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四十六章官場小人(下)

  
  第四百四十六章【官場小人】(下)
  李長宇的東江之行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多數省常委都認為南錫深水港在未來改革的意義要比江城新機場重要得多,從李長宇這次了解到的情況來看,江城在和南錫的競爭中基本上敗局已定。
  常委們聽完李長宇匯報完情況,一個個都顯得表情有些凝重,雖然同為平海五年重點工程,可得不到領導的認同,也就意味著以後省埵b財政上的支持十分有限。
  徐彪憤憤然道:“搞什麼?省媥膉捖蛣菢n縮短南北經濟差距,重點發展北部經濟,難道隻是喊喊口號就算了?南部經濟發展本來就走在前麵,現在省財政又要重點扶持他們,以後南北的經濟差距不是越拉越大?”
  市長左援朝道:“其實省媢鴽畯怞翰健d這個新機場項目並不支持,他們認為我們江城首先要搞得是開發區項目,現在什麼都想抓上一手,什麼都想發展,反而沒有重點沒有主題,認為我們是東一榔頭西一棒槌,這樣搞經濟頭緒太多,攤子鋪得太大,需要的資金自然就很多,出現資金緊張當然是在所難免了。”左援朝這番話是有所指的,他發難的對象是杜天野。
  常委中多數人都清楚,最早提出建設新機場的就是左援朝,現在他居然說出這樣的話,公開質疑杜天野的經濟政策,的確有些不夠厚道,可政治鬥爭就是這樣,真理往往掌握在自己手堙A即使自己做得是錯的,錯誤永遠都在對方那一邊,就算對方做對了。
  左援朝和杜天野的矛盾已經變得越來越公開化,明朗化,這對發展中的江城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李長宇道:“建設新機場並沒有錯誤,江城的機場距離市區太近,飛機起落嚴重擾民,隨著城市的不斷發展,這點不足會變得越來越明顯,想要建設現代化的新型城市,交通改革是我們必經的一步。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最初提出新機場概念的人就是左市長啊!”
  左援朝笑道:“長宇同誌說得對,最初提出新機場概念的人的確是我,可我提出的是一個長期發展規劃,我想在座的每一個人都知道發展是需要過程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改革開放要求我們必須要前進,不敢邁步就是畏縮不前,可步子邁得太大就是盲動冒進,身為國家幹部,我們必須要做到有所控製,領導需要控製,經濟需要控製,任何事都需要控製,離開控製就會讓一切變得混『亂』而無序。”
  杜天野道:“援朝同誌的確是一位理智冷靜,深諳控製之道的好幹部,可在如今改革開放的大『潮』中,在日新月異的經濟發展中,想要精確的控製每一件事,談何容易?改革沒有回頭路,在這趟列車全速前進的時候,我們所能做的是把握正確的方向,而不是控製它行進的速度。經濟開發區要搞,火車站要改建,新機場的建設項目也不能落下,說我齊頭並進也好,說我多點開花也好,我所想的就是加快江城的改革進程,並不斷將改革深化下去,凝聚所有的力量打擊在一點上固然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可是麵對這個全麵發展的時代,你還想堅持一條腿走路,隻能造成發展的不均衡。平海過去發展的例子就擺在我們的麵前,南北經濟的不平衡就是搞所謂的重點造成的,有了前車之鑒,我們還要犯同樣的錯誤嗎?”
  左援朝道:“全麵均衡的發展,誰都想這樣,可是想要做到這一點必須要以雄厚的財力為基礎,我們江城的財政狀況並不支持這種發展。”他已經公開和杜天野唱起了反調。
  杜天野道:“開弓沒有回頭箭,我們確定下來的事情就不會改變,省堛滌]政重點支持我們也罷,不支持我們也罷,依靠江城自己的力量,我們一定能夠將新機場項目建設起來。”
  查晉北親自來到了江城,這次前來並不是為了他的鑽石生意,而是為了江城新機場投資計劃,他來到江城之後馬上和江城市委市領導會麵,當天晚上又讓邱鳳仙邀請張揚在新帝豪吃飯。
  連查晉北也看出張揚的臉『色』不太好看,關切道:“張揚,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怎麼臉『色』這麼難看?”
