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五十六章準備工作(上)


    第四百五十六章【準備工作】(上)

    通往新機場建設指揮部的道路已經完全貫通,這是在奠基典禮進行之前突擊修建起來的,雖然杜天野指示一切儀式都要從簡,有些表麵功夫還是要做的,張揚檢查完道路修造情況,對工程質量基本滿意,他向承包工程的謝君綽道:“小謝,道路隔離帶內的綠化要抓緊進行,我給你三天,三天之內必須完工。”

    謝君綽笑道:“你放心吧,我已經給工人傳達過了,從今天開始,日夜不停加班加點的幹,務必要在三天內把隔離帶綠化完成。”謝君綽在建設新機場現場指揮部中嚴把質量關,獲得了指揮部的一致欣賞,所以這條聯通國道一公的道路也交給她修建,其中有張揚照顧她的成分在內,也因為謝君綽自身的努力和認真得到了肯定。

    張揚指著道路旁邊的建築垃圾道:“這些垃圾也盡快清除掉,咱們醜話可說在前頭,要是奠基那天垃圾還在,我可要扣除你的工程款。”

    謝君綽充滿信心道:“我做事張市長隻管放心。”說話的時候,垃圾清理車已經過來了。

    張揚滿意的點了點頭,看到遠處趙洋林和常淩峰、龜田浩二一起走了過來。

    張揚笑著迎了上去:“趙主任,你看這條迎賓路修得還成嗎?”

    趙洋林笑道:“工程方麵的事情我不懂,你問龜博士!”,他也跟著張揚喊起了龜博士。

    龜田浩二當然知道龜博士不是什麼好稱謂,可已經被張揚給喊起來了,現在指揮部的其他人也都跟著這麼喊,他也隻能默認了,龜博士就龜博士吧,好歹還是一博士,要是叫他龜工頭啥的豈不是更難聽。

    龜田浩二點了點頭道:“我檢查了一遍,工程質量還不錯,不過有些細節還需要注意,具體的不足之處我已經給謝小姐說過了。”

    謝君綽笑道:“龜田先生對我們的幫助很大。”

    龜田道:“你們的建築公司雖然規模小,可是並不能因此而放鬆對自己的要求,想要發展起來就必須要認真細致,一絲不苟。”

    趙洋林道:“龜博士說得對,其實做任何事都是這樣。”

    常淩峰向張揚匯報道:“機場工地通訊和電力已經全部運行正常,建築機械也陸續到位,我和龜田商量了一下,在指揮部的東南角建立一個物質中心,以後設備物資全都存放在這兒。”

    謝君綽聽得真切,馬上舉手道:“我們要求承擔建設任務。”

    張揚笑了笑,這種建築對工藝要求不高,謝君綽的公司是能夠勝任的,他向謝君綽道:“這些具體事情你找龜博士談,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先把道路工程做好。”

    謝君綽知道現在並不適合打擾他們,吐了吐舌頭,笑道:“不耽誤領導們勾畫藍圖了,我去忙工地的事情。”

    常淩峰望著謝君綽的背影笑道:“小謝倒是挺能幹!”

    張揚道:“一個女孩子能撐起這麼一間建築公司不容易,能照顧還是照顧照顧人家,不過工程質量是前提,一定要確保。”

    龜田浩二道:“提起工程質量,我有件事要說一聲。”

    幾個人都望向他。

    龜田浩二道:“平中建築公司是新機場的施工單位,他們競標機運貨倉3.8萬平方米,機運貨棚2000平米,貨物處理場地20000平米的建設,這兩天他們的設備材料已經開始入場,我發現其中有很多和競標條件不相符的地方,具體項目我已經羅列出來了。”

    張揚毫不猶豫道:“給他們下整改通知單,限期內如果不能達到要求,讓他們卷鋪蓋滾蛋!”

    一旁趙洋林咳嗽了一聲,張揚向他看了看,發現趙洋林目光中有幾分耐人尋味的意思,張揚心中一動,難道其中還有自己不知道的內情?

