟蹤行動之中,到現在還餓著肚子,這廝認為自己付出很大,理當有知情權,所以開車前往吃飯的路上,始終喋喋不休。

    張揚道:“我說你小子煩不煩?這件事跟你有關係嗎?”

    “怎麼沒關係?我們是搭檔啊!我出了這麼大的力,你總得讓我知道房間內發生了什麼?”

    張揚道:“真沒什麼?人家就是喝茶聊天,讓你猜著了,張立蘭是個恪守『婦』道的好同誌,我誤會她了。”

    陳紹斌信他才怪,氣哼哼道:“你丫真不仗義,剛才一口咬定張立蘭是個『蕩』『婦』,這會兒又這麼說,你無非是害怕我知道,想一個人保守這個秘密。”

    張揚笑道:“你知道了又怎樣?無非是滿足一下好奇心。”

    陳紹斌道:“當我求你了,你要是不告訴我,我今晚肯定睡不好覺了。”

    張揚笑道:“你要是睡不好,幹脆和你家五姑娘聊天去。”

    陳紹斌怒道:“我他媽真是瞎眼了,認識的全都是你們這種不仗義的家夥。”

    張揚道:“哥們,我是為你好,知道的越多對你越沒好處,萬一將來事情敗『露』,人家要是想滅口,你想想,真要是找到了你頭上,就你這小胳膊小腿的能成嗎?”

    陳紹斌歎了口氣道:“你不說就算了,反正跟我也沒關係,以後再有什麼事,你別來找我。”

    張揚見他真生氣了,不由得笑道:“別介啊,咱們哥們這麼身後的友情可不能被這點事影響,我承認我不對,我請你吃飯成嗎?”

    陳紹斌道:“吃飯哪夠,我還得吃喝玩一條龍!”

    張揚道:“隨你,你想怎麼玩今晚我都奉陪。”

    陳紹斌驅車來到東江市中心的富貴坊,這兒是東江有名的高消費場所,張揚知道這廝今晚氣不順存心要宰自己一刀了,不過想想他今天出力不小,自己收獲頗豐,付出一點也是值得的,剛下了汽車,顧佳彤就打電話過來,張揚笑著將自己的所在地說了,讓顧佳彤過來一起吃飯,順便打了個電話給丁兆勇,反正是要請客,幹脆把朋友都叫上,不過他沒打梁成龍的譜,明知他和陳紹斌不對乎,何必招惹那個麻煩。

    富貴坊主打傳統飲食文化牌,迎賓小姐都穿著富麗堂皇的唐裝,室內裝修也全都是按照大唐盛世的風格。

    望著兩名袒胸『露』『乳』的迎賓女,張大官人不禁笑道:“陳紹斌啊陳紹斌,這地兒怎麼搞得跟古代『妓』院似的?”

    陳紹斌笑道:“別胡說八道,這可是正兒八經的餐館,唐朝時候都是這麼穿!”

    張揚笑了笑,有句話沒好意思說,哥們就是從那段時間穿過來的,穿什麼樣,我不知道?他打量了一下兩位迎賓女郎,發現兩人長相上佳,不過都稍嫌豐腴了一點,不過大唐的時候以肥為美,楊貴妃都是這個調調。

    兩人進了房間,張揚道:“你先點菜,我下去看看丁兆勇和顧佳彤來了沒有。”

    陳紹斌點了點頭,拿著竹簡做得菜譜道:“我可要不客氣了。”

    張揚笑道:“隨便你!”

    張揚來到門外的停車場內撥通了張立蘭的手機,張揚仔細考慮過,很多東西並不需要現在使用,憑借自己掌握的證據想要扳倒張立蘭很容易,可是扳倒孔源沒有任何可能,至於吳明,這廝想要跟常頌競爭市委書記,這些證據對他的威脅最大。張揚想來想去,還是先不暴『露』這些事,他現在的目的是解決畢業證的問題。

    張立蘭接到張揚的電話並沒有感到太多的意外,在她看來張揚因為拿不到畢業證恨上了自己,在這件事上張立蘭感到有些無奈,她也不想幹這種得罪人的事兒,可是孔源既然發話了,她不能不去做,畢竟她能有現在的位置,全都是拜孔源所賜。

    張揚道:“張主任,你好我是張揚!”

