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六十三章造假與誹謗


    第四百六十三章【造假與誹謗】

    當金莎夜總會的招牌在眾人的矚目中轟然倒塌的時候,薑亮正率領警察在現場維持著秩序,現場看熱鬧的人實在太多了,他阻止不了張揚,隻能盡量保證現場情況不要進一步惡化,所以金莎內外出現了很奇怪的一幕,張揚率領一幫農民工在麵打砸,警察則封鎖了現場,讓圍觀的老百姓不要過度靠近。

    張大官人完成打砸大業之後,昂首闊步的走出金莎的大門,望了望地上七零八落的招牌,唇角『露』出一絲笑意,此時他心中舒服多了。

    他的手機不停的響,可張揚沒有接電話的意思,他看到人群中有個女孩正在笑盈盈看著他,一雙美眸中流『露』出興奮的光芒,卻是安語晨。

    張揚也笑了,他向安語晨點了點頭,指了指自己的皮卡車,安語晨來到了他的皮卡車內,笑道:“我剛到江城就看到你鬧事!”

    張揚道:“不好意思,來你們的商業廣場砸場子了。”

    安語晨道:“砸就砸唄,反正我又不讓你賠!”

    張揚道:“有人找我賠啊!”

    安語晨笑道:“這些樓都屬於我所有,夢媛不會找你賠的。”

    張揚道:“我發現我真是洪福齊天,正打算聯係你們兩個,讓你們把金莎轉讓給『政府』當指揮部呢,你這就來了,還給我帶來了一這麼大的好消息。”

    安語晨道:“我從夢媛姐那過來的,如果不是她說,我還不知道這有熱鬧可看。”

    張揚的手機仍然在不停地響。

    安語晨向他的手機望了一眼道:“既然你不想接,為什麼不幹脆關機?”

    張揚道:“關了機我就不知道市的反應了。”

    安語晨笑道:“市什麼反應?”

    張揚道:“杜書記很惱火!”

    杜天野氣得重重把聽筒頓在電話機上,咬牙切齒道:“混小子,故意不接我電話。”

    秘書江樂走進來道:“杜書記,政協馬『主席』來了!”

    杜天野皺了皺眉頭道:“讓他進來!”

    馬益民臉『色』鐵青的走了進來,一見到杜天野就抱怨道:“杜書記,他瘋了,光天化日就闖入金莎,帶著一百多名農民工把金莎砸了個『亂』七八糟,他還是國家幹部嗎?根本就是一個強盜,一個土匪!”

    杜天野道:“馬『主席』,坐,你說誰啊?我都沒聽明白。”他沒聽明白才怪,從張揚對金莎展開打砸行動,他就已經得到消息了。可在馬益民麵前他要裝傻,他要裝出一無所知的樣子。

    馬益民道:“杜書記,我還能說誰?我說張揚的,他剛才領著一百多口子人把金莎給砸了,現在江城老百姓都知道了,影響之惡劣,『性』質之嚴重前所未有,還有,他砸金莎夜總會的時候,警察就在外麵站崗,沒有一個警察去過問,全都抱著膀子看熱鬧,這是何等的囂張,這分明是在挑戰我們的法律,身為一個黨員幹部,他不知道維護『政府』形象,反而帶頭踐踏我們的法律,不處理這種人,天理難容!”馬益民是真火了,張揚做得太過分,砸了金莎不算,還把他弟弟給打了。他馬益民要是再不出頭,整個江城體製都會把他看低,以後人家隻會更瞧不起他。

    杜天野道:“我問問情況,如果這件事的確是他犯錯,我一定會嚴肅處理!”

    馬益民知道杜天野是推脫之詞,他和張揚的關係,整個江城體製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馬益民知道杜天野肯定想庇護張揚,可他這次不會善罷甘休了,張揚捅的漏子太大,杜天野也幫他擦不幹淨。

    馬益民還沒走,公安局長榮鵬飛就來了,他也是為了張揚怒砸金莎的事情來的。

    馬益民道:“榮局,你來的正好,張揚帶人在金莎又砸又搶,你們公安局怎麼不問?”