    常淩峰道:“根據市的指示,奠基典禮當天,嘉賓會乘大巴返回江城吃中午飯。”

    張揚笑道:“好啊,省得我們食堂做飯了。”

    趙洋林目瞪口呆道:“你該不會想在咱們工程隊食堂招待省領導吧?”

    張大官人道:“原本還真這麼想的,省領導什麼沒吃過?咱們越是大魚大肉的招待他們,人家反而會不高興,認為咱們鋪張浪費,認為省撥給咱們的五個億全都用來揮霍了,所以咱們這次的接待原則是能省則省,勤儉節約,熱鬧是要的,但是絕不能讓他們覺著鋪張浪費。”

    趙洋林也比較認同張揚的觀點,他點了點頭道:“這兩天正考慮怎麼接待省領導們呢。”

    張揚道:“不用想,搞自助餐吧,大家想吃什麼就吃什麼,菜品不要太豐富,但是量一定要足,宋省長大老遠來了,咱們總不能讓他餓著肚子回去。”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趙洋林心說宋懷明是你未來嶽父,你想怎麼著就怎麼著。

    張揚和趙洋林返回指揮部之後,趙洋林來到張揚的辦公室,張揚看到他一臉的鄭重,想起剛才趙洋林神秘的表情,知道他肯定有重要事情要說,微笑道:“趙主任快請坐,我給你沏一壺台灣鐵觀音嚐嚐。”

    趙洋林道:“好啊!”他坐下,隨手拿起桌上的江城日報瞄了一眼,剛好看到報紙上悼念曹正陽的一片文章,不由得歎了口氣道:“老曹這個人太執著了,誰都有離休的一天,他怎麼會這麼看不開啊!”說起曹正陽的死,趙洋林還是有些內疚的,畢竟在常委會上提出讓曹正陽退下來的人是他。

    張揚道:“曹正陽死於意外,又不是『自殺』,其實人心情不好喝點酒也是正常的,可惜他喝酒的時候沒朋友陪他,身邊要是有人照顧也不會發生這種事。”

    趙洋林道:“老曹這個人工作認真,『性』情火爆,平時得罪的人可真不少,說起來還真想不出他有什麼朋友。”

    張揚道:“秦檜還有兩個相好的呢,人活得太孤僻可不好。”

    趙洋林接過張揚遞來的鐵觀音,聞了聞,然後品了一口道:“好茶!”

    張揚笑道:“喜歡喝,帶一盒回去!”他拉開抽屜,拿出一盒鐵觀音放在趙洋林麵前,這鐵觀音還是邱鳳仙送給他的,張大官人借花獻佛的本領向來不錯。

    趙洋林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他拿起那盒鐵觀音看了看,終於轉向正題:“平中建築公司是平海最有名的建築公司,也是質量信得過單位。”

    張揚笑道:“趙主任,你就別跟我繞彎子了,到底這建築公司有什麼背景,是不是跟你有關係啊?”

    趙洋林搖了搖頭道:“我跟平中的老總沒什麼交情,不過……”他停頓了一下方才道:“你真的不知道,平中建築公司的老總吳中原就是咱們平海建設廳廳長吳中良的弟弟嗎?”

    張揚道:“我真不知道,,早知道有這層關係,我都不答應讓他們進來,我頂煩得就是這幫皇親國戚,什麼事情都跟著摻和,他們要是老老實實做事還罷了,一進來就跟我玩手段,我才不管他和吳中良什麼關係,誰敢在新機場工程上給我做文章,我就得把他踢出去。”

    趙洋林道:“我還沒說完,吳中平是老三,吳中良是老二,他們家老大叫吳中昊。”

    張揚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不由得愣了一下:“吳中昊?你是說他家老大是監察部副部長?”

