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五十三章年年有魚


    第四百五十三章【年年有魚】

    顧佳彤雲鬢蓬『亂』,霞飛雙頰,沉浸在激情中的嬌軀不由自主的發出陣陣戰栗,張大官人緊擁著她,附在她的耳邊輕聲道:“山清水秀無人打擾,真是一個纏綿的好所在。”

    顧佳彤嬌噓喘喘道:“你居然欺負我一個弱女子。”

    張揚微笑道:“喜歡我欺負你嗎?”

    顧佳彤點了點頭,向後靠緊了張揚的身子,柔聲道:“命中注定的事,逃都逃不掉……”

    張揚和顧佳彤回到江城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鍾,顧佳彤望著張揚一臉的壞笑,一時間羞不自勝,掄起粉拳朝著他的身上就是幾拳。

    張揚笑道:“吃飽了打廚子就是你這種人。”

    顧佳彤啐道:“還好意思說,到現在我都沒有吃飯,就快餓死了。”

    張揚道:“我這就帶你去吃飯。”

    顧佳彤道:“不,先送我回雅雲湖別墅,我洗個澡。”

    “有那必要嗎?晚上睡覺的時候再洗。”

    顧佳彤紅著臉道:“都是你的東西,黏糊糊的好不舒服。”

    張大官人樂不可支的笑了起來。

    顧佳彤氣得去擰他的耳朵:“還笑!討厭死了!”

    顧佳彤洗完澡後又轉了念頭,家還有些菜,隨便下了兩碗牛肉麵,兩人麵對麵吃飯的時候,四目相望,內心都是幸福而溫馨。

    張揚道:“你把藍海徹底交給明健了?”

    顧佳彤點了點頭道:“『藥』廠的業務蒸蒸日上,還好有海天這個好幫手,藍海那邊已經基本上了軌道,明健在老趙他們的輔佐下應該可以很快把公司的業務上手,我想他盡快忘記過去的陰影和不快。”

    張揚由衷讚道:“真是個好姐姐,希望明健能夠體諒你的苦心,以後認真做事!”

    顧佳彤道:“我爸決定還是回東江去住了,想找到平靜的生活,隻有東江最合適。”

    張揚笑道:“本來就是這樣。”

    顧佳彤道:“我讓人把紫霞湖的別墅收拾了一下,下周就讓我爸搬進去,他不想在省委家屬院了,出來進去的事情太多。”

    張揚道:“一定要收拾幹淨,別讓你爸發現了什麼。”過去紫霞湖是他們經常相會的地方。

    顧佳彤愣了一下,隨即才意識到他是什麼意思,氣得抬腳踢了他一下:“死相,你就不能說句正經話。”

    張揚道:“你想我正經還是不正經?”

    顧佳彤柔聲道:“該正經的時候正經。”

    張揚笑道:“我單獨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就是沒法正經。其實我意誌蠻堅定的,可是你對我實在太有吸引力,我一見到你就蠢蠢欲動。”

    顧佳彤明知道他是在恭維,可心還是暖融融的。輕聲道:“說正經事,這次明健會代表藍海參加新機場工程競標,在政策允許的範圍內,你盡量給他一些照顧。”顧佳彤從不要求張揚利用職權之便為她做什麼,可這次不同,她對弟弟的未來十分看重,明健剛剛出獄,欠缺的是信心,想讓他盡快恢複信心,重新抬起頭來做人,就是要幫助他盡快的投入到工作中去,幫助他建立自己的事業,所以顧佳彤才會向張揚提出這樣的要求。

    張揚點了點頭道:“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幫助明健重新站起來。”

    省決定下撥五億投資的消息讓整個江城為之振奮,競標會的延後進行,讓許多已經決定放棄的投資商和建築商重新匯集江城。

    江城新機場項目自從立項以來,最近一段時間是最風光,最受人矚目的時候。

    上午杜天野召集機場籌建辦的幾位領導開了會,商量了以後的工作要點,手有了錢,事情就好辦的多,這次省財政撥款的意義不僅僅在金錢方麵,還等於向整個平海宣告,省的政策會重點扶植江城新機場項目,政策上的照顧,勢必讓諸多的投資商和建築商看到江城機場美好的前景,從而增強他們對江城新機場項目的信心。