  張揚道:“還不是讓新機場的事情給鬧得,領導把新機場的事情全都壓在了我身上,我一個人又沒有三頭六臂,又得招商引資,又得準備建設,還得籌備招標大會,再這麼下去,我恐怕要未老先衰了。”
  查晉北和邱鳳仙都笑了起來,邱鳳仙道:“張市長年輕有為,領導把這麼重要的責任交給你,足以證明看重你的能力。”
  張揚道:“你不懂,咱們雖然都是中國人,可台灣內地相差很大,你們是為自己服務,我們是為人民服務。”
  邱鳳仙啐道:“張市長看不起我們台灣人!我們雖然是私有製,可我們賺錢的同時也沒有忘記搞公益慈善,沒有你們的口號喊得響,可我們乃至我們的許多官員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
  張揚道:“我們的國家幹部服務的對象是老百姓,你們的官員服務的對象是有錢人和特權階層,這就是我們兩種體製的最根本區別。”
  邱鳳仙抗議道:“不能一概而論,哪兒都有好官,哪兒都有貪官,就我個人的認識,大陸貪官汙吏的數量還遠遠超過台灣。”
  張揚道:“人口基數在哪兒擺著呢,貪官能不多嗎?”
  查晉北哈哈笑道:“怎麼扯著扯著就到兩岸關係上了,敏感話題咱們不談,也輪不到咱們『操』心,張揚,我今兒把你請來吃飯,是為了談注資江城新機場的事兒,投資計劃書我已經遞過去了,市堥s竟怎麼說?”
  張揚笑道:“查總也太心急了點,剛剛才將計劃書遞上來,這麼急就想得到回複?”
  查晉北道:“我對國內的辦事效率深惡痛絕,挺簡單的一件事非得拖拖拉拉,美其名曰還得叫走程序,走什麼程序?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為什麼不能幹脆利索一點?”
  張揚道:“我也不喜歡拖拖拉拉,可江城當家做主的不是我。”
  查晉北笑道:“新機場你說了算。”
  張揚道:“查總,那叫現場指揮權,小事情我說了算,實事兒我來辦,可真正關鍵的決策『性』問題,還得市領導們拍板定案,您太抬舉我了。”
  此時服務員開了一瓶五糧『液』,邱鳳仙示意服務員把酒交給她,她親自給張揚和查晉北倒滿酒。
  查晉北舉杯道:“預祝咱們以後的合作成功,幹杯!”
  張揚笑著陪他們喝完了這杯酒。
  查晉北緩緩落下酒杯道:“張揚,咱們之間的關係沒必要遮遮掩掩,你給我一個明白話,市堿O不是想看著我和何長安爭來鬥去,從而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啊?”
  張大官人裝起了糊塗,端著邱鳳仙剛剛滿上的酒杯道:“市堥s竟什麼意思我也不清楚,不過我個人是傾向於你們這一邊的,我還沒有仔細看過你們兩邊的投資計劃書,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肯定,你的投資計劃書,有部分內容已經被何長安知道,所以他針對你們重新調整了投資條件,和你們相比,他現在的條件並不落於下風。”
  邱鳳仙道:“張市長的意思是,我們的內部有人將這份投資計劃書的內容泄『露』給了何長安?”
  張揚笑道:“我沒這麼說過,不過這件事應該很有可能。”
  查晉北道:“我對我們這個團體的內部很信任,我不相信會有人將我們的投資計劃書透『露』給何長安。”
  邱鳳仙道:“也可能是你們那邊出了問題。”
  張揚道:“邱小姐懷疑我還是杜書記?”
