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五十一章峰回路轉(上)


    第四百五十一章【峰回路轉】(上)

    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鼓掌的基本上都是江城的官員和記者,張揚的這番回答真是太漂亮了,短短的幾句話已經向公眾表明,並非何長安放棄了對江城新機場的投資,而是他不符合江城的條件。

    又有記者舉手提問,距離招標會正式開始還有幾分鍾的時間,杜天野微笑點了點頭,示意他起身提問。

    那記者道:“杜書記,我還想問為什麼查晉北先生放棄了對江城新機場的投資?據我說知他開出的條件相當優厚,為什麼他在競爭對手主動撤離之後,也跟著選擇放棄呢?作為國內兩個很有影響的商人,他們的放棄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含義?”

    杜天野反問道:“兩位投資商開出的條件隻有我們內部人知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那記者笑道:“我們還是有很多途徑的。”

    杜天野笑著向兩旁看了看:“看來我們這個領導班子內部有人泄密啊!”

    市長左援朝聽出杜天野這句話顯然有所指,不過他仍然不『露』聲『色』,今天這舞台並不屬於他,無論成敗都是別人的事情。

    杜天野道:“查晉北先生放棄了對江城新機場投資是一個事實,但是有一點他和何長安相同,他們的放棄是建立在被我們淘汰的基礎上,眾所周之,查晉北先生在過去一直從事珠寶首飾業,對建築業根本就是一個門外漢,新機場工程對江城乃至對整個平海北部地區都極為重要,我們在選擇投資合作者的時候一定要慎之又慎。”

    張揚提醒杜天野時間已經到了,杜天野趁機結束了這次招待會,他意識到今天的風向有些不對,很多記者都是有備而來,問的問題都是一些比較敏感的話題,如果繼續下去,還不知道會問出怎樣的問題呢。

    九點半的時候,招標大會正式開始,會議大廳內人頭攢動,看來人氣還是不錯的,人大主任趙洋林代表機場指揮部說明了一下競標規則,杜天野和左援朝這幫市領導開始退場,誰也拿不準競標的過程中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們對過程並不關心,最看重的是結果。

    常淩峰和龜田浩二也來到了現場,張揚和他們商量了一下,今天的招標會是由張揚主持的,常淩峰低聲道:“剛剛收到的消息,已經有十二家放棄投標了。”

    張揚對這種狀況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他向會場看了看,微笑道:“還是留下的人多,沒事兒,咱們從候機樓競標開始,梁成龍那邊我有把握。”

    常淩峰道:“你倒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梁成龍是你的好朋友,果然有了好事你先想到他,不怕別人說你假公濟私?”

    張揚笑道:“你別冤枉我,一切都走正規程序,他有本事就競標,沒本事就閃人,龜博士不是認同他符合條件嗎?”他向遠處的梁成龍看了一眼,梁成龍正在接電話,不停的點頭,掛上電話,這才注意到張揚的目光,梁成龍笑了笑,眼神卻有些閃爍。

    張大官人這會兒特別注意細節,梁成龍不自然的表情讓他感到有些不妙,果不其然,梁成龍起身向外走去,一邊走一邊給張揚打通了電話,低聲道:“對不住哥們,我打算撤了!”

    張揚強忍內心的憤怒,低聲道:“怎麼個情況?”

    梁成龍道:“南錫方麵的工程已經談妥,我不可能兼顧兩方麵。”

    張揚頗為失落的說道:“理解!”,說是理解可心中卻對梁成龍倍感失望,當初在東江藍魔方的時候,陳紹斌和喬鵬飛發生衝突,作為老朋友的梁成龍就選擇站在對方一邊,如今到了自己最需要朋友幫助的時候,這廝又故伎重演臨陣脫逃。

    常淩峰也意識到有些不妙,他低聲道:“也許今天不該公開競標。”

    張揚沒說話,他緩步走向『主席』台,來到趙洋林身邊坐下,兩人交遞了一下眼神,趙洋林見慣風浪,對現場的情況已經有所預感,他小聲道:“時間到了!”

    張揚對著話筒道:“我宣布,江城市新機場招標會正式開始!”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現場的人雖然有不少,可掌聲寥寥,張大官人有些鬱悶,麻痹的,都不給老子捧場。

    張揚道:“根據我們預先製定的招標工作流程,首先要進行的是新機場候機樓的工程招標,這也是新機場的標誌『性』建築,代表著新機場的形象,可以說是我們此次招標的重點之一,在此之前通過我們的全麵考評和綜合論證,從諸多的競標單位之中選出了六家符合標準的建築企業,其中有國企也有私營,首先我要感謝大家能夠前來參加這次競標,你們的到來就是對江城的最大支持,接下來我把時間交給你們幾家競標單位。”

    張揚說完,發現剩下的五家競標單位無人應聲,他把目光投向方文東,梁成龍臨陣脫逃,他隻能指望這位老相識了,方文東之前也是雄心勃勃的打算卷土重來,正是他哥哥方文南的那封信讓張揚決定助盛世集團一臂之力,當然盛世集團之所以能夠入圍和他們本身的實力也有一定的關係,否則單單是日本工頭龜田浩二那一關就過不去。

    方文東當然明白張揚看他是什麼意思,他把腦袋耷拉了下去。

    張揚一看壞了,這廝也慫了。

    現場陷入一片寂靜之中,五家競標單位竟然沒有一個主動站出來說話,張揚道:“如果繼續保持沉默就意味著棄權!”

