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五十一章峰回路轉(下)


    第四百五十一章【峰回路轉】(下)

    誰都知道食堂招標是噱頭,是張揚用來掩飾尷尬的一塊遮羞布,文字記者們已經在下麵飛快的開始醞釀新聞稿了,投資商退出,建築承包商退出,江城的這次競標會失敗,失敗之極。

    新機場工地食堂招標最終以耿六的勝出而結束,蘇小紅原本就對此沒有太多的興趣,單單是江城的幾家店已經讓她忙不過來了,她之所以參加競標那全都是為了給張揚捧場。

    趙洋林也明白這個工地食堂的招標隻能起到緩衝作用,以後說出去隻會貽笑大方,可他也沒有什麼主意,第二次低聲向張揚道:“差不多就結束吧。”

    就在張大官人考慮要用什麼方式來中斷這次競標的時候,看到市委書記杜天野又回到了會場。張揚本以為他會情緒低落,卻想不到他的臉上居然是滿麵春風。

    張揚小聲道:“回來的不是時候啊!”

    杜天野把話筒移到唇邊,笑著宣布道:“我向大家宣布一個好消息!”

    所有記者都豎起耳朵,今天都慘到這份上了,還有什麼好消息可以宣布呢?杜天野鏗鏘有力的說道:“我剛剛接到省的通知,省領導們做出明確批示,重點支持江城新機場建設,省常委們經過討論,考慮到江城目前的狀況,決定從省財政撥出五億人民幣重點支持江城新機場的建設工作!”杜天野的話頓時一石激起千層浪,整個現場一片嘩然。

    短時間內變化太快了,別說記者們接受不了,就是張揚也整不明白了,搞什麼?省不是重點支持南錫深水港嗎?怎麼會又突然支持起了江城新機場建設?難道老杜受的刺激太大,當眾說起了謊話?轉念一想不可能啊,杜天野這個人做事從來都很認真,很少說謊,再說了他編這麼大的謊話,肯定會被別人戳穿啊!

    張揚道:“真的?”

    杜天野點了點頭,笑逐顏開的站起身道:“鑒於政策的突然變化,我正式宣布今天的招標會暫時延後,具體時間,等待通知!”

    記者們一窩蜂想要衝上來采訪,張大官人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在桌子上重重拍了一下道:“幹什麼,幹什麼?記者招待會不是開過了嗎?該你們問的時候不問,不該你們問得時候又擁上來了,想采訪?等下次招標會。”

    負責當天會場秩序的杜宇峰率領警察走了過來,張揚道:“杜隊,你來得正好,誰要是敢擾『亂』社會秩序,就把誰給抓起來。”他拍了拍常淩峰的肩膀:“這交給你了!”說完他就跟著杜天野的腳步追了上去。

    杜天野出門後上了早就在那等著他的紅旗車,張揚拉開車門毫不客氣的坐了進去,秘書江樂坐在前麵。杜天野道:“下車,我得去開常委會。”

    張揚道:“真的?”

    杜天野笑道:“我像是開玩笑的人嗎?”

    “五個億?”

    杜天野點了點頭道:“省常委會上已經確定下來的事情,是由喬書記提議並一手拍板定案的!”

    張大官人愣了,他這會兒是真想不明白了,在他看來,喬振梁是鐵了心要支持南錫深水港建設的,可怎麼突然之間又變成了力頂他們江城新機場建設,不是我不明白,是這世界變化太快。

    杜天野道:“下車,我真有事兒!”

    張揚這才渾渾噩噩的推開車門走了下去,他想不明白,甚至無法相信省給了五個億的事實,他們爭取了這麼久,省始終都沒有一個明確的態度,可就在他們新機場項目陷入困境的時候,這五億說來就來了。

    張揚一邊慢慢消化著這個消息,一邊往回走,他剛才看到顧明健了,這小子不會平白無故的到這來的,顧佳彤十有八九和他一起過來了。

    張揚正尋找顧明健的時候,電話響起來了,打來電話的是喬夢媛,張揚不等她說話就急匆匆的問道:“夢媛,剛聽說省給我們江城撥了五個億,真的假的?”

