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四十四章天妒紅顏(上)


    第四百四十四章【天妒紅顏】(上)

    張揚在最短的時間內判斷出洗手間窗口的所在,用打濕的襯衣蒙住臉部護住口鼻,屏住呼吸,推開被火焰烤熱的小門,衝入熊熊火焰之中,張揚知道在火海中停留的速度越短,自己生存的希望就越大,他冷靜的頭腦起到了關鍵的作用,張揚在火海之中找到了窗口的所在,撞開窗口,跳了出去,他知道自己處在三樓的位置上,這樣的高度落下,應該對他的身體造不成損害。

    張揚幸運的落在了遮陽棚之上,遮陽棚緩衝了他下墜的力量,他打了一個滾然後落在地麵之上,身上還有火苗沒有完全熄滅,張揚原地滾了幾圈,將火焰熄滅,他站起身,周圍看熱鬧的人群中有兩名熱心人衝了出來,想要幫助他,張揚抬頭向新時代歌舞廳望去,卻見火焰已經從自己逃出的洗手間窗口中躥升出來。讓張揚震驚不已的是,歌舞廳的一層也是濃煙滾滾。旁觀的人群指指點點,都不知道這為什麼會突然失火。

    張揚想起還在麵的常海龍常海心兄妹,頓時緊張了起來,身旁那名男子好心的問道:“兄弟你有沒有事兒?”張揚搖了搖頭,他衝向歌舞廳的大門,此時不斷有驚慌失措的人們從麵跑出來,因為失火,電梯停止使用,不少人從樓梯逃生,整個歌舞廳內到處都彌漫著濃煙,驚恐的情緒迅速蔓延著。張揚終於看到常海龍和薛燕,他大踏步迎了上去,大吼道:“海心呢?”

    常海龍搖了搖頭,轉身想要回去找常海心。

    張揚一把拖住他:“你留下,我去!”

    他扯下幾塊桌布,在噴水池中浸濕,然後披在身上向樓梯口走去,常海龍也學著他的樣子,想跟他一起去找妹妹,張揚怒吼道:“給我留下,別跟著添『亂』!”

    常海龍大吼道:“可她是我妹妹!”

    張揚道:“我一定能找到她!”常海龍道:“我們一起衝出包間的,在通道被擠散了!”

    張揚道:“你和薛燕在這等她,我去找她!”張揚說完便帶著濕漉漉的桌布,衝向樓梯口,這條唯一的安全通道如今已經人滿為患,人們在危險麵前,表『露』出極大地驚慌和恐懼,他們都想搶先衝出去,不少人從樓梯上滾落了下去。張揚看到從樓梯上走上去已經不太可能,他的目光望向那條從四層垂落下來的優惠酬賓大紅條幅上,張揚抓住條幅拽了拽,然後沿著條幅攀援而上,烈火和濃煙已經讓人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逃生上,沒有人留意到張揚宛如靈猿般的身法。

    張大官人雖然武功蓋世,可是對濃煙卻沒有多少辦法,濕潤的衣服捂住口鼻,再加上他特殊的呼吸方法,可以很好的過濾煙霧,可是眼睛就沒那麼幸運了,張大官人被濃煙熏得涕淚直下,難怪都說火災中很多人都是被煙給熏死的。

    張揚終於來到了三層,他按照腦子的記憶,先找到了剛才他們所在的包間,房門大開著,張揚大聲呼喊常海心的名字,卻沒有聽到回應,他的耳力超群,即便是細微的呼吸聲也應該能夠聽到,確信房內沒人,張揚方才將轉換目標去下一個包間搜索。

    外麵響起了急促的火警聲,今晚的嵐山注定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先是木器廠失火,現在新時代歌舞廳失火,一個晚上兩起火災,嵐山市消防部門疲於奔命。

    消防支隊隊長陳國勝正在部署救火任務的時候,常海龍找了過來,張揚已經進去了十多分鍾,到現在還沒見出來,常海龍和薛燕也仔細查看了逃出升天的人們,其中並沒有他的妹妹,常海龍的情緒變得十分激動,他向陳國勝大聲道:“趕快救人,我妹妹還在麵!”

    陳國勝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認出這個滿臉灰塵的男子是常海龍,可當他認出之後,心中不由得大吃一驚,市長千金竟然在火災現場,這件事麻煩了,他不敢怠慢,馬上給公安局長龐忠良打了電話,將這一情況匯報給他,龐忠良聽說這件事也感覺到事態嚴重,馬上表示讓消防官兵盡快投入搶救,他這就到達現場。

    常海龍是一邊流淚一邊給父親打這個電話的,消防官兵已經開始救火,可是張揚和常海心仍然沒有出來,常海龍心中的懊悔難以形容,如果不是他太慌『亂』,如果他抓住妹妹的手再緊一些,妹妹就不會中途失落。他含淚道:“爸,都怪我……”

    常頌此時卻表現出異常的冷靜,他平靜道:“要相信黨相信『政府』,消防官兵一定能夠救出海心……”說到這常頌心頭卻忽然感到一陣刺痛,一旁關注著這件事的袁芝青已經失聲痛哭起來。

    常頌掛上電話,向袁芝青道:“哭什麼?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哭有用嗎?”