  邱鳳仙不無嗔怪的看了他一眼道:“我對杜書記和張市長都是信得過的,可知道這份計劃書的又不僅僅是你們兩個。”
  張揚沒說話,邱鳳仙的這番話其實很有道理,杜天野已經將查晉北的投資計劃書在常委會上討論過,每位常委都知道投資計劃書的內容,天知道誰將這件事透『露』給了何長安?
  查晉北笑道:“泄『露』出去也沒什麼了不起,何長安早晚都會知道,我聽說他還在省堸竣F些功夫,這次他果然是誌在必得啊!”
  張揚道:“還沒到最後呢,天知道市領導們會做出什麼決定,照眼前的情況來看,市堛眯w在你們兩家之間進行抉擇,不過具體選擇哪家,可能要考慮你們開出的條件。”
  查晉北道:“坐山觀虎鬥,穩坐釣魚台。”
  張揚道:“不是我,您說的是我們市堛漕瑰停`委們。”
  邱鳳仙去洗手間的時候遇到了喬夢媛和時維姐妹,喬夢媛剛到,聽說查晉北到了,出於禮貌她和邱鳳仙一起來到房內敬酒。
  查晉北笑著站起身來:“喬總來了!”
  喬夢媛道:“不知查總大駕光臨,夢媛有所怠慢,還望喬總不要怪罪。”
  查晉北道:“喬總能過來敬酒就是給我查某人麵子,我豈敢怪罪!”以查晉北的背景和財力輕易不會把別人看在眼堙A可喬夢媛並非普通人,她的爺爺是德高望重的喬老,她的父親是平海現任省委書記喬振梁,喬家在體製中和軍隊中的實權人物不在少數,就算查家也無法與之相提並論,更何況他現在想做得是平海的生意,而喬振梁正是這片土地上擁有絕對話語權的一個。
  喬夢媛微笑道:“查總太客氣了,今晚這頓算我請,對我的怠慢略表歉意,剛好為查總接風洗塵。”對喬夢媛來說,新帝豪隻不過是她方便與社會各界溝通的途徑,她並沒有指望新帝豪去盈利,這種送人情的事情時常發生。
  張揚笑道:“何著沒我什麼事兒,查總麵子大,我吃飯的時候你怎麼不給我免單呢?”
  一旁時維聽不過去了:“我說張揚,我姐平時少請你吃飯了嗎?你看你生就了一副貪官的麵孔,真是貪得無厭!”
  如果在過去張揚少不得要和時維針鋒相對一番,可自從在東江時維醉酒之後吐『露』真言,在張揚的眼中,這小妮子的任『性』刁鑽也平添了不少的可愛之『色』。張大官人笑眯眯道:“你酒醒了?”
  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卻把時維問得滿臉通紅,能不臉紅嗎?表姐喬夢媛都跟她說了,自己酒醉失態,把什麼話都說出來了,在張揚麵前沒麵子透頂了,時維咬了咬櫻唇,小聲嘟囔道:“跟你有什麼關係?”
  張揚笑道:“沒關係,沒關係,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越是這麼說,時維的俏臉紅得就越厲害,跺了跺腳啐道:“你真不是個好東西,不跟你說了!”一轉身居然逃了。
  邱鳳仙笑道:“張市長,你這可就不對了,居然欺負人家小姑娘。”
  張揚道:“我從來都是被小姑娘欺負。”
  喬夢媛道:“張市長,我也敬你一杯,你從來都是新帝豪的貴賓,歡迎你隨時過來吃飯。”
  張揚笑眯眯和喬夢媛幹了這一杯,喬夢媛本想敬酒之後馬上離去,可查晉北又跟她談起了南林寺商業廣場的事情,查晉北道:“喬總把我們對麵的店鋪租給了何長安,他在那兒開了一座金鑽世家,跟我們鑼對鑼鼓對鼓的幹上了。”
  喬夢媛笑道:“這可不能怪我,人家給我這麼好的條件,我可不能跟錢過不去。”
  查晉北笑道:“我隻是說說,並沒有埋怨喬總的意思,何長安和我之間的競爭由來已久,可他殺入珠寶市場卻隻是剛剛開始,我實在想不透,他在江城的金鑽世家生意居然比我的星鑽好得多。”
  喬夢媛微笑道:“這並不奇怪,你們星鑽主打的是設計和品味,麵對高端人群,金鑽世家在首飾的設計上無法和你們相比,可他們在價格上下功夫,同樣的金首飾,他們的加工費比起你們要低上許多。”
  查晉北苦笑道:“薄利多銷,我們高出的那一部分賣得是藝術和創意啊!”
