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六十八章遇襲(上)


    第四百六十八章【遇襲】(上)

    時維美眸圓睜:“你該不是有什麼打算吧?”

    張揚道:“我大老遠的跑來了,咱們友情歸友情,你們也不能讓我白忙活,那啥……回頭跟喬書記說說,給我提個正處吧,我這人麵子薄,不好意思直接跟喬老說。”

    喬夢媛知道張揚是開玩笑的並不當真,在一旁微笑不語。

    時維卻當了真,氣得指著張揚的鼻子就罵:“你這個勢利小人!不就是求你看個病嗎?居然還提條件,我表姐為了你在金莎鬧事做了多少工作,費了多少辛苦,你怎麼不說?有沒有找你提條件?”

    喬夢媛沒想到查薇把這件事給帶了出來,俏臉不禁一紅,啐道:“你這丫頭,胡說什麼?”

    張揚向喬夢媛看了一眼,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激,雖然他並不害怕什麼海瑟夫人,可金莎的事情如果不是喬夢媛出麵斡旋,想必也不會那麼容易解決,喬夢媛對自己真是不錯啊,張大官人是個知恩圖報的人,尤其是對漂亮女孩兒,一旦人家對他有恩,這廝就想著以身相許了,他總覺著自己最珍貴的就是這身皮囊了。

    喬夢媛道:“你要是真想當那個正處,我回頭就跟我爸說一聲。”

    張揚哈哈笑道:“說著玩的,你們還當真了,這麼小的事情當著喬書記的麵說出來,豈不是貽笑大方,你要是真想幫我提,直接讓他把我提升個廳級幹部吧,太小了那是對喬書記的不敬。”

    喬夢媛笑道:“這事兒你不該找我爸,你去找宋省長啊!”

    時維也跟著幫襯道:“是啊,你去找宋省長啊,他不是你未來嶽父嗎?”

    張揚被反將了一軍,尷尬的幹咳了兩聲道:“我升官是憑自己的本事,咱不靠什麼裙帶關係。”

    時維道:“嘴上說的輕巧,其實你是最喜歡走關係的一個,要不是有個當省長的未來嶽父,還有個副總理當幹爹,你這麼年輕能提到副處?”時維這張嘴可是沒遮沒攔的。

    張揚被說得老臉通紅:“我說……丫頭,咱不帶這麼損人的,我是靠自己工作……”

    “拉倒吧!留著你的謊話去哄未成年少女吧!”

    張揚道:“你這張嘴是越來越厲害了,是不是最近火氣大?”

    時維道:“見你就火氣大!”

    張揚道:“那我給你免費去去火!”

    時維聽到他出言調戲,揮拳就打,張大官人早有準備,樂逃入花園之中。

    張大官人隻顧著逃呢,冷不防一人衝上來揮拳當胸向他發起攻擊,張揚微微一怔,他的功力雖然損耗甚巨,可反應並不慢,身體一個側傾,堪堪躲過來拳,單掌向對方的手臂拍去,換成過去,張大官人的這一掌可以開山裂石,可現在他的身體狀態正處於最差的時候。這一掌雖然拍在對方手臂上,卻沒有對人家造成任何的傷害,隻聽到對方發出一聲冷哼,鐵鑄般的手臂橫掃過來,張揚用雙臂格住,隻覺著對方的力量排山倒海般撞擊在自己的手臂之上,他有點螳臂當車的感覺,身體一個踉蹌向後蹬蹬蹬退出數步,對方的攻擊宛如『潮』水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腳踢向張揚的胸口,張揚緊急之時隻能再用雙臂封住,這下張大官人出糗了,被對方全力一腳踢得倒飛了出去,足足飛出五米,四仰八叉的摔倒在月季花叢內,花枝上的無數小刺都紮入了張揚的體內,這還隻是皮外傷,對方的一腳力量強大,震得張揚胸口發悶,一口氣還沒緩過來,噗!地噴出一口鮮血。

    遠處傳來喬夢媛和時維的驚呼聲:“住手!”

