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六十八章遇襲(下)


    第四百六十八章【遇襲】(下)

    張大官人望著時維紅豔豔的嘴唇兒,腦子不禁又開始想入非非。

    時維自然不會猜到這廝腦子正充滿著齷齪陰暗的念頭,催促他道:“換上衣服去吃飯吧。”

    張揚道:“我真不想去!”

    喬夢媛道:“不吃飯哪成啊?總是餓著肚子對你的傷勢也沒好處。”

    張揚之所以不想去吃飯,身體不舒服沒食欲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和喬老、喬振梁同桌會讓他感到拘束,再說了喬鵬飛也在場,他看到喬鵬飛就打心底不自在。

    時維道:“要不咱們去溫泉街吃夜市吧!”

    張揚馬上答應了下來。

    喬夢媛跟家人說了一聲,喬鵬舉也不喜歡在家悶著吃飯,主動要求同去,喬鵬飛一聽張揚要去,頓時就打消了同去的念頭,他和張揚不對戶,能回避還是選擇回避。

    溫泉街距離喬鵬舉的別墅五公左右的距離,是白沙灣的集市,後來因為旅遊開發,這兒率先熱鬧了起來,形成了旅遊市場,匯集地方餐飲,形成了購物美食一條街。

    喬鵬舉對這邊還是比較熟的,帶著他們來到一家名為老媽媽土菜館的飯店,四個人在包間內坐了,喬鵬舉點了一隻老公雞,燒了隻老鵝,又要了鬆林黑豬肉,時維道:“別都點肉啊,弄點清淡的。”

    喬鵬舉把菜單遞給她:“我點的都是這的特『色』,你想吃素自己點吧!”

    時維道翻了翻菜單:“來一母雞煲吧,雞湯營養,對張揚有好處。”

    張揚笑了笑,想不到時維還是很關心自己的。

    喬鵬舉道:“有老公雞了,還是來一鱔魚湯,這家的食材全都是野生的。”

    時維道:“說是野生的,現在吃得東西哪樣是純天然的?沒有不打農『藥』的青菜,沒有不用飼料的肉禽。”

    喬夢媛道:“是啊,科技發展也帶來了許多負麵的東西,老百姓們隻看到眼前的效益,而忽略了長期的影響,這是一個不好的社會現象。”

    喬鵬舉道:“這些事輪不到咱們『操』心,有的是黨員幹部,現在國家抓的是經濟,老百姓看到的是真金白銀,除非能夠看到更大的利益,你很難讓他們回歸到傳統養殖中去。”

    時維道:“要不咱們開一養殖場吧,專門提供優質的食材,雞鴨生豬不用合成飼料,青菜不打農『藥』,主打健康牌,你們看怎麼樣?”

    喬鵬舉點好了菜,不由得笑道:“能賺幾個錢啊?你真是想當然。”

    時維道:“怎麼是想當然呢,總得有人做吧,至少咱們自己吃菜放心!”

    喬鵬舉道:“為了自己吃菜放心,你專門弄一養殖場是不是太誇張了?”

    喬夢媛笑道:“我倒覺著並不誇張,如果真的都打綠『色』牌,一定會有市場。”

    時維得意的點了點頭。

    張揚道:“你真要是想幹,我回豐澤幫你物『色』一塊地,你去那兒養豬放羊。”

    喬鵬舉哈哈笑了起來。

    時維道:“笑什麼?看不起我?我回去就幹給你看看!”

    大小姐開養殖場時維並不是第一個,楚嫣然當初就在清台山入股了郭達亮父子的養豬場,時維的目標更遠大,她要開一家農場,進行規模化種植,綠『色』養殖,時維勾畫偉大藍圖的時候,酒菜端了上來。

    張揚不敢飲酒,要了杯清茶。

    喬夢媛看他仍然有些食欲不振,關切道:“是不是身體還不舒服?”

    張揚實話實說道:“鍾長勝的拳腳夠硬的,我受了點內傷,可能要幾天才能恢複。”

    時維道:“幾天啊?我外公的病豈不是耽擱了?”她這句話問到了點之上。

    喬夢媛責怪的看了她一眼,小妮子說話就是不經大腦,現在提出這件事豈不是讓張揚覺著他們太現實了。

    好在張揚並沒有介意,他笑道:“明天吧,我現在的狀態不適合行針,我想休息一夜,明天清晨為喬老治療,事關喬老的健康,我也不敢大意,本來想馬上幫喬老治療的,誰曾想會遇到這件事。”其實這廝雖然經脈受了震『蕩』,可並不妨礙他為喬老紮針治療,張大官人也不能白白被打,你喬老的保鏢打了我,我就得讓你陪著我多受一夜的罪,喬老知道原因之後,想必會把保鏢罵個狗血噴頭。

    張揚的理由很充分,喬家兄妹都表示理解。時維憤憤然道:“都怪那個鍾長勝,你說我們鬧著玩礙他什麼事兒,衝上來就給了張揚一拳一腳。”說到這她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張揚,我記得你不是挺厲害的嗎?連八卦門的大師兄史英豪都打不過你,今天怎麼回事兒?鍾長勝的武功和史英豪也就是半斤八兩,按理說不會比你強這麼多啊?”