    趙洋林點了點頭道:“當初平中建築公司競標的時候,我也希望他們不會成功,可人家還是成功了,這叫請神容易送神難,吳中原這個人隻怕不好伺候。”

    張揚笑道:“他哥是建設廳廳長也罷,監察部部長也罷,幹他什麼事?他在平海一畝三分地上做生意,就得給我規規矩矩,敢不老實,我們就削他!”

    趙洋林留意到這廝用上了我們這個詞兒,心頭不由得暗暗苦笑,他都是要離休的人了,政治上的爭強鬥狠根本不想參與,杜天野把他放到新機場建設這,無非是考慮到張揚不夠分量,讓他幫著壓壓陣腳,可他忽然發現,自己想明哲保身作壁上觀根本不太可能,不管有什麼事,張揚總是想辦法把自己給拖進去,曹正陽的死也和他的提議有著間接的關係,趙洋林終於意識到,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政治上也是如此。趙洋林暗自提醒自己,是該理智的保持距離了,張揚就是一個無畏的鬥士,而且這廝天生好鬥,不管對手強弱,不管形勢如何,他都敢於迎上。而趙洋林不同,他的仕途已經走到黃昏,幸運的是這麼多年的政治生涯他一直走得很穩,雖然稱不上波瀾壯闊,可至少風平浪靜,在走向結束的時候,他還想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趙洋林提醒張揚道:“我們的主要任務是搞建設,不是搞鬥爭。”

    張揚笑道:“社會在鬥爭中發展,就算咱們不想鬥爭,人家可不會閑著。”

    趙洋林離開之後,常淩峰來到張揚的辦公室,向他匯報了最近的一些支出情況,張揚對這位老搭檔是極其信任的,他擺了擺手道:“不必說這麼詳細,錢方麵的事情你看著處理,總之記住一個原則,小錢不欠,大錢不給!”

    常淩峰不禁笑了起來:“也不能一概而論,很多都是要按照合同上辦事,都不給錢,我們豈不是成了老賴了?”

    張揚道:“省雖然撥了五個億,可錢也得省著花,錢在咱們手,咱們就占主動權,一旦交到別人兜,就輪到人家說了算。”

    常淩峰道:“龜田這個人原則『性』很強,對合同的每一條細則都審得很清楚,平中建築公司入駐幾天,已經發生了多次矛盾了。”

    張揚道:“我剛聽趙主任說了,平中建築公司的老總有些背景,是不是要我親自去跟他們談談?”

    常淩峰道:“那倒不用,這麼點小事輪不到你出馬,交給龜田吧。”

    張揚道:“我們請龜田過來的目的就是讓他嚴格把關,我對建築這行不懂,具體的事情還就得他來,咱們中國人講究人情關係,他一日本人反正在這沒親戚沒朋友的,能抹開臉麵,現在我發現花那點錢請他還真不冤枉,龜博士的確盡職盡責。”

    常淩峰笑道:“你別龜博士長龜博士短的,人家又不是聽不懂中國話,知道你在罵他。”

    張揚道:“不叫他龜博士難道叫他龜公?打是親罵是愛你知道嗎?”

    常淩峰忍不住笑了起來:“算了,真拿你沒辦法,現在龜博士已經叫開了,上上下下誰見他都叫龜博士,我看龜田已經習慣了。”

    張揚哈哈大笑,他忽然想起一件事:“豐澤一中分校的事情準備好了嗎?”

    常淩峰點了點頭道:“都是睿融在處理,今天還接到安小姐的電話,這兩天她就會帶著聘請的管理團隊前來豐澤,等他們來到之後,我也可以徹底鬆一口氣,放下豐澤那邊的事情了。”

    張揚道:“你不是放不下豐澤一中,你是放不下一個人。”

    常淩峰尷尬道:“你少說一句能憋死?”

    張揚道:“我就納悶了,你跟章睿融眉來眼去的這麼久了,到底發展到哪種程度了?”

    

Snap Time:2018-06-25 23:29:18  ExecTime:0.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