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六十四章寬容(下)


    第四百六十四章【寬容】(下)

    吳中原這次見到張揚明顯低調了許多,他這兩天在江城聽到了一些事也親眼看到了一些事,他對張揚開始有些了解了。一個隻身對付三十多名持刀凶徒的好漢,一個敢於去砸省公安廳廳長妹妹夜總會的猛將,誰也不會輕視這種人。吳中原終於明白為什麼杜天野會把他放在這麼重要的地方,吳中原也意識到平中建設想在新機場工地中順利幹下去,就必須得和他搞好關係。趙洋林雖然是副總指揮,可他隻能掛名而已,張揚才是機場建設的實權人物。

    吳中原同時也為那天晚上設下的飯局感到有些後悔,自己把左援朝、喬鵬舉、孫東強全都請去,目的是向張揚展示實力,可事實證明他的那一套根本不管用,張揚連省公安廳廳長王伯行的麵子都不給,更何況這些人?吳中原從那天之後,一直都想找個機會和張揚好好談一談,今天總算等到了這個機會。

    張揚讓食堂準備了一桌飯,宴請吳中原,機場工地食堂被八珍居的耿六承包,耿六極其重視,專門從八珍居派來了一名大廚,夥食質量很好,八珍居的幾樣拿手菜也全都帶了過來。

    吳中原對這的小菜也是讚不絕口,他笑道:“我吃了這麼多地方,江城機場工地食堂的菜肴味道最好。”

    張揚笑道:“江城機場建成要到九七年呢,吳總以後吃食堂的機會多了。”

    吳中原笑道:“說真的,我感覺這菜肴的味道比起新帝豪還要正宗。”

    趙洋林道:“家常菜還是要到下麵來吃,新帝豪那種酒店都是做套菜的,吃起來反倒沒什麼意思。”

    吳中原道:“是啊,現在大飯店的菜譜如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廚子做出的口味也都差不多,我們整天在外麵吃早就膩歪了。”

    趙洋林深有同感道:“我現在如無必要基本上都在家吃,喝完稀飯吃點鹹菜都有滋有味的,年紀大了,腸胃不好,大魚大肉反倒吃不慣了。”

    張揚用公筷夾了一隻醬鴨頭給他:“八珍居的特『色』之一,您得嚐嚐!”

    趙洋林苦著臉道:“膽固醇高,我害怕這玩意兒。”

    張揚笑著端起酒杯道:“來,咱們歡迎吳總來機場工地視察!”

    吳中原謙虛道:“我是來參觀學習的,視察可談不上!”

    張揚道:“合作就是一個磨合協作的過程,隻要我們雙方拿出誠意,任何問題都會找到解決之道。”

    吳中原笑道:“這次我算見識到了日本監工的厲害,他是用國際上最嚴格的標準來要求我們的施工。我們的員工主要做的是國內的項目,對這種要求有些不適應,不過這次的風波對平中有一個最大的好處,讓我意識到我們不能僅僅滿足於國內,要放眼國際,要用國際上最嚴格的標準來要求自己,隻有這樣,才能夠走出國門,龜博士給我們上了很好的一課啊!”

    趙洋林也樂得看到事情得到解決,他笑道:“我早就說過平中建設是我們平海建築業的金字招牌,雙方的矛盾在於溝通不夠,隻要把事情說清楚,一切就雲開霧散了。”

    張揚端起酒杯道:“希望我們合作愉快!共同把江城新機場這個項目做好!”

    吳中原點了點頭道:“請兩位領導放心,我們平中建設會將質量放在第一位,以江城的榮譽為己任!”