    榮鵬飛道:“馬『主席』,砸我聽說了,搶我可沒聽說,兩者的『性』質不同,您可別混淆概念啊!”

    馬益民道:“有什麼分別,根本就是強盜行為,你們警察也在現場,為什麼不管?為什麼要任由這種事情發生?”

    榮鵬飛道:“我們警察的任務是確保老百姓生命和財產的安全。”

    馬益民道:“金莎的員工就不是老百姓?金莎被砸,員工被打,他們的生命和財產都受到了威脅,難道不是你們應該管轄的範圍?”

    榮鵬飛道:“這件事我正在處理,馬『主席』你做得是政協工作,我們的工作『性』質不同,等我有時間再向你慢慢解釋。”榮鵬飛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他這句話雖然婉轉,可意思表達的很明確,你趕緊忙活你的政協工作去,我們公安局的事情輪不到你指手畫腳。

    馬益民憤然點了點頭,轉身走了。

    杜天野冷眼看著他們兩人之間的交鋒,這會兒杜天野反倒冷靜了下來,回到椅子上坐下,低聲道:“說說吧,這麼大的漏子你打算怎麼處理?”

    榮鵬飛道:“我聽說大字報是馬益亮散布的,今天早晨還弄了兩個三陪女拿著張揚的身份證去機場工地索要嫖資。”

    杜天野道:“人家就是想惹火他,他這一發火倒好,正中了別人的圈套,光天化日之下把金莎給砸了,有種啊!他當自己是梁山好漢嗎?”

    榮鵬飛道:“王廳長打來了電話,讓我馬上處理好這件事,今天就得給他一個結果。”

    杜天野怒道:“他憑什麼對江城的事情指手畫腳,不用理會他,我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

    榮鵬飛歎了口氣道:“可這次,張揚的確玩得有些過火了!”

    杜天野道:“這混賬東西就是不接我電話,事情惹完了,自己跑到哪兒躲起來了!”

    張大官人不是怕事的人,此時他正在喬夢媛的辦公室,看著安語晨在轉讓協議書上簽字,這叫亡羊補牢猶未晚也,張揚也不傻,衝動歸衝動,可出了氣之後還得做好善後工作,金莎租用的那棟樓房屬於安語晨,喬夢媛之前代為管理,安語晨現在做得是和張揚簽訂一份合同,把那棟樓轉讓給江城市機場指揮部作為市區接待中心,時間沒寫今天,簽署的是大樓竣工之日。

    這樣一來就成了一女許配兩家,安語晨和張揚簽約,喬夢媛和王均瑤方麵簽約。因為產權屬於安語晨,所以喬夢媛過去代為簽署的那份合同就失去了效用。說穿了,他們現在就是在造假,明目張膽的造假。

    喬夢媛苦笑道:“這樣一來我就把海瑟夫人得罪了!”

    張揚道:“你要是覺著難做,我就把這份假協議給撕了。”

    安語晨說話比較直接:“夢媛,張揚和那個什麼海瑟夫人之間你站在誰那一邊?”

    喬夢媛小聲道:“我要是站在她那邊,豈能眼睜睜看著你們造假?”

    張揚笑了起來,心中一陣溫暖在滌『蕩』著,關鍵時刻,喬夢媛和安語晨都毫不猶豫的選擇支持自己,人生能得一知己足矣,現在自己一下得到了倆,還都是紅顏知己,水準剛剛的。

    喬夢媛道:“那棟樓本來就是語晨的,我隻是代為管理,隻要我不把這份代理協議拿出來,我和海瑟夫人的合同就是非法的,換句話來說,金莎的經營一直都沒有得到業主的許可。”

    安語晨點了點頭道:“惡人我來當,就算我師父不帶人去砸金莎,我也得做這件事。”

    張揚道:“應該用不著這份合約,如果她想在這件事上做文章,我先把馬益亮給弄進去。”

