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五十四章達成協議(上)

  
  第四百五十四章【達成協議】(上)
  看到牛文強的神情,幾個人都覺著不妙,百密一疏,終究還是漏了這件事。
  杜宇峰道:“咱們哥幾個好久沒聚這麼全了,一起幹一杯!”其他人紛紛響應。牛文強端起酒杯,他看著幾位朋友,心頭感覺到暖融融的,他舉杯道:“哥幾個,我知道你們關心我,我難受也就剛才那一會兒,現在好多了,不就是二百多萬嗎,做生意有賠有賺,這點承受能力我沒有,白在生意場上打拚這麼多年了,你們放心,我現在好了,別因為害怕刺激到我就不吃水產品了。”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他們同幹了這一杯,牛文強道:“謝謝!真的謝謝你們!”
  趙新偉道:“越說越客氣了,什麼叫朋友,平時吃吃喝喝的那是酒肉朋友,真要是出事,能不離不棄的那才是真朋友。”
  牛文強點了點頭。
  張揚道:“別看哥幾個平時都喜歡損你,那是因為我們愛護你,希望你進步。”
  牛文強道:“拉倒吧,那是你們仗勢欺人,都是當官的,就我一個平民老百姓。”
  杜宇峰笑道:“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我們雖然沒多少錢,可人場是必須要捧得。”
  張揚道:“放心吧,農行那邊我給他們說說,貸款的事情應該不用這麼急。”
  牛文強感動的點了點頭。
  薑亮道:“大老爺們,別哭喪著麵孔,屁大點事,挺過去就是海闊天空。”
  牛文強正想表『露』兩句決心,他的手機響了,接通電話,是養殖場打過來的,事故原因已經查明了,從武川河流入豐澤湖的水被汙染了,原因是上遊的豐澤第二皮革製衣廠違規向河中排放汙水,所以才造成了汙染,廢水經武川河流入豐澤湖,汙染湖麵,造成牛文強養殖場魚蟹的大麵積死亡。
  牛文強聽完就火了:“他們有沒有環保觀念,廢水不經處理就隨便排放,把我的螃蟹全都『藥』死了,我要找他們賠償損失!”
  張揚笑道:“問題解決了,找到汙染源頭就好辦了,他們給你造成了多少損失,咱們就找他們賠償多少。”
  牛文強咬牙切齒道:“要加倍賠償,我還有利潤呢!”這廝這會兒總算恢複了點精氣神,他知道張揚的能耐,在豐澤地麵上發生的事情,更何況這件事本來道理就在他這一邊,這場官司穩贏不輸,想著自己的損失終於有了下落,這下牛文強頓時舒服了許多,倒滿杯中酒,大聲道:“誰說要不醉無歸的,來!咱們開懷暢飲!”
  豐澤第二皮革製衣廠是個瀕臨倒閉的企業,這個月剛剛被豐澤皮革製衣廠收購,雖然合同已經簽了,可目前豐澤皮革製衣廠還沒有正式接管,廠子堨芠ㄓ揭b繼續,過去的那幫領導還在崗位上,牛文強找到廠領導的時候,一個個推三阻四,總而言之,他們承認汙水是他們排的,可廠子堬{在沒人說了算,根據合同他們的上級單位是豐澤皮革製衣廠,讓牛文強去找他們的上級領導,還把他們的合同給牛文強看,牛文強無可奈何,隻能返回豐澤去找他們的上級單位。
  豐澤皮革製衣廠的廠長董欣雨是豐澤市風頭正勁的青年企業家,夏季經貿會的時候,還和天驕集團簽訂了一筆服裝加工合同,企業正處於蓬勃發展的時候,考慮到現有的生產規模已經滿足不了發展的要求,這才做出了收購豐澤第二皮革製衣廠的決定,合同剛剛簽下不久,接管和改革計劃也在進行中,可她也沒想到工作還沒完全交接過來呢,就出了一件這麼大的事情,牛文強找到了皮革製衣廠,把事情經過簡單講了一邊,在整個過程中牛文強是保持著相當的克製的,他在最後著重指出了自己的損失:“我承包的養殖場被你們的廢水汙染,螃蟹和魚蝦大麵積死亡,根據初步統計,你們給我造成了二百多萬的損失,我正式向你們要求賠償!”