    袁芝青含淚道:“早就說過,讓他們不要去這種場合,他們就是不聽。”

    常頌默不作聲的去換衣服,袁芝青知道他要去現場,也想要跟著一起去,常頌道:“你安安心心在家等消息!”

    袁芝青的情緒有些失控,她尖聲道:“你讓我安心,我怎麼安心的下?你不帶我去,我自己打車去!”

    素來在家說一不二的常頌此時也不得不低頭了。

    張揚已經探查過十多個包間,麵並無常海心的影子,他大聲道:“海心!”一種無法形容的內疚感籠罩著他的內心,如果常海心出事,他終生都無法原諒自己,今天的這場火災明顯是衝著他來的,常海心太無辜,一個花季少女如果就這樣離開了人世,命運將會是何其的不公。

    張揚終於聽到了微弱的救命聲,他循聲跑了過去,在彌漫的煙霧中找到了一名少女,那少女卻並非是常海心,而是歌廳的招待,張揚扶起她,那少女死命抓住張揚的手臂,宛如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救命……救命……”

    張揚道:“還有沒有其他人在這?”

    那少女搖了搖頭,張揚抱起她向安全出口走去,那少女『迷』『迷』糊糊道:“一直向前走,左拐……橫梁掉下來了,她把我推出來了,自己被困在麵……”

    張揚內心一震,此時兩個消防員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之中,兩名消防隊員驚聲道:“這有人!”他們向張揚迎了過來,張揚將那女招待交給他們,轉身就順著少女所指的方向衝去。

    一名消防員大聲道:“你給我出來,麵危險!”他跟著張揚追了上去,想要阻止張揚進入火場,一根燃燒的橫梁從天而降,險些砸中這名消防隊員,張揚的身後天花板出現大片坍塌,那名消防隊員不得不退了回去。

    給搜救工作帶來最大困難的就是濃煙,消防隊員正在協助搜救出的人們有序的撤離火災現場。

    常頌和妻子下了車,望著眼前的火焰和濃煙,常頌臉上的肌肉宛如大理石雕刻般僵在那。袁芝青已經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掩住嘴,淚水簌簌而落,淒然叫道:“我的海心啊……”

    常海龍和薛燕來到父母麵前,常海龍滿臉內疚的叫道:“爸,媽……”

    常頌低聲道:“情況怎麼樣?”

    “不知道,張揚衝進去救她了,可直到現在都沒有出來。”

    常頌兩道濃眉緊緊皺起,怒道:“你為什麼不敢去?”

    常海龍道:“他不讓我去……”

    嵐山市公安局長龐忠良和消防支隊大隊長陳國勝聽說市長常頌來了,兩人慌忙走了過來,龐忠良道:“常市長,根據目前我們掌握的情況,傷亡情況應該不會太嚴重,三樓先起火,一樓後起火,許多客人已經及時安全的撤離。”

    陳國勝表示:“常市長,你放心我們消防官兵一定會盡力去營救每一個人。”

    常頌臉『色』鐵青,怒吼道:“你不去指揮救火在這廢什麼話?快去!”

    陳國勝被訓得滿臉通紅,轉身趕緊去了,常頌罵的的確很有道理,他現在最應該做得是指揮救火而不是其他。

    龐忠良內心極其沉重,常頌剛才的表現已經充分證明了他的憤怒,如果常海心發生了不測,不但陳國勝要倒黴,隻怕連他這個公安局長都要跟著倒黴。

    常頌已經在現場給主管公安消防的副市長江景和打了電話,常頌衝著電話吼道:“江景和,你還能不能幹?一個晚上兩起火災,明天你自己把辭職書送到我桌麵上!”

    龐忠良聽得心驚肉跳,常頌發威了,在嵐山和別的城市不同,其他城市都是書記說了算,可他們嵐山卻是常頌這個市長更為強勢,市委書記周武陽隻是一個過客,最近圍繞他要升遷省任職的消息滿天飛,嵐山市市委書記已經成為常頌的囊中之物,他們這些官員誰也不敢得罪常頌。龐忠良暗暗祈禱,希望常海心能夠大難不死。

