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六十七章一張紙的幸縛(上)


    第四百六十七章【一張紙的幸福】(上)

    張大官人開始意識到自己骨子還是有許多虛偽的成分在內,心中想什麼,可嘴上卻不能說,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光輝形象咱可不能輕易給毀了,張大官人一臉的鄭重:“哪啥……我這月的黨費還沒交呢,你先幫我墊上吧!”

    安語晨格格笑了起來,見過能裝的,隻是沒見過張揚這麼能裝的,她笑道:“你這輩子的黨費我都包了。”

    張揚道:“別想賄賂我,我有黨『性』原則的。”

    安語晨看到他的精神恢複了,心中頗為欣慰,輕聲道:“明天我得回香港。”

    張揚道:“怎麼了?”

    安語晨道:“我爸下樓的時候扭到了腳,右腳骨折了,我回去看看他。”

    張揚點了點頭,安語晨雖然和她父親安德銘關係一直都不是太好,可在心底還是很孝順的,張揚道:“去吧,我沒什麼事兒,歇兩天就會生龍活虎了。”

    安語晨道:“你啊,閑不住的『性』子。”想起明天就要離開,心中不由得生出依依不舍的情緒,安語晨開始意識到自己對這位師父的感情越來越微妙了。

    安語晨的這句話很快就被驗證了,張揚第二天就要出門,起因是喬夢媛的一個電話,她說父親有要緊事讓張揚去一趟東江。

    張揚雖然身體尚未複原,可省委書記的召見他不敢不從。

    喬夢媛此次前往東江也十分的突然,她並不知道張揚生病的事情,來到張揚的住處接他的時候,才意識到張揚的臉『色』並不好看,張揚的精神有些萎靡不振,腳步無力的上了喬夢媛剛買的那輛凱迪拉克吉普車,時維從駕駛座上轉過頭來:“喂,你別坐那兒啊,指望你當柴可夫斯基呢!”

    張大官人現在哪有那份體力,他一臉可憐相:“我說丫頭,昨晚我喝多了,這會兒還沒緩過勁來呢。求你了,我睡一會兒。”現在他可沒有精力去開車。

    喬夢媛看出張揚身體狀態不好,輕聲道:“時維,別『逼』他了,看來真是喝多了,我來開車吧!”她把後座給放平,新買的吉普車很寬大,張揚很舒服的躺在上麵,喬夢媛幫他拿了條『毛』毯:“好好睡,等到了東江我再喊你。”

    張揚有氣無力道:“成,我得補一覺。”

    時維抱怨道:“整天就知道吃喝玩樂,年紀輕輕的不求上進。”

    喬夢媛笑了起來:“行啦,他都這麼難受,你就饒了他吧。”

    時維道:“裝得,一看就知道裝得!”

    張揚躺在後座上哼哼唧唧道:“蝮蛇舌中口,黃蜂尾後針,兩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

    時維柳眉倒豎:“姐,他罵咱們呢!”

    張揚道:“說你呢,別把人家捎上。”

    喬夢媛格格笑道:“好了,趕緊走吧,別耽誤了正事兒!”

    張大官人這趟差出的稀糊塗的,反正喬夢媛不會坑他,再說了,喬書記傳召,他也不敢不去。躺在吉普車內他睡得很香甜,醒來的時候已經到東江外環路了。

    張揚打了個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這麼快就到了?”

    時維從副駕上扭過頭來:“你睡得這麼舒服,當然快了!”

    張揚笑了笑,舒展了一個懶腰,覺著身體舒服了許多,可肚子感到有些餓了,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他抗議道:“喂,都幾點了也不叫我吃飯!”

    喬夢媛道:“中午吃飯的時候本想叫你,看你睡得這麼香,就沒忍心。”

    張大官人厚顏無恥道:“你真疼我!”

    一句話把喬夢媛臊得粉麵通紅,啐道:“你這張嘴真是越來越討厭了。”

    時維道:“回頭我找根縫衣針給他縫上。”

    張揚道:“蛇蠍心腸啊!”他指了指路邊的麵館道:“我先去吃碗麵成嗎?”