  董欣雨道:“你來到我辦公室堙A嘮叨了這麼長時間,我想問你一句,這些事跟我有關係嗎?”
  牛文強一聽就火了:“怎麼沒有關係?豐澤第二皮革製衣廠是你們的企業,他們惹了禍當然要由你們來承擔。”
  董欣雨道:“你這話說得就不講道理了,我們這堿O豐澤皮革製衣廠,憑什麼要為第二皮革製衣廠的事情承擔責任。”
  牛文強道:“你跟他們簽署了收購合同,現在企業的法人是你,我不找你找誰?”
  董欣雨道:“牛先生,往武川河內排汙的企業有二十多家,你憑什麼就認定是豐澤第二皮革製衣廠排出的汙水把你的螃蟹毒死了?”
  牛文強道:“我的技術員做過水質化驗,就是你們排出的廢水含有劇毒,造成螃蟹大量死亡。”
  董欣雨道:“有件事,我必須向你說明白,我並不是豐澤第二皮革製衣廠的廠長,也不是什麼法人代表,他們的事情我不會負責!”
  牛文強怒道:“我看過你們的合同,明明你已經收購了第二皮革製衣廠了。”
  董欣雨道:“合同是合同,我還沒有正式接管廠子,第二皮革廠的廠長現在因為貪汙罪正在接受調查呢,他才是法人代表,你去找他吧。”
  牛文強怒道:“你根本就是推卸責任!”
  董欣雨道:“你根本就是歪攪胡纏。”
  牛文強道:“你要不是個女人,我早就抽你了!”
  董欣雨道:“借你一個膽子,你敢碰我一根手指頭,我就讓你後悔來到這堙C”
  牛文強說歸說,可動手是不敢的,一來是好男不跟女鬥,二來,這堿O人家的地盤,隻要董欣雨一聲令下,保衛科的那幫人也不是白吃幹飯的。牛文強隻能忍一時之氣,滿腔憤怒的離開,可事情當然不能這麼算了,之前張揚就已經和環保局、漁政方麵都打了招呼,牛文強在自己解決問題受阻的情況下,求助於『政府』相關部門。
  董欣雨是在環保局找上門來之後,才知道牛文強和豐澤副市長張揚是好朋友,這次是張揚親自壓下來的事情,誰也不敢不認真對待,董欣雨和環保部門的關係一向不錯,可這並不能成為她逃過責任的理由。
  其實這件事董欣雨也覺著冤枉,她和豐澤第二皮革製衣廠簽訂合同還沒有半個月呢,沒來得及全麵接手,就鬧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董欣雨對環保的事情一向都是很重視的,這從她成為豐澤皮革製衣廠廠長之後就能看出來,她專門引進了汙水處理設備,確保排出的工業廢水符合國家排放標準,她是個想把企業做大做強的人,不會為了短期的利益而放低標準,收購豐澤第二皮革製衣廠之後,她也會對廠子進行重大的改革,其中重要一點就是改善工廠的環保問題,可沒想到她的改革還沒有開始,就已經遇到了這件麻煩事。董欣雨開始的時候在想,大不了自己撕毀合同,反正現在企業的法人不是自己,自己沒必要為第二皮革廠的事情負責,可當她知道張揚已經『插』手這件事,就清楚這件事沒那麼容易算完,合同擺在那堙A自己想要完全撇開關係恐怕是不可能的。
  對張揚來說,牛文強的這件事隻是一個小『插』曲,他隻是幫忙給幾個部門打了招呼,直到常務副市長陳家年來找張揚,張揚才知道這件事居然牽涉到了豐澤皮革製衣廠。
  陳家年在張揚辦公桌對麵坐下,歎了口氣道:“你說這件事怎麼就這麼巧?小董剛剛接手豐澤第二皮革製衣廠,就出了這麼大的事情。”
  張揚對董欣雨還是有印象的,知道她很有能力,當初夏季經貿會的時候,還捐出了一大批皮衣,利用皮衣來充當廣告費,從而成功吸引了天驕集團林清紅的注意,簽訂了長期合作協議。張揚道:“既然她收購了第二皮革製衣廠,就得為企業的行為負責。”