    杜天野道:“省的五億元財政撥款很快就會到賬,這次我們一定要把江城新機場項目高質量高標準高速度的完成,給省領導一份漂亮的答卷,給江城老百姓一份漂亮的答卷。”

    人大主任趙洋林道:“上次的公開招標會中途結束,我們是不是商量一下,什麼時候進行重新招標。”

    杜天野笑道:“這種事情,你們商量著辦就行了,總之在奠基開始之前完成工程招標工作,務必做到招標工作的,公平、公正。”

    有心人都意識到杜書記故意省略了公開這兩個字,上次的公開招標差點搞得江城方麵下不來台,杜天野這次可不想重蹈覆轍了。

    張揚道:“對這次的競標資格要嚴格審核,凡是上次對我們工作不支持的,一律淘汰。”他這句話是有感而發,就在會議之前,副市長嚴新建專門找到他,談起江城工程機械廠的事情,張大官人毫不猶豫的給了他兩個字,沒門!需要地方企業支持的時候,曹正陽當了縮頭烏龜,現在看到省撥款了,就著急慌忙的過來分一杯羹,想都不用想。

    杜天野笑道:“也不能一概而論,對於地方企業該支持的還是要支持,隻要符合招標標準,我們身為領導幹部的還是要做到寬容。”

    張揚道:“地球離了誰都照轉,地方企業怎麼了?平時我們把有些企業當親兒子帶,可兒子長大了,翅膀硬了,老子有難了,他就給我們裝孫子,這樣的兒子不要也罷。”

    杜天野道:“這件事我們以後再討論,總之,我希望大家在工作中不要帶入過多的個人情緒,要從大局出發,要照顧到多數人的利益。”

    散會之後,杜天野把張揚單獨留了下來,他說得就是江城工程機械廠的事情,杜天野道:“張揚,江城工程機械廠是我們市的支柱企業,我承認他們在新機場招標過程中的表現讓人失望,可曹正陽也是考慮到全場職工的利益,如果我們不用他的工程機械,全都使用嵐山工程機械廠的,不僅僅是影響到他們的銷售,還會影響到江城工程機械廠的聲譽,別人肯定會想,連你們自己城市都不用你的工程機械,你們產品的質量肯定不行。”

    張揚道:“我說杜書記,那天曹正陽的表現你都看到了,他們質量怎麼樣我不管,在我們最需要他站出來支持的時候,他給我們來了這一招,是人家周東宇鼎力相助,他曹正陽臨陣脫逃是因為對我們新機場項目沒有信心,既然沒有信心,我用他的產品幹什麼?”

    杜天野道:“你要從全局出發,不可以因為個人的情緒問題,影響到一個大型企業的未來發展。”

    張揚道:“做人應當言而有信,『政府』也應當如此,我這人沒有以德報怨的習慣,可知恩圖報我是知道的,江城機械廠讚助的那些設備,我用就已經是給他們麵子了,現在想借著支持地方企業的名義過來分一杯羹,做夢!”

    杜天野道:“我也沒說讓你撕毀和嵐山工程機械廠的合同,工程這麼大,不可能全用他們的設備,兩個廠可以互為補充啊!”

    張揚道:“杜書記,你知道什麼叫殺雞給猴看嗎?不給曹正陽這老小子一點顏『色』看看,他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不給他一點教訓,以後還會有地方企業不買我們『政府』的帳,我這次就是要讓所有的地方企業都知道,不是我們『政府』要靠他們養活,是我們罩著他們,讓他們分清誰是老子誰是兒子。”

    杜天野歎了口氣道:“你小子就是報複心太重!”

