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四十五章科學依據(下)


    第四百四十五章【科學依據】(下)

    張揚道:“周博士,我無法用所謂的科學依據來證明我的『藥』品有效,可是如果錯過治療時機,將會帶給海心一生的痛苦。”

    周秀麗道:“為了容貌而用生命冒險值得嗎?我們醫生的職責是救死扶傷,沒有任何事比生命更加可貴,我知道你給過子良很大的幫助,子良也信任你,可任何信任都不可以盲從!”

    於子良道:“秀麗,你胡說什麼?”

    張揚並沒有介意周秀麗稍嫌過激的言辭,作為一個有原則的醫生,她並沒有任何的錯處,張揚道:“周博士,人的認知是個不斷提升的過程,總會對自己認知範疇以外的東西感到恐懼,你不知道的東西,並不代表沒有科學依據。”

    周秀麗道:“那你可以給出一個讓我信服的理由。”

    張揚搖了搖頭道:“解釋不清,我就是說出來你也不懂!”

    周秀麗被他的這句話憋得滿臉通紅,自己怎麼說都是一個留美博士,他居然這麼說。

    張揚其實並沒有輕視周秀麗的意思,他解釋道:“我絕無冒犯的意思,這些『藥』方全都來自我家的祖傳,經過曆史上無數次驗證,中國的醫學和西醫不同,完全是兩種理論,西醫所謂的科學依據並不適用於我們的醫學。雙方各有長處,隻有取長補短方能達到最佳的效果。”

    周秀麗道:“說來說去,你還是沒有任何的依據。”

    於子良道:“秀麗,我已經決定了,我會為常海心動手術!”

    周秀麗道:“我也沒有否定這次手術,隻是我希望我們按照科學的方法進行正規治療,常小姐的傷必須要準備植皮手術。”

    張揚斬釘截鐵道:“不需要!”

    一直旁聽的常海天道:“張揚……我看這件事還是慎重一些……”身為常海心的大哥,他說出這樣的話,張揚就不得不慎重考慮了,其實張揚現在所蒙受的壓力是所有人中最大的,他一直對常海心的事情愧疚於心,渴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讓常海心恢複昔日的容顏。可周秀麗在治療方案上的據理力爭,常海天最後關頭的猶豫,讓張揚意識到今天的事情不會如預期般順利。

    可每個人都明白,想進行這次手術,必須要征得常海心家人和她本人的同意。

    袁芝青雖然在孩子們的奉勸下休息了一會兒,可整晚仍然未曾合眼,今天一早就來到女兒的床邊探望,常海天將母親和弟弟全都叫到辦公室內,將目前所知道的情況和兩種治療方案告訴了他們,關乎於妹妹的生命安全,常海龍也顯得有些猶豫,兩人都望著母親。

    袁芝青黯然坐在沙發上,始終沒有說話。

    常海龍道:“我去問問張揚,看看他到底有沒有把握?”

    袁芝青搖了搖頭:“不要再去找他,我想他此刻的壓力比我們任何人都要大得多。”她的雙手緊緊抓住沙發的扶手:“我不知該怎麼做……可……可如果讓海心這樣活下去,我怕她的生命中再也沒有幸福可言……”

    常海天道:“我看得出,張揚也沒有確然的把握!”

    袁芝青道:“決定權應該屬於海心自己,我們必須把一切如實相告。”

    常海心聽母親說完這件事,她表現的出奇的冷靜,小聲道:“我想單獨見見張揚。”

    袁芝青點了點頭。

    張揚帶著一頂藍『色』的帽子,帽簷讓他的臉處於陰影之下,少了幾分陽光,雖然他仍在微笑,可是笑容中明顯帶著沉重的意味。

    常海心等家人退出去之後小聲道:“如果讓我這樣活下去,我寧願死!”

    張揚的內心仿佛被人用刀割了一下,他用力搖了搖頭,大手抓住常海心冰涼的小手,低聲道:“都怪我!”

    常海心的聲音仍然透著嘶啞和疲憊:“和你沒有任何的關係,如果不是你不顧安危去火場中救我,我現在已經葬身火場了……”說完她又慘然道:“其實被燒死未嚐不是一件好事。”

    張揚道:“你不能死,如果你死了,父母會多麼傷心,兄弟會多麼傷心……我會多麼傷心!”

    常海心道:“你會嗎?”

    張揚重重點了點頭道:“會!”