  陳家年道:“張揚,不是我替小董說話啊,其實這丫頭也不容易,把一個瀕臨倒閉的企業扭虧為盈,現在企業正處於發展的時候,所以她才會收購第二皮革製衣廠,第二皮革製衣廠廠長因為貪汙正在被檢察院調查,法人還沒有變更,目前小董來沒有來得及接手第二皮革製衣廠,僅僅因為他們簽訂了收購合同,就讓人家負責,也太說不過去了。”
  張揚道:“那牛文強的螃蟹就白死了?人家投資豐澤,好不容易才把螃蟹養大,還差幾天就上市了,結果鬧了這麼一出,做錯事的是皮革廠,又不是牛文強。”
  陳家年道:“牛文強找皮革廠索賠,二百多萬呢,皮革廠哪堮陰o出這麼多錢,如果真的『逼』他們拿出這筆錢來,等於直接就把一個新興的民營企業『逼』上了絕路。”
  張揚道:“你這話我可不認同,誰『逼』他們來著,是他們自己破壞環境,不注意環境保護,現在鬧出事來了,就得為自己的錯誤承擔後果,沒追究他們法律責任都算不錯了。”
  陳家年道:“張揚,咱們當市領導的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地方企業就這麼垮了,想想辦法,看看有沒有兩全齊美的對策。”
  張揚有些為難道:“陳市長,這事兒我還真沒什麼主意,牛文強的損失擺在那堙A如果皮革廠不能給他一個合理的說法,我估計他肯定會告到底。”
  前來說情的不僅僅是陳家年,謝君綽也來了,她和董欣雨私交不錯,姐妹遇到了這麼大的麻煩,她也不能坐視不理,董欣雨和謝君綽一起來到了新機場建設現場指揮部,謝君綽是這堛漲捊穭H了,這指揮部就是她建的,最近張揚又給她了一些基礎工程,謝君綽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在這邊工地。董欣雨來這堣妨e,專門去豐澤第二皮革製衣廠去轉了轉,然後又去看了看排汙的武川河,連她自己也看不過去那垃圾遍地臭氣熏天的情景。
  張揚見到她們兩個同來,馬上就明白了她們的意思,在貴賓接待室接待了他們。
  謝君綽把來意向張揚說了。
  董欣雨道:“張市長,我不是推卸責任,可這次的事情我太冤枉了,我和豐澤第二皮革製衣廠的合同簽訂了不到十天,還沒有來得及接手廠子,就鬧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把和他們簽訂的合同都帶來了,張市長,你看,我在合同上規定了,從簽訂合同之日起,豐澤第二皮革廠要全麵停產,直到我接手企業之後才能恢複生產,可他們仍然在偷偷生產,我不應該為他們的錯誤而負責啊!”
  張揚道:“董廠長,其實這件事不歸我管,作為一個旁觀者,我看得更清楚一些,合同是真實存在的,從簽訂合同之日起,你就要為第二皮革製衣廠的行為負責,至於他們不按照合同辦事,繼續生產,這是你自己管理上的漏洞,是你企業的內部問題,你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董欣雨急得就快掉下淚來了:“張市長,我不是不願意承擔責任,可這件事我也很冤枉,現在企業的法人都不是我,我……”
  這時候房門被敲響了,牛文強這當口也過來找張揚了。
  

Snap Time:2018-10-16 11:34:34  ExecTime: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