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五十四章達成協議(下)

  
  第四百五十四章【達成協議】(下)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牛文強和董欣雨兩個你瞪我我瞪你,大有把對方一口吞下去的勢頭。
  謝君綽求助的望向張揚,張揚笑道:“來得正好,當事人都來了,剛好坐下來好好談談,這件事怎麼解決。”
  牛文強道:“有什麼好談的,拿二百萬出來,我就不打官司!”
  董欣雨道:“你想錢想瘋了,就你那些臭魚爛蝦也值二百萬?”
  牛文強道:“怎麼說話呢你?我這都是少說了,今年螃蟹行情看漲,二百萬都是我的最低預估!”
  董欣雨道:“我又不是企業法人,你憑什麼認定了找我?”
  牛文強道:“現在還想逃脫責任,沒勁了吧你,合同白紙黑字寫著,你董欣雨從簽訂合同之日起,正式接手豐澤第二皮革製衣廠,也就是說,你對企業的一切負有直接的責任,想耍賴嗎?”
  董欣雨道:“跟你說不清楚,你想告就告,我奉陪到底!”
  牛文強道:“喲,你還真是茅坑的石頭又臭又硬,我告訴你,我已經寫好起訴書了,這官司我打定了,你最好馬上賠償我的損失,不然你的工廠就得關門整頓,單單是環保部門的罰款,你都吃不了兜著走。”
  董欣雨嘴上雖然硬,可心卻已經害怕了,這件事理虧的是她,無論她是不是豐澤第二皮革製衣廠的法人,從合同簽訂之日起,她就要為廠子承擔責任,她覺著委屈,覺著願望,嘴唇一撇,低下頭,哭泣起來。
  牛文強冷笑道:“裝哭博同情啊,我都想哭,死了這麼多的螃蟹,誰同情我?”
  謝君綽挺不過去了,指責牛文強道:“你是不是男人啊?欺負一個女孩子。”
  牛文強道:“我沒欺負她,她把我螃蟹都弄死了,誰欺負誰啊?”
  董欣雨擦幹眼淚,紅著眼睛道:“牛文強,你『逼』我是不是,大不了廠子我都不要了,你不是要錢嗎?我沒有,要命倒是有一條,你拿去!”
  這麼一來,牛文強反倒愣了,找到了罪魁禍首,可人家表示沒錢,拿不到錢,自己怎麼還銀行貸款?牛文強道:“你什麼意思?合著我的螃蟹就白死了?”
  董欣雨道:“二廠的事情是我自己倒黴,我認了,可你要是讓我們賠錢,我們真沒有,工廠正處於發展期,收購二廠的錢都是貸款,外麵的貨款還沒有回來,現在找我們要錢,就是把廠子『逼』上了絕路,人心都是肉長的,你硬要『逼』我,我們的廠子隻有倒閉了,幾百口子人都會沒有飯吃,你忍心看到這樣的局麵嗎?”
  牛文強道:“他們沒飯吃要同情,我也沒飯吃了,誰同情我?”
  董欣雨道:“你要是真沒飯吃,到我們皮革廠來吧,我保證每天讓食堂給你四菜一湯,隻要你不『逼』我們賠錢就行。”
  牛文強這個頭大啊:“你當我二傻子啊?四菜一湯,我就算在你們廠吃一輩子,抵得上我的二百多萬嗎?”
  張揚和謝君綽聽到這,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可牛文強和董欣雨都笑不出來,二百多萬,這損失誰背著也笑不出來。
  張揚道:“牛文強的損失是事實,董廠長的困難和委屈我們也明白,不過你再委屈也不能讓牛文強一個人承擔這麼大的損失啊?”
  董欣雨道:“我知道,可我們現在真的拿不出這麼多錢,張市長,你是我們豐澤的父母官,你也不想眼睜睜看著地方企業因為這件事而垮掉吧?”
  牛文強心說你小子千萬別重『色』輕友啊,哥們二百多萬都賠進去了,你得給我頂住。
  張揚道:“我看這麼著吧,豐澤皮革廠這兩年的發展勢頭不錯,如果因為賠款事件而倒閉實在太可惜了,可牛文強的養殖場也投入了很大的金錢和精力。這麼大的損失,也不能讓人家一個人抗住吧?”他看了看董欣雨又看了看牛文強道:“我覺著牛文強的損失能不能作為股份投入到你們的皮革廠,這樣一來等於你們皮革製衣廠不用馬上拿出錢來給他,牛文強在某種方式上也得到了賠償。”
  張揚的這個提議不可謂不妙。
  牛文強愣在那,腦子可沒閑著,迅速盤算著,江城皮革製衣廠是江城私營企業中的明星,發展潛力還是很大的,剛才董欣雨的表現牛文強也看到了,現在找她賠償二百萬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張揚的提議對他隻有好處。
  董欣雨也愣了,江城皮革製衣廠是她辛辛苦苦做起來的,從她本身的意願出發,她並不想外人介入自己的企業,可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她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謝君綽今天是過來充當和事老的,她覺著張揚的提議很不錯,董欣雨暫時不用拿出賠償,牛文強方麵也能夠得到一定的補償,謝君綽道:“我看行!”