  喬夢媛笑道:“在普通老百姓看來,一克金子多少錢,他們用同樣的錢可以在金鑽世家買到更重的金子,他們為什麼要選擇你們呢?”
  張揚附和道:“喬總說得對,在江城最大的消費群體就是老百姓,你的東西好看,藝術『性』強,可那都是陽春白雪的玩意兒,小小的一塊石頭,你們打磨打磨就賣得比黃金還貴,你們麵對的群體是喬總這樣的人,要是想把你們的小石頭賣給普通老百姓,難啊!”
  邱鳳仙笑道:“張市長說得的確切中了我們目前存在的問題,我們的飾品主打高端市場,而忽視了普通老百姓的需要,所以才會在和金鑽的競爭中落於下風,查總,你不妨考慮一下,我們星鑽也應該做一個親民係列。”
  查晉北道:“星鑽的定位就是品味和奢華,如果我們做親民係列,就會讓我們這個品牌的價值大打折扣,明明是陽春白雪,非得要去迎合下堣琱H,到最後可能會不倫不類,老百姓沒有迎合好,高端客戶也失去了。”他說完又解釋道:“我沒有看不起普通老百姓的意思,我也知道這一市場範圍之廣大,購買力之強,在總體上並不遜『色』於高端客戶群體。”
  喬夢媛道:“小眾的東西可以獲取暴利,可大眾的東西才能夠獲得巨額的利潤。”
  張揚道:“其實查總不必為難,等新機場的項目正式啟動之後,用錢的地方肯定很多,您要是錢多的用不了,就往新機場項目上投。”
  查晉北道:“新陣地要打,根據地也不能丟了!”
  喬夢媛微笑道:“其實查總為什麼不效仿許多國外品牌那樣,同樣一個集團,可以做出兩個不同的經營連鎖模式,如同本田的謳歌,又如豐田的雷克薩斯?”
  喬夢媛的一個提議讓查晉北豁然開朗,一直以來他都執著於高端和品味,這和他身上的藝術家氣質不無關係,何長安殺入珠寶市場之初,查晉北是看不起他的,他認為用不了太久的時間,何長安這個門外漢就會在現實的壁壘中碰得頭破血流,黯然離開珠寶市場,可讓他想不到的是,何長安不但氣勢洶洶的殺了近年來,而且進來之後還在短時間內站住了腳,金鑽世家的產品,沒設計,沒品位,沒情調,可就是這樣的東西居然深受歡迎,這讓查晉北百事而不得其解了,喬夢媛的這番話讓他明白了一個道理,生意就是生意,決不能從藝術的角度去考慮問題。
  查晉北對喬夢媛的感激是顯而易見的,他向邱鳳仙使了個眼『色』,邱鳳仙從手袋中拿出一個首飾盒,笑眯眯遞給喬夢媛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喬夢媛連連推辭道:“不用,查總不要太客氣了。”
  查晉北道:“這是我們設計的金鑲玉係列,送給喬總品鑒,喬總天生麗質,戴上我們的首飾也是在幫我們做廣告。”
  喬夢媛推辭不過隻能收下。
  張揚在一旁看著,我靠!這查晉北出手真是大方,十幾萬的首飾說送就送,合著沒他什麼事兒。
  查晉北當然不會忘記張揚,不過礙於喬夢媛在場,他和張揚再熟,畢竟張揚是體製中人,送禮也不能明目張膽,等到他們離開的時候,邱鳳仙方才來到他車前將一個手袋遞給他。
  張大官人道:“別介啊,咱們不興來這個的,你這是行賄,我要是收了就是受賄。”張揚是真沒想要他們的東西,隻要他們有這個舉動就成,這代表著尊重,張大官人是個愛麵子的主兒,他不喜歡被別人無視。
  邱鳳仙笑道:“就是些小石頭,你留著哄女孩子。”她不由分說的將手袋扔到了張揚車堙A揮揮手鑽入了查晉北的奔馳車。
  張揚一聽留著哄女孩子心奡N不那麼堅決拒絕了,打開手袋,拿出首飾盒一看,發現媊捖ㄛO一些水晶翡翠之類的飾品,很精美,但是應該不是太值錢。
  他的車窗忽然被篤篤敲響了,張大官人嚇得慌忙把首飾盒全都塞到手袋堙A向窗外望去,卻見時維站在外麵。這廝推開車門讓時維上車,時維來到副駕坐下,瞪著他道:“幹嘛呢?清點受賄物品!”
