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六十章傳經布道(上)


    第四百六十章【傳經布道】(上)

    張揚的那一刀並沒有刺中劉五的要害,在醫院進行縫合包紮後,劉五馬上就被提審。

    田斌和劉五是老相識了,劉五曾經是他的線人,田斌也因為這層關係,一度被懷疑為方海濤死亡的幕後指使者。

    “說吧,你為什麼要殺方海濤?”

    劉五道:“我沒殺方海濤,殺他的是魏長貴,跟我沒關係!”

    田斌怒道:“你還敢狡辯,魏長貴是你結拜兄弟,他說是你指使他殺方海濤的。”

    “他說了你就信啊?拜托你有點頭腦好不好,他恨我,想害我!”

    田斌道:“誰不知道你們兩個是結拜兄弟,關係好著呢。”

    劉五笑道:“我把他老婆睡了,你說他恨不恨我?”

    田斌氣得瞪大了眼睛,劉五果真是個老滑頭。

    陪同審判的薑亮不動聲『色』道:“既然你沒指使他殺方海濤,你逃什麼?”

    劉五道:“我身上背著其他案子啊,我敢不逃嗎?留下來難道等你們抓我啊?”

    田斌道:“劉五,你的底子我清楚得很,你最好配合我們的工作,不然單單是我們掌握的罪證,你這輩子就別想從麵出來。”

    劉五咧開嘴笑道:“大不了就是一無期,你想讓我認殺人罪?那可是砍頭的罪,你把我當傻子算呢?”

    田斌有些壓不住自己心頭的火氣,指著劉五的鼻子道:“『操』你媽的,你他媽在跟我嬉皮笑臉,信不信我抽死你!”

    薑亮慌忙製止住田斌,拉著他來到門外。

    劉五哈哈大笑道:“我說田大隊,罵人可是你的不對,小心我投訴你!”

    田斌被薑亮拉到門外,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情緒有些激動,充滿內疚道:“不好意思,提起這件事兒,我有點壓不住火。”

    薑亮道:“這小子是爛泥一堆,他知道自己罪責深重,反而鐵了心要對抗到底了。”

    田斌道:“我就不信撬不開他的嘴巴。”

    薑亮道:“當初我們讓魏長貴開口就是張揚幫忙,實在不行,再把他請來,我想他一定有辦法。”

    田斌道:“用不著那麼麻煩,劉五『色』厲內荏,典型的紙老虎,給他點顏『色』看看,他就老實了。”

    薑亮皺了皺眉頭,田斌附在他耳邊小聲說了句什麼,薑亮笑著搖了搖頭。

    劉五看到田斌又進來了,不覺怔了怔:“我說田大隊,你有完沒完?我被人捅了一刀,需要休息,有什麼問題明天再問行嗎?”

    田斌向一旁站著的警察道:“你先出去!”

    劉五頓時覺著有些不妙,看到房間內隻剩下他和田斌,他低聲道:“田大隊,我知道的都說了……”

    田斌推開了窗戶,他們的審訊室位於四樓,他來到劉五身邊,一把擰住他的耳朵,劉五疼得慘叫了一聲,被他拖到窗前,劉五道:“田斌,你是警察,你別忘了你是警察!”

    田斌冷笑道:“不用你提醒,我是警察,可就是因為你我被弄到了監獄,我被人打了黑槍,我他媽差點就不明不白的死了!”他的神情顯得瘋狂無比,掏出了手槍,抵住劉五的後腦:“給我跳出去!”

    劉五顫聲道:“你瘋了……你是警察……”

    田斌道:“警察怎麼樣?警察也是人,我就是不能容忍你這種人渣繼續危害社會,給我跳下去!”