    張大官人唯有苦笑,其中的道理他是沒辦法說出來的,現在別說是鍾長勝,就是喬鵬飛自己也打不過,他歎了口氣道:“最近身體不太好,虎落平陽啊!”下麵的話他沒說,不過誰都聽出來了,他在罵鍾長勝是狗。

    虎落平陽被犬欺,張大官人意識到最近這段時間還是要低調的好,不然遇到了這種武力衝突,自己隻有落在下風的份兒。

    土菜館的菜味一般,不過食材應該不錯,張揚勉強吃了一碗米飯,回去的時候他打算步行,看看沿途的風景。

    喬鵬舉可沒有那樣的雅興,一個人開車先回去了。

    喬夢媛和時維陪著張揚一起沿著小河漫步而行。

    月亮冉冉升起在夜空之中,河麵泛起一層層的波光,夜風輕送,讓人神清氣爽。

    張揚道:“這白沙灣倒不失為一個修養的好地方。”

    喬夢媛道:“爺爺很喜歡這!”

    張揚道:“像他老人家這樣的風雲人物能夠靜下心來享受田園生活,胸懷的確非同一般。”

    喬夢媛微笑道:“他已經退休了!”

    張揚聽說過不少喬老的傳聞,他笑道:“這次有機會我要向他老人家討教兩手做官的高招。”

    時維笑道:“在官場上他是絕世高手,你隻是個不入流的小混混,你們的差距也太大了。”

    張揚道:“看不起人,沒有人生來就做大官,喬老也是從基層一步步做起來的,等我到了他這種年紀,也未嚐做不到這樣的級別。”

    喬夢媛笑道:“隻要認真去做,任何可能都是存在的。”

    時維道:“馬不知臉長,你都不知道背後人家怎麼評論你。”

    張揚道:“怎麼評論?”

    時維道:“說你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說你不學無術,一個衛校都沒畢業的中專生,靠著拍領導馬屁,投機專營才有了現在的位置。”

    張大官人怒道:“哪個混蛋這麼說我,要是讓我抓住了,我非抽死丫的不可。”

    時維道:“看看,被說中了吧!”

    張揚道:“是你編的!”

    時維道:“我會這麼無聊?”

    張揚道:“吃喝我承認,嫖賭抽我一樣都沒幹過,我不但不嫖,我還先後出力關了皇家假日和金莎,我是掃黃先鋒啊!”

    喬夢媛笑道:“我也沒見過你抽煙賭博!”

    張揚道:“所以這根本是對我名譽的中傷,我的確是衛校生,可我畢業了,畢業證都拿到手了,現在我是本科在讀,馬上就拿到學曆證書了,什麼中專生?說我的人是嫉妒我。”

    時維道:“一天沒拿到畢業證書一天就是中專生。”

    張揚道:“中專怎麼了?學曆並不代表素質,就我這素質,博士生未必能比得上我!”

    時維道:“什麼素質啊?動不動就跟人家動手,動不動就打砸搶,說你是國家幹部,還不如說你像個街頭混混。”

    喬夢媛忍不住笑了起來。

    張大官人瞪大眼睛道:“你再誹謗我,我就告你,馬益亮知道嗎?那貨就是因為誹謗被弄進監獄了。”

    時維道:“我怕你告啊?有種就去告我,反正不是我說的,聽說現在很多名人都是靠打官司走紅的,說不定你一告我,我就紅了。”

    張揚笑道:“那我還不告了,不給你走紅的機會。”

    他們走一路鬥了一路,喬夢媛聽得笑個不停,不知不覺已經回到了別墅門前。

    一家人都在樓下打牌呢,喬老的橋牌技術不錯,他和喬鵬舉搭檔,喬振梁和喬鵬飛搭檔,看到張揚他們進來,喬振梁向張揚打了個招呼,笑道:“小張,過來玩兩把!”

    張揚道:“我不會!”