    常海心道:“謝謝你的安慰,我知道你仍然把我當成你的朋友。”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常海心芳心中感到一陣酸楚。

    張揚道:“海心,你一直都是個很出『色』的女孩子,你對我很重要……”

    常海心的美眸猛然一亮,隨即又黯淡下去,在她看來,張揚的這些話全都是出於安慰,出於對自己的憐憫,常海心輕聲道:“我不需要憐憫和同情,張揚,我想單獨見你就是為了告訴你,不要有任何的思想壓力,讓你為我醫治是我自己的選擇,我的命是你給的,就算出了任何的不測,你也不欠我什麼!”

    張揚的鼻子有些微微發酸,他忽然展開臂膀將常海心擁入懷中,常海心的嬌軀顫抖了一下,張揚的懷抱寬闊而溫暖,讓她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可她馬上又想到,自己眼前這個樣子,如何麵對張揚?他的擁抱或許隻是一種憐憫,常海心有些抗拒的想要掙脫開來。

    張揚低聲道:“對不起,我欠你的,這場火災根本是有人想針對我,如果不是我,不會連累你受到傷害,是我害了你!”

    常海心搖了搖頭道:“你不用這樣想,無論起因如何,我都不會怪你,我自己的命……”

    張揚在常海心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常海心觸電般呆在那,張揚緩緩放開她站起身子,堅定無比道:“就算這世上所有的人都要反對,我一樣會治好你!”

    常海心一雙美眸淚光盈盈的看著張揚,其中充滿著希望:“我相信你!”

    袁芝青為了女兒的事情專門給常頌打了電話,常頌的回複也很簡單,遵從女兒的決定。

    在周秀麗看來,丈夫對張揚的信任幾乎是盲目的,無論她說出怎樣的理由都無法改變丈夫的決定。於子良道:“我相信張揚,如果可以用我的名聲來驗證一次神奇,我願意!”

    周秀麗唯有無奈搖頭:“真是一個呆子!”知道手術已經勢在必行,她隻有一個條件,由自己主刀,丈夫給她當助手,這也是周秀麗為了保護丈夫聲譽的一種措施,如果真的出了問題,她會負擔起主要的責任。

    麵部清創,在造成最小創傷的前提下遊離出新鮮創麵,這對手術技能要求很高,周秀麗帶著顯微鏡進行『操』作,在手術過程中,她對常海心的麵部燒傷情況有了一個新的認識,三度燒傷區比預想中還要大一些,壞死組織的清除已經耗費了她很長的時間,她無法相信,這麼大的創麵如何能夠實現肌膚的再生?就算肌肉可以再生,可皮下已經受創的血管和神經呢?

    清創過程進行了整整五個小時,張揚始終站在一邊緊張的旁觀著,周秀麗的手術嫻熟而精準,她成功的清除了常海心臉上燒傷壞死的組織,接下來就是張揚配製的『藥』膏上場了。

    周秀麗望著丈夫手中那瓶翠綠『色』的『藥』膏,充滿了不能置信的目光,可當於子良將『藥』膏塗抹在新鮮創麵上之後,滲血馬上就止住了,周秀麗也不禁感歎這『藥』膏止血作用之神奇。

    塗抹『藥』膏之後,並沒有送常海心馬上離開手術室,而是穩定了一個小時,確信她沒有異常的反應,方才將她送入重症監護室。

    周秀麗在洗手池遇到了張揚,此時的張揚正將光禿禿的腦袋垂在水龍頭下,任憑冷水源源不斷的衝落。周秀麗知道此時張揚的心中必然麵臨著巨大的壓力。

    張揚聽到身後的腳步聲,抬起頭,水淋淋的望著周秀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周秀麗道:“手術很成功,至於效果,我們隻能用時間來驗證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謝謝!”

    周秀麗道:“我沒做什麼,隻是盡到一個醫生的職責而已。”她停頓了一下又道:“張揚,我並非針對你,我隻是以一個醫生的觀點來出發,我對你的偏方缺乏信心。”

    張揚道:“我明白!”他又道:“兩天之後,創麵上會形成一層白膜,必須二次手術清除掉這層白膜,重新覆蓋『藥』膏,這樣才能達到最好的恢複效果。”

    周秀麗道:“你過去這樣做過?”

    張揚道:“這麼大的創麵,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周秀麗輕聲道:“你在憑有限經驗做事,這在醫學上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

    

Snap Time:2018-08-15 20:45:50  ExecTime: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