    張揚之所以這樣說是有些把握的,在喬夢媛那簽完合同之後,他馬上返回市『政府』去見了李長宇。

    李長宇並沒有想到這件事和自己的兒子有關,看到張揚進來,不由得關切的站起身來:“張揚,市就快炸開鍋了,你小子可真能惹禍。”

    張揚笑道:“李市長,我來見你就是為了解決這件事的。”

    李長宇苦笑道:“這件事上我無能為力,最多敲敲邊鼓,你得趕緊去找杜書記。”李長宇還是有自知自明的,張揚砸金莎,牽涉的幕後人物實力都很不一般,他可應付不來。

    張揚這才將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李長宇聽完心這個懊惱啊,他壓根沒想到今天這件事的起因竟然是自己那個不爭氣的兒子,他氣得手足發抖道:“這個畜生,居然敢做這種事。”

    張揚道:“事情應該不是他做的,他在電話也承認了,把錢包給了馬益亮,馬益亮對我一直懷恨在心,所以想借著這件事給我難堪,李市長,他把大字報散得滿大街都是,還弄了兩個三陪堵到機場建設指揮部門口找我要嫖資,誣陷我嫖娼,我要是忍了,以後再也抬不起頭來做人。”

    李長宇道:“可……你也太激進了一些……”

    張揚道:“直到現在我沒見過王廳的那個妹妹,我和她沒什麼矛盾,可她選了馬益亮,馬益亮三番五次的向我挑釁,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今兒我就把金莎給砸了,我就不信她還不出來。”

    李長宇道:“我回去一定要狠狠教訓那個畜生。”雖然他和張揚的關係十分親密,可現在仍然要做出一些表態。他知道這次兒子把張揚惹火了,如果張揚真要下手對付兒子,自己勢必要陷入兩難的境地。

    張揚笑道:“李市長,你放心,我不會動祥軍,他當我是仇人,我可把他當成你兒子。”

    李長宇心說什麼叫當成,本來就是,他其實已經聽出,張揚在賣他一個人情。

    張揚道:“我不求你別的,你要是真想幫我,就讓祥軍把前後的經過說一遍,他怎麼撿到的手包,這手包又是怎麼落在了馬益亮的手上,解釋清楚這件事應該不難,你讓他說真話也應該不難。”

    李長宇點了點頭道:“你放心吧,這件事我一定讓他說出來!”

    張揚來見杜天野的時候,榮鵬飛還沒走,和杜天野兩人正在商量著對策。看到張揚一臉笑容的走進來,杜天野真是氣不打一處來,指著他的鼻子罵道:“混小子,你舍得『露』麵了?”

    張揚道:“剛剛在忙工作,所以沒來得及接電話,其實有些事電話是說不清楚的,還是當麵解釋的好。”

    杜天野點了點頭道:“好,我就聽你怎麼狡辯!”

    張揚道:“我先說幾件事,第一,金莎現在經營的地點屬於安語晨,早在這棟樓建成的時候,我就和安語晨簽訂了合約,要把這棟樓作為新機場江城市區接待中心,因為忙新機場的籌建工作,所以一直沒來得及裝修,所以說金莎現在是占用我們的地方經營。”

    杜天野眯起眼睛看著他:“安語晨是你徒弟,喬夢媛是你朋友,她們當然站在你這邊,作假誰不會啊!”

    張揚笑道:“杜書記英明!”

    榮鵬飛道:“僅僅這一點不能成為你打砸金莎的理由。”

    張揚道:“第二,昨晚我陪杜書記喝酒的時候,我的手包忘在老街酒家了,這一點杜書記可以證明!”

    杜天野愣了一下:“是,我六點半到八點期間的確和你在一起了,你包丟沒丟我沒注意。”

    張揚道:“咱們分手之後,我去一招藍島咖啡見了省紀委副書記劉豔紅,一直到接近十點,她可以為我證明。”

    杜天野道:“接著說!”