    張揚按照那女招待所說的地方尋找,途中不停有燃燒的建材落下,張揚利用濕水的窗簾有效地躲過這一輪輪的空襲,前的通道完全坍塌,張揚大聲呼喚常海心的名字。

    火焰和濃煙中,他聽到了一個女子劇烈的咳嗽聲。

    張揚從這條燃燒的通道無法經過,他一腳將旁邊的房門踹開,隻一拳就將牆壁砸了個大洞,這些牆壁都是用石膏板和輕鋼龍骨隔離的,這種材料根本阻攔不住張大官人。

    張揚利用這種方法,連續穿過兩個房間,方才繞過那段坍塌的通道,撞開燃燒的房門,狹窄的通道之上布滿濃煙,他循著咳嗽聲走了過去,在濃煙中『摸』到一個柔軟的軀體,張揚抱起她,因為濃煙嚴重影響到他的視線,他無法分辨這女孩子究竟是不是常海心,卻聽她虛弱無力道:“張揚……張揚……”

    張揚的眼眶熱了,懷中的女孩子自然是常海心無疑,他擁緊了常海心的嬌軀,一根燃燒的橫梁從空中砸落下來,砸在他的後背上,張大官人被這一重擊砸得踉蹌了一下,險些摔倒在地上。他強撐著沒有倒下,避免常海心受到更大的傷害。

    來時的道路已經被火焰和濃煙封鎖。

    張揚抱著常海心來到窗口,他用濕布抱住手掌將燃燒的窗戶推開,抱著常海心爬了上去。

    常海龍第一個看到了張揚,他激動地大叫道:“張揚!是張揚!”,常頌也看到了,袁芝青看到張揚懷中的女兒,她捂著嘴唇不停的哭。

    常頌向身邊的龐忠良大吼道:“你愣在這幹什麼,趕緊去救人!”

    龐忠良這才回過神來,慌忙去指揮雲梯,讓消防隊員趕緊營救。

    張揚轉身望去,剛剛減弱的火勢卷土重來,宛如巨『潮』一般向他的身後咆哮而來,消防雲梯距離他們還有一段距離。

    一個讓現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場麵發生了,張大官人抱著常海心騰空跳躍而起,穩穩落在距離他們還有三米處的消防雲梯急救挎鬥內,與此同時,身後的火焰引發了爆炸,一道足有十多米長的火焰從窗口衝出,一道火龍將張揚和常海心所在的挎鬥完全吞噬。

    常頌已經失去了鎮定,他大吼道:“降落,降落!”

    雲梯緩緩下降,當張揚抱著常海心重新站起的時候,現場歡聲雷動,常海龍激動地和薛燕擁抱在一起。

    常海心已經昏『迷』了過去,張揚留意到她的左頰被燒傷,留下了一塊杯口大小的傷痕,不過慶幸的是,她的生命應該沒有大礙。

    張揚抱著常海心來到地麵上,常頌一家人全都圍了上去,袁芝青看到女兒,已經是泣不成聲。

    張揚道:“生命沒有大礙,你們放心。”

    現場醫護人員慌忙圍了上來,將常海心抬上擔架,張揚向常海龍道:“你跟他們過去,我整理一下馬上就去醫院。”

    常頌向張揚點了點頭,心中的感謝盡在不言中。

    張揚在這次的大火中隻受了一些小傷,他稍稍處理了一下,不過讓張大官人鬱悶的是,頭發又被燒得慘不忍睹,隻怕還得刮一光頭。

    他來到嵐山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時候,常海心已經被送往急救,常頌一家人都坐在貴賓休息室內焦急的等著,副市長秦清也聞訊趕來,對常海心的狀況擔心不已。

    看到張揚進來,秦清關切的望著他,雖然沒有說話,可目光中的關切和緊張早已流『露』無遺。

    張揚向秦清笑了笑。

    常海龍迎上來道:“張揚,你有沒有事?”

    張揚搖了搖頭:“都是一些小傷,我皮糙肉厚,沒什麼問題。”

    常頌道:“還是去讓醫生幫你處理一下吧。”

    說話的時候,嵐山市第一人民醫院院長楊洪正走了過來,他和常頌兩口子是老朋友了,袁芝青慌忙起身道:“老楊,我們家海心怎麼樣?”

    楊洪正歎了口氣道:“生命沒有什麼大礙,可是臉上的燒傷很重,以後肯定會留下疤痕,要做植皮手術。”

    張揚對楊洪正的話早有預料,他沒有說話,悄悄在一邊坐下了。

    袁芝青聽到女兒燒得這麼嚴重,不禁又哭了起來。

    常頌道:“哭什麼?女兒逃過一劫是件值得慶賀的事情,有什麼好哭的?”

    袁芝青抽抽噎噎道:“你說得輕巧,一個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容貌,現在海心燒成了這幅模樣,你讓她以後怎麼見人啊……”

    其實常頌的心也很不好過,他抿了抿嘴唇道:“洪正,海信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治療上我們一定會全力配合。”

    楊洪正道:“常市長,咱們這關係,我肯定會盡力而為,不過海心的燒傷實在太嚴重,想要完全恢複,我看很難!”

    

Snap Time:2018-01-17 17:01:10  ExecTime:0.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