    站在一旁觀戰的鍾長勝主動走了過來,向張揚笑了笑道:“張揚,下午的事情不好意思啊,我誤會了,出手太重!”剛才他被喬老批評了一頓,所以過來當眾向張揚道歉。

    張揚笑道:“沒事兒,反正都是誤會,最近我身體狀態不是太好,等我恢複恢複,哪天一定找你切磋一下。”張大官人可不能輕易咽下這口氣,這句話等於是提出了正式挑戰。

    鍾長勝微笑道:“隨時奉陪!”和張揚交手之後,他認為張揚的武功並不怎麼樣,覺著自己必勝無疑。

    喬鵬飛聽到這句話,也轉過頭看了看張揚,張揚向他笑了笑,笑容中充滿了寒意。

    正所謂做賊心虛,喬鵬飛不覺內心有些發『毛』,一慌神出錯了一張牌。

    張揚沒有留下打擾他們,跟著喬夢媛和時維去後院的溫泉屋內泡了溫泉,喬鵬舉之所以買下這棟別墅,主要是看中了別墅內的溫泉池。

    買下別墅後,他專門裝修了這,溫泉屋內一共有四個池子,張揚選了一個水溫最燙的,舒舒服服躺了下去,眼睛望著喬夢媛和時維兩姐妹,她們兩人都換了泳裝,誘人的曲線玲瓏畢現,張揚的目光太過放肆,火辣辣的讓兩人都有些不自在,時維斥道:“看什麼看?沒見過?”

    張大官人樂道:“見過!”

    時維這才想起自己落水的時候被這廝脫得精光,從頭到腳看了個遍,俏臉一熱,拿著沾水的『毛』巾照著張揚的腦袋就抽了過去。

    張大官人早有防備,遊魚般閃到一邊,一把抓住『毛』巾,輕輕一帶,時維立足不穩,失去平衡,咚!地一聲撲入了溫泉池內,她水淋淋從池子中爬了起來,水溫太燙,燙得她匆匆從池子爬了出去:“好燙,你準備褪豬『毛』呢!”

    張揚笑道:“燙一點才舒服!”

    喬夢媛和時維下了相鄰的池子,喬夢媛將準備好的果盤和水放在中間。

    張揚爬出來拿了瓶水灌了一口,也來到她們的溫泉池內,笑眯眯望著喬夢媛道:“能和兩位大美女共浴,真是我前生修來的福氣。”

    喬夢媛道:“拜托你純潔一點,『共產』黨員的思想境界都是很高的!”

    張揚道:“『共產』黨員都不說謊話,說謊話的都不是好黨員,我幸福就要說出來,希望你們能夠分享到。”

    時維道:“跟你共浴我不幸福,我害怕晚上會做惡夢。”

    張揚笑道:“第一次總是不習慣的,久了就會慢慢習慣,甚至上癮的。”

    喬夢媛和時維都聽出這廝話的曖昧味道,兩人的俏臉都紅了,好在是溫泉,熱氣蒸騰,臉紅也不至於顯得那麼突兀。時維道:“張揚,你的臉皮生來就是那麼厚嗎?”

    張揚道:“我媽說我出生的時候是臉先著地!”

    喬夢媛和時維格格笑了起來。

    張揚舒展了一下手臂,這廝的身材因為長期鍛煉保持的很好,平時沒有機會展『露』自己的男『性』陽剛之美,今天剛好是個機會。

    時維道:“看不出你肌肉還挺發達的。”

    張揚笑道:“我每天都做鍛煉,男人的魅力不在長相,而在身材!”

    時維道:“嗯,你身材倒是不錯!”她是什麼話都敢說。

    張大官人搭上茬了:“你身材也不錯!”

    喬夢媛聽不下去了:“你們別肉麻了,不帶這麼互相戴高帽的。”

    張揚道:“你身材也很好,平時還真看不出來。”

    喬夢媛尷尬的爬了上去,披上浴巾道:“我受不了了,張揚,你真是麻死人不償命。”

    時維也跟著爬了上去:“我也受不了了,這世上怎麼有這種厚臉皮的家夥。”

    張揚道:“科學研究證明,男人和女人共浴的時候,男人更喜歡看女人的麵孔,女『性』專注於男『性』的身體。”

    喬夢媛道:“自戀狂,你就在這兒孤芳自賞吧,我們回去做我們的清秋大夢去!”

    時維擦淨了身體,將濕漉漉的『毛』巾向張揚砸了過去。張揚一探手抓住,聞了聞道:“很香噯!”

    時維指著他罵道:“大『色』狼!”