    兩人急匆匆跑了過來,那名突然衝出來向張揚出手的中年漢子方才凝招不發,此人卻是喬老身邊的警衛鍾長勝,他剛從外麵辦事回來,並不知道張揚是這家的客人。

    喬夢媛看到張揚被打得吐血,不由得花容失『色』,驚聲道:“你吐血了?”

    此時喬鵬飛晃悠悠從小路上走了過來,剛才鍾長勝猝然向張揚出手就是受了他的挑唆,不過喬鵬飛並沒有想到張揚居然這麼不堪一擊,被鍾長勝一拳一腳就打成了這幅模樣,早知道這樣,他就親自出手了。

    張揚自從重生之後還沒有被人打得這麼慘過,當著兩位美女的麵,英雄形象一掃而光,這廝心頭這個鬱悶啊,麻痹的,喬鵬飛啊,喬鵬飛,一定是你這個孫子挑起來的,看到喬鵬飛他什麼都明白了,可張大官人心頭窩火,嘴上也不能說什麼?現在技不如人,拚不過人家,隻能忍氣吞聲先!

    鍾長勝望著張揚目光中帶著幾分蔑視,喬鵬飛吹得他如何厲害,可現在看來不外如是,他向張揚伸出大手道:“不好意思,我還以為你對兩位小姐構成了威脅,所以才會貿然出手。”

    張揚心說你他媽編吧,他被鍾長勝的一拳一腳傷得不輕,抓住鍾長勝的手站了起來,嗓子眼一甜又噴出一口血來。

    看到他這幅模樣,時維也害怕了:“吐血了,壞了!咱們趕緊送他去醫院吧。”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用,我休息休息就好……”

    喬鵬飛裝腔作勢道:“還是去醫院檢查檢查吧,鍾大哥出手可不是鬧著玩的,真要是造成了內傷,耽擱了就麻煩了。”

    張揚對這廝的假惺惺厭惡至極,冷冷道:“這點拳腳我還受得住!”

    喬夢媛道:“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張揚道:“沒事,我休息一下就好。”

    看到張揚如此堅持,喬夢媛和時維隻能作罷,兩人陪著張揚來到客房,途經客廳的時候,喬振梁看到張揚麵『色』蒼白,也關切的過來問候,張揚隻是說不小心摔了一下,並沒有提及剛才被襲擊的事情。

    回到客房內,張揚除去鞋襪上了床,向喬夢媛道:“我得休息一會兒,不要讓外人打擾我。”

    喬夢媛關切的點了點頭,反手帶上房門,來到客廳內聽到時維把剛才的事情已經說了出來,喬振梁一聽就猜到鍾長勝貿然出手肯定是受了侄子的慫恿,鍾長勝是老爺子的保鏢,喬老視他如同子侄一般,喬振梁也不方便說什麼,把喬鵬飛叫到書房內。

    喬鵬飛知道被伯父看穿,跟著他來到書房,有些膽怯道:“大伯!”

    喬振梁冷哼一聲:“你這小子,真是混蛋!張揚是我們請來的客人,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待人家?”

    喬鵬飛一臉無辜道:“大伯,這件事跟我真的沒關係,聽到動靜我去阻止的時候已經晚了。”

    喬振梁道:“張揚這次過來是專門幫你爺爺治病的,害得人家受傷,咱們已經失禮了,要是人家有什麼好歹,咱們家是要承擔責任的。”

    喬鵬飛道:“不就是一拳一腳嗎?他不是挺厲害的,誰想到會這麼不堪一擊。”

    喬振梁道:“男人的心胸怎麼可以如此狹窄,我知道你和張揚之間過去有過節,可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不能始終記在心,始終記著這種小事,你以後還能做什麼大事?”

    喬鵬飛的嘴很硬:“大伯,這件事真的和我沒關係,他和時維打鬧,所以才害得鍾長勝誤會了。”

    喬振梁看到他死活都不肯承認,歎了口氣道:“你去吧,總之以後見到張揚要客氣一些。”

    喬鵬飛點著頭,心卻怪大伯多事,張揚,隻不過是個小人物而已,他們喬家根本不需要對他如此厚待。離開書房,看到喬鵬舉走了過來,喬鵬舉買『藥』回來也知道了剛才發生的事情,把喬鵬飛拉到一邊道:“挨訓了?”

