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四十四章天妒紅顏(下)


    第四百四十四章【天妒紅顏】(下)

    楊洪正走後,常頌一家都陷入深深地擔憂和痛苦之中。秦清悄悄向張揚道:“你有沒有辦法?”她對張揚的醫術擁有著極強的信心,相信張揚一定能夠幫助常海心恢複昔日的容顏。

    秦清這麼一說,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張揚,張揚曾經醫好了常頌的痛風病,也許他對燒傷會有辦法。張揚道:“等海心情況穩定之後,我看看她的傷勢再說。”

    張揚的心情也很鬱悶,他認為這件事因自己而起,如果不是有人想對付他,也不會跟蹤到新時代歌舞廳放火,進而引發了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

    他一個人來到樓下花園,坐在長椅上,望著月朗星稀的夜空不由得歎了口氣。

    秦清輕盈的腳步聲從身後傳來,張揚沒有回頭,直到秦清在他身邊坐下,方才道:“情況怎麼樣?”

    秦清小聲道:“沒有人死亡,有二十六人不同程度的燒傷,新時代歌舞廳方麵鎖住了一條緊急消防通道,他們的裝修也不符合防火標準,這次一定要追究相關負責人的責任。”

    張揚聽到這次的情況並沒有想象中嚴重,至少沒有發生人員死亡現象,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

    秦清道:“你餓不餓?”

    張揚搖了搖頭,他低聲道:“這件事是衝著我來的。”

    秦清芳心一震,一雙美眸瞪得滾圓,充滿了驚駭的目光。

    張揚道:“我當時去洗手間,有人向麵傾灑汽油,想把我燒死在麵,我發現及時,跳窗離開,可我沒想到,他們會在一樓也防火,應該是想毀滅證據的。”

    秦清憤然道:“為了毀滅證據竟然要燒毀整座大樓,這種人根本沒有人『性』。”

    張揚道:“這件事,我暫時不想讓別人知道,我記得那個男子的聲音,隻要讓我遇到他,他就絕對逃不掉。”

    秦清道:“為什麼不說出來,交給警方處理?”

    張揚道:“在治好海心之前,我沒有勇氣去麵對常市長一家,我對警方的辦事效率也缺乏信心。”

    秦清能夠體會到張揚現在的心情,她柔聲道:“不要太過自責了,這件事也許隻是偶然。”

    張揚搖了搖頭,他絕不相信這是偶然。

    常海心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她睜開美眸想要去尋找什麼,卻發現父母全都守在床邊,常海心的聲音有些沙啞:“爸……媽……”

    常頌微笑著點了點頭道:“海心,你總算醒了!”

    常海心道:“讓你們為我擔心了!”

    袁芝青望著女兒的麵龐,心中的酸楚難以自製,她轉過身默默流淚。

    常頌對妻子的表現極為不滿,可當著女兒也不好發作,輕聲道:“海心,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躲過這次劫難,你以後的人生路一定會順順當當的。”

    常海心沒有看到張揚,芳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她輕聲道:“張揚有沒有事?”

    常頌道:“沒事,剛才還來過,這會兒跟你二哥一起去吃早餐了!”聽到女兒醒來後首先想到的是張揚,常頌心中不免生出一種難以言明滋味。

    常海心此時方才意識到臉部的疼痛,望著母親微微顫抖的肩頭,她的心中忽然感到一陣驚慌,小聲道:“鏡子,給我鏡子!”

    常頌沒說話。

    袁芝青紅著眼睛道:“傻孩子,醫院哪兒有鏡子……”

    常海心忽然尖叫道:“給我鏡子,我要鏡子!”

    袁芝青再也忍不住內心的酸楚,淚水無可抑製的落了下來。

    常頌抿起嘴唇,低聲道:“給她!”

    袁芝青含淚搖著頭。

    常頌怒吼道:“給她!”

