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四十八章不依不饒(下)


    第四百四十八章【不依不饒】(下)

    孫東強道:“梁家坪動遷工程進展順利,老百姓都搬得差不多了,估計一周內就能夠全部完成。”

    張揚點了點頭道:“多虧了孫市長的努力,動遷工程才能進行的如此順利。”

    孫東強笑道:“動遷這麼順利可不是我的功勞,要不是你用武力征服了梁家坪,我們還真沒有多少辦法。”

    趙洋林不由得笑道:“武力的確能夠做成許多事,可武力也不是萬能的。身為國家幹部,首先想到的是以德服人。”

    張揚聽出趙洋林這句話有點撥自己的意思,微微一笑道:“以德服人也得分對象,你對通情達理的人講道理他會服氣,你要是對牛彈琴,它怎麼都不會理解,所以對牛最好的辦法就是鞭子。”

    趙洋林微笑不語,張揚的這種為官處世之道應該是隻適用於他自己,別人是學不來的,這廝的幸運在於擁有強大的背景,同時還擁有著超強的武力值。

    孫東強道:“馬上秋收,豐澤的幹部都動員起來了,考慮到你要負責新機場的籌建工作,市這次沒有給你分派具體的任務,你還是繼續負責招商引資工作。”

    張揚笑道:“我這個副市長其實就是個擺設。”

    孫東強道:“你來豐澤後做了很多的實事,豐澤的體製過去死氣沉沉,現在新鮮多了。”

    張揚笑道:“其實人年紀大了思想就會僵化,思想僵化了就難以適應日新月異的改革變化。”他這句話是說沈慶華的,可說完之後就意識到趙洋林還在身邊,這句話等於把老趙同誌也影『射』進去了。張揚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趙主任,我可不是針對您的。”

    趙洋林表現的卻是頗為大度,他笑道:“你的這句話我也認同,年紀大了頭腦方麵的確不靈活,都說老同誌有經驗,其實多數的因循保守都是所謂的經驗造成的。我最佩服的就是前任省委顧書記,他身居高位可以做到不貪慕權力,拿得起放得下,在我認識的高官之中能夠做到如此心境的隻有他一個。”

    張揚道:“顧書記的確魄力非常,身居高位能夠做到真真正正退下來的,真的很少見。”

    趙洋林微笑道:“我也該退了,江城的未來就看你們這些年輕人的了。”

    張揚道:“趙主任還有機會,說不定會升到省再幹幾年。”

    趙洋林明白張揚是在說笑,哈哈笑道:“累了,真的不想幹了,再說,我占著這個位置,你們這些年輕人的機會豈不是就少了?”

    張揚笑眯眯道:“那趙主任您就退,讓孫市長接你的班,接著幹人大主任,咱們肥水可不能流到外人田。”

    孫東強臉皮有點發熱,張揚這廝說話真是不留情麵。

    趙洋林卻笑了起來,張揚這是善意的玩笑,能在他們爺倆麵前說這種話,證明張揚和他們之間的芥蒂已經消除,這可是一件大好事。

    他們吃晚飯一起走出餐廳的時候,遇到同樣吃過飯離開的政協『主席』馬益民和副市長肖鳴,他們笑著跟趙洋林打了招呼,然後目送著他們離開。

    肖鳴望著趙洋林的背影不禁歎了一口氣。

    馬益民知道他為什麼歎氣,笑著道:“風向變得真快。”他對趙洋林深感不滿。

    肖鳴也是如此,他充滿感慨道:“政治嗅覺可真不是蓋得!”,肖鳴的內心深處是有些後悔的,杜天野初來江城之時,他曾經有機會站在杜天野的陣營中,可省委高層的變動,讓他心生變意,後來被趙洋林等人拉入他們的陣營,他之所以選擇加入他們的陣營,主要是因為趙洋林和新任省委書記喬振梁的關係,隨著左援朝的加入,他們的陣營空前壯大,甚至擁有了和杜天野分庭抗禮的底氣,可誰都沒有想到最先發起這個陣營的趙洋林居然會最早退了出去。肖鳴很是鬱悶,杜天野對他的反感已經寫在了臉上。到現在他才搞明白一個道理,趙洋林和左援朝這幫人都是一個德『性』,他們想要的是最大限度的攫取政治利益,就算他們和省委書記搭上線又如何?那是他們的關係,他們隻會為他們自己撈取好處,不可能想到他肖鳴。省委書記喬振梁的眼也看不到他這個小小的副市長。肖鳴感覺自己被利用了,可這政治上的很多事一旦選錯,想要回頭就難了。肖鳴又想起上次張揚因木屋別墅而被人告發的事情,那件事跟他肖鳴沒關係,可別人就栽贓在他的頭上,地是他給張揚的,張揚不懷疑他懷疑誰?

    馬益民道:“新機場,多好的一個政績啊!”

    肖鳴聽他這樣說,更覺著苦悶,杜天野已經提出讓他把經濟開發區的領導工作交出去,開發區新提了一位管委會主任,是杜天野選中的幹部,這樣一來等於他手上沒了實權,一步錯步步錯,看來杜天野在任的這幾年,自己是沒多大發展了。

    前來參加新機場投標的各大財團,各大公司都陸續來到江城,這些人來到之後,首先要做的就是和機場項目負責人溝通關係,張揚和趙洋林自然成為眾人矚目的中心。

    張揚和趙洋林事前就已經約定好,無論親近遠薄,不管誰來,在正式招標開始之前,一概不和他們私下交流。可這些參加招標的代表們仍然不斷前往他們的辦公室拜訪,趙洋林為了清靜幹脆將手機傳呼都關了,找地方躲了起來。他看得透徹,本來這次新機場建設就沒他什麼事情,杜天野把他弄進來就是陪綁『性』質,他不聞不問最好。