  張大官人有些緊張道:“別瞎說,我是那種人嗎?”
  時維笑道:“你不是誰是啊?吃著喝著還拿著,所有貪官的惡行你都占全了。”
  張大官人笑眯眯道:“我不嫖不賭!”
  時維呸了一聲:“誰知道,你真幹那事兒肯定也得偷偷『摸』『摸』的。”
  張揚道:“我就納悶了,我一年輕有為的國家幹部,怎麼在你心堛漣庤H就這麼差?”
  時維道:“還不是你自己造成的!”
  張揚道:“前兩天在東江那會兒,你可沒少吃我的大閘蟹!”
  時維道:“瞧你那小堣p氣的熊樣兒!”
  張揚道:“吃人家的嘴軟,你好歹也得給我說兩句中聽的。”
  時維道:“你來新帝豪白吃白喝多少頓了,也沒見你跟我說好聽的啊!”
  張揚笑道:“那晚你喝多了,可是我一路把你抱回去的。”
  時維一聽他提這件事,不由得俏臉發熱道:“你少拿東江發生的事情說事兒,當時我喝多了,胡言『亂』語不算數。”
  張大官人一臉壞笑道:“你胡說什麼了?”
  時維咬了咬嘴唇道:“別管我說什麼,總之不算數!”
  張揚道:“不算數最好,其實我聽你這麼說,壓力也很大!”
  時維聽他這麼說又不樂意了:“你壓力大個屁?我一黃花大閨女,喝多了說了這麼多丟人的話,被你抓住了小辮子,我壓力才大呢。”
  張大官人笑道:“不就是那句話嗎?有什麼大不了的,我早就看出來了。”
  時維柳眉倒豎道:“你看出什麼了?”
  張揚笑道:“就是你說的事唄!”
  時維怒道:“我說得什麼事?你今兒非給我說清楚了,我承認,我喝多了,我是說過我喜歡你,可那是酒後失言,不算數,根本不是真心話。”
  張揚嘖嘖有聲道:“丫頭,不是我說你,你可夠陰險的,喝醉了還說謊話,你不怕遭報應啊?”
  時維道:“你才遭報應呢,你趁著我喝多了對我又摟又抱的,占我便宜我還沒跟你算賬呢!”時維還真敢說,居然拿這些說事兒。
  張揚差點沒笑破肚皮,他樂道:“其實更過分的我都做過,你怎麼不提?”
  時維頓時明白他指的是脫光自己衣服的事情,當下惱羞成怒,抓住張揚的肩膀,朝著他胳膊上就是兩拳。
  張大官人推開車門逃了下去,這妮子真發飆了。
  時維追了出去,指著張揚的鼻子道:“我跟你拚了!”
  張揚道:“光天化日的,咱能別這樣不?”