  董欣雨道:“這件事我還得回廠子商量一下。”
  牛文強道:“商量什麼?有什麼好商量的,你們商量就能有錢嗎?這件事我打心底是不情願的,不過看你一女同誌哭得這麼可憐,我也不想『逼』你,就這麼著吧,我看過你們的收購合同,豐澤第二皮革廠也就是值七十多萬,以後這廠就是我的了,你們在把豐澤皮革製衣廠等同於一百三十萬的股份作價讓給我,這樣咱們就兩清了。”
  董欣雨道:“你倒是會獅子大開口,是不是連我這個廠長你都想搶過去?”
  牛文強道:“我對你沒興趣,對廠長這個職位倒是有些興趣。”
  董欣雨氣得紅了臉:“你真無恥!”
  牛文強道:“我不跟你一般見識,要麼給股份要麼給錢,你自己選!”
  董欣雨坐在哪兒考慮了好一會兒,方才道:“張市長,既然你提出了這個方案,我也不好說什麼,股份我可以給他,可是我有一個條件。”
  張揚笑道:“你說!”
  董欣雨道:“我不希望他介入我們廠子的任何業務,等到我們手上有了流動資金,我會把錢還給他。”
  牛文強道:“憑什麼啊?我有了股份,我就是皮革製衣廠的股東,還是大股東,你不讓我介入業務,什麼意思?我的錢你拿著隨便做決定?沒門!等你把錢都還給我,我馬上拍屁股走人,那時候我可以不介入企業的事務。”牛文強說的在理。
  張揚道:“具體的事情你們自己定,我忙得很,管不了這麼多,總之還是心平氣和,盡量達成諒解,皮革製衣廠的前景很好,說不定明年你們的事情就都解決了。”
  董欣雨道:“我還有一個條件。”
  牛文強瞪大了一眼睛:“就你還提條件?”
  董欣雨道:“他說我們給他造成了二百多萬的損失,隻是他單方麵的說辭,養殖場麵還有存貨的螃蟹和魚苗,我們不可能盲目買單,我給他股份,他就得把養殖場的一半所有權給我。”
  張揚心想,好嘛,這兩人都不是省油的燈,從這種意義上來說,他們倒是一對兒。
  牛文強道:“憑什麼?”
  董欣雨道:“你不是說養殖場的東西全都死了嗎?我為第二皮革製衣廠的過失埋單,你也得承擔部分責任,不然咱們沒得談,你去告我,咱們法院不見不散!”
  張揚充當和事老道:“牛文強,反正你那麵剩下的都是些死魚爛蝦,就這麼著吧,具體情況你們自己談。”
  董欣雨在和牛文強達成初步協議之後離開。
  牛文強當天中午就留在新機場建設工地食堂吃飯,問題終於得到了解決,這廝的情緒明顯好了許多,中午不但喝了四瓶啤酒,還吃了一大碗白米飯。
  張揚道:“心舒服了?”
  牛文強道:“好多了,隻是可惜了我的那麼多螃蟹。”
  張揚道:“這些螃蟹也沒白死,踩著它們的屍體你完成了從農民到企業家的蛻變。”
  牛文強被張揚的這句話逗得哈哈大笑起來。
  張揚道:“說心話,董欣雨也挺倒黴的,剛剛收購第二皮革製衣廠就出了這麼檔子事兒。”
  牛文強道:“同情別人就意味著虐待自己。”
  張揚道:“事情既然選擇這麼處理,你就好好跟人家合作,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搞不好你們兩人聯手之後能夠實現共贏的結果。”
  牛文強道:“以後再說吧,我對皮革製衣是一竅不通,別說人家不想讓我管,就算把廠子交給我,我也不知道如何下手。”
  張揚道:“那還不容易,管理都是相通的。”
  牛文強道:“踏踏實實做事業跟你們當官不一樣。”
  這話張揚可不愛聽:“合著你做生意叫踏踏實實做事,我當官的就是在混日子?”