    袁芝青終於找出鏡子,顫抖著手將它交到女兒的手上。

    常海心望著鏡中的自己,用力咬著嘴唇,她忽然抓起鏡子狠狠向床頭櫃上砸去,鏡子被砸得四分五裂,她的纖手被割破多處,鮮血汩汩流了出來。

    常頌迅速反應過來,猛然抓住女兒的雙手,常海心望著父親道:“爸……讓我死吧……”

    袁芝青撲上來抓住女兒的手臂,淒然叫道:“海心……”

    此情此境讓素來堅強的常頌也不禁眼眶發紅。

    張揚和常海龍吃完早點返回病房,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是一驚,張揚從眼前的一切已經猜到發生了什麼,輕聲道:“多大點事兒,要死要活的,有我在這點小傷算什麼?”

    張揚說得輕鬆,可常頌和袁芝青兩口子都將信將疑,醫院方麵已經確診,常海心的燒傷很重,麵部深二度燒傷,局部三度,醫生已經確定如果不進行麵部植皮的話,肯定會留下瘢痕,這對一個花季少女來說,無疑是一個極其殘酷的消息。

    常海心望著張揚,她小聲道:“我真的能治好?”

    張揚笑道:“能!但是留在這不能!”

    常頌道:“張揚,你說,隻要能治好海心的傷,我們什麼都可以做到。”

    張揚道:“我手頭缺一些『藥』材,想要達到最好的療效,必須需要『藥』廠方麵先進設備的配合提煉,這樣,今天讓海心和我一起前往江城,我想最遲半個月,我一定能夠將她醫治好,讓她的容顏恢複如初。”

    常頌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道:“好!”

    袁芝青道:“可醫院方麵說海心的情況還不穩定,需要觀察24小時,身體各方麵的機能情況才會穩定下來。”

    張揚道:“那就再等十幾個小時,我通知江城方麵做好準備。”

    常海龍道:“我馬上準備車,回頭我送海心過去。”

    袁芝青道:“我也去!”

    此時聞訊趕來的醫生和護士準備為常海心處理手上的傷口。

    常頌點了點頭,他向張揚使了個眼『色』,張揚心領神會,跟著常頌一起來到外麵的走廊上。常頌道:“張揚,海心的事情你究竟有幾分把握?”

    在常頌麵前張揚並不隱瞞,他老老實實回答道:“七成,我和於子良博士聯係過,這次帶海心回江城,不僅僅要靠我一個人,傷口的清理很重要,於博士在燒傷治療上很有一套,我需要他的配合。”

    常頌道:“三個子女中,我最疼的就是海心,拜托了!”

    張揚道:“常市長放心,我一定盡力而為!”

    嵐山市公安局長龐忠良親自找到張揚調查情況,根據他們掌握的情況,張揚是第一個逃離火災現場的,又衝入火場救人,也是最後一個離開火場的,他知道的情況應該比別人多一些。

    張揚並沒有將有人縱火一事說出來,他平靜道:“當時事情發生的很突然,我看到火起,第一反應就是跳窗逃離,脫離險情後,又從大門進入,協助受困者離開。”

    龐忠良道:“根據我們的初步調查,這場火應該是人為縱火,起火點共有三個。”

    張揚皺了皺眉頭道:“難道是有人想針對新時代?”

    龐忠良道:“目前還不清楚,唯一能夠確定的就是有人縱火,新時代的老板也在接受調查。”

    張揚道:“希望你們能夠早日調查清楚這件事。”

    龐忠良道:“也許以後我們還需要張市長的配合。”

    張揚道:“沒有問題,有需要我的地方,我肯定會全力配合,不過,我今天就要離開嵐山了,江城那還有很多工作去做。”

    龐忠良道:“有事我會主動聯係你。”

    張揚和龐忠良分手之後,沒多久就接到了章碧君的電話,章碧君剛剛從東江來到嵐山,目前正在市民廣場,她的話簡單明了:“張揚,我有線索,馬上到嵐山市民廣場。”

