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四十七章互不相欠(上)


    第四百四十七章【互不相欠】(上)

    張揚道:“肖林還是很有能力的年輕幹部,你們這幫做下屬的要多支持他的工作。”單從這句話就能聽出張大官人的境界提升了許多。

    朱曉雲道:“有什麼好支持的,他來企改辦之後,又有不少人調進來了,多數都是過去開發區企改辦的,一朝天子一朝臣,誰當權不用自己人啊?”

    張揚笑了笑沒有說話。

    朱曉雲道:“張主任,您是我們老領導了,現在主抓新機場項目,一定很缺人,把我調您那兒去吧。”

    張揚道:“你考慮清楚,要是去了我們那兒,就等於去了豐澤,說是新機場,其實就在梁家坪,一片曠野,撂棍子砸不著人的地方,現在辦公室都是活動板房,冬冷夏暖,再說了機場想要建好得到九七年,你和蘇強還沒結婚就想兩地分居啊?”

    張揚這麼一說,朱曉雲又開始猶豫了。

    蘇小紅道:“曉雲,你還是在企改辦呆著吧,真要是跑到那人煙荒蕪的地兒,我也不放心。”

    時維幫襯道:“就是,在他身邊工作,誰都不放心。”

    蘇小紅和喬夢媛都忍不住笑了起來,誰都能聽出時維在報複。

    張大官人很無辜,自己已經被時維定義為『色』狼了,他自我感覺品德還可以,以權謀『色』的事情還沒幹過。

    喬夢媛適時的轉移話題道:“張揚,我聽說常海心在於博士那住院。”

    張揚點了點頭道:“燒傷,挺嚴重的,目前正在恢複中。”

    喬夢媛道:“我想找機會去醫院探望她一下。”

    張揚道:“暫時還是不用了,她現在心理上很脆弱,不想見外人。”

    時維道:“是不是毀容了?”

    張揚瞪了她一眼道:“不八卦你能死啊?”

    時維道:“我也是關心她嘛!”

    蘇小紅也見過常海心,不無惋惜道:“常小姐很漂亮,如果真的容顏受損,太可惜了!”

    喬夢媛道:“嵐山新時代歌舞廳失火的時候你也在現場?”

    張揚點了點頭道:“常海心出了一本詩集,當天我剛好在嵐山,跟他們兄妹倆一起慶祝,誰想會這麼巧,新時代竟然發生了縱火案。”

    喬夢媛歎了口氣,容貌對一個女孩子的重要『性』不言自明,記得曾經聽過一句話,女人的自信心很大程度上來源於自己的容貌,如果常海心真的容顏受損,隻怕以後她的人生將會變得黯淡無光。

    時維道:“張揚,我發現你就是一個掃把星,你走到哪兒哪兒出事!”

    蘇小紅連忙道:“大吉大利,大吉大利,小姑『奶』『奶』,你這話可不吉利。”

    滿屋人都笑了起來。

    時維去唱歌的時候,喬夢媛向張揚小聲道:“新機場的事情並不樂觀,省多數人還是傾向於將南錫深水港作為重中之重。”

    張揚明白喬夢媛現在說的就是喬振梁的意思,拋開個人感情而言,嵐山深水港對平海經濟發展的推動作用應該比新機場項目更大一些,張揚歎了口氣道:“也就是說我們江城新機場項目隻配跟著敲敲邊鼓?”