    張揚笑道:“你要是不喜歡,趕緊另選高明!”

    杜天野道:“你別要挾我,我還真敢撤了你。”

    張揚道:“你要是撤了我,我敢保證整個江城沒有一個敢頂我的缺!”

    杜天野聽到這句話,忍不住笑了起來,他站起身來:“懶得理你,趕緊把招標的事情給我搞定!”

    張揚手捧一束雛菊來到常海心的病房內,發現常海心正在那兒陪母親聊天,臉上帶著一副大大的墨鏡,傷處的肌膚明顯和周圍有些不同,不過恢複的很好,沒有絲毫的瘢痕產生,隻需要一段時間,膚『色』恢複正常就看不到任何的痕跡了。

    張揚將雛菊『插』在花瓶內,笑道:“不好意思啊,這兩天太忙,都沒時間過來。”

    常海心道:“知道你忙,所以我也沒敢打擾你。”她的心情也因為容貌的恢複而變得開朗起來。

    袁芝青望著張揚,充滿感激道:“這次真是要多謝你了。”

    張揚笑道:“袁阿姨,您跟我千萬別客氣,我和海心是好朋友,為她做點事也是應該的。”

    常海心聽到好朋友這三個字,內心中隱隱有些失落,不過這種感覺並沒有持續太久,的確如果理智的話,她和張揚之間的關係最好限於此,保持一定的距離,可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之後,她又能夠把握住自己嗎?常海心不知道,她不知道自己能否裝出一切沒有發生過,和張揚仍然做朋友。

    袁芝青道:“我們明天就要返回嵐山了,海心的爸爸很擔心她,早點回去也好讓他安心。”

    張揚點了點頭道:“回去也好,嵐山的空氣靈秀,比起江城環境要美得多,在那應該恢複的速度更快一些。”

    袁芝青真誠道:“張揚,無論什麼時候來嵐山,一定要到家來做客,阿姨親手給你做菜吃。”

    張揚笑著點頭,袁芝青這番話顯然已經將他當成自家人看待。大恩不言謝,袁芝青知道他們一家欠張揚的太多了,丈夫的痛風病是他治好的,女兒的『性』命又是他從烈火中挽救出來的,現在又治好了女兒臉上的燒傷,讓她的人生不至於留下缺憾。

    常海心道:“也許用不了太久我們就會見麵的。”

    張揚望著她的明眸,不知她這番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常海心道:“十月我應該會過來參加秦白的婚禮。”

    張揚笑道:“那我們很快就可以見麵了!”

    張揚和趙洋林、常淩峰幾人討論之後,決定招標工作馬上展開,不過這次不同的是,招標過程不再向社會公開,具體招標工作分開,由他們通知符合標準的競標單位直接來機場現場指揮部進行競標。

    評審小組由兩位國內建築專家,日本工頭龜田浩二,以及張揚、常淩峰、趙洋林組成,張揚和趙洋林雖然是領導,可他們兩人也是門外漢,多數的時候都是旁觀,真正參予評審工作的都是其他人。

    競標工作進行的很順利,開始的時候,兩位國內建築專家對這位日本工頭還抱有排斥的態度,可隨著招標工作的進行,他們發現龜田浩二在建築設計管理的方方麵麵知識之淵博,經驗之豐富是他們難以企及的,兩位國內建築專家從唱主角漸漸淪為配角,常淩峰則負責經濟方麵的審核,張揚和趙洋林兩位隻能負責政審了。

    讓張揚欣慰的是,顧明健代表藍海前來競標新機場管理係統軟件工程設計,以及機場綜合智能布線工程。除了藍海公司之外,並沒有其他企業參與競標,評審組經過綜合審核之後,確信藍海的實力和資質都可以勝任這一工程。顧明健憑實力勝出,省卻了讓張揚照顧。

    可隨著競標工作的開展一些不利於領導組的謠言也開始漸漸散播開來,有人說他們招標工作缺乏透明度,沒有統一的標準,很多被淘汰的大型企業甚至去省反映了情況。

    在決定不公開招標之後,張揚和趙洋林就已經預料到了可能麵對的壓力。兩人坐在指揮部辦公室,趙洋林端著大茶杯,將厚厚一摞人民來信放在張揚的桌子上:“看看,全都是告我們的。”

    張揚嗤之以鼻:“想怎麼告就怎麼告!”