    張大官人正苦於沒有頭緒,想不到章碧君在這時候給他帶來了好消息,他顧不上多想,馬上驅車前往和章碧君的會麵地點。

    章碧君乘坐的黑『色』奔馳車停在地下停車場c區,張揚將皮卡車和奔馳車並排停靠,然後推開車門走下去,進入奔馳車內。

    章碧君看著張揚剛刮的光頭,不禁笑道:“光著個腦袋,一點也不顧忌國家幹部的形象。”

    張揚道:“昨天差點沒變成紅燒獅子頭,頭發都被燒光了,刮禿了還好看一些。”

    章碧君道:“剛剛得到的消息,想暗殺你的人是兩名職業殺手,他們受雇於前南錫市政法委書記唐興生!”

    張揚愣了一下:“唐興生?”

    章碧君點了點頭道:“內線消息,十分可靠,這兩個人目前還沒有離開嵐山,住在廣場北側的富源酒店,我已經讓人盯住他們了,他們一整天都沒有離開房間。”章碧君將房間號遞給張揚。

    張揚咬牙切齒道:“我這就去弄死這倆畜生!”

    章碧君道:“你害得唐興生身敗名裂,遠走他鄉,他恨你也十分正常,這兩名殺手是他在國內的內應出麵聯係的,解決他們一定要幹淨利索。我們了解到這件事也是巧合。”

    張揚點了點頭。

    章碧君將一個手提袋遞給他道:“麵是一些必需用品,進入大樓的時候,我們會關閉所有的監視係統,你放心大膽的去做。”

    張揚道:“章主任,您對我可真好,這次我不是又要欠你一個人情?”

    章碧君笑道:“你是我重點保護的對象,劉慶榮、邱鳳仙的事情你還沒有幫我查清楚,所以我不能讓你出任何的差錯。”

    張揚拉開手提袋,從麵拿出一頂帽子戴上,然後貼上胡子,戴上假鼻子和眼鏡,看起來就像個中年男子了。

    章碧君道:“手袋有一些毒品,你進入房間內製住他們之後,可以將這些東西注入他們的靜脈,就算警方調查起來,也會認為這是一起吸毒過量而死亡的案件。”

    張揚笑道:“你想的真周到,我還真怕殺錯了人。”

    章碧君道:“如果你不怕麻煩,大可以去證實一下。”

    張揚大搖大擺的走入富源酒店,來到526房間,利用國安方麵早已準備好的門卡順利的打開了房門。兩名正在房內吃著泡麵的男子都是一怔,他們實在想不通這個人是怎麼進來的,其中一人率先反應了過來,伸手從枕下抽出一把開山刀。可沒等他舉起開山刀,張揚已經獵豹般衝了上去,一拳擊中他的頸側,一腳踹在另外一人的下腹,兩人被他的重擊打得瞬間失去了反抗能力,張揚搶上前去點中他們的『穴』道。

    兩人驚恐的看著張揚,想要說話,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張揚先抓住其中一人,解開他的啞『穴』道:“說話!”

    那男子顫聲道:“你是不是搞錯了……”

    張揚雙目中寒光閃現,他單手抓住那名男子的脖子,將他魁梧的身體舉得離地而起,然後壓在牆壁上,拾起那柄開山刀,抵在他的心口,冷冷道:“你的聲音化成灰我都認得,昨晚那桶汽油澆得很爽吧?”

    那男子嚇得臉『色』慘白,他怎麼都想不到,縱火之後,張揚能夠從火海之中全身而退,更想不到他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上自己,顫聲道:“你……認錯人了……”

    張揚道:“唐興生給了你們多少錢?”

    那男子此時已經完全明白張揚已經對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清清楚楚,臉『色』變得慘白,額頭上的冷汗簌簌而落,低聲道:“我……我錯了……”

    張揚道:“唐興生通過誰跟你聯係的?”

    “宗奇偉……”

    

Snap Time:2018-01-19 11:58:23  ExecTime:0.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