  牛文強笑道:“反正不一樣。”
  這時候張揚的秘書傅長征找了過來,他向張揚道:“張市長,嵐山工程機械廠周廠長來了!”
  張揚聽說周東宇來了,馬上起身去了辦公室。
  周東宇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重新來到江城是有原因的,省撥了五個億給江城已經傳遍了平海大地,與此同時也有一個不利於他們的消息傳來,據說江城工程機械廠想要進軍新機場,關乎於市場的爭奪,周東宇不敢怠慢,所以剛回嵐山沒幾天,又返回了江城,想麵見張揚,落實這件事。
  張揚和周東宇談了幾句,已經知道他心中的顧慮,不由得笑道:“周廠長,咱們不是已經把協議都簽署過了嗎?你擔心什麼?”
  周東宇笑道:“任何地方都要優先照顧自己的企業的,這一點大家都清楚,我並不是想要壟斷新機場的所有工程機械,畢竟每個企業生產的產品不同,我們不可能提供新機場需要的所有產品,可是我也不想縮小原有的份額。”
  張揚道:“你不用擔心,定下來的事情絕不會更改,我們江城市『政府』如果朝令夕改,那麼以後誰還相信我們?”
  周東宇聽張揚這麼說,一顆心放在了肚子,他微笑道:“張市長,其實我們能夠提供工程機械在新機場工程中能夠占到百分之六十的份額,還有一部分需要其他廠家補充。我始終認為企業和企業之間不但有競爭的關係,也要存在相互合作的關係,隻有尋找共同的利益,才能避免惡『性』競爭,才能走得更遠,我們的企業不該僅僅把目光放在國內,更應該高瞻遠矚,及早把目光望向國外,想要走出國門,就必須走整合發展的道路。”
  張揚對周東宇的眼光和魄力是相當欣賞的,他向周東宇道:“現在缺少的就是你這種有遠見有抱負的企業家。”
  周東宇笑道:“江城這兩年變化很大,優秀的企業家層出不窮,我也接觸過不少人,曹廠長就是個很有魄力的領導。”
  張揚道:“他那頭腦早就過時了!”
  周東宇道:“常海天和我也很熟,他可是我們嵐山優秀的青年企業家,被你引進過來了。”
  張揚笑道:“如果可能,我想把周廠長也引進過來。”
  周東宇笑道:“謝謝張市長的看重。”
  張揚道:“說真的,有沒有合適的企業管理人才推薦給我?”
  周東宇道:“張市長新機場項目還需要人嗎?”
  張揚道:“人才當然是多多益善。”
  周東宇道:“剛才說過,你們江城本身就是臥虎藏龍的地方,江城工程機械廠的許振堂,我早就想把他請到我們那當副廠長,可他對廠子有感情,始終沒有答應我,這個人在你們這又得不到重用,負責工程機械廠售後部的工作。”
  周東宇隻是隨口推薦,張揚卻上了心,送走周東宇之後,他馬上就讓傅長征去查許振堂的資料,許振堂今年三十六歲,哈工大機械製造專業畢業,畢業後分配到江城工程機械廠,在車間幹了兩年,然後調到了新產品研發部,主持研發了多個新產品新項目,目前江城機械廠熱賣的幾大產品都是他在研發部時候的成果,工作期間自學完成了emba並順利拿到畢業證書,後來因為和曹正陽的理念不同,公開質疑曹正陽的領導,被曹正陽從產品研發部弄到了工會,去年才從工會前往售後部擔任副部長至今。張揚看完許振堂的履曆就喜歡上了,他想找的就是這麼一個人物,許振堂年輕、有能力還在其次,最關鍵的一點是他和曹正陽不對乎,張揚對曹正陽現在已經反感到了極點,認為這種人就是改革的攔路虎,必須清之而後快。
  張大官人一心想要去做的事情很少有做不成的,在江城工程機械廠的產品進入新機場項目的問題上,他表現出相當的堅持,這在常委中引起了一場激烈的辯論。
  其中有支持張揚的做法的,認為這種在關鍵時刻臨陣脫逃的地方企業就該給他們一個教訓,更多人還是從大局觀出發,市長左援朝就是持後麵的觀點,他的情緒顯得有些激動,事實上自從知道省下撥了五億元的投資之後,他就開始無法平靜了,五億元,占到新機場項目投資總額的一半,加上之前貸到的兩億五,意味著新機場的資金問題已經解決了大半,剩下的那點錢,憑張揚的能力應該不成問題,左援朝對張揚在招商方麵的能力還是認同的。這讓一心想在新機場問題上看到杜天野出醜的左援朝很失望,更讓他失望的是,這次在撥款上起到關鍵作用的人是省委書記喬振梁,領導的內心世界果然是最難揣摩的。
  左援朝道:“我還是堅持我的觀點,江城新機場工程,放著江城工程機械廠的設備不用,而選擇嵐山工程機械廠的,這等於幫人家的企業做免費宣傳,無形中會很嚴重的傷害到我們自己的企業,不是我向著地方企業說話,我們搞起來一個企業不容易,可毀掉一個企業卻輕而易舉,就算江城工程機械廠之前有做的不對的地方,我們這些做領導的也應該從大局考慮,從江城長遠的利益考慮,為廠子的每一名職工考慮。”
  徐彪道:“我就看不慣工程廠的做法,幹什麼?之前需要他們的時候裝孫子,這會兒又急忙忙的想加入,還不是因為省撥款了,如果沒有那五億元撥款,他們根本就不會表現的這麼積極。”
  政協『主席』馬益民道:“工程廠的做法的確讓人不舒服,不過曹正陽也是為了廠子的利益,咱們總不能因為他的錯誤做法,就將整個廠子推入火坑,工程機械廠可是我們江城的龍頭企業,利稅大戶,企業要是完了,這上萬口子人上哪兒吃飯去?”