    喬夢媛道:“等會兒吧,我讓家人準備。”

    張揚這會兒有點還陽了:“我說,咱們大老遠跑到東江來究竟為了什麼事情?”

    喬夢媛道:“我爸找你,我也不清楚什麼事兒!”

    張揚稍一琢磨就猜到,十有八九喬振梁兩口子又有人犯病了,不然這位省委書記是想不起來找自己的,又或者喬書記雅興大發,想圖自己給他寫幅字?總之除了這兩件事,張揚實在想不起自己還能引起喬振梁的多大興趣。

    喬夢媛卻沒有前往省委大院,而是驅車來到東江西南的白沙灣,張揚有些好奇了:“你家不是住在省委大院嗎?”

    時維道:“我大表哥在白沙灣買了棟別墅,今天周末,全家人都到這來了。”

    張揚樂道:“你們一家人都來了,我跟著摻和是不是有些不合適?”

    時維道:“我也覺著不合適,可我舅舅非讓你過來。”

    白沙灣是東江近郊的一處療養勝地,八十年代在這發現了溫泉,改革開放之後,各種各樣的旅遊度假村也應運而生,他們所去的地方位於白沙灣東靈山腳下,這兒並沒有正式開發,隻有一座幹休所,沒有沾染商業的俗氣。

    汽車沿著山道盤旋而行,沒多久就看到前方『露』出的白牆青瓦,這是平海南部典型的民居風格。繞過前方的樹叢,眼前豁然開朗。

    卻見綠樹掩映之中,又一座白『色』的小樓聳立在那,綠白相間,賞心悅目。

    喬夢媛來到大門前摁了摁喇叭,大門緩緩開啟,她直接將汽車駛入其中,張揚心中暗道,這喬鵬舉真是會選地方,這兒山清水秀,清幽靜謐,不失為一個休養生息的絕佳場所。

    汽車停下之後,從停車點走到小樓還要穿過花園,約有五十米的距離,院子並沒有人,喬夢媛道:“我哥應該在樓上呢。”

    張揚忽然感覺肚子有些不舒服,捂著肚子道道:“洗手間在哪兒?”

    時維忍不住道:“懶驢上磨屎『尿』多!”她朝右側指了指道:“麵就有,你快去,我們在客廳等你!”

    張揚笑了笑道:“人有三急,我憋一路了,也就是看在喬書記的份上,平時我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喬夢媛和時維同時啐道:“惡心!”

    張大官人樂沿著小路向麵走去。

    這廝走了幾步來到廁所前,蹲下去才想起自己沒帶手紙,張大官人這個尷尬,看來內力損耗過度,連帶著頭腦也不頂用了,他掏出手機,考慮是不是給喬夢媛打個電話讓她送紙過來。張揚拿著手機猶豫了老半天,這事兒的確有些難以啟齒啊,看來隻能麻煩喬鵬舉了。張大官人忽然想到某人詮釋過得幸福,幸福是什麼,幸福就是我上廁所的時候忘帶紙了,有人遞給我一張紙。

    張大官人下定決心準備撥打電話的時候,聽到腳步聲了。

    一位身穿灰『色』工作服帶著口罩的老頭兒走了進來,老頭兒手上沾著泥巴,運動鞋上也沾了不少的紅泥,從這就可以推斷出十有八九是這的花匠,他在廁所內洗了洗手,轉身向張揚看了看。

    張揚陪著笑臉:“老師傅,求你件事兒!“

    老頭兒低聲道:“說唄!”

    “你身上帶紙了沒?”

    老頭兒搖了搖頭。

    張揚道:“我是你們家請來的客人,麻煩幫我去拿張紙!”

    老頭而沒說話,轉身走了。

    張大官人大聲道:“大爺,快點啊!”

    過了一會兒,那老頭慢吞吞走了回來,遞給張揚一張餐巾紙。

    張揚笑著接了過來,這就是幸福,這位老花匠的一張紙讓他有了雪中送炭的感覺。

    張大官人渾身舒泰的走出廁所,看到那老頭正蹲在前麵擺弄著花草。

    張揚道:“老師傅,謝謝你了!”

