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四十六章官場小人(上)


    第四百四十六章【官場小人】(上)

    張揚道:“其實人的再生能力很強,隻不過你們沒有意識到,隻有在合適的條件下,才能夠喚起人類強大的再生力。”

    查晉北的投資計劃書已經完成,通過邱鳳仙轉呈給了江城市領導層,而何長安一方也針對查晉北的介入,調整了他當初的投資條件,兩份不同的投資計劃書全都擺在了杜天野的桌麵上。

    杜天野將投資計劃書遞給張揚,微笑道:“如我們預期的那樣,何長安的條件不再像過去那樣苛刻,他似乎對查晉北的條件有所了解,這次的調整明顯是為了應對查晉北。”

    張揚道:“商場如戰場,爾虞我詐無處不在。”

    杜天野道:“他們怎麼競爭和我們沒有關係,隻要是對國家有利,對江城有利,我希望這種競爭越多越好。”

    張揚道:“計劃書你都看過了,你傾向於哪一家?”

    杜天野笑道:“從條件上來說,目前不相伯仲,我還真拿不定主意。”

    張揚道:“從個人感情上來說,我不喜歡何長安,這個人陰謀味道太濃。”

    杜天野道:“我們做事不能僅僅依靠個人好惡,查晉北條件不錯,可他在過去並沒有任何的建築投資經驗,更不用說新機場這麼大的項目,何長安雖然在一開始有利用投資要挾我們的嫌疑,不過他卻是從建築起家,在國內建築界擁有著相當的口碑,這兩人各有個的長處。”

    張揚笑道:“拿不定主意?”

    杜天野點了點頭:“這些商人無非是逐利而來,而我們也是為了利益,所不同的是,他們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我們是為了國家的利益,為了老百姓的利益。新機場的土地是國家的,錢也是國家的,能省則省,絕不浪費。”

    張揚道:“沒錢!”這廝生怕杜天野聽不懂,又補充道:“總共就給了我那點錢,其他錢都指望著我去東挪西借,別說的那麼冠冕堂皇。”

    杜天野不禁笑了起來:“你小子能不能有點出息,動不動就是錢,你好歹也是一『共產』黨員,也是一國家幹部,開口閉口都是錢,俗不俗?這麼看重錢,你幹脆別在體製混了,下海做生意多好?”

    張揚道:“冷嘲熱諷對我沒用,我要是真去做生意,那是黨的損失,那是國家的損失,更是你杜書記的損失。”

    杜天野笑道:“我就欣賞你這種怎麼都打擊不倒的厚臉皮勁兒。”

    張揚道:“我這叫過硬的心理素質,樂觀主義革命精神,擁有我這種素質的幹部太少了。”

    杜天野道:“馬不知臉長!”話剛說完,他的秘書江樂敲門走了進來,提醒他待會兒還有常委會要開。

    張揚收起那兩份投資計劃書道:“回頭我好好審一審他們的計劃書,看看究竟誰的條件更優厚一些,然後繼續給他們上點眼『藥』,讓他們兩家鬥得更激烈一些。”

    杜天野笑道:“夠壞的你!”

    張揚道:“還不是跟你杜書記學的。”

    杜天野道:“我可沒收過你這樣的徒弟。”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我聽說常頌的女兒在於子良的醫院接受治療?”

    張揚道:“你的消息倒是靈通。”

    杜天野道:“這麼大的事情不可能不知道,雖然常海心前來治療是私人『性』質,不過常頌的麵子我們還要照顧到的,考慮到病人的情緒,我現在就不去了,你代表咱們市委市『政府』買些東西問候一下,把我的慰問一定要轉達到,等常海心恢複之後,我再去看她。”

    張揚提出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我慰問品你給報銷嗎?”因為杜天野讓他代表的是江城市委市『政府』,這句話問得還是很有必要的。

    杜天野很不滿的瞪了張揚一眼:“報銷,你小子可不許中飽私囊啊!”

