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五十九章找死(上)


    第四百五十九章【找死】(上)

    吳中原笑道:“你們新機場工程把關很嚴啊,平中建設入駐還不到一個月,已經讓我們返工了好幾次。”他終於將話題指向這件事。

    張揚笑道:“新機場工程質量是放在第一位的,這方麵我們都交給從日本聘請來的質量總監負責。“

    吳中原道:“聘請日本工程師做監工想必花費不菲吧?”

    張揚笑道:“每月兩萬美元,目前來看,這筆錢花得很值。”

    吳中原舉杯道:“張市長,任何事都有一個磨合的過程,想必我們平中建設在很多方麵還有不足,希望張市長批評指正,隻有這樣才能讓我們平中建設得到長久的發展。”

    張揚跟他碰了碰杯子,聽出吳中原的這番話充滿了虛情假意的味道。

    晚宴結束的時候,吳中原將他們送到停車場,左援朝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向張揚道:“小張啊,吳總是我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以後你可要多多照顧啊!”

    張揚笑著點點頭。

    一群人在停車場道別的時候,喬鵬舉來到張揚麵前,笑道:“晚上還有什麼安排?”

    張揚知道他沒盡興,笑道:“皇家假日吧,我請你喝馬天尼!”

    喬鵬舉笑著點了點頭道:“那好,我跟你去感受一下江城的夜生活。”他跟著張揚上了皮卡車。

    張揚剛把車駛出新帝豪,吳中原的電話就打給了喬鵬舉,喬鵬舉笑道:“吳總,看到你剛才忙著送人,我們就先跑了!”

    那邊吳中原道:“別急著走嘛,晚上還有節目!”

    喬鵬舉道:“我們去皇家假日。”

    吳中原道:“金莎吧,那兒是我朋友開的,你們先過去,我馬上就到!”

    喬鵬舉掛上電話,向張揚道:“改地方了,咱們去金莎!“

    金莎夜總會是剛剛開業不久的,位於南林寺商業廣場,據說是香港人投資的,無論裝修還是檔次全都在江城首屈一指。張揚也聽說了,最近也有不少人邀請他過去玩,可因為忙於新機場建設的事情,張揚始終沒有去過,他笑道:“我跟吳總不熟,還是不去了。”

    喬鵬舉笑道:“有什麼啊!就是一商人,咱們玩咱們的,管他做什麼?”他何其精明的人物,馬上就明白張揚為什麼這樣說,從口袋掏出一支香煙點燃:“吳中原今晚的安排的確不是那麼回事兒,我也不知道他擺下了龍門陣,專門是為了向你顯示實力的。”

    張揚笑了,和喬鵬舉這種聰明人說話要輕鬆得多。張揚道:“平中建設和我們合作的並不愉快,因為工程質量問題,我請來的日本總監跟他們的工作人員發生了不少的矛盾。”

    喬鵬舉道:“吳中原這個人很聰明,不過有時候喜歡自作聰明,我要是知道他今晚是在利用我給你施壓,壓根我就不會來。”

    張揚笑道:“他的確也有些能力,不但能請動你,還把左援朝和趙洋林都請來了。”

    喬鵬舉道:“也許他認為向你展『露』實力的最好方法就是顯示他的社會關係。”

    張揚笑了:“應該有些作用,我怎麼都得給你們一些麵子。”

    喬鵬舉道:“不用給我麵子,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我最討厭別人利用我!”

    張揚道:“你和吳中原的關係似乎不錯!”

    喬鵬舉笑道:“是吳中原和我的關係不錯,我看得很透,這些商人接近我的目的還不是衝著我們家老爺子,我要是跟他們同流合汙,那就是給我們家老爺子添『亂』,錢我得掙,可冒風險的事情我不能幹,我做的就是投資,利潤雖然薄了一點,可勝在穩妥。”

    張揚暗自感歎,喬振梁的這對兒女真是聰明絕頂,更重要的是,無論是喬夢媛還是喬鵬舉,他們的原則『性』都很強,喬夢媛表現為做自己的事,很少和別人發生聯係,而喬鵬舉卻是在商海中遊刃有餘,頗有些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味道。

    張揚和喬鵬舉來到金莎,看到停車場內密密麻麻的場麵,張揚就不由得心生感歎,這世界變化實在太快了,金莎開業也就是一個月,想不到生意居然火爆到這種地步。

    喬鵬舉道:“吳中原向我強烈推薦這個地方,你來過嗎?”

    張揚搖了搖頭。

    喬鵬舉笑道:“在我麵前別擺出衛道士的麵孔,沒什麼可以隱瞞的。”

    張大官人苦笑道:“真沒有,我最近都紮在工地那邊,根本不知道南林寺廣場開了一這麼大規模的夜總會。”兩人一邊說一邊向金莎走去。

    張揚和喬鵬舉進入一樓大廳,喬鵬舉向服務員說了吳中原的名字,服務員帶他們上了電梯,直達六樓,金莎夜總會一共包下了四層樓,從三層到六層,麵的裝修也是極盡奢華,走入其中仿佛走入了大觀園,隨處可見窈窕嫵媚的女郎。

    張揚雖然隻是第一次來,已經可以斷定這的經營肯定有非法的成分在內。不過夜總會這種行當,不打點情『色』牌,很難把生意做到火爆。

    身穿黑『色』西服的馬益亮笑著迎了上來,他向張揚笑道:“張市長來了!”