    趙洋林道:“人言可畏,我們得有個應對之策,做出不公開招標決定的是杜書記,可承受壓力的是我們,這麼大的工程,整個平海省都在關注著我們,我們不公開招標,別人會以為我們有貓膩。”

    張揚道:“沒錢的時候公開招標,一個個等著看我們笑話,現在有錢了,這幫商人又都想擠進來,我們『政府』的錢是這麼好賺得?新機場代表著江城的形象,我們的招標工作慎之又慎,到現在為止,我們除了政審,幾乎沒參與評審過程,為了什麼?這廝當然明白,他倆不參與是因為他們兩人不懂,可嘴上卻道:“還不是為了避免別人說閑話!”

    趙洋林道:“我們再怎麼做,可別人不知道,人家以為我們在招標過程中搞雙重標準,認為我們不公平。”

    張揚反問趙洋林道:“這世上有絕對公平的事情嗎?”

    趙洋林笑道:“世事無絕對,我們就算做得再好,也不能管著別人,不讓別人說閑話,張揚,還是想個辦法,怎樣堵住這悠悠之口。”

    張揚道:“這麼著吧,回頭您出麵跟檢察院紀委都聯係一下,讓他們各派出一名特派員,入駐我們新機場工程現場,讓他們全程進行監督,看看咱們有沒有搞不正之風,有沒有以權謀私,這次咱們不等別人查,咱們自己先查查自己!”

    趙洋林初聽還以為是張揚的氣話,可仔細那麼一品,不由得暗讚高明,新機場工程隨著省財政的全力支持,隻會變得越來越熱,以後必然會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想不被人說閑話就得用這種方法。

    趙洋林道:“昨天的常委會上,常委們都提出了工程機械廠的事情,作為咱們江城的地產企業,如果這次我們堅持不用自己企業的設備,會對他們廠子的聲譽造成很大的影響,甚至會影響到他們日後的發展。”

    張揚道:“趙主任什麼意思?你打算放他們一馬?”

    趙洋林道:“曹正陽的做法的確讓我也很惱火,咱們不能因為他的做法而遷怒整個廠子。”

    張揚道:“當初給他們機會的時候他們不要,現在又湊了上來,這不是等著讓我們打臉嗎?”

    趙洋林笑道:“打歸打,可咱們也不能把事情做絕了。新機場建設,需要的工程設備太多了,嵐山工程機械廠不可能將這麼一塊蛋糕全都吃下去,兩個廠子的產品可以互為補充嘛。”這是常委們的普遍意見。

    張揚道:“我對江城工程機械廠沒有任何的成見,當初我在企改辦的時候,一力促成他們和德國海德集團的合作,我對這個廠子也是有感情的,可曹正陽這個人我不喜歡,思想太狹隘,眼光太短淺,他年紀也不小了吧。”

    趙洋林馬上明白了張揚的意思,想讓他咽下這口氣,除非曹正陽走人,趙洋林道:“這件事我會在常委會上反映一下,老曹這種幹部已經不適應時代的發展了,他的存在隻會影響工程機械廠的進一步發展。”

    就在張揚緊鑼密鼓進行新機場招標項目的時候,牛文強打來了電話,電話中就能聽出牛文強就快哭出聲來了:“完了,全他媽完了!”

    張揚道:“怎麼著?好好的哭什麼?你好歹也是一大老爺們,哭鼻子丟人不?”