    老頭兒道:“小事情,不用謝!”

    張揚道:“對你來說是小事,對我來說是大事,你這兩張紙是雪中送炭,回頭我跟他們說說,給你加工資!”

    老頭兒笑了笑,沒說話,埋頭繼續侍弄他的花草。

    張揚來到小樓前,正看到身穿休閑裝的喬鵬舉迎了出來,他笑著向張揚道:“這麼久?還以為你掉到茅坑了。”

    張揚尷尬笑道:“昨晚吃壞了肚子,這別墅不錯,挺大的!”

    喬鵬舉道:“我一朋友的,他出國了,低價轉手讓給我了。剛剛整修完,麵還有溫泉呢。”

    張揚跟著他來到客廳,喬夢媛和時維兩人都去樓上換衣服了,喬鵬舉讓保姆泡了一壺茶,陪著張揚在客廳坐下。

    張揚道:“喬書記呢?”

    喬鵬舉道:“本來休息的,可下午有個緊急會議要開,又去了省委,我媽去淩雲寺上香,晚點才會回來。”

    張揚有些好奇道:“不知喬書記找我過來為了什麼事情?”

    喬鵬舉道:“我也不清楚,等我爸回來你就知道了。”他遞了一杯茶給張揚,趁著喬夢媛和時維沒有下來的功夫,小聲提醒張揚道:“回頭我爸要是問起金莎的事情,你千萬別把我給招出來了。”

    張揚笑道:“我是那種人嗎?一人做事一人當,我不會提起你的任何事。”

    喬鵬舉滿意的點了點頭:“張揚,我聽說你跟海瑟夫人握手言和了?”

    張揚道:“冤家宜解不宜結,我跟她本來就沒什麼矛盾,是馬益亮得罪了我,事情說開了就沒事。”

    喬鵬舉道:“說開了最好。”他心倒是十分的奇怪,素來強硬的海瑟夫人,為什麼會在這件事上采取低調處理的方法,難道她真的是知難而退?

    這時候喬夢媛和時維兩人換好衣服從樓上走下來,喬夢媛想起張揚還沒吃飯的事情,她向保姆說了聲,讓保姆給張揚下碗麵先吃著。

    喬鵬舉也看出張揚的精神不太好,問過之後才知道張揚昨晚喝多了。

    時維一旁道:“我就搞不懂你們這些男的,遇到酒就走不動,隻要興頭上來了,就會沒完沒了的喝。”

    張揚笑道:“你別說我們,你自己還喝多過呢!”

    時維道:“酒是穿腸毒『藥』,你小心把腸子都喝壞了。”

    張揚道:“『色』還刮骨鋼刀呢,也沒見天下間的男人都打光棍?”

    喬鵬舉笑了起來,這時候他父母從門外走了進來。

    張揚慌忙起身恭敬道:“喬書記好,孟阿姨好!”

    喬鵬舉兩口子笑著點了點頭,他聞到了廚房的香味兒,有些詫異道:“你們還沒吃飯?”

    時維道:“不是我們沒吃,是張揚沒吃,他一路之上隻顧著睡懶覺呢。”

    張揚笑道:“我聽說喬書記傳召,慌忙馬不停蹄廢寢忘食的趕了過來,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

    喬振梁笑道:“好,我就欣賞小張的爽快,你先吃飯,咱們回頭再聊。”他倒是沒和張揚見外,和妻子一起上樓去了。

    張揚是真餓了,接過那一大碗麵條,不一會兒就將麵條吃了個精光。

    時維一旁不無嘲諷道:“好吃也不能狼吞虎咽,萬一不小心噎死了,什麼前途都沒了。”

    張揚笑道:“不久吃碗麵條嘛,主人都沒說話,你心疼什麼?”

    時維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就是看你不順眼。”

    張揚道:“那你接著不順眼,我繼續吃飯。”

    時維忽然沒來由問了一句:“我說,你剛去完廁所洗手了嗎?”

    張大官人手中的筷子僵在那,好像……曾經……或許……真沒有……

    

Snap Time:2018-01-22 10:09:01  ExecTime:0.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