    喬夢媛道:“自籌資金未嚐不是一件好事,其實現在想要注入國內的資本很多,你應該把眼光放得更長遠一些,吸取外部資金的同時,同樣可以吸引外部的先進管理經驗。”

    張揚道:“說詳細點。”

    喬夢媛道:“一個人就算再聰明再有能力,畢竟精力是有限的,你不可能任何事都顧及到,體製中也是如此,這就是為什麼要設立常委會,要有人民代表的原因,我們做企業的,既要有董事長還要有董事,群策群力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力量,你身邊有常淩峰幫你,可新機場這麼大的工程,單靠你們兩個是做不起來的,所以你才會感到疲於奔命,你才會感受到這麼大的壓力。”

    張揚道:“我請了不少人,目前指揮部的成員顧問很多,都快能組團了。”

    喬夢媛笑道:“你說得那些人最多算得上是政協,真正能起到什麼作用?做實事不能依靠他們。”

    張揚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喬夢媛道:“工程的運營同樣可以學習商業上的運作,想要在市場中掌握先機,你就必須適應這個市場,去做符合市場規律的事情。”

    張揚道:“聽你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喬總真是我的良師益友。”

    喬夢媛笑道:“你少給我戴高帽子。”

    張大官人倒是想給別人戴帽子,不過不是喬夢媛,他想給許嘉勇戴帽子,戴上一頂綠油油亮閃閃的帽子,喬夢媛屬於那種需要細細品味的女人,清新雋永,耐人尋味,張大官人的內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喬夢媛意識到這廝看著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對頭,慌忙輕輕咳嗽了一聲。張揚笑了笑道:“這麼著,我組建一個高參團,你算頭一個。”

    喬夢媛道:“我不適合。”

    張揚道:“我說你適合,你就適合,明兒我就把聘書給你送去!”

    蘇小紅道:“我雖然財力不成,可也想為新機場出一份力,等新機場建成了,我去你們那邊開酒吧。”

    張揚笑道:“沒誠意,就想著占國家便宜。”

    蘇小紅道:“我老老實實經營,規規矩矩納稅,可沒占國家便宜。”

    張揚喝了一會兒,感覺有些疲憊,他起身要走,喬夢媛和蘇小紅還有事要談,擔心張揚喝酒開車不安全,讓時維把張揚送回去。

    張揚離去之後,蘇小紅端起酒杯向喬夢媛道:“夢媛,我接手水上人家之後,重新改名為魚米之鄉,以後可能要和你存在競爭關係了。”

    喬夢媛淡然笑道:“紅姐,其實我今晚就是想跟你談這件事的。”

    蘇小紅道:“你說。”

    喬夢媛道:“在我接手新帝豪之前,帝豪盛世和水上人家全都是方文南的產業,兩家酒店的生意當時不次於現在,其實我接手新帝豪的初衷也並非要進軍飲食業。”

    蘇小紅道:“飲食業這麼小的生意你肯定不會看在眼。”

    喬夢媛笑道:“其實生意不分大小,隻要是賺錢的生意都是好生意,紅姐,我有一個打算,想將新帝豪的管理權交給你。”

    蘇小紅微微一怔,想不到喬夢媛居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喬夢媛道:“讓你統一管理兩家酒店,是為了避免可能出現的惡『性』競爭,我也沒有太多的精力去考慮飯店管理的事情,紅姐在酒店管理方麵有豐富的經驗,交給你統一打理,我也放心。”

    蘇小紅的心情極其激動,當年從方文南手中失去了兩間酒店如今管理權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人生真是變幻莫測。

    時維送張揚回去的路上,自然不會放過教訓他的機會,她惡狠狠的威脅張揚,決不能把東江醉酒的事情宣揚出去。可她很快就發現始終都是她自己在說,向來嘴上不服輸的張揚這會兒居然保持了沉默,時維好奇的從後視鏡望去,卻沒有發現張揚的影子,她一腳踩下車,打開車內燈,卻見張揚躺在後座之上,臉『色』蒼白,牙關不住打顫,身體蜷曲在那,看起來十分的痛苦。

    時維第一感覺就是張揚在嚇他,她在張揚身上給了一拳道:“臭小子,別裝了,想嚇我是不是?”

    可張揚顫抖的卻越發厲害了。

    時維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背,發現張揚體溫冷得嚇人,她頓時慌了起來:“臭小子,你別嚇我……我送你去醫院……”

    張揚一把抓住時維的手,顫聲道:“不去,送……送我回家……”

    “可……”

    “聽到沒有?”