    喬鵬飛充滿委屈道:“我真不知道大伯看上了這小子什麼?對他這麼好!”

    喬鵬舉道:“這次是專程請他過來給爺爺治病的,你小子不分青紅皂白,捅出了這個禍端,本來馬上就能給爺爺治病,這下可好,你把大夫給打傷了,爺爺也陪著倒黴。”喬鵬舉說的是實話,現在『藥』買來了,針也拿來了,可張揚受傷了,他們總不能要求人家這就給爺爺治病,鍾長勝的一拳一腳間接把喬老也給連累了。

    喬鵬飛不屑道:“就憑他?他也會治病?我才不信呢,根本就是騙人的,這下倒給了他一個拖延的理由。”

    喬鵬舉歎了口氣道:“你小子就不能把心胸放寬一點,至少在長輩麵前,裝也得裝出來。”

    喬鵬飛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喬鵬舉道:“待會兒你跟我去他那問候一下。”

    喬鵬飛搖了搖頭道:“我不去,我看到他氣就不打一處來。”

    喬鵬舉聽他這樣說,也不再勉強。

    張揚在房內呆了兩個小時不見出來,眼看就要吃晚飯了,喬振梁讓兒子過去看看。

    鍾長勝是個高手,他的一拳一腳震傷了張揚的經脈,讓他原本就處嚴重透支狀態的內息再度鼓『蕩』衝突,內傷更是雪上加霜。張揚調息了兩個周天,仍然無法將這次造成的損傷複原,聽到敲門聲,他緩緩睜開雙目,低聲道:“進來!”

    喬鵬舉推門走了進來,笑道:“感覺怎麼樣?”

    張揚道:“好一些了!”

    喬鵬舉道:“鍾長勝是我爺爺的警衛,武功很厲害,剛才的確是誤會了,所以才會想你出手,我爺爺把他痛斥了一頓。”

    張揚淡然笑道:“既然說是誤會就不必追究了!”他才不相信是什麼誤會!

    喬鵬舉道:“怎麼樣?可以去吃飯了嗎?一家人都在等你呢!”

    張揚道:“胸口有些悶,沒什麼食欲,你們吃吧,等我餓了回頭再去找吃的。”

    喬鵬舉也沒有勉強,點了點頭轉身去了。

    他走了沒多久,喬夢媛和時維一起過來了,她們還給張揚帶來了兩身衣服,張揚來得匆忙,連替換衣服都沒帶,剛才被鍾長勝打得吐血,t恤上沾染了不少的血跡,給他買衣服也是借此表達歉意的方式。

    張揚向衣服瞥了一眼道:“衣服選的不錯,不過我沒帶替換衣服,內褲有沒有買?”

    喬夢媛俏臉一紅,時維將服裝袋扔到床上:“都買了,我們兩人去給你買內褲,售貨員看我們的眼光別提多怪了!”

    張揚哈哈笑道:“你就說給老公買的!”

    時維啐道:“就你也配?”

    喬夢媛可不想在這種曖昧話題上糾纏下去,輕聲道:“為什麼不去吃飯?”

    張揚道:“的確不想吃,鍾長勝的拳腳夠硬,我得有幾天才能恢複了。”

    喬夢媛歎了口氣道:“真是不好意思,請你過來還連累你受了傷,我們家人都覺著過意不去。”

    張揚笑道:“沒事兒,反正我這人也沒個好人相,容易被別人誤會!”

    時維格格笑道:“你這句話算是說對了,你瞧你長得樣子,就不像好人。”

    張大官人道:“我也是眉清目秀,相貌英俊!”

    時維啐道:“馬不知臉長,你黑不溜秋的一臉『淫』賤樣。”

    張揚道:“我都慘到這份兒上了,你就別糟踐我了,那啥……權當是人道主義,你捧我兩句行不?”

    時維道:“你們這些當官的就喜歡別人吹捧,你越想讓我吹,我越不幫你吹!”

    

Snap Time:2018-07-23 23:44:27  ExecTime:0.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