    張揚看到他也是微微一怔,他沒想到金莎的老板居然是政協『主席』馬益民的弟弟馬益亮,其實過去皇家假日就是他和台灣人周水生合資開的,後來因為從事『色』情服務而被封,張揚通過各種途徑施壓,讓周水生將皇家假日低價轉給了胡茵茹。現在馬益民卷土重來,在南林寺商業廣場開了金莎夜總會,而且生意更勝往昔。馬益亮並沒有忘記昔日的那段仇隙,表麵上卻裝得熱情洋溢,向張揚伸出手去:“吳總說你們要過來,讓我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

    張揚和馬益亮握了握手,他打心底是看不起江城的這幫衙內的,馬益亮、袁立波、李祥軍這幫人在他心中都是些扶不上台麵的主兒,看到馬益亮能夠經營如此規模的夜總會,並搞得這麼紅火,張揚多少有些意外。

    馬益亮又笑著向喬鵬舉伸出手去:“喬先生,我是金莎的經理馬益民!”

    喬鵬舉點了點頭,和他握了握手,馬益民親自帶著他們來到房間內。

    他們剛剛坐下,吳中原就趕到了,一進門就拱手道:“恕罪恕罪,我來晚了!”

    馬益亮對吳中原顯得十分尊敬,賠著笑道:“吳總,今晚怎麼安排?”

    吳中原笑道:“到了你的地盤上,當然是你說了算,對了,把你手下的五朵金花全都叫過來陪我們喝酒。”

    馬益亮笑著點了點頭道:“那我來替大家安排吧!”

    張揚開始有些後悔了,自己畢竟是『政府』官員,跟著他們來到這種場合,萬一這種事要是傳出去,豈不是惹了一個大麻煩,這廝下定決心,今晚無論別人怎樣,自己一定要做到意誌堅定,敷衍一會兒就走。

    吳中原看出張揚顯得有些不自在,他笑道:“張市長不必介意,自古就是英雄配美人,咱們也不是搞什麼非法活動,就是找幾位小姑娘陪著吃吃喝喝,順便唱唱歌,絕對不會違反黨『性』原則。”

    喬鵬舉笑道:“吳總,你是蓄謀已久啊,想腐化我們的國家幹部。”

    吳中原道:“這不叫腐化,這叫格調,『毛』老爺子都說過,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咱們要相應老爺子的號召,風流而不下流才是做國家幹部的最高境界!”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張揚雖然對吳中原沒多少好感,可對他的這句話倒是很讚同,這廝認為自己就是風流而不下流。

    五位風姿妖嬈的美麗女郎走了進來,其中一個坐在了吳中原的身邊,另外四個,分別坐在張揚和喬鵬舉的身邊。

    喬鵬舉道:“吳總,你身邊怎麼隻有一個啊!”

    吳中原笑道:“我年紀大,精力不比你們這些年輕人,能者多勞嘛!”他身邊的那女郎嬌滴滴道:“吳總說話太謙虛了,您正當壯年,無論精還是力都不比別人差!”

    滿屋人都笑了起來。

    張大官人對這種場麵有些不適應,革命警惕『性』起到了關鍵的作用,風月歡場,在大隋朝那會兒他可是熟客,不過現在咱是『共產』黨員,是國家幹部,有些事是不能做的,張揚也理智的很,吳中原這個人十有八九是個笑麵虎,他今天先向自己展『露』實力,然後又玩糖衣炮彈,跟這種人相處要異常小心,稍不留神就會掉進他的陷阱。

    張揚身邊的兩名女孩兒都很年輕,她們緊貼著張揚的身體兩側,張揚笑道:“你們這麼貼著我,快把我痱子捂出來了!”

    幾個女孩都格格笑著。

    張揚左側那個染著紫紅『色』頭發的女孩道:“帥哥,有沒有女朋友啊?”她大概喝了點酒,說話的時候眼睛半睜半閉的,帶著明顯的醉態。

    張揚道:“咱能不討論個人問題嗎?”

    那女孩道:“不討論個人問題還討論社會問題啊?”

    另一位女孩道:“又不是政治家,社會問題多累啊,要不咱們還是探討社交問題吧。”

    紫紅『色』頭發的女孩道:“社交好麻煩,還是討論『射』精問題吧!”

    一群女郎同時起哄:“花癡啊,看到人家帥,就這麼直接!”

    張大官人真有些吃不消了,他倒不是玩不起,而是當著吳中原和喬鵬舉真的放不開,張揚笑著想那紫紅『色』頭發的女孩道:“你多大了,有十八歲嗎?”

    那女孩道:“看不起人!”她挺了挺胸膛道:“34d!”

    張大官人尷尬到了極點,幹咳了一聲,起身道:“那啥……我先去個洗手間!”

    紫紅『色』頭發的女孩挽著他的手臂道:“要不要我陪你去?”