    張揚又道:“我發現手包丟了之後返回老街去找,發現包沒了,當時飯店老板給我提供了一個線索,我們離開之後,李祥軍和一幫人坐進了那個包間,有理由相信他們之中有人把我的手包給拿走了。”

    接下來的事情榮鵬飛已經知道了,他歎了口氣道:“你是說李祥軍和這件事也有關係?”

    張揚道:“李祥軍把手包給了馬益亮,馬益亮利用我的這些證件到處散播謠言,所以今天早晨才出現了這麼多的大字報,說我從十一點招『妓』,我十一點的時候還在漢江燒烤喝酒呢,飯店老板可以幫我證明。”

    杜天野道:“你能證明什麼?證明你沒嫖『妓』?證明大字報是無限你的?既然能證明,你為什麼不通過法律,馬益亮的行為涉嫌誹謗,侵害了你的名譽,你可以告他,為什麼要選用最為激進的方式呢?”

    張揚道:“為了你們!”

    杜天野道:“你少把我們扯進去!”

    張揚道:“就說榮局吧,我就不明白,你明明知道金莎有違規行為,為什麼不敢查?不就因為老板是王伯行的妹妹嗎?”

    榮鵬飛道:“你懂什麼?如果沒有證據一味胡來,我們的法律還有什麼約束力?”

    張揚道:“馬益亮抹黑的不是我一個人,他抹黑的是江城市委市『政府』,我是你杜書記極力推舉的幹部,是你讓我負責新機場建設項目,如果在別人的心中,我成了個嫖客,那麼你杜書記的眼光是不是有問題?”

    杜天野道:“少給我狡辯!行了,你自己惹了事,自己就得兜住,現在老老實實給我回機場指揮部,在具體處理意見出來之前,不要再回江城惹是生非。”

    張揚道:“事情我已經說明白了,要殺要剮,你們當領導的掂量著辦,真是給你們添麻煩了,我知道你們想護著我,也清楚我占理兒,可你們擔心影響,還顧忌公安廳王廳長,當領導當到你們這份上,也真夠窩囊的。”這廝丟下這句話,昂首挺胸的離開了市委書記辦公室。

    杜天野和榮鵬飛大眼瞪小眼的愣在那,這小子也忒『操』蛋了,明明自己惹了禍,還幫他們委屈,榮鵬飛道:“杜書記,他是影『射』我的,跟您沒關係。”

    杜天野道:“你以為我聽不出來,他說的是我們,把我一起罵進去了。”

    榮鵬飛道:“杜書記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

    杜天野道:“這種小事情應該是你們公安局處理,我當市委書記的連這種事都要問,隻怕我連覺都不用睡了。”

    榮鵬飛道:“杜書記,我的壓力很大啊。”

    杜天野道:“張揚砸金莎了嗎?”

    榮鵬飛道:“我讓人調查了,他倒沒動手砸,可那一百多名民工是他帶過去的,他還打了馬益亮。”

    杜天野道:“我們要追究責任,也要分清責任,打人就追究打人的責任,砸東西就追究砸東西的責任,一定要落實到人,他打馬益亮是不對,可馬益亮用這種方法詆毀一名國家幹部好像也不對吧?”

    榮鵬飛道:“不但不對,而且已經構成了誹謗罪!”

    杜天野堅決果斷道:“犯罪了就要抓!不管他的後台是誰?犯了法就一定要受到法律的製裁!”

    榮鵬飛在和杜天野的對話中漸漸理清了頭緒,杜天野不但回護張揚,而且護到了極點,不用問,江城的政壇因為這件事必將陷入一場爭鬥之中,榮鵬飛提醒杜天野道:“杜書記,這次砸得可是王均瑤的場子,王廳長很生氣。”

    杜天野道:“他生氣就讓他自己過來查,讓他看看金莎究竟有沒有違規經營的行為,我說鵬飛,你犯得著考慮他的感受嗎?還是那句話,江城的事情,他說了不算!”