    還是沒人說話,五個人步調一致的選擇棄權。

    張揚這個怒啊,都他媽搞什麼?遞標書的時候一個趕著一個,生怕自己落到了後頭,可現在真正開始招標了,把我給晾起來了,今天老子這張臉丟大發了。

    會場下開始竊竊私語,所有人都在看張揚的笑話,江城的這個招標會搞得真是慘到了極點,剛開始就遇到了這麼大的困難。

    趙洋林麵『色』鐵青,作為一個老黨員,他的集體榮譽感還是很強的,這麼重要的『政府』工程,外來的企業不捧場就算了,連江城的地方企業也不捧場。這件事傳出去,整個江城的領導層都會被人當成笑柄,趙洋林看了看張揚。

    張揚這會兒還能夠想起自我解嘲,他笑道:“看來大家都很靦腆,那好,咱們候機樓的事情先往後排排,多給大家一些考慮的時間,咱們先進行工程機械設備的招標。”

    張揚的話剛說完,江城工程機械廠廠長兼書記曹正陽就站起身來表示道:“我們棄權,新機場工程對我們來說太大了,我們心有餘而力不足。”

    他這句話一說,不但張揚火了,連趙洋林也火了,你曹正陽好說歹說也是江城最具代表『性』的企業家,江城工程機械廠的改製之所以能夠獲得成功,還不是市給你的支持,現在市到了需要你們回報的時候了,居然跟我們玩這一套。

    張大官人的臉上毫不掩飾對曹正陽的鄙視,他笑道:“人貴在有自知之明,江城工程機械廠雖然是我們本地的企業,可是我們也不能偏袒,在招標工作中務必要做到公平公正,對前來競爭者要做到一視同仁。”

    曹正陽被張揚的這通話說得很沒有麵子,不過他也明白今天自己的行為肯定會得罪市,曹正陽不怕,他已經是要退休的人了,在他看來江城新機場項目是個無底洞,作為江城企業他們的投入最終極有可能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他要為企業的員工負責,他不能讓剛剛有所起『色』的江城機械廠再度陷入困境,曹正陽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錯。

    趙洋林有些後悔自己留下來參加這個競標會,新機場候機樓無人競拍,工程機械也麵臨著同樣的困境,當著這麼多記者,當著這麼多鏡頭,他感到自己和張揚就像兩個小醜一樣,在他的政治生涯中從來沒有一次麵臨過如此尷尬的局麵,今天江城就會成為平海的笑柄,而他和張揚會成為所有人的笑柄。

    張大官人此時的表現要比趙洋林淡定得多,他微笑道:“機會總是先留給那些勇敢的人,縮頭畏尾就不要談什麼改革!”記者們開始在現場不停拍照,他們都嗅到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味道,記者們最希望的就是看到出人意料的場麵,在江城一方看來是冷場,在記者們看來這件事會是平海改革史上值得大書特書的新聞點。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這次的競標程序會繼續流標的時候,一名中年男子站起身來,他微笑道:“既然我們的強勁對手已經棄權,那麼我們嵐山工程機械廠就成為這一項目的唯一競標者,趙主任,張副市長,這是不是意味著我們今天成功勝出了?”

    現場躁動起來,很快有記者認出,這名中年男子正是嵐山工程機械廠廠長周東宇,論實力論工廠的規模,嵐山工程機械廠無疑都要超出江城,曹正陽作為地方企業擁有著別人無法企及的優勢,可他放棄投標,周東宇自然理所當然的勝出。

    張揚微笑道:“恭喜周廠長,希望我們在新機場的建設中密切合作,共同發展!”

    現場的許多人都鼓起掌來,畢竟今天到場的還是江城人居多,誰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城市在這次招標會上顏麵無光。

    張揚邀請周東宇走上台來,現場和周東宇共同簽訂了建築工程機械的第一筆采購合同。他們握手的時候,張大官人是兩手和周東宇相握的,誰都不缺少錦上添花,真正需要的是雪中送炭,隻有這份情誼才值得珍惜。周東宇雖然和張揚相識不久,可他對新機場的未來是充滿希望的,他要把握住這次機會實現企業的二次騰飛。

    現場的氣氛也因為第一筆合同的簽訂而舒緩了許多,按照流程接下來將是機場道路施工的競標,幾家競標的築路公司已經私下表示要棄權,周東宇剛才的表現並沒有帶給他們太多的信心。

    張揚今天遇到的困難是巨大的,他留意到趙洋林的額頭上都冒出了細密的汗珠,會場的空調效果很好,按理老趙同誌不至於熱的這麼厲害,肯定是壓力使然,今天這個公開競標會他們失策了。

    趙洋林少有的跟張揚咬了咬耳朵道:“幹脆宣布有突發情況,先結束吧,以後再說!”

    張揚低聲道:“騎虎難下啊!”

    這時候張揚聽到角落中傳出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張主任,請問什麼時候輪到我們通訊工程競標啊?”

    張揚抬起雙眼,一位穿著黑『色』條紋t恤的年輕男子微笑望著他,正是剛剛出獄不久的顧明健。

    張揚怔了一下,隨即心頭湧起難以描摹的溫暖,他微笑道:“稍安勿躁,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我先把新機場食堂招標的事情搞定再說。”

    與會者發出一陣笑聲,誰都知道食堂招標的事情根本不應該拿到這來說,張揚明顯是故意如此,目的是衝淡競標現場的尷尬氣氛。

    包括蘇小紅、漢江燒烤李承乾以及來自豐澤八珍居的耿六全都舉起手來,他們都是陪襯,不過這會兒張揚要讓他們唱主角,要他們捧人場。誰都看出來了,現在的張揚最需要的就是幫助。

    

Snap Time:2018-06-21 08:27:23  ExecTime: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