    牛文強道:“我沒哭,我隻是難過,全死了,全他媽死了,我撒下的螃蟹、魚苗全都死了,上百萬的東西都泡湯了。”

    張揚聽出事態有些嚴重,他安慰牛文強道:“哥們,你得頂住,我這就去你那看看,不就是百來萬的東西嘛,對你牛老板來說,百萬隻不過是九牛一『毛』。”

    牛文強承包的湖麵距離新機場工地隻有二十多公,張揚很快就趕到了那,卻見湖麵上都是一片片白花花的東西,陽光的照『射』下泛著一股腥臭的味道,十多條小船正在上麵忙碌,撈著死魚死蝦死蟹,還有一些當地的孩子在湖麵玩。

    牛文強兩隻腳踩在水,蹲在那兒雙手捂著腦袋。

    張揚走了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牛文強眼圈有些發紅:“我辛辛苦苦引進的這些東西全都完了,眼看螃蟹就該上市了,全死了,死光了。”

    張揚皺了皺眉頭:“怎麼回事?好好的怎麼會死?”

    牛文強搖了搖頭,一臉沮喪道:“我請來的技術員正在查呢。”

    一名技術員來到牛文強的身邊,向他道:“牛經理,豐澤湖的水汙染了。”

    牛文強紅著眼睛道:“給我查清楚,看看到底是誰他媽往這排汙的,讓我查到是誰幹的,我非弄殘他不可。”

    張揚瞪了他一眼道:“胡說什麼,現在是法治社會,什麼事情都要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

    牛文強望著眼前的死魚死蟹,又不說話了,耷拉著腦袋如同一隻鬥敗了的公雞。

    張揚給豐澤常務副市長陳家年打了一個電話,讓他過問這件事,這件事可能要涉及到漁政環保方麵,由陳家年出麵可能更好一些。

    陳家年表示會盡快讓人調查出事的原因,不過最近的幾場雨讓豐澤的許多河溝都灌滿,不少小河通往豐澤湖,肯定是河水的水質不達標,從而汙染了豐澤湖,這才導致了螃蟹和魚苗的大麵積死亡。

    朋友落難的時候是需要安慰的,張大官人也少有的照顧到牛文強的情緒,拍了拍他的肩頭道:“通往成功的道路沒有一帆風順的,溝溝坎坎是難免的,大不了從頭再來,反正你孤家寡人一個害怕什麼?”

    牛文強道:“你站著說話不腰疼,我前前後後投入了二百多萬,這一夜之間就全部打了水漂,我能不心疼嗎?銀行那邊貸款怎麼辦?我還指望著這些螃蟹苗還債呢。”

    張揚安慰他道:“總會有辦法的。”

    好不容易將牛文強勸上了岸,牛文強不願離去,就站在岸上呆呆看著這大片的死魚死蟹,張揚生怕這廝想不開,就站在他身邊陪著。傍晚六點鍾的時候,聽到消息的薑亮、杜宇峰、趙新偉都過來了,他們看到眼前的慘狀也都深表惋惜,幾個人好說歹說把牛文強勸上了車。

    張揚道:“咱們兄弟幾個好久沒聚這麼齊了,平時都是你們請我吃飯,今天我回請你們,哥們發工資了,市考慮到我最近工作出『色』,給了我一千塊獎勵,咱們晚上全部腐敗掉。”

    杜宇峰馬上響應:“成啊,咱們去江城還是豐澤?”

    張揚道:“豐澤吧,這離豐澤三十公,江城四十公,當然要挑選近點的地方,八珍居怎麼樣,耿六包了新機場建築工地的食堂,他現在把我當親大爺一樣供著。”

    趙新偉笑道:“又想吃白飯了,你上輩子肯定是和珅轉世。”

    張揚心說我上輩子是張一針,跟和珅『毛』關係都沒有,幾個人談笑風生,唯獨牛文強悶在那兒,汽車啟動的時候,他總算憋出一句話來:“我還想看看我的螃蟹!”