    喬夢媛笑道:“我打電話就是想告訴你這件事,我還是聽我爸說的呢,真的,他讓我轉告你,一定要好好幹,省會全力支持江城新機場的建設工作。”

    張揚激動地有些語無倫次了:“謝謝爸……不,謝謝你爸,幫我謝謝你爸!”

    喬夢媛格格笑了起來:“行了,你有機會當麵去謝他吧,總之少在背後說他壞話就行。”

    張揚慌忙表白道:“借我一膽子我也不敢啊!”

    結束了和喬夢媛的電話,張揚重新來到競標會場,發現人們都已經散去了,杜宇峰見到張揚回來,迎上去道:“我讓人把那幫記者全都轟走了,除了會添『亂』,製造事端,他們能給改革大業幫上什麼忙?”

    張大官人因為那五個億的工程心情好了許多,他微笑道:“看到顧明健沒有?”

    杜宇峰搖了搖頭:“我哪注意那種事,倒是看到常淩峰和那個小日本一起去了停車場。”

    張揚也向停車場走去,外麵還有幾名記者滯留在那,看到張揚出來,他們又想湊上來,張大官人緊握雙拳,手指骨節爆竹般劈啪作響,嚇得幾名記者慌忙又退了回去,這廝的暴力傾向是眾所周知的,要是不小心觸及了他的逆鱗,搞不好是要挨揍的。

    張揚四處張望都沒有看到顧明健的身影,隻能走向自己的皮卡車,來到皮卡車前,卻發現顧明健靠在他的車門上等他。

    張揚笑道:“神出鬼沒啊,重獲新生之後果然脫胎換骨。”

    顧明健臉上一熱,他和張揚曾經親密無間,後來又因為種種變故而成為陌路,在他幾乎瀕臨絕境的時候,又是張揚不計前嫌為他洗刷冤情,昔日的那段冤仇早已雲淡風輕,顧明健正不知如何開口的時候,張揚握住他的手,給了他一個有力熱情的擁抱:“明健,歡迎回來!”然後拍了拍顧明健的肩膀,望著這位小舅子褪去青澀的麵龐,微笑道:“上車,我給你接風洗塵!”

    顧明健笑道:“我爸和我姐都來了,現在正在江城製『藥』廠等著呢,是我爸讓我過來看看情況。”

    想起顧佳彤,張揚心頭一熱,他點了點頭道:“我們這就過去!”

    卸去省委書記重擔的顧允知,如今穿著深藍『色』的t恤,灰『色』西褲,笑起來一團和氣,從他身上幾乎找不到昔日的霸道和威嚴,現在的他就是一個平凡的長者。

    顧佳彤挽著父親的手臂,正在給他介紹江城製『藥』廠的狀況,剛剛從醫院回來的常海天也在一旁陪同。

    顧允知聽著他們的介紹,滿意的點頭。

    常海天道:“顧書記,今年我們的『毛』利潤應該能夠達到五千萬。”

    顧允知笑道:“我已經不做書記了,小常,你還是叫我顧伯伯順耳一些。”他的話音剛落,就聽到身後響起張揚洪亮的聲音:“顧書記!您真來了!”

    顧允知轉過身去,微笑望著張揚:“看來我還得重複一遍,我已經離休了!”

    張揚道:“在我心,永遠隻有你一個顧書記!”

    顧允知笑了起來,這小子拍馬屁從來都不懂得含蓄二字,他笑罵道:“扯淡!”