    圍繞張揚怒砸金莎的事件,常委會上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市委組織部長徐彪一如既往的站在了張揚的這一邊,他大聲道:“砸得好!”絲毫沒有顧忌馬益民憤慨的眼光,徐彪道:“我早就說過,南林寺是佛教聖地,佛祖舍利就收藏在那,可他們居然對著南林寺開了家夜總會,整天弄一幫三陪女搔首弄姿,這成何體統。”

    馬益民道:“老徐,你說話太偏激了,金莎一直都是正規經營。”

    徐彪道:“正規經營是表麵上,誰知道背地他們都幹些什麼?”

    很少發言的江城軍分區司令郭建道:“江城不是沒有先例,過去的皇家假日不就是因為涉黃而關門整頓嗎?”他這句話可是衝著馬益民說的,當初皇家假日關門的時候,在那擔任經理的也是馬益民的弟弟馬益亮。

    徐彪說話可沒那麼客氣:“真是巧啊,兩次都是馬益亮當經理,馬『主席』的弟弟還真是商業奇才啊!”

    馬益民焉能聽不出其中的諷刺,窘迫的老臉通紅,他正想分辨兩句。

    人大主任趙洋林道:“打砸金莎的事情我不在場,所以沒有什麼發言權,可今天早晨上班的時候,兩名三陪女拿著張揚的駕駛證去機場指揮部鬧事我卻是親眼所見,我真是不明白,她們把我們國家機關當成什麼地方了?還好,當場被我們抓住了一個,另外一個雖然跑了,也被警方找到了,你們猜猜她們是怎麼說的?說是受人指使,故意抹黑張揚,讓他難堪。”

    現場常委已經開始竊竊私語。

    趙洋林道:“過去大家一直都說改革是有風險的,今天我才算體會到,你努力工作不代表你就沒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有麻煩找到你。”

    杜天野道:“張揚丟了一個手包竟然引發了這麼多事情,咱們江城還真是不太平啊。”

    馬益民聽出杜天野在偷換概念,可現場常委中明顯站在張揚一邊的人更多一些,他求助的看了看市長左援朝。

    左援朝清了清嗓子道:“照我看,這個誣陷張揚的人很可惡,可張揚在沒有搞清楚事情之前,所采取的方法也太激進了一些,在群眾中的影響是惡劣的,現在是和平年代,一個國家幹部竟然可以帶者民工去連打帶砸,這讓江城的投資商感到害怕,我已經聽到不少人反應,他們害怕自己的投資得不到保障。這件事『性』質很嚴重,一定要嚴肅處理,不然別人會以為我們在包庇他。”

    杜天野道:“我很好奇,究竟是誰在抹黑張揚,是誰在利用這件事製造文章呢?”

    李長宇眉頭緊鎖,低聲道:“張揚的手包被我兒子撿到了!”這件事隻有少數人知道,可誰也沒把這件事說出來,所以李長宇說出實情的時候,所有常委都驚詫的看著他。

    李長宇道:“我兒子李祥軍,過去曾經也是皇家假日的股東,當時皇家假日出事的時候,想必大家都還記得。”

    馬益民隱約覺得有些不妙,李長宇當眾坦誠這件事,其目絕不是要針對張揚,而是意在為張揚開解。

    李長宇道:“祥軍拾到了張揚的手包,出於他對過去事情的怨念,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去歸還,而是想把手包丟掉報複張揚一下,可他又把這件事告訴了馬益亮,於是馬益亮要走了手包。”李長宇已經找兒子求證過,現在把整件事當眾說出來也是費了一番努力的。

    馬益民道:“長宇同誌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弟弟誣陷張揚?”

    李長宇道:“我隻是說我知道的事情,至於你弟弟有沒有做過誣陷別人的事情,你應該去問他!”

    公安局長榮鵬飛道:“我也有一個消息向大家宣布,根據我們目前掌握的證據,馬益亮的確涉嫌詆毀張揚的名譽,來開會之前,公安機關已經正式批捕!”