    當晚張揚值班,留在指揮部休息,九點多的時候,牛文強過來找他,因為養殖場受到汙染的緣故,牛文強的螃蟹基本上全都死光,他這陣子也相對清閑下來,幾乎每天晚上都到指揮部來。董欣雨把給他的賠償變為了股份,牛文強最近都在給他造成巨大損失的第二皮革製衣廠參加工廠的改製,按照他的話來說,這地方屬於他了,他得盯住自己投資,確保利益回收。

    牛文強來到張揚辦公室的時候,張揚正在電腦上玩著大富翁的遊戲,牛文強敲了敲門,推門走進來。張揚借著玩遊戲,沒理會他。

    牛文強自己倒了杯茶,連灌了幾口道:“這麼大人了,怎麼還這麼幼稚?”

    張揚道:“別打擾我啊,眼看就贏了。”

    牛文強走過去,一伸手就把顯示器給關了。

    張揚氣得朝他直瞪眼:“你搗什麼『亂』啊?”

    牛文強道:“走,咱們喝酒去!”

    張揚道:“我剛吃完!”

    牛文強道:“我在豐澤湖買了一隻三斤多重的野生大王八,還有兩隻野鴨,本來準備自己獨享的,可想來想去,還是準備和你分享。”

    張揚笑道:“我真吃不下,剛陪吳中原吃完飯!”

    牛文強道:“要不咱們去豐澤,把程焱東他們都叫出來!”通過汙染事件,牛文強在豐澤當地也結交了一幫朋友。

    張揚看了看時間,都九點半了,這廝的興致倒是很高。

    張揚道:“這麼晚了,飯店也都關門了,跑到豐澤也得十點,你帶著王八野鴨,誰給你加工啊?”

    牛文強道:“走吧,今天我高興,咱們喝通宵!”

    張揚道:“這麼著吧,你把這些菜送食堂去,讓朱師傅給加工加工,順便弄一桌菜,你現在就給程焱東他們打電話,讓他們來指揮部吃飯,我這房間多得是,晚上不走都可以在這兒休息。”

    牛文強樂點了點頭道:“成!那啥……”

    張揚看出他有話要說:“說吧!”

    牛文強道:“我把董欣雨請來行不?”

    張揚看出了點門道,這廝該不會對董欣雨有什麼想法吧?他點了點頭道:“這麼晚了,你請,人家未必願意來。”

    牛文強笑道:“她在二廠指揮改建呢,我去接她!”

    張大官人歎了口氣。

    牛文強道:“你不高興啊?”

    “那倒不是!”

    “那你歎什麼氣啊?”

    張揚道:“我是為董欣雨歎氣,你說人家就毒死了你幾隻螃蟹,這下好嘛,不但把廠子搭給了你,連人你也惦記上了,你可真夠毒的。”

    牛文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哥們,我挺喜歡有個『性』的女孩子,真的,我這次有點動真情了。”

    張揚笑道:“你哪次不是動真情啊?我看你壓根就是一濫情。”

    牛文強道:“這方麵你是祖師爺!”

    張揚瞪圓了眼睛:“滾!信不信我把你和王八一起扔出去?”

    牛文強笑道:“王八野鴨就在你門外,你拎食堂去,我去接人!”不等張揚說話,這廝已經走了,在門外又道:“程焱東他們你招呼啊!”

    張揚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出門看到放在那的甲魚和野鴨,野生甲魚可真是不小,張揚拎著甲魚又來到食堂,正準備給程焱東打電話,安語晨的電話先打了進來,她是想和張揚商量豐澤一中分校開學剪彩的事情,這兩天她都在豐澤準備學校開學。說起來豐澤一中分校還是張揚來豐澤分管文教衛生之後的工作重點之一,可隨著現在市任命他成為江城新機場的現場指揮,張揚這個豐澤副市長實際上在豐澤已經沒有了具體負責的工作。所謂分管招商工作也隻是一個幌子而已。安語晨決定出資辦學的初衷是為了支持張揚,不過現在張揚已經將工作重心轉移到了新機場,安語晨卻不能說撤就撤,常淩峰之前在豐澤一中分校上做了不少的工作,眼看臨近開學了,豐澤一中分校區也將正式開張,安語晨準備辦一個熱鬧而隆重的開學儀式,這件事當然要和張揚商量。