    張立蘭語氣冷淡道:“小張,工作上的事情工作時間說,我現在很累,要休息了。”她準備掛上電話。

    張揚不無嘲諷道:“吳副書記比您還累,人家現在都沒休息呢。”

    張揚的這句話如同晴空霹靂般在張立蘭的頭頂炸響,她的麵孔刷地一下白了,眼前金星『亂』冒,差點沒暈過去,她怎麼都想不到張揚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她很小心啊,她和吳明的事情沒有人知道啊。張立蘭的腦海中反複響徹著一個聲音,完了!完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前途全都完了,她生怕家人看出自己的異樣,緩緩走到書房內,強裝鎮定道:“小張,你說什麼?”

    張揚笑道:“我明天九點去拿畢業證!”

    張立蘭道:“你什麼意思?”

    張揚微笑道:“我不喜歡生事兒,但是我更不喜歡別人惹我,對女人我從來都是很寬容,可真遇到給臉不要臉的角『色』,我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大耳刮子搧過去,張主任,你能有今天的位置,應該明白,多個朋友要比多個敵人好的多。”說完張揚就掛上了電話。

    張立蘭拿著電話呆呆坐在椅子上,足足愣了三分鍾,方才流下淚來,她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想要給吳明打電話,可猶豫了一下又掛上了,她忽然明白外界對於張揚的那些傳言全都是真的,這小子真的不能得罪,如果不是自己跟著孔源蹚渾水,他怎麼會找到自己的頭上,可目前張立蘭實在『摸』不清,張揚到底對她的事情知道多少,也許一切隻能等明天見過他之後才知道。

    張立蘭思前想後還是給孔源打了一個電話。

    孔源就要休息了,有些不耐煩道:“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好嗎?”

    張立蘭道:“孔部長,剛才喬書記給我打了招呼,讓我照顧一下張揚,你看……”她根本就是憑空捏造,因為她也算準了孔源不會無聊到拿著這件事去找喬振梁求證。

    孔源沉默了一會兒,方才低聲道:“既然喬書記都說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陳紹斌點了不少菜,他要讓張揚在金錢上得到一些損失,這樣他的心才能稍稍好過一些。丁兆勇和顧佳彤來到之後,看到這滿桌的菜肴,丁兆勇不禁咋舌道:“這麼誇張?今兒什麼日子?至於這麼隆重嗎?”

    陳紹斌笑道:“今兒張副市長拿到本科畢業證了,心高興,所以才邀請大家聚一聚。”

    張揚笑而不語,現在可以說畢業證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諒她張立蘭也不敢再翻什麼花樣。

    顧佳彤卻看出陳紹斌明顯在宰張揚,她瞪了陳紹斌一眼:“陳紹斌,你自從做生意越來越為富不仁了,張揚是『政府』機關的,那點工資哪夠請你揮霍的?”

    陳紹斌道:“喲,你心疼了!”這廝說話也是沒把門的。

    顧佳彤罵道:“討打,滾一邊去!”

    幾個人玩笑慣了,陳紹斌笑了一聲,挨著丁兆勇坐了,還把菜單拿起來熱情道:“兆勇,你看你想吃什麼,再點!”

    丁兆勇道:“陳紹斌啊陳紹斌,你也忒不厚道了,浪費可恥知道嗎?”

    張揚笑道:“沒關係,今晚我高興,想吃什麼就點什麼,不用客氣!”

    陳紹斌道:“你聽聽,你聽聽,這才叫氣魄,張副市長很快就要高升了。”

    顧佳彤道:“我怎麼沒有聽說?”

    丁兆勇也跟著點了點頭。

    陳紹斌道:“你們想想,本科證都到手了,以後張揚就是正兒八經的本科畢業生,有了這學曆,以後被提拔的機會一定很多。”他唾沫橫飛的吹著,此時手機響了,卻是林清紅的電話。

    最近陳紹斌經常跟她聯絡,林清紅剛剛又和梁成龍爭吵過,想找陳紹斌訴苦呢,陳紹斌道:“林清紅,你來吧,我們都在富貴坊呢,丁兆勇、張揚、顧佳彤都在,還沒開始喝呢。”

    掛上電話幾個人都怪怪的看著陳紹斌。

    陳紹斌愕然道:“都看著我幹什麼?”