  時維咬牙切齒道:“月黑風高殺人夜,今天我就把你滅口。”
  張大官人聽得有些得慌:“我說時維,咱好歹也是革命家庭出身的紅三代,別介啊,千萬別給家庭抹黑!”他掉頭就跑,時維在後麵追,可惜今天穿著高跟鞋,提不起速度,脫下高跟鞋,朝著張揚腦後就扔了過來,張大官人聽風辨器:“我閃,我再閃……”
  “哎呦!”
  張揚是閃過去了,可喬夢媛看到時維發飆追趕張揚,慌忙過來勸架,張揚一躲,兩隻高跟鞋都砸在她身上了,一隻砸在她胸部,一隻砸在她腹部,時維用了全力,可惜用錯了地方。
  喬夢媛痛得蹲下身去,時維一看傻眼了,光著兩隻腳愣在那堙C
  張揚率先反應了過來,一個箭步衝了上去,扶住喬夢媛道:“怎麼了,傷在哪兒了?我幫你『揉』『揉』。”
  喬夢媛疼得厲害,可聽到這話卻是羞到了極點,自己被時維砸中了胸部,豈能讓他說『揉』就『揉』?她咬著嘴唇道:“沒事……我緩一緩就好。”
  時維走了過來,扶住喬夢媛道:“姐,對不起,我真不是存心的,都是張揚害我。”
  張揚道:“誤傷,我幫她作證,這次真的是誤傷。”
  兩人扶著時維在花園的長椅坐下,喬夢媛緩了緩感覺舒服了許多,喘了口氣道:“你們兩個還小嗎?動不動就打打殺殺,有多大仇啊?”
  張揚笑道:“我可沒跟她一般見識,是她要殺我滅口。”
  喬夢媛自然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略帶嗔怪的看了時維一眼。
  時維自知理虧,撅起嘴巴不再說話。
  張揚道:“一起去喝兩杯吧,我請。”
  喬夢媛道:“我們本來說好了去蘇小紅的皇家假日,不如一起去吧。”
  張揚指了指他的皮卡車。
  喬夢媛牽了牽時維的手,兩人都上了張揚的皮卡車,張揚得意一笑,開著皮卡車來到蘇小紅的皇家假日夜總會,蘇小紅也是剛剛到達,看到張揚一起過來,不由得驚喜道:“張揚!你可是稀客,什麼風能把你給吹過來?”
  張揚道:“兩位美女夜行,我擔心她們的安全,所以臨時給她們當保鏢。”
  時維道:“你還是先保護好你自己吧。”
  蘇小紅笑道:“時維說得對,今晚可是陰盛陽衰,我們女人占了大半邊天,張揚,你還是把自己照顧好了。”
  張揚道:“放心,我今晚上夾著尾巴做人。”
  時維道:“真把自己當猴了!”
  張揚笑道:“猴尾巴是長在後麵的。”一句話把時維和喬夢媛說得都是滿臉通紅。
  蘇小紅是過來人,自然不會感到什麼難堪,笑罵道:“張揚,要死了你,一點形象都不顧及了,什麼話都能說出口。”
  張大官人一臉無辜道:“我說什麼了?猴尾巴不是長在後麵,那你說長在哪兒?”
  蘇強帶著女朋友朱曉雲過來和張揚打招呼,兩人之間也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張揚笑道:“總算來一男的了。”
&esp; 蘇小紅道:“別想蘇強站在你那邊,他得聽我的。”
  張揚笑眯眯道:“沒幾天了,等這小子結婚之後,就聽老婆的了。”
  蘇小紅感歎道:“現在我這個老姐說話就沒有之前的威力了。”
  蘇強紅著臉站在那堙A在姐姐麵前他隻有旁聽的份兒。
  蘇小紅引著他們來到包間,蘇強去讓人準備酒水飲料去了。
  朱曉雲端著酒杯去敬張揚。
  張揚笑道:“最近怎麼樣啊?”
  朱曉雲道:“還成,企改辦也算是走上了正途,多虧張主任當年打下的基礎,現在肖主任剛好前人栽樹後人乘涼。”
  

Snap Time:2018-10-17 17:48:08  ExecTime:0.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