    張揚道:“不用!”起身就往門外逃去。

    吳中原和喬鵬舉看著倉皇逃竄的張揚都笑了起來,吳中原道:“他很害羞啊!”當著這麼多歡場女子的麵,他當然不能把張揚的名字說出來。

    喬鵬舉笑道:“不習慣罷了!”他伸出手,在那名『性』格外向的紅發女郎豐『臀』上捏了一記道:“你把我朋友給嚇走了!”

    那女郎笑道:“那我去洗手間把他找回來!”

    一群人又跟著歡呼起來。

    張揚在洗手間內洗了把臉,理了理紛『亂』的思緒,他決定離開這個地方,這種場合不適合他。

    一陣香風從身後襲來,那紅發女郎突然冒了出來,從後麵抱住他:“這麼久,是不是自己偷偷打飛機了?”

    麵對這種直白的女郎,張大官人真有些消受不起,他拉開那女郎的手臂道:“對不住啊,我還有事兒,先走了,你幫我跟那兩位朋友說一聲。”

    那紅發女郎看到他要走,跟著追了過來:“帥哥,別走嘛!”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張揚哭笑不得道:“你喝多了,趕緊回去吧,我還有正事兒!”

    “不……你得跟我回去……你要是走了,我在姐妹麵前多沒麵子!”那女郎有些酒意上頭,抓著張揚不放。

    張揚有些煩了,一把甩開了她,轉身就走。斜刺一個中年人衝了出來,抓住那名紅發女郎,甩手就是一個耳光:“媽的,你他媽放我鴿子!”

    那女郎被打的尖叫了一聲,可那人仍然沒有解恨,一把將她推倒在地上,抬腳朝著她的小肚子就踢了過去。

    張揚本來想走,可聽到身後那紅發女郎叫得淒慘,終於忍不住停下腳步,向那中年人道:“我說你一大老爺們打女人丟不丟人?”

    那中年人剃著板寸,頭頂到前額有一條一寸多長的刀疤,顯得十分凶悍,他怒視張揚:“小白臉,誰褲襠被紮緊把你『露』出來了?”

    張揚冷笑了一聲,那年輕人隻覺著眼前一花,然後就聽到“啪!”地一聲,張大官人輪圓了手臂,一個結結實實的嘴巴子抽在這廝的臉上。那小子一百八十多斤的身軀被抽得倒飛而起,撞在走廊的牆壁上,然後貼著牆壁又摔倒在地麵上。

    張揚這下可捅了馬蜂窩,隻聽到一個人叫道:“五哥被人打了!”

    “我『操』!”粗魯的咒罵聲傳來,從607包房內,湧出來十多名身材壯碩的青年,他們手中『操』酒瓶的,拿砍刀的都有,一幫人全都衝向張揚。

    張揚眯起眼睛,很輕蔑的看著那群人,在公眾場合攜帶凶器,一看就知道這群人不是什麼好東西。張揚忽然意識到自己和夜總會這種地方大概天生相克,隻要自己來,幾乎每次都要出事,他歎了口氣:“我真不想傷人!”

    “傷你媽!”一個高壯的男子揮舞著酒瓶向張揚的頭頂砸來。

    張揚一把就將他的手腕抓住,然後從容不迫的將他手中的酒瓶奪了下來,淡然一笑,忽然揮動酒瓶幹脆利索的砸在這廝的腦袋上,砸得對方血流滿麵。張揚這一手,起到了極大地震懾作用。

    這時候馬益亮帶著保安匆忙趕到,看到鬧事的又是張揚,馬益亮的第一感覺就是,張揚在故意找他的晦氣。

    這件事還真不是張揚挑起的。

    馬益亮慌忙上前分開雙方,拱手道:“各位,都給我一個麵子,算了,算了!”

    那個叫五哥的人搖搖晃晃從地上站了起來,他指著張揚道:“麻痹的,兄弟們,把他給我做了……”

    沒等他那邊的人動手,張揚已經一拳砸在他的臉上,這廝被張揚這一拳砸得天旋地轉,再度坐倒在地上。

    張揚道:“找死,我成全你們!”

    馬益亮來到張揚身邊,低聲道:“張爺,您是我親大爺,這事兒算了吧,別把警察給招來了!”

    張揚壓根沒把他看在眼,冷笑道:“都他媽亮凶器了,還怕把警察招來?你是打算包庇這幫犯罪分子了?”

    馬益亮知道張揚難伺候,他忍氣吞聲道:“算了吧,給我一個麵子。”

    吳中原和喬鵬舉聽到動靜後也出來了,張揚可以不給馬益亮麵子,可喬鵬舉的麵子他還是要給的,他指著那幫人道:“以後再敢拿刀出來,我把你們全都弄進去。”

    吳中原現在才真正意識到張揚的霸道和囂張,他想通過勢力讓張揚認識到自己的實力,可沒想到張揚用武力給他反上了一課。出了這種事,張揚也沒心境繼續呆下去,向喬鵬舉道:“你們玩,我還有事,先走了!”

    

Snap Time:2018-04-25 15:01:08  ExecTime: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