    張大官人不屑道:“充其量也就是一兩千塊錢的東西,我至於這麼幹嗎?”

    杜天野提醒張揚道:“兒女私情重要,可咱們革命事業更重要,馬上就要公開招標了,你小子最好給我認真點,搞砸了招標會,我隨時都可能撤你的職。”

    常海心的情緒開始變得越來越不穩定,接連經曆了兩次手術的痛苦,她明顯消瘦了許多,張揚的『藥』膏止疼效果很好,可究竟能不能生肌換膚,誰也不能肯定的告訴她,就連張揚自己也隻是說,情況絕不會變得更壞。

    療傷的過程不僅僅是針對身體方麵,心理上的創傷同樣需要治療。

    周秀麗雖然在一開始對張揚的治療方案表示抗拒,可在她為常海心施行第二次手術之後,驚奇的發現新生的那層白膜下,組織已經開始以驚人的速度再生,術後也沒有發生任何的並發症,這讓周秀麗開始對張揚的神奇有了一些信心。但是她仍然無法相信,僅憑這些綠『色』的『藥』膏就能夠讓常海心的肌膚恢複如初,要知道那可是三度燒傷啊。

    常海心輕聲道:“周博士,可以給我一麵鏡子嗎?”治療期間,應袁芝青的要求,病房內所有和鏡子有關的東西全都被移除,這是為了避免常海心看到自己的樣子受到刺激。

    周秀麗微笑道:“海心,還不到時候,按照你目前的恢複速度,再有一周,就應該可以取下紗布了。”一周隻是張揚給出的時間,在周秀麗看來,也許時間需要的更長一些。

    常海心點了點頭,她小聲道:“這兩天,我臉上癢得厲害。”

    周秀麗道:“癢是好事,證明你的神經在重新生長,如果失去知覺,那才是真正的麻煩呢。”

    這時候張揚捧著一大束鮮花走了進來,周秀麗起身道:“好漂亮的花!”

    張揚笑道:“還有一束放在你辦公室了!”

    周秀麗驚喜道:“我也有份?”

    張大官人道:“反正是市掏錢,我就假公濟私了一把。”

    周秀麗格格笑了起來,她向張揚道:“你們聊,我還得去查房。”離開房間之前,她又道:“對了,海心這兩天傷口癢得厲害,你看看能不能幫到她。”

    周秀麗走後,張揚笑著將一千塊放在常海心床頭櫃上。常海心詫異道:“好好的你拿錢來做什麼?”

    張揚道:“市讓我代表市委市『政府』過來探望探望你,現在市麵上的營養品啥的全都是扯淡,我也不知該買點什麼,幹脆直接把錢給你,等你傷好了,拿出這筆錢請我吃飯,我順便把市領導喊上,也算是禮尚往來,你說行嗎?”

    常海心道:“不知我什麼時候才能康複。”

    張揚道:“當著醫生的麵說這句話,你不是打我臉嗎?”

    常海心歎了口氣道:“你不用安慰我,其實我知道自己的情況。”

    張揚笑道:“又開始胡思『亂』想了,你媽他們呢?”

    常海心道:“我讓他們走了,自己想冷靜冷靜,再說這兩天我媽也太累了,我讓大哥陪他好好休息休息。”

    張揚道:“傷口發癢是正常情況,從今天起,我得為你進行針灸,促進你麵部神經的重生。”

    常海心道:“我的命是你救回來的,你想怎樣就怎樣吧。”這番話透著一股淡淡的悲觀味道。

    張揚知道常海心在病程中表現出這樣的心理也屬於正常現象,他取出針盒,在常海心的頭麵部開始行針,金針分別刺入、五處、當陽、陽白、魚腰、睛明、四白、上迎香、絲竹空幾處『穴』道,金針的尾部係有天蠶絲,刺『穴』之後,張揚將絲線捉住,內力沿著絲線注入金針彌散到常海心的麵部肌膚之中,他低聲道:“會有些疼痛,你一定要堅持住。”