    時維六神無主,隻能聽從他的吩咐,她一邊開車一邊祈禱,緊張的眼淚都流下來了。

    來到張揚的家中,時維攙扶著張揚下車,這會兒張揚好像恢複了一些,至少能夠自己行走了,時維攙著他來到房內,她清楚的感覺到張揚的身軀在不停發抖。

    來到房內扶著張揚坐下,時維充滿擔憂道:“你這個樣子不去醫院怎麼行?”

    張揚搖了搖頭,顫聲道:“去……去浴缸把水放滿,熱水,燙一點……”

    時維慌忙去放水,熱水放滿之後,又過來攙扶張揚,張揚道:“你……去……外麵等我……我沒事……”

    時維點了點頭,轉身出去了。

    張揚脫得隻剩一個褲衩,進入浴缸之中,燙得慘叫了一聲:“你……準備給我褪『毛』啊……”

    時維聽到他的聲音,這才稍稍放心下來,笑道:“是你自己要燙一點的!”說完她感覺到腮邊微涼,用手一『摸』,卻是一顆眼淚,時維咬了咬櫻唇,慌忙拿出紙巾擦去眼淚,心中暗自奇怪,自己怎麼會為他流淚,可她馬上就明白了,自己對張揚的關切是真實的,是無法掩藏的。

    時維好半天都沒有聽到張揚的動靜,不由得又擔心起來,她大聲道:“喂,好了沒有?”

    張揚沒有回應。

    時維又問了一聲,依然沒有得到回應,她頓時緊張了起來,當下顧不上矜持,推開了洗澡間的房門,卻見張揚整個悶到了浴缸麵,一動不動。

    時維嚇得尖叫了一聲,衝上去把張揚從水給撈了出來。她把已經失去知覺的張揚拖到了客廳,拖動的過程中,張大官人用來遮羞的褲衩也滑下去了,時維隻顧著關心張揚,根本無暇顧及這件事,張揚在洗澡的過程中溺水了,時維有些急救知識,自從她上次在南湖溺水之後就格外注意這方麵的知識,時維開始給張揚做人工呼吸,吻住張揚冰冷的唇,時維擔心的眼淚都下來了,做了兩分鍾的人工呼吸仍然不見這廝有任何的反應,時維雙手握在一起向張揚的胸前砸去,她一邊砸一邊哭道:“你給我醒過來,你不能死,你整天欺負我,我還沒報仇呢!你醒醒……張揚,我求你醒醒,以後我再也不惹你生氣了,我說過,我喜歡你是真的,你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會多傷心……”又是一擊狠狠地砸在張揚的胸膛上。

    張大官人劇烈的咳嗽起來,他痛苦的坐起,一口水噴了出去,噴了時維一頭一臉。

    時維愣在那,旋即欣喜異常,展開臂膀就將張揚給抱住了:“你活了,你活了……”

    張大官人覺著自己身上涼颼颼的,這才意識到褲衩都褪到大腿彎了,時維這麼一抱一磨蹭,血氣方剛的張大官人哪受得了這個,反應是理所當然的。

    時維感覺到這廝的局部變化,低頭一看,嚇得尖叫了一聲,一拳就砸在張揚右眼上,張揚剛剛蘇醒,哪能想到這就樂極生悲,被時維一拳砸得眼冒金星,直挺挺躺倒在地上,慘叫道:“謀殺啊……”

    時維抓了條『毛』巾被扔在他身上,張大官人很委屈的用『毛』巾被掩住自己赤『裸』的身體,作恐懼狀:“你剛才對我做了什麼?”

    時維道:“你這副表情很惡心,知不知道要不是我救你,你就淹死在浴缸了,說出去丟人不?”

    

Snap Time:2018-07-23 15:21:25  ExecTime:0.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