    張揚道:“我說哥們,最近你和林清紅走得很近啊!”

    陳紹斌道:“怎麼了?我和她是老同學,走得近點也是正常!”

    丁兆勇道:“我跟她還是同學呢,怎麼不見她找我?”

    陳紹斌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指著張揚又指了指丁兆勇道:“我說你們思想能不能別這麼肮髒齷齪,我和林清紅絕對是清清白白的,同學而已,朋友而已,我股市被套,最近補倉都是她幫忙,她和梁成龍吵架,找我訴兩句苦,也很正常啊!”

    張揚道:“正常!”

    丁兆勇重複道:“正常!”

    陳紹斌聽出了其中的言外之意,不由得有些火了:“你們該不是懷疑我跟她有啥吧?”

    張揚道:“不是懷疑你,是提醒你,無論梁成龍怎麼樣,大家畢竟是朋友一場,有些事不能沾!”

    陳紹斌衝著顧佳彤道:“顧佳彤,你幫我評評理,這幫人的思想是不是太肮髒了?”

    顧佳彤笑道:“我沒發言權,他們可能誤會了你,不過他們的提醒你也要注意啊!”

    說話的功夫,林清紅已經到了,她顯得有些憔悴,眼睛也有些浮腫,看得出應該是剛剛哭過。幾個人慌忙請她在顧佳彤身邊坐下,張揚倒了杯熱茶給她,笑道:“怎麼著?兩口子又鬧起來了?”

    林清紅道:“我跟他實在過不下去了。”

    丁兆勇道:“不至於吧,結婚沒多久就離婚,床還沒捂熱啊!”

    林清紅道:“一個連我媽都不尊敬的人,我怎麼能和他繼續生活下去?”

    陳紹斌道:“我支持你,跟他離婚!”

    幾個人都充滿責怪的瞪了他一眼,人家都是勸合不勸分,這廝卻反其道而行之。

    林清紅道:“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了,咱們喝酒!”

    顧佳彤道:“你心不開心還是少喝點,容易醉啊!”

    林清紅道:“一醉解千愁,醉了才好!”

    她自己拿起桌上的那瓶五糧『液』倒了一玻璃杯,舉杯道:“我現在算是明白了,女人事業再大做得再成功,感情上如果一無所成,還是一個失敗者。”她一仰首將那杯白酒全都喝了下去。

    酒桌上一旦出現了一位借酒澆愁的,喝酒的氣氛頓時就會改變了,顧佳彤勸道:“清紅,別喝了,你自己都說不值得了,為什麼還要灌醉自己?”

    林清紅道:“我恨我自己反反複複的走錯路,選錯人!”

    任誰說林清紅都不聽,不一會兒就把自己給灌多了,望著醉成一灘的林清紅,張揚歎了口氣道:“她是覺著有人能送她回家。”

    顧佳彤瞪了他一眼道:“你少說風涼話了,梁成龍怎麼回事兒,放著這麼好的老婆都不要?你們做朋友的也勸勸他!”

    陳紹斌道:“我們倒是想勸,可人家得願意聽啊!”

    丁兆勇道:“要不要給梁成龍打個電話,讓他過來接她?”他這句話無疑是合情合理的,畢竟一天沒有離婚,梁成龍和林清紅仍然是夫妻關係。

    陳紹斌道:“算了吧,她要是知道咱們把梁成龍喊來,隻怕連咱們都要一起恨上了。”

    張揚道:“送到莊校長那去吧。”

    幾個人全都表示同意,一起動手把林清紅送到了東江農學院宿舍,莊曉棠自從車禍之後,一直都在休養,沒有正式上班呢,看到半夜三更的女兒被他們送了回來,心中又是憐惜又是難過,把林清紅送上床之後。莊曉棠走了出來向張揚他們道:“謝謝你們了。”

    張揚笑道:“大家都是好朋友,莊校長跟我們別這麼客氣。”

    莊曉棠道:“梁成龍呢?”