    張大官人哈哈大笑,雙手攤開放在水池邊緣,靜靜享受著水溫浸透每一個『毛』孔的感覺,喬鵬舉真會找地方。張大官人正在享受的時候,聽到了腳步聲,喬鵬舉走了過來,母親剛剛接替了他的位置,喬鵬舉下了溫泉池,向張揚道:“這眼溫泉的水質是白沙灣最好的,我專門找人鑒定過。”

    張揚道:“真是養生的好地方。”

    喬鵬舉道:“我買下這就是為了讓爸媽他們有一個周末放鬆的場所,我爸自從當了平海省委書記,頭發都白了不少,整天伏案工作對身體沒好處,有時間帶他來泡泡溫泉,釣釣魚也能放鬆一下。”

    張揚笑道:“喬總真是孝順啊!”

    喬鵬舉道:“這兩年借著改革的東風,我也賺了不少錢,有了錢就得回報家人。”

    張揚心說你不是借改革的東風,你是借著你長輩的東風。

    喬鵬舉道:“別人都以為我賺錢是因為家的背景,其實投資是一門學問,緊緊依靠背景和關係,如果自己沒有能力,一樣無法成功。”

    張揚笑道:“你們兄妹倆都是商界奇才。”

    喬鵬舉笑道:“我們喬家上兩代都是做官,可到了我們這一代,普遍都對仕途失去了興趣,目前在『政府』部門的隻有三個,其他人基本上都選擇了經商。談到做生意,夢媛是最腳踏實地的一個,她做的是實體,以後的發展不可限量。”

    張揚道:“你也不錯,這次南錫深水港的投資應該能賺不少吧?”

    喬鵬舉道:“我的投資理念是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做投資生意風險很大,稍不留神就會竹籃打水一場空,麵臨雞飛蛋打的結局。”

    張揚道:“你的消息比別人靈通,投資方麵的風險不會太大。”

    喬鵬舉笑道:“也不盡然,比如這次江城新機場的事情,在省公布投資計劃之前,我始終以為省會重點投資南錫深水港項目,我那個老爸口風很緊,對我這個親生兒子都沒有泄『露』半點的消息,誰想到最後他居然來了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這一招,把多數投資商都給算進去了。”

    張揚笑道:“喬書記的這一招的確高明,你都跑去南錫深水港投資了,別人肯定認為省重點扶植南錫深水港項目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喬鵬舉苦笑道:“我也被他給利用了,在這次的事情中我充當了一隻誘餌,起到了吸引投資商的作用。”

    張揚哈哈笑道:“你為南錫經濟建設做出了貢獻,不過是個無名英雄。”

    喬鵬舉道:“很多投資商都認為這次是我和老爺子聯手做戲,我其實挺冤枉的。”

    張揚道:“說你不提前知道消息,肯定沒人相信。”

    喬鵬舉點了點頭道:“薑是老的辣,我過去總覺著他的許多觀念都落伍了,可現在算是明白了,他比我看問題透徹得多。”

    張揚通過這件事對喬振梁的認識也加深了許多,喬振梁這個人直到現在他都無法做出全麵的評價,這個人太深,讓人看不清楚。

    喬鵬舉道:“我在江城新機場也談好了一筆投資項目。”

    張揚微微一怔,這他倒沒有聽說,他低聲道:“我怎麼不知道?”

    喬鵬舉笑道:“不用和你談,我和吳中原的平中建設談得投資,你們機場建設需要開發商墊資,吳中原雖然有實力,可他這個人很謹慎,不敢冒太大的風險,我抓住這個機會,談成了投資項目。”

    張揚笑道:“你的投資真是遍地開花啊!”

    喬鵬舉道:“平中建設的回款方麵,以後你得多多照顧,我得確保我的投資利益。”

    喬鵬舉既然說出這樣的話來,張大官人自然不能拒絕,他微笑道:“放心吧,隻要平中建設保證工期保證工程質量,回款方麵我會優先考慮。”

    喬鵬舉還是很欣賞張揚的爽快的,點了點頭道:“這筆人情我記下了,以後有用得上我的地方,我一定會全力幫忙。”

    張揚道:“以後找你幫忙的事情肯定不少,到時候你可不能推辭啊!”

    喬鵬舉哈哈笑道:“我把你當成自己哥們,隻要我能辦到的,一定盡力。”

    張揚可沒有這樣的感覺,喬鵬舉這個人為人處世很有一套,這種人很難和他走得太近,在喬鵬舉的概念恐怕隻有利益上的夥伴,沒有真正的朋友,虎父無犬子,喬家的幾個兒女頭腦都是非同尋常!

    

Snap Time:2018-04-25 14:59:40  ExecTime:0.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