    牛文強這麼晚召集人喝酒,其目的不言自明,幸虧安語晨也趕過來了,起到了分擔注意力的作用,讓他的用心不至於這麼明顯。一群人在新機場指揮部會合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

    張揚讓廚子老朱給做了個甲魚撈飯,他和牛文強程焱東喝酒的時候,安語晨和董欣雨喝可樂相陪。

    董欣雨和牛文強之間的關係看來融洽了許多,兩人在近期的合作中都發現了對方身上的一些優點,董欣雨是個實幹家,牛文強在社會關係上很有一套,在接管皮革製衣二廠和改製的過程中,董欣雨主抓生產,而牛文強則利用自身的社會資源幫忙跑銷售,最近配合的很是默契。

    無論到了哪,張大官人都是最惹人注目的話題人物。

    程焱東雖然沒有親眼看到張揚怒砸金莎的場麵,可這兩天公安係統內已經傳開了,程焱東笑道:“放眼江城,敢砸金莎的隻有張市長,我敬你一杯。”

    張揚笑道:“這話怎麼說的?砸間夜總會也值得你敬酒嗎?”

    程焱東道:“誰不知道金莎的後台老板王均瑤是我們公安廳王廳長的親妹妹,你砸得不僅僅是金莎,還是王廳長的麵子。”

    張揚道:“今天我見過王均瑤了。”

    幾個人都望向他,安語晨關切道:“她怎麼說?”

    張揚道:“喬夢媛出麵說和,她態度還算不錯,答應這件事從此作罷。”

    牛文強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對你來說未嚐不是一件好事,來,咱們敬吉星高照的張市長一杯。”幾個人一起響應。

    張揚喝了這杯酒道:“我看那個王均瑤不簡單,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她仍然談笑風生心平氣和的。”

    牛文強道:“說不定人家隻是忍一時之氣,對你采取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策略。”

    張揚笑道:“要是被你說中了,我以後豈不是連走路都要小心?”

    程焱東道:“在體製中打拚,隻要是你想認認真真的做事,不得罪人是不可能的,我就欣賞張市長這樣,快意恩仇,這才是真漢子。”

    牛文強道:“老程,差不多就行了,你這馬屁拍得有些肉麻了。”

    董欣雨忍不住笑了起來,她很少發言,畢竟在張揚和程焱東這幫官員麵前顯得有些拘束,可隨著接觸的加深,發現他們這個圈子也很有趣。

    程焱東笑道:“拍馬屁也得分對象,有些人官再大,缺少做官的品德,喊我爺爺我也不拍他。張市長官雖然不大,可是個踏踏實實做事的人,你說我拍,我認了!”

    安語晨道:“你這句話好像還是在拍!”

    一群人都笑了起來。

    張揚道:“程焱東,你這是捧殺,別以為我聽不出來。”

    程焱東道:“話說回來,咱們杜書記和榮局也都夠意思,現在都傳遍了,說王廳長大為光火,直接找杜書記問責,杜書記當場就拍了桌子,說咱們江城的事兒輪不到他說話。”

    張揚微微一笑,他知道杜天野的確這麼幹了,這次杜天野和榮鵬飛兩人因為他的事情承受了不小的壓力。張揚道:“外麵的傳言不可信,這件事情暫時告一段落了,沒憑沒據的事情還是不要『亂』說。”

    程焱東道:“其實做領導的最重要就是要有擔當,杜書記這句話讓人聽著就解氣。”

    牛文強笑道:“我還聽說一傳言,說你帶人砸金莎的時候,揚言你在江城一天,就不會再有金莎這兩個字?”

    張大官人點了點頭道:“我的確說過,而且我會說到做到。”

    

Snap Time:2018-06-19 16:21:07  ExecTime:0.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