    劉五的後背上頃刻間布滿了冷汗,他顫聲道:“你不敢的……”

    田斌揚起槍柄狠狠向劉五的右肩傷口砸去,痛得劉五慘叫了一聲,他聽到田斌打開保險的聲音,此時方才意識到田斌要玩真格的了,他顫聲道:“你殺了我,你也逃脫不了法律的製裁……”

    田斌冷笑道:“誰會在乎,你跳窗逃走,我開槍阻止,誰會追究我的法律責任?跳下去!”田斌揚起手槍,朝著劉五腳下的地麵就是一槍。

    劉五嚇得身軀顫抖,轉過身來祈求的看著田斌,田斌用冒著青煙的槍口瞄準了他的額頭。

    劉五道:“別……別開槍……我真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董得誌找的我……董得誌……我之所以逃,是因為我發現他要殺我……滅口……”

    田斌冷冷道:“董得誌已經死了,現在是死無對證,你當然會這麼說。”

    劉五道:“董得誌有……有……有個女人……”

    “誰?”

    “我……我不知道……不過……不過……我有她的照片……”

    田斌點了點頭:“把照片給我!”

    常淩峰望著田斌送上來的照片,這些照片顯然是在對方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偷拍的,其中一人是江城市前公安局副局長董得誌,還有一個女人,因為帶著帽子和墨鏡,再加上拍照距離較遠的緣故,看不出她的具體樣子。

    常淩峰道:“這女人是誰?”

    田斌道:“劉五說他不知道。”

    薑亮道:“單憑幾張照片就認定董得誌有女人,好像有些證據不足吧。”

    常淩峰道:“劉五能夠將這些照片一直都留在身邊,證明這照片還是很重要的,其實我們的線索並不多,董得誌死了,就算找到這個女人,也不能證明什麼?我們也無法指認這女人和方海濤的案子有關係。”

    田斌道:“換一個角度想想,這女人為什麼要殺方海濤?僅僅是為了要陷害我?她為什麼又要陷害我?”

    常淩峰道:“這件案子藏得很深,我一直在想,董得誌絕不會是整件事的策劃者,他為什麼要害田廳長?到最後他的行為已經無法用常理來解釋。”

    薑亮道:“也許隻有找到這個女人才能真相大白。”

    常淩峰道:“劉五可能沒說實話,想辦法再問問他,他當初為什麼要逃,現在為什麼要回來?這照片他既然能夠拍到,證明他對董得誌早就有了防備之心,他知道的情況比我們了解的要多。”

    薑亮道:“張揚走了?”

    常淩峰點了點頭道:“他很惱火遷怒到金莎夜總會身上了,想讓我把金莎給關了!”

    薑亮道:“馬益亮那小子不是什麼好東西,也的確該給他們一點教訓。”

    常淩峰笑道:“隻要讓我們抓到證據,我肯定要讓他好看,不過咱們是執法機關,做事不能隻憑著個人的好惡。”

    薑亮道:“我看張揚未必肯咽得下這口氣!”

    常淩峰道:“我跟他說過了,以他現在的政治覺悟,應該不會『亂』來的。”

    常淩峰對張揚的了解顯然還不夠,張大官人一旦認準的事情,他就一定要辦。警方不願意協助他清查金莎,張揚還有另外的準備。

    第二天黃昏,金莎夜總會外出現了難得一見的場麵,三寶和尚率領十名年輕僧人,穿著僧衣,拿著佛祖,昂首闊步的來到金莎夜總會門外化緣,如果隻是化緣,也無可指責,可這幫和尚不但化緣,還順便講經布道,遇到客人前來金莎,便有和尚迎上去跟人家講經。

    小姐過來上班,和尚也過去苦口婆心的勸人家從良。

    前來的客人看到這種場麵誰也不敢下車了,這他媽哪跟哪兒,夜總會門口有和尚講經。

    馬益亮愁眉苦臉的看著大門外,這他媽那是講經啊,分明是在砸場子。

    一位年輕的和尚麵對著一位打扮妖嬈的紅發女郎道:“女施主,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那女郎道:“瞧你道貌岸然的樣子,其實腦子也都是些齷齪的念頭,我就不信你看到女人沒有別的想法,你就沒衝動過?”

    和尚被說得滿臉通紅。

    三寶和尚迎上去道:“何苦呢?何必呢?”

    女郎道:“和尚,你能別擋路嗎?再這樣我告你『性』『騷』擾啊!”

