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五十六章準備工作(下)


    第四百五十六章【準備工作】(下)

    常淩峰最怕張揚提起這事兒,他起身道:“我還有正經事先走了!”

    張揚道:“別急啊,我還沒問完呢!”這廝最喜歡在這件事上捉弄常淩峰。

    常淩峰已經匆忙逃離,險些和從門外進來的傅長征撞在了一起。

    張揚望著常淩峰的背影有些樂不可支,他笑著向傅長征道:“有事兒嗎?”

    傅長征點了點頭道:“平中建設的項目經理馮克勇來了。”

    因為具體的招標工作張揚都交給常淩峰和龜田浩二處理,他和這些項目的承包人負責人並不十分熟悉,不過因為今天龜田浩二特地提到了馮克勇的事情,張揚也就格外留心,他點了點頭道:“讓他進來吧!”

    傅長征轉身出去了,不一會兒領著平中建設的項目經理馮克勇進來了,馮克勇今年三十一歲,是平中建設新機場項目的現場負責人,他還有一個重要的身份,是平中建設老總吳中原的小舅子。馮克勇走入張揚辦公室的時候先笑了起來,他這個人有些自來熟,在門口就伸出手來了:“張市長,久聞大名如雷貫耳,今天真是相見恨晚啊!”

    張揚咧開嘴笑了笑,作為這的領導總得表現出一些平易近人的風度,他起身和馮克勇握了握手:“馮經理吧,口才真棒,過去專門學過演講吧?”這句話帶著幾分嘲諷的含義。

    馮克勇哈哈笑道:“哪有,哪有,我天生如此,天生如此。”他從口袋掏出一盒小熊貓想給張揚上煙。

    張揚伸手做了個拒絕的手勢,這廝也沒說自己不會,而是接著指了指辦公室內的禁煙標誌,這都是龜田浩二的創意。

    馮克勇隨手把煙放在桌上了,不等張揚邀請他坐下,一屁股就在椅子上坐了下去。

    張揚也沒介意,在馮克勇對麵坐下了微笑道:“馮經理找我有事?”

    馮克勇點了點頭道:“張市長晚上有沒有空,我請你吃飯,咱們邊吃邊聊,交流交流感情嘛。”

    張揚笑道:“真對不住,我晚上約好了朋友,改天再說吧。”

    馮克勇笑道:“張市長還真難請!”

    張揚心理有些不爽,這廝什麼東西,說話帶著一股強勢的調調,老子為什麼要給你麵子?可張揚還是帶著微笑道:“馮經理有什麼事就說吧,工作上的事情辦公時間解決。”

    馮克勇道:“都說張市長是個爽快人,現在看起來果然如此,既然你這麼說,我也就不繞彎子了,我們承包了新機場的貨場工程,現在工程還沒有開始,那個小日本就整天跑過來指指點點,說我們的設備不合格,一會兒又說我們的材料不對,連我們的內部員工管理他也『插』上一手。我就納悶了,咱們中國人自己的工程,你們江城方麵弄個小日本來當監工幹什麼?拋開民族仇恨這一節咱們不談,他一日本人懂得咱們的國情嗎?咱們中國的改革大業需要他過來指手畫腳嗎?這機場工程可不是小事兒,他萬一要是一國際間諜,密謀破壞咱們社會主義建設,這事情可就鬧大了。”

    張揚對馮克勇本來就沒多少好印象,聽到他這番話更覺著有些煩了,他毫不客氣道:“龜田是我請來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看他工作上沒有什麼問題,至於他是不是國際間諜,也輪不到你『操』心,那是人家國安局的事兒!”

    馮克勇仍然是一臉的笑:“張市長,我這人說話從來都沒譜,得罪之處還望不要生氣,需要整改的地方我們盡量整改,可那個龜田對很多原來簽訂的東西也要我們更改,這就讓人費解了,你說他是不是故意跟我們作對啊?”

    張揚道:“這樣吧,你寫一份報告,回頭交給指揮部看一下。”他頓了頓桌上的文件,明顯有下逐客令的意思。

    馮克勇笑了笑,也不好繼續留下去,起身道:“張市長好好考慮一下,改天我再約你吃飯。”

    張揚望著馮克勇的背影不禁皺了皺眉頭,這廝什麼東西?一個項目經理而已,居然跑到自己的麵前指手畫腳。

    張揚並沒有把馮克勇看在眼,可龜田和平中建築公司的矛盾終究還是被引爆了,起因是平中建築公司的工人在工作中違章『操』作,龜田馬上要求建設方停工,當場下達了罰款通知單,這下把現場的建築工人惹火了,十多名建築工人一擁而上將龜田浩二圍在中心。開始隻是圍著他理論,可龜田鐵麵無私,指著那兩名違章的工人讓他們現在就離開,告訴他們被解雇了。

    兩名工人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他們說你日本人憑什麼解雇我?這是我們中國的土地,就應該我們中國人說了算,你們過去侵略我們,現在還想欺負我們,老子拚著不幹了也要跟你拚了。

    在對付日本人方麵很容易激起同仇敵愾之心,沒過多久,百餘名平中建築公司的工人都圍攏上來,不知是誰叫了一句:“揍死這個小日本!麻痹的,我們中國人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現場的情緒頓時被點燃了,百餘名工人一擁而上,龜田浩二頓時陷入在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跟著他的助手看到情況不妙,慌忙撒開雙腿就逃,往指揮部報訊去了。