    丁兆勇道:“他不在場!”

    莊曉棠點了點頭道:“幫我轉告他一聲,讓他在離婚協議上簽字,不然我直接去他叔叔家!”

    幾個人下了樓,一個個情緒都受到了影響,丁兆勇指著陳紹斌的鼻子道:“你就是一禍害,非得把人家兩口子給弄分了才高興?”

    陳紹斌叫苦不迭道:“幹我屁事啊,是梁成龍自己做錯事!”

    張揚歎了口氣道:“算了,誰也別說誰了,兆勇,梁成龍那邊你還是去說說。”

    丁兆勇點了點頭。

    幾個人就在東江農學院門口分手,張揚上了顧佳彤的汽車。顧佳彤道:“梁成龍這個人太功利,林清紅跟著他也的確太委屈了。”

    張揚道:“也許兩個『性』情太強的人本不適合呆在一起。”

    顧佳彤眼波一轉,柔聲道:“你在提醒我嗎?”

    張揚笑道:“豈敢豈敢!”

    顧佳彤道:“在你麵前我就是一個小女人,你才是強者。”

    衝著顧大小姐的這句話,張大官人也得上演一出強者征服小女人的大戲,激情過後,顧佳彤躺在他懷中,柔聲道:“今晚陳紹斌為什麼要宰你?”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他小聲將剛才的事情說了,張揚說出這個秘密的時候意識到自己真的有點重『色』輕友,陳紹斌全程參予,到最後一無所知,而顧佳彤並不知情,張揚也能放心告訴她,主要原因還是張揚不放心陳紹斌的那張嘴。

    顧佳彤聽張揚說到張立蘭和吳明偷情,不禁羞紅了俏臉,粉拳在張揚胸口捶了兩下:“你這個壞蛋,這種缺德的事情都幹得出來!”

    張揚笑道:“吳明一心指望通過張立蘭的關係受到提拔,所以他很賣力,錄音錄像我都留下了,要不要欣賞一下?”

    顧佳彤啐道:“我才沒你這麼無聊呢!”

    張揚道:“那啥……要不我提拔提拔你!”

    顧佳彤小聲道:“怎麼提拔……啊……”卻感覺體內一陣灼熱,卻是這廝真的付諸實施了……

    張立蘭這一夜都沒有睡好,眼睛浮腫,精神萎靡不振,這都是拜張大官人的那個電話所賜,她一早就將張揚的畢業證給準備好了,等著九點鍾他過來拿。可坐等不來,右等還是不來,張立蘭本來上午還有事情,可現在不得不全部都推了,專心等這廝的到來。

    一直等到上午十一點半,張揚方才晃晃悠悠的走進來了,他連門都沒敲,推門就走了進去,他知道張立蘭肯定會等著自己,人掌握主動權的感覺真好,明知張立蘭的內心會煎熬無比,張揚卻故意晚來,持續她承受煎熬的時間,誰讓她助紂為虐來著?

    張立蘭看到張揚進來,一時間不知是笑是怒,臉上的表情十分奇怪。

    張揚大剌剌在她對麵坐下,微笑道:“張主任久等了!”

    張立蘭咬了咬嘴唇,將畢業證遞給他:“你的畢業證!”在她的眼中,這個笑嘻嘻的年輕人根本就是一個惡魔。

    張揚接過畢業證看了看:“哦!這畢業證是真的嗎?”

    張立蘭怒道:“自然是真的!”

    張揚笑道:“這世上的事兒假作真時真亦假,誰有真正能分清楚?”

    張立蘭道:“你還有事嗎?”

    張揚道:“沒事啊!我過來就是拿畢業證的,多謝張主任成全!”

    張立蘭沒說話,心中恨不能將張揚千刀萬剮。

    張揚把畢業證在手拍了拍道:“早這樣多好,我也省得多呆一天,也不用去南國山莊睡一夜,住宿費可不便宜,黨校方麵給我報銷嗎?”

    

Snap Time:2018-04-20 22:42:03  ExecTime: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