    三寶和尚道:“我跟你講講佛經!”

    “你是念經,我是念精,我們其實沒什麼不同。”

    三寶道:“女施主差矣,我給你講講佛法吧。”

    “什麼佛法?隻不過你想嘮叨騙錢而已。”

    三寶正『色』道:“女施主不懂法施嗎?講經說法,讓世人開智慧名佛理也是一種布施。”

    “你用佛法布施,我用身體布施,你未必比我高尚多少,讓開讓開,別耽誤我工作。”

    “……”

    金莎夜總會外的熱鬧景象很快就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力,新聞媒體聽說這種熱鬧事情也趕過來了。這樣一來,金莎門口熱鬧的跟菜市場似的,可麵清冷到了極點,哪位客人也不想自尋晦氣,跑到這種地方來被記者關注。

    馬益亮忍無可忍,終於下令讓保安驅散這幫和尚,可在驅趕和尚的過程中馬上就發生了衝突,起因是三寶和尚出手打了保安,這幫保安的素質本來就不高,加上被和尚打了,馬上一擁而上,現場演變成了一場全武行。

    和尚在人數上明顯是吃虧的,可馬益亮忽略了一個事實,這是南林寺廣場,圍觀的老百姓佛教的信徒本來就不少,看到和尚來這講經,本來是抱著看熱鬧的態度,可和尚們被打,老百姓就看不過眼了,在三寶和尚悲慘的佛號聲中,老百姓的憤怒被激起了,幾百名老百姓參與到這場鬥毆中去,這樣一來,雙方的實力對比馬上到了個個兒。那幫保安都是領工資的主兒,誰也不會當真為了金莎去賣命,一看到這麼多人衝著自己來了,嚇得一個個屁滾『尿』流的往夜總會奔。

    馬益亮看到形勢不妙,慌忙關上大門,把憤怒的人們阻擋在夜總會門外。

    可這並不足以平息老百姓的憤怒,老百姓們抓起磚頭石塊向夜總會的門窗投擲,隻聽到乒乒乓乓的聲音不絕於耳,等到警察到來的時候,現場已經是一片狼藉。

    市公安局局長榮鵬飛聽說這件事之後,真是哭笑不得,知道三寶和尚在現場出現,他馬上斷定這件事和張揚有關,他不得不佩服張揚的腦筋,自己昨晚沒答應封掉金莎,看來這廝並不死心,另辟蹊徑,達到的效果和官方封店是一樣的。

    榮鵬飛斟酌了一下還是給張揚打了個電話。

    張大官人裝得跟沒事人一樣:“榮局找我有事嗎?”

    榮鵬飛道:“真有你的,你居然能弄十幾個和尚去金莎念經!”

    張揚道:“榮局,這事兒跟我可沒關係,新機場的建設我都沒忙完呢,哪有功夫關注金莎的事情。”

    榮鵬飛道:“你小子少給我裝蒜,三寶和尚跟你的關係我還不知道,你指哪兒,他打哪兒!”

    張揚笑道:“還是那句話,這跟我沒關係,麵對社會醜惡現象,你們警方不出麵,現在好了,老佛爺都看不過去了,讓佛門弟子出麵懲戒他們,這就叫自做孽不可活,金莎那種地方能關一個是一個。”

    榮鵬飛道:“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凡事都得要證據。”

    張揚道:“南林寺麵藏著佛祖舍利,金莎開在南林寺商業廣場,這種烏煙瘴氣的地方根本就是對佛祖不敬,佛門弟子去傳經布道也是便宜他們了,我要是佛祖,直接用雷劈了他!”

    榮鵬飛歎了口氣道:“你就別跟著添『亂』了,總而言之,金莎的事情我們會處理,隻要查出他們有違法經營的地方,我保證會動手。”

    張揚笑道:“榮局,你也別為難了,不就是一王伯行嗎?我就奇怪了,單憑一條藏匿凶犯還關不了金莎?劉五敢帶著三十多人在金莎砍我,誰給他這麼大的膽子?”

    

Snap Time:2018-07-18 04:51:18  ExecTime:0.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