    常海心點了點頭,患處變得越來越冷,到最後竟然變得冰冷刺骨,半邊麵龐宛如被冰凝結,寒冷從骨縫中滲入她的顱腦之中,常海心痛得雙手緊緊抓住張揚的手臂,指尖深深掐入張揚的肌膚之中。

    張揚利用這種方式行針並非第一次,可是注入常海心麵部的內息卻和過去不同,他配製的『藥』膏可以促進肌肉和皮膚快速生長,可無法控製增長的程度,過猶不及,任何事情都存在這個道理,張揚必須利用這種方式控製常海心麵部肌肉生長的速度,而普通的內力無法達到這樣的效果,張揚想來想去,想起了陰煞修羅掌,唯有利用這種陰寒的功力方才能起到控製的作用。

    張揚過去曾經因為修煉這種功力而險些走火入魔,可為了常海心他不得不選擇再次冒險。

    雖然針灸的過程不過是短短的十五分鍾,無論對常海心還是對張揚而言都是冒著極大的風險,張揚修煉的內力和陰煞修羅掌迥異,每次強行運功之後,體內經脈就會經曆一次撕裂般的痛苦,張大官人的毅力無疑是堅強的,行功之後,他仍然能夠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離開病房會到自己的皮卡車內。

    可進入車廂內之後,張大官人就會躺倒在坐椅之上,虛汗不停流淌,至少要半個小時才能恢複過來,每次行功對他而言都如同大病一場。

    如果不是於子良發現這一狀況,張大官人會永久隱瞞下去,可於子良恰巧在張大官人最慘的時候經過了他的皮卡車,又好奇的湊上來看看車子有沒有人,看到了躺在汽車後座上不停發抖的張揚,他大吃一驚,想拉開車門,卻發現車門被反鎖了,於子良為了救人,不得不把車窗給砸了,還興師動眾的叫來了擔架,把張揚給抬到了搶救室。

    當醫護人員把張揚送到搶救室的病床上,這廝已經完全恢複了過來,慢慢坐起,哭笑不得的望著於子良道:“於博士,你搞什麼?我喝多了,在車睡一會兒不行啊?你又是砸車,又是搶救的,搞這麼隆重幹什麼?”

    於子良當然不相信張揚的解釋,他擺了擺手,讓其他醫護人員退去,來到張揚身邊坐下,低聲道:“你不用騙我,剛才你明明在給常海心針灸,哪有功夫去喝酒?”

    張揚笑道:“可能是最近又忙工作,又忙著幫她治病累了一些。”

    於子良搖了搖頭道:“你究竟做了什麼?張揚,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你也很關心常海心,可是作為你的朋友,我不想你冒太大的風險,如果必須冒險的話,可不可以讓我知道一些你的事情,我至少可以幫助你。”

    張揚猶豫了一下,終於點了點頭道:“『藥』膏雖然很靈驗,可是無法將受損組織的生長控製的恰到好處。所以我必須要用針灸的方法控製受損組織的生長速度。”

    於子良聽得目瞪口呆,張揚所說的一切對他而言實在是匪夷所思,他低聲道:“用針灸的方法控製肌肉的生長速度,這不可能啊,根本沒有任何的理論依據。”

    張揚道:“我早就說過,很多事是根本無法用理論來解釋的。”

    於子良道:“就算你說的都是事實,可僅僅是針灸就讓你如此疲憊?”

    張揚道:“想不到你的好奇心還真的挺重!”

    於子良道:“每個人都有好奇心,我的好奇心比普通人還要重一些。”

    張揚道:“知道內功嗎?”

    於子良點了點頭:“可那都是武俠小說上才有的事情……”他忽然想起張揚為秦歡手術時神奇的止血方法,這才意識到在張揚的身上,有可能發生任何的奇跡。於子良道:“無論你有多厲害,我始終認為你現在正在做著一件冒險的事情,張揚,聽我一句勸,讓我幫助你好不好?”

    張大官人終於點了點頭。

    

Snap Time:2018-01-22 18:33:44  ExecTime: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