    馬益民的臉『色』變了,他有些憤怒的咆哮道:“你有什麼證據?不能平白無故抓人?光天化日之下打砸搶的你不抓,你卻要抓受害者,這是什麼道理?”

    榮鵬飛道:“誰是受害者您說了不算!”

    馬益民怒道:“你說了算?”

    杜天野懶洋洋道:“好了好了,每次開會都要弄得劍拔弩張的,有意思嗎?你們說了都不算,法律說了才算!”

    左援朝沒有說話,看到眼前的情景他有些明白了,杜天野護張揚是護定了,雖然他明知道金莎的背後有著盤根錯節的關係,他仍然這樣做,就證明杜天野對這些外來勢力十分的不爽,左援朝有些同情的看著馬益民,在這件事上,馬益民爭執下去是沒有結果的,馬益亮做錯了一件事,他選錯了挑戰的對象,他和張揚的實力相差懸殊,挑戰張揚肯定是個以卵擊石的下場。

    “為什麼平白無故就抓人?”會後稍稍冷靜下來的馬益亮又找到榮鵬飛理論。

    榮鵬飛道:“你弟弟詆毀國家幹部,抹黑『政府』形象,這都不是小事,馬『主席』,你還是幫他找個好律師吧。”

    馬益民道:“難道你們認為張揚在這件事上一點責任都沒有?”

    榮鵬飛道:“他沒觸犯刑法,不歸我管。”

    馬益民怒道:“那歸誰管?”

    榮鵬飛道:“你可以去找組織部長,紀委書記,甚至可以去找左市長,去找杜書記,總之這件事跟我們公安局挨不上。”

    馬益民這個怒啊,除了市長左援朝那他還真找不到說理的地方,所以他找到了左援朝的辦公室。

    左援朝耐著『性』子聽他抱怨完,歎了口氣道:“老馬,張揚在這件事上還真沒有多大『毛』病。”

    馬益民愣了,怎麼左援朝也這麼說話?

    左援朝道:“我剛剛才知道,金莎營業的那棟樓,在竣工的時候就跟機場指揮部簽訂了合同,在法律上金莎是不受保護的。”

    馬益民道:“怎麼可能,金莎明明是簽了五年合約。”

    左援朝道:“你知道那棟樓真正的業主是誰嗎?”

    馬益民哪會知道具體經營的事兒,他搖了搖頭。

    左援朝道:“安語晨,喬夢媛代理她在南林寺商業廣場的所有物業,不過兩人隻是口頭協議,也就是說,喬夢媛和王均瑤簽訂的合同根本是無效的。”

    馬益民稍一琢磨就明白了其中的關竅,他憤憤然道:“作假誰不會,張揚肯定在其中動手腳了。”

    左援朝道:“他動手腳又怎麼樣?安語晨認了,喬夢媛也認了,王均瑤這個虧吃定了,她最多隻能找喬夢媛的麻煩,你以為她會這麼做嗎?”

    馬益民歎了口氣,喬夢媛什麼背景,王均瑤雖然有個省公安廳廳長的哥哥,可王伯行在喬振梁的麵前隻有俯首帖耳的份兒,王均瑤肯定不敢招惹喬夢媛,即使喬夢媛在這件事上根本站不住理。

    左援朝道:“老馬啊!張揚衝動不假,可是沒有人給他撐腰,他敢貿貿然去砸金莎嗎?”

    馬益民道:“你是說……”他把杜書記三個字給咽了回去,雖然左援朝和他目前是同一立場,可政治上的任何人和事都不可靠。

    左援朝點了點頭,他知道馬益民想說什麼,左援朝的確認為張揚打砸金莎是杜天野的授意,可這次他想錯了,杜天野是被張揚的行為『逼』得走到了王伯行的對立麵。

    馬益民道:“如果繼續這樣縱容下去,禍國殃民啊!”

    

Snap Time:2018-08-20 19:06:49  ExecTime:0.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