    顧佳彤也是笑靨如花,一雙春水般的明眸和張揚的雙目接觸在一起,目光頓時有些膠著,好在他們都學會了理『性』的控製自己。

    張揚的注意力集中在顧允知的身上,恭敬道:“顧書記,您既然離休了,估計招待您的費用就不能報銷了,那啥,我來,您在江城的衣食住行我全都由我來。”

    顧允知笑道:“我不給你機會,佳彤,你是資本家,你來!”

    顧佳彤微笑道:“已經讓食堂安排了。”

    顧允知看到時間已經不早了,揮了揮手道:“先吃飯,邊吃邊談!”

    幾個人簇擁著顧允知走向餐廳,顧允知又找到一種熟悉的感覺,那是被人簇擁在中心的感覺,不過這次並非是他的權勢將這幫年輕人凝聚在自己身邊,而是他的年齡,老了!顧允知暗自感歎道。

    飯桌上的話題自然而然的圍繞今天的招標會舉行,張揚在顧允知麵前沒什麼需要隱瞞的,他講述的險象環生,說到省在最後關頭劃撥了五億元人民幣給江城建設新機場的時候,顧允知眉頭皺了皺,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很快就舒展開來,他微笑道:“振梁同誌還是很有魄力的。”

    張揚道:“我怎麼都想不通,當初我去平海,求爺爺告『奶』『奶』,幾乎每位常委那我都做過工作了,除了宋省長之外,幾乎沒人看好我們新機場建設工作,在他們看來,南錫深水港要比江城新機場重要的多,可怎麼就突然轉變注意了呢?”

    顧佳彤道:“何長安的頭腦真是精明啊,他知道查晉北想要進來攪局,所以在江城故布疑陣,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將查晉北的主要精力都吸引到江城新機場的事情上,背地卻在緊鑼密鼓的籌備投資南錫深水港的事情,等到時機成熟,直接簽約,一錘定音。”

    顧明健道:“商場之上爾虞我詐,這種事情太多了。”

    顧允知微笑道:“他的手段雖然高明,可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連江城市委市『政府』都可以當成自己的道具,這種人未免有些不擇手段了。”

    張揚道:“可不是嘛,通過這件事,我更認清了他的本來麵目。”說這句話的時候他想到了梁成龍和方文東,張大官人心中暗下決心,老子現在有錢了,凡是今天臨陣脫逃的,別怪我不給你們機會。

    顧允知道:“所以當國家幹部也不是件容易的工作,你們要時刻保持警惕,時刻不忘維護國家的利益。”

    張揚道:“我就是想不通,為什麼省會突然決定投資江城新機場,到現在我都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顧允知微笑道:“張揚,做一把手最重要的是什麼?”

    張揚撓了撓剛剛長出青茬的頭頂道:“力挽狂瀾,一呼百應。”

    顧允知道:“要敢為天下先,要高瞻遠矚,如果別人說什麼,領導就認同什麼,就算他做的是對的,別人也會以為領導缺乏魄力。”

    張揚心中暗忖,難道顧允知在暗示自己,當初第一個提起要重點扶持江城機場的是宋懷明,所以喬振梁就算也想這麼做,可並沒有馬上表示支持。等所有人都以為省五年建設重點,財政重點支持對象是深水港的時候,喬振梁這才突出奇兵,一抑一揚,出盡了風頭。

    顧允知又道:“平海的南北差距是我在任的時候始終沒有解決的問題,振梁同誌顯然意識到了這一點,我很欣慰。做領導是需要技巧的,一把手的政治傾向會影響很多人,如果振梁同誌在一開始就表現出明確的態度,他支持哪,資金就會跟隨到哪,我身為一個局外人,看得很清楚,他是想兩全齊美,把有限的財政資金用到最需要用錢的地方,何長安為代表的那些商人爭先恐後的往南錫投資,南錫深水港的資金應該不存在太大的問題,省決定支持江城新機場無疑是正確的。兵不厭詐,商人可以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我們做領導的一樣可以聲東擊西!”

    

Snap Time:2018-08-19 06:12:35  ExecTime: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