  幾個人都把目光望向人大主任趙洋林,趙洋林最近雖然喜歡耍太極,可有些事他是不能回避的,畢竟他現在身為新機場項目的副總指揮,趙洋林發現自己最近經常會成為張揚的代言人,這是一件頗為無奈的事情,他清了清嗓子道:“我個人還是支持左市長的意見的,不過徐部長說的也對,地方企業要和地方『政府』榮辱與共,遇到困難就裝孫子的做法不值得提倡,可做出錯誤決定的是曹正陽,如果整個江城工程機械廠都為這件事埋單,付出的代價就太大了。我個人認為,鑒於曹正陽同誌的年齡和身體狀況,他已經不適合擔當大型國企的領導工作。”
  原本常委們都以為趙洋林又出來和稀泥,可聽到最後一句方才發現趙洋林真真正正扔出了一顆炸彈,曹正陽的確是即將到點的人,可根據可靠消息,他還有可能延續兩年,而曹正陽和市長左援朝一直走得都很近,趙洋林說出這樣的話,等於要折去左援朝的一條手臂,現場頓時陷入沉靜之中。
  左援朝冷冷看著趙洋林,內心中有一團火在熊熊燃燒著,這老家夥可真不是東西,變臉之快,放眼整個江城體製中無人可出其右,從和杜天野對立,到中立,現在他幹脆一猛子紮到了杜天野的陣營,並充當杜天野的馬前卒,給自己當胸來了一刀,夠狠夠辣,政治上果然沒有任何的人情可言。
  左援朝道:“曹正陽同誌雖然犯了一點小錯誤,可我們不能抹煞他這麼多年的功勞,沒有他的辛苦努力,怎麼會有今天的江城工程機械廠?人一輩子,誰沒有犯錯誤的時候?如果因為一件小事就將這個人全盤否定,我看這世上沒有一個人值得肯定了,再說,工程廠目前也沒有人可以取代曹正陽同誌的領導地位,現在正處於改革開放的關鍵時期,臨陣換帥對一個企業的良『性』發展是很不利的。”
  幾名常委也出來讚同左援朝的意見,曹正陽這個人平時為人還是不錯的,所以關鍵的時候還有人替他說話。
  杜天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後慢慢放下茶杯,微笑道:“曹正陽同誌今年快六十歲了吧?”
  常委們把目光全都投向這位市委書記。
  杜天野道:“援朝同誌的話我也讚成,曹正陽作為一個老黨員,老領導,在江城工程機械廠的發展過程中,的確起到了極為關鍵的作用,可這並不代表著他能夠始終適應時代的發展,改革發展的速度,連我們這些人都感到有些跟不上,更何況曹正陽這位老同誌,新機場項目上他所犯下的決策『性』錯誤已經證明,他的思維已經落後了,我這樣說並不是將曹正陽同誌全盤否定,擔任一個企業的第一領導,單單是依靠經驗是不夠的,精明的頭腦,過人的魄力,還要擁有對企業的責任感,對家鄉的責任感,對國家的責任感!在幾種責任感發生衝突的時候,我們要服從於後者,國家的利益為第一,家鄉的利益為第二,企業的利益為第三,個人的利益要放在最後,做不到這一點,就不是一個合格的企業家。”杜天野停頓了一下,加重語氣道:“我們的事業正在蒸蒸日上,我們的隊伍需要凝聚力,需要不斷注入新鮮的活力,在我們發現問題之後,一定要及時改正問題,我讚成援朝同誌的意見,我們要支持自己的地方企業,要給他們機會,但是我們也要所有企業認識到,在幾種利益發生衝突的時候,什麼最重要!曹正陽同誌是個黨『性』原則比較強的人,他的經驗應該對工程廠的發展還有不小的作用,但是他的保守也會製約企業的發展。”杜天野笑了笑道:“老徐,你考察的結果怎麼樣?”