    薑亮道:“拉倒吧,你的螃蟹都臭了,咱們今晚吃新鮮的。”

    無意中的一句話又觸痛了牛文強敏感的神經,牛文強感覺眼圈有些發熱,生怕別人看到自己現在的『摸』樣,轉向車窗道:“我他媽窩囊,憋屈!”

    趙新偉摟著牛文強的肩膀道:“乖,哥疼你,想哭就到我懷哭!”

    牛文強真哭了,二百多萬呢,說沒了就沒了,他憋屈,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時。

    幾個人誰都沒笑,心情都變得十分沉重,張揚和杜宇峰各開一輛車,頂著暮『色』來到豐澤,到豐澤的時候天『色』已經全黑了。

    牛文強眼睛紅紅的,這會兒情緒穩定了許多,拿著餐巾紙擦了擦鼻子,隨手扔在了張揚車,張揚道:“我說你丫的講不講點衛生?”

    牛文強道:“我比誰都講衛生,自打承包了這片湖麵,我連撒『尿』都繞的遠遠的,生怕把湖水給汙染了,可日防夜防,終究還是沒防住。”

    張揚把皮卡車在八珍居停下,推開車門跳了下去,那邊杜宇峰把汽車和他並排停好了,向張揚道:“今兒我們幾個可都沒打算回去。”

    張揚笑道:“多大點鳥事,全部白鷺賓館,我簽單。”

    趙新偉摟著牛文強下車,他向張揚道:“你們先上去,我陪文強去澡堂子衝一下,一身的魚腥味兒。”

    張揚點了點頭,從車後備箱拿出一套自己的衣服扔給趙新偉道:“給他換上!”

    他和薑亮、杜宇峰先來到八珍居,耿六接到張揚的電話早就已經準備好了,笑著迎了上來:“張市長,涼菜都準備好了,您麵請。”

    幾個人來到房間,看到桌麵正中擺著的螃蟹,張揚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耿六道:“正宗大閘蟹,全母的,五兩重一個。”

    張揚道:“撤下去吧,今晚魚蝦螃蟹之類的水產品一樣都別上。”

    耿六愣了:“為什麼啊?”

    張揚道:“我一哥們對這些玩意兒過敏。”

    耿六道:“不吃不就行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別說吃,就是他看見都過敏!”張揚考慮的還是很周到的,牛文強今天損失慘重,心理上的打擊是巨大的,如果看到這些東西指不定要觸景生情,熱淚盈眶,還是別刺激他的好。

    趙新偉和牛文強在隔壁浴池稍微衝了下,二十分鍾就來到房間內,牛文強換上了張揚的衣服,現在情緒已經完全穩定下來了,看起來也精神了許多。

    他向幾位老朋友笑了笑,雖然笑容中還帶著苦澀,可畢竟笑了:“哥幾個對不住,我今兒丟人了!”

    張揚笑道:“你丟人的事兒多了,誰也不會介意。”

    薑亮道:“都坐下,咱們今晚不醉無歸,誰也不許提不開心的事兒。”

    杜宇峰和趙新偉每人開了一瓶酒,給哥幾個倒上。既然是出來幫著牛文強分憂的,幾個人就盡量不提螃蟹魚苗死亡的事情,薑亮道:“咱們恭喜張揚榮升新機場總指揮。

    張大官人慌忙糾正道:“現場總指揮,說好聽了是指揮,說實際點就是工頭。”

    杜宇峰道:“工頭也是給『政府』打工,聽說省批了五個億,張揚啊張揚,你這次牛『逼』大發了!”

    張揚笑道:“錢是國家的,又不是我的,省市都對這次的工程寄予重望,我感到壓力很大!”

    牛文強這會兒又走神了,幾個人順著這廝的目光望去,卻見牆麵上貼著一幅民俗畫,年年有餘,一個大胖小子抱著一條大紅鯉魚,牛文強盯著那條鯉魚,眼睛又紅了!

    

Snap Time:2018-07-18 04:44:49  ExecTime:0.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