    龜田浩二練過空手道,也算得上一個高手,可麵對百餘名中國建築工人他就無能為力了,這邊打倒了兩個,其他人看到有同伴被打到,火氣更大了,不管什麼人多人少,也不管對方手中有沒有武器,全都衝了上去,還有人『操』著現場的工具就上的。

    平中建築公司的項目經理馮克勇坐在辦公室,透過窗戶看著外麵的情景,唇角不禁泛起一絲冷笑,副經理李東海道:“馮經理,事情千萬別鬧大了,這麼多人揍他一個,鬧出人命就壞了。”

    馮克勇冷笑道:“放心吧,出不了人命,就算真出了人命,也是法不責眾,小日本敢跑到咱們這指手畫腳,還以為是滿清民國嗎?麻痹的什麼東西,讓他知道咱們中國人的厲害。”馮克勇也窩著一團火。

    “可……”

    馮克勇道:“沒什麼好害怕的,出了事情我頂著!”

    龜田浩二開始的時候還反抗了兩下,到最後,隻能雙手抱頭蜷曲在地上,盡可能的避免暴風驟雨般的拳腳對他的傷害。

    張揚在接到消息之後馬上趕赴了現場,負責新機場工程治安的警察也隨後趕到。張揚看到眼前的混『亂』情景,氣得臉『色』鐵青,一聲暴吼道:“全他媽給我住手!”他這一嗓子中氣十足,震得周圍人們雙耳都嗡嗡作響,正在圍毆龜田浩二的那幫建築工人都是一愣,此時急促的警笛聲響起,收到消息的警車趕過來了。

    龜田浩二從地上搖搖晃晃站了起來,一雙眼睛怒視周圍人群,大吼道:“來啊!來啊!”

    張揚分開人群走了進去,想要去扶他,卻被龜田甩開,張揚道:“我陪你去醫院看看!”

    龜田浩二搖了搖頭,倔強的挺起胸向遠方走去。

    張揚轉過身,怒視那幫肇事的建築工人,怒道:“信不信我把你們全都抓起來?”

    人多力量大,這幫建築工人頗有些光腳不怕穿鞋的味道,有人道:“有什麼了不起,不就是漢『奸』嗎?中國當年就是因為你這種人存在才被日本鬼子侵略的。”

    “賣國賊!”“漢『奸』!”咒罵張揚的聲音此起彼伏。

    張揚被罵的火大,他懶得跟這幫工人理論,目光落在平中建築公司的經理辦公室,大步走了過去,用力推開辦公室的大門,卻見馮克勇和李東海對麵坐著抽著煙,表情都是悠然自得。

    馮克勇看到張揚進來,微笑道:“張市長,什麼風把您給吹進來了。”

    張揚冷笑道:“歪風!”

    馮克勇怔了一下,臉上重新堆起笑容。

    張揚道:“你們工人真厲害啊,把我請來的質量總監給打了。”

    馮克勇裝出一無所知的樣子:“什麼?真的嗎?誰這麼大膽子?”事情就發生在他辦公室外麵,他還裝作不知道,實在有些過火。

    張揚道:“你的工人違反施工章程,龜田隻是按照規定指出,他們憑什麼打人?”

    馮克勇道:“具體情況我不清楚,張市長,要不等我調查清楚了再說。”

    張揚點了點頭道:“你敷衍我啊?”

    馮克勇笑道:“怎麼敢呢,您是新機場建設總指揮,我們對你都是很尊重的,巴結都來不及,哪敢敷衍您?”

    張揚對這廝已經喪失了忍耐力,指著他的鼻子道:“馮克勇,你這種人我見多了,別說我不給你機會,馬上帶著你的工人給我滾蛋,我給你三個小時,要麼你自己走,要麼我讓人趕你走!“

    馮克勇的臉漲得通紅,對方的這句話說得太霸道了,他馮克勇也是有脾氣的人,他憤然起身道:“你什麼態度?出了事情,大家解決問題就是,你憑什麼讓我走?”

    張揚正要說話,趙洋林和常淩峰都趕到了,趙洋林走進來之後,勸道:“都別衝動,有事好好說,衝動解決不了問題。”

    馮克勇道:“趙主任您來的正好,我們的工人和龜田浩二發生了一些矛盾,張市長就要我們全部離開,這有些說不過去了吧。”

    張揚今天是真火了:“少他媽跟我廢話,給你三個小時,我再看到你,你們整個平中建築公司全都給我滾蛋!”說完他轉身離去。

    在馮克勇看來,張揚這番話說得太大了,就算他是新機場項目現場指揮,也沒權力把他們公司趕走,馮克勇大聲道:“他怎麼說話呢?我們是通過競標入選的,合同都簽過了,他想撕毀合同啊?好,你們隻要賠償我們平中建設公司的損失,我立馬帶著工人走。”

    趙洋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馮,你就不能少說兩句?”趙洋林和省建設廳廳長吳中良是有些關係的,平中建築公司中標之後,吳中良還專門給趙洋林打了招呼,希望他能照顧一下平中建設,誰曾想,他們公司剛剛入駐就和張揚發生了這麼大的矛盾。

    馮克勇憤憤然道:“他也太欺負人了?”

    趙洋林道:“到底怎麼回事兒?”

    馮克勇歎了口氣,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Snap Time:2018-01-19 19:38:06  ExecTime: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