  所有人又把目光投向組織部長徐彪,這時候大家才明白,在這次常委會召開之前,杜天野已經悄悄開始行動了,出動組織部長徐彪,證明人家已經將接替曹正陽的後備人選找好了。
  曹正陽道:“通過組織部的多方麵了解和調查,江城工程機械廠售後服務部主任許振堂同誌是一個很有領導能力和創新精神的年輕幹部,我有理由相信,他可以勝任江城工程機械廠廠長一職!”
  左援朝愣在那,徹徹底底的愣了,他甚至連這個名字都沒有聽說過,他想要提出反駁意見,想說你們的決定是不是太草率了。
  杜天野笑著站起身來,一錘定音道:“就這麼定了!”
  曹正陽坐在辦公室內,他的麵孔如同被嚴霜打過,冰冷蒼白,目光中透著淒涼和失望,室內煙霧繚繞,麵前的煙灰缸中『插』滿了煙頭。
  曹正陽怎麼都想不明白,市為什麼會讓他退居二線,自己辛辛苦苦幹了這麼多年,沒功勞也有苦勞,眼看就要離休了,市卻不給他一個畫上圓滿句號的機會。
  如果改革也是一場戰役,那麼他就是這場戰役中的炮灰,曹正陽如是想。
  組織部已經通知過他了,明天開始,工程機械廠就將迎來改朝換代,他曹正陽的時代已經徹底結束了,曹正陽苦悶的想著,如果當初自己不是選擇退縮,如果在新機場建設的態度上再積極一點,也許這一切就不會發生,可事情已經無法回頭了。
  他的手機已經響了無數遍,曹正陽都沒有接,看了看號碼,基本上都是家打來的,曹正陽站起身,整了整衣領,拉開了房門。
  下樓的時候,正遇到新任廠長許振堂,許振堂也知道了市任命自己成為江城工程機械廠廠長的事情,他對這個消息感到突然,畢竟自己的級別擺在那,在他前麵還有副書記副廠長這麼多人,這次的提升幅度不可謂不大。許振堂到現在都渾渾噩噩的,他實在想不通這種好事怎麼會落在自己的頭上,去市委組織部談話的時候,他也小心地問起了這個問題,市委組織部長徐彪告訴他,是豐澤副市長張揚推薦的他,許振堂對張揚早有耳聞,可跟張揚一直沒有什麼交往,他也不知道張揚為什麼會推薦自己,可有一點他明白,人家對他這是知遇之恩。
  許振堂雖然對曹正陽這位老廠長的工作方式並不認同,可他還是很尊重這位前輩的,許振堂道:“曹廠長,下班了?”
  很普通的一句問候,可讓曹正陽聽得很不舒服,他充滿抵觸的看了許振堂一眼:“嗯,老了,是該下了!”
  許振堂有些不好意思,他知道曹正陽誤會了自己。
  曹正陽打量著許振堂,低聲道:“以後工程廠就看你的了!”
  許振堂道:“我還年輕,還需要曹廠長多多指導。”
  曹正陽笑了,笑容中帶著幾分酸楚的味道,他歎了口氣道:“老了就是老了,這個世界屬於你們這些年輕人!”他腳步沉重的向樓下走去。
  許振堂望著曹正陽的背影,內心中感到幾分同情。
  許振堂成為工程廠廠長的消息目前還處於保密階段,他是個理智的人,在組織上沒有正式宣布之前,還要保持低調,這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可有些事還是必須要去做的,他想見一見張揚,並不僅僅要向自己的這位伯樂當麵道謝,還想問問他,為什麼會選中自己?當然還有最最重要的一件事,既然組織上已經決定讓他擔任工程機械廠廠長,他從今天起就要進入工作狀態,他就要為工廠的利益而努力,早在曹正陽放棄新機場競標的時候,許振堂就認為他犯了一件錯誤,這一錯誤會極大地影響到江城工程機械廠的發展,而現在他有了能力,他要盡量改正這一錯誤。
  

Snap Time:2018-12-12 15:49:08  ExecTime:0.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