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七十章真實的謊言(下)


    第四百七十章【真實的謊言】(下)

    電影還是很不錯的,居然還讓張大官人找到了些許的共鳴,他也是雙重身份,明麵上是豐澤副市長,可暗地還是國安的諜報人員,看到阿諾哥威風凜凜大殺四方,張大官人不由得想起自己在歐洲縱橫火拚時候的快意,其實在他的內心深處還是很喜歡追逐火爆和刺激的。

    顧佳彤對這種火爆的槍戰片並沒有太多的興趣,或許是為了報複張揚的挑逗,她的反『騷』擾行動借著黑暗的掩護全麵展開。

    電影散場之後,依著張大官人的意思,馬上就要和顧佳彤鴛夢重溫的,可顧佳彤卻嚷著餓了,今晚的飯局全都被陳紹斌攪合了,他們都沒吃多少東西。

    顧佳彤帶著張揚來到附近的美食廣場吃夜宵,東江作為省會城市,夜生活還是很豐富的,雖然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大街之上還是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顧佳彤點了些小吃,專門給張揚要了一份小龍蝦,兩個鹽水鴨頭,有要了一箱啤酒。

    張揚道:“別搞得那麼隆重,咱們隨便吃點就回去,辦正事兒要緊。”這廝在電影院內被顧大小姐挑逗的欲火焚胸,這會兒有點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感觸。

    顧佳彤嫵媚的看了他一眼,小聲道:“你不知道酒能助興啊?”

    張揚道:“我不用助興!”

    顧佳彤道:“我才不要餓著肚子呢!”

    張揚道:“你讓我喝酒的,先給你提個醒,我這人喝完酒比較粗魯。”

    顧佳彤小聲道:“我不怕!”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相互逗弄著,正在喝酒的時候,看到遠處有一個人走了過來,笑道:“這麼巧啊,張主任、顧小姐你們一起吃飯啊!”

    張揚循聲望去,卻見周雲帆笑容可掬的走了過來,他起身笑道:“拉茲,怎麼沒去印度,打算常駐中華大地了?”

    周雲帆訕訕笑了笑,他拉了張椅子在他們身邊坐下:“這間美食廣場是我開的!”

    張揚和顧佳彤對望了一眼,想不到這廝又開始在國內做起了經營。

    張揚道:“你不是開電影公司的嗎?”

    周雲帆道:“電影公司也在開,美食廣場也在開,今年我的計劃是在國內十個省會城市先開起來,然後覆蓋到國內所有的大中城市,形成我自己的品牌連鎖。”

    張揚對他的雄心壯誌並沒有任何的興趣,微笑道:“你和王準的合作談得怎麼樣了?”

    周雲帆道:“談好了一部武俠片的投資,說是十月開拍,不瞞你說,我對電影節不熟,所謂寶萊塢的那間電影公司就是一殼。”

    張揚笑道:“你總算說了一次實話。”

    周雲帆向顧佳彤笑道:“顧小姐的『藥』廠真是讓人羨慕,需不需要投資,我有些閑錢。”他現在是手頭有錢沒處花。

    顧佳彤笑道:“我們『藥』廠的廟太小,容不下你這尊大菩薩!”周雲帆這種有不良記錄的商人,她向來是敬而遠之的。

    周雲帆知道顧佳彤不待見自己,他笑了笑。

    張揚道:“你要是真有閑錢,我給你指條路。”

    周雲帆道:“你說的是新機場項目?”

    張揚道:“那是『政府』工程,你跟著添什麼『亂』!”

    周雲帆有種被這廝侮辱的感覺:“我現在也是記錄清白的商人。”

    “印度商人!”張揚強調道。

    “印度商人怎麼著?現在還搞種族歧視啊?”

    張揚笑道:“不是我歧視你,『政府』工程對政審方麵的要求嚴格,你好像不符合標準,不過,你要是真的有錢沒處花,我倒有一個提議。”

    周雲帆很感興趣的向張揚湊近了一些。

    張揚道:“我們在南林寺商業廣場有一棟樓,過去屬於金莎的,現在被『政府』強行收回,準備把新機場市區聯絡處建在那兒,不過我們也用不了這麼大的地方,你要是有興趣可以往那兒投啊!”

    周雲帆眼珠子轉了轉,他是一頭不擇不扣的老狐狸,知道張揚不會平白無故給他便宜占的,想了想道:“你說的金莎是王均瑤的物業吧。”

    張揚笑道:“過去是,現在屬於我們江城市『政府』了。”

    周雲帆道:“您別蒙我了,你把金莎砸了這麼風光的事情誰不知道啊,王均瑤那可是一個狠角『色』,這渾水我還是別趟了,我一印度人沒必要招惹這麻煩,惹火了她,她哥哥派幾名公安給我來個人盯人,我這日子就沒法過了。”

    顧佳彤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張揚道:“反正你都是外國友人了,背景幹幹淨淨的,怕什麼?”

    周雲帆道:“張主任,您不照顧我就算了,也別想著讓我幫您頂雷啊!”他笑了笑站起身來:“不耽誤你們吃飯了,今晚吃什麼都算我的。”

    張揚和顧佳彤望著周雲帆遠走的背影,同時都搖了搖頭。顧佳彤道:“這個人出了名的滑頭,冒風險的事兒他不敢幹。”

    張揚笑道:“我倒沒覺著有什麼風險,王均瑤真那麼厲害嗎?”

    顧佳彤道:“你就是惹事的『性』子,王均瑤這個人很不簡單,她在美國的生意搞得很大,一直都是從事娛樂業,搞這種產業的和黑道聯係密切,她一個女人隻手空拳去美國,幾十年能夠發展到這樣的地步,很不容易啊。”

    張揚道:“我總覺著這個女人很奇怪,突然就冒了出來,突然在國內做起了生意,而且她的大哥是王伯行,她居然毫不顧忌的開了一家夜總會,難道根本沒有考慮過給王伯行可能帶來的影響?還有,她為什麼要選擇江城呢?”

    顧佳彤道:“每個人做生意都有自己的方法,選擇開夜總會大概是因為她過去在美國一直從事這樣的行業,至於她為什麼會選擇江城,那就不得而知了。”

    清晨的陽光從窗簾的縫隙中投入,顧佳彤躡手躡腳的走下床,拉開一點兒窗簾,開了一絲窗縫,讓室內透入一縷清涼的空氣。

    張揚仍在熟睡,他顯然有些累了,顧佳彤穿上他的襯衫,粉嫩的腳掌輕踩在厚厚的地毯上,她害怕驚醒了張揚的熟睡。

    洗漱之後回到床邊,端詳著張揚沉睡的麵孔,顧佳彤的唇角『露』出欣慰的笑意,她明顯感覺到張揚的疲憊,人在官場身體和精神終日處於緊張的狀態之中,她輕輕撫『摸』著張揚短短的鬢角,張揚的大手握住了她的纖手,緊貼在自己的臉上,眼睛卻仍然閉著。

    顧佳彤俯下身在他的額頭輕吻了一記。

    張揚睜開雙目,孩童一般天真的笑著。

    “笑什麼?”顧佳彤小聲道。

    張揚道:“昨晚我居然睡著了!”

    顧佳彤點了點頭道:“我洗澡出來你就睡著了,睡得像一頭小死豬!”

    張揚把她拉倒在自己的身上,低聲道:“昨晚我們居然什麼都沒做!”

    顧佳彤笑道:“難得你能老實一個晚上,是不是最近工作很累?”

    

Snap Time:2018-01-22 22:34:16  ExecTime: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