    張揚則來到梁家坪的機場現場指揮部,就算躲得這麼遠,仍然有商人不斷前來。張揚把接待工作交給了傅長征,自己則和常淩峰一起帶著剛剛來到豐澤的日本工頭龜田浩二去了新機場工地現場。

    龜田浩二有著日本人不多見的魁梧身材,身高在一米九零,比起張揚還要猛不少,據說這廝也是一位空手道高手,濃眉大眼,留著絡腮胡子,他曾經多次參加過機場建設,常淩峰把他請過來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嚴把機場質量方麵的問題,為了請他也付出了一筆不菲的酬金,月薪兩萬美元,根據常淩峰所說,這個價錢還是打折友情價。

    龜田浩二的話很少,來到現場蹲下去抓了一把土,在手中搓了搓,然後讓泥土自由落下,隨風飄揚。龜田道:“張市長,我的條件,常淩峰應該都告訴你了,除了工資以外,我會製定一係列的規章製度,凡事在新機場參加建設的工作人員,都必須嚴格遵守。”他過去曾經在中國生活過一段時間,所以中國話說得很好。

    張揚道:“這是應該的,沒有一個嚴格的規章製度,就不可能有高效率。”

    龜田浩二道:“我要全程參加招標會,對他們的資質要嚴格審核,不符合招標標準的商家一定要清除出去。”

    張揚道:“我巴不得這樣,對待這些人千萬不能客氣。”

    龜田浩二點了點頭道:“這周我會將所有參加投標的企業商家的資料審核完畢,不符合條件的,先淘汰掉,招標都沒必要讓他們參加。”

    張揚道:“這件事我把權力放給你,你隻管大膽的去幹!”

    龜田浩二點了點頭,一個人沿著前方的小路慢慢走去。

    張揚和常淩峰都沒有跟上去,張揚望了常淩峰一眼低聲道:“這日本人靠譜嗎?”

    常淩峰笑道:“放心吧,一定沒問題!不過有件事我必須說在前頭,龜田這個人很認真,工作上一絲不苟,以後整個機場工地就是他的工作區,進入工作區任何人都要服從他,如果你連這一點都做不到,趁早讓龜田走人,不然以後肯定會有矛盾。”

    張揚笑道:“我喜歡認真的人,工作上就需要這種一絲不苟的態度。”

    龜田一個人在空曠的土地上考察了兩個多小時,張揚和常淩峰就站在一旁遠遠看著,直到日落西山的時候,龜田方才從遠處慢慢走了回來,他隨身攜帶的pda上記錄了許多重要的數據。

    張揚笑道:“怎麼樣?龜博士?”這廝把田字給省略了,龜田變成了龜,好在日本人對龜這個字眼並不忌諱,龜田點了點頭道:“很不錯,這片土地很適合建設機場。”

    常淩峰道:“招標會結束之後,就會正式開工。”

    龜田道:“我負責的是技術『性』的問題,我隻需要確保機場的工作高效穩定,安全質量符合標準,其他的事情我不會去過問。但是在我負責的範圍內,我要有絕對的發言權。”

    張揚道:“成!”

    三人返回了指揮部,看到板樓前停了十多輛豪華小車,龜田的臉『色』頓時就變了,他衝到傳達室,向負責看門的保安怒吼道:“誰讓你把他們放進來的?難道你不清楚,除了指揮部內部車輛以外,其他的車輛一律不許入內嗎?”

    傳達室的兩名保安被這日本大個嚇了一跳,這廝這麼大的塊頭,怒火填膺的樣子的確有幾分殺氣。

    張揚走了過去,向兩名保安道:“這是龜田博士,負責機場工程質量的。”他對龜田發這麼大的火也感到莫名其妙,過去這些車都隨便出入,龜田怎麼回事?

    龜田指了指傳達室門旁的來訪須知,上麵果然有一條,外來車輛不許入內,說起來還是張揚製訂的規章製度,龜田道:“既然製定了製度就要去遵守。”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沒想到這日本人還真的挺認真。

    傅長征在辦公室愁眉苦臉的坐著,沙發上椅子上坐著十多個人全都是前來找張揚的,其中有豐裕集團的梁成龍,還有盛世集團的方文東,他們都是張揚的老朋友老相識,讓誰走都不好。

    張揚走進辦公室,看到滿屋子的人:“我說你們搞什麼?都賴在我這兒想蹭飯吃怎麼著?”

    梁成龍是剛剛才到,他笑道:“這不是找你交流來了嗎?眼看競標就要開始了,我們想跟張指揮溝通溝通,了解一些具體情況。”

    張揚一副公事公辦的麵孔:“具體情況全都印紙上了,你們在我這兒也是瞎耽誤工夫,這事兒我說了不算,不過既然來了,我也不能讓你們白來,我左邊那件門上的招牌你們看到了沒有?”

    所有人同時搖頭,有好事者出門去看了看,上麵寫著工程質量管理處。

    張揚道:“你們想參加競標,就去找龜博士,那是我請來的日本工頭,你們的資質和施工水平究竟能不能通過,全都交給他說了算,先去了解了解吧。”

    張揚這麼一說,不少人起身去找龜田了。

    梁成龍和方文東都沒走,梁成龍道:“張市長,你把日本鬼子都請來了?”

    張揚笑道:“我這叫增進中日交流!”

    梁成龍道:“下班了!我先出去在外麵車上等你!”

    張揚點了點頭道:“你把車開出去,以後不許把車開到指揮部來了。”

    梁成龍苦笑著點了點頭,轉身出去了。

    房間內隻剩下方文東一個了,張揚笑眯眯看著方文東道:“方先生有什麼事?”

    

Snap Time:2018-01-19 11:59:13  ExecTime:0.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