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四十三章欠債還錢(上)


    第四百四十三章【欠債還錢】(上)

    前往靜海的中途,天空就下起了大雨,嚴重影響到開車的視線,張揚給秦清打了個電話,秦清已經到了,她關切的提醒張揚道:“外麵雨太大,你開車慢點兒。”

    張揚笑道:“放心吧,我慢慢開,今天上午能到地方就行。”

    秦清小聲道:“我在頤尚海洋花園酒店1826房間。”

    張大官人心頭一熱,想起秦副市長床上的風情,身體的某部位又開始不受控製的顯山『露』水了。張揚道:“洗好脫光了等我。”

    秦清嬌聲道:“已經準備好了,躺在被窩等你。”

    張大官人一激動,沒看見前麵的石頭,車輪壓了過去,蓬!地一聲爆胎了。

    秦清也聽到了動靜嚇了一跳,慌忙關切的問張揚有沒有事。

    張大官人苦笑道:“沒事沒事,樂極生悲,車胎爆了,隻怕又得晚一陣子了。”

    秦清道:“安心開車,別打電話了!”

    張揚將車靠到路邊,暫時中斷了和秦清的調情,冒著大雨跑下車去換輪胎,大雨瞬間就把張大官人澆了個透心涼,人生啊,真他媽的充滿杯具!

    重新上路來到頤尚海洋花園酒店的時候已經快到中午了,這廝就像個落湯雞一樣出現在秦清的麵前。

    秦清剛剛洗完澡,穿著白『色』的浴袍,美眸柔情脈脈的看著他,張大官人反手關上房門,一把就將香噴噴的秦副市長給摟在懷,秦清嬌笑道:“討厭了,把我都弄濕了!”

    張大官人道:“讓我『摸』『摸』看是不是真的濕了?”

    秦清羞得張口就在他胸口上咬了一記:“胡說什麼……啊……”

    雨天的浪漫隻有這對熱戀的人自己才能體會,也許是雨聲的緣故,秦副市長今天表現的格外投入。張大官人勇猛依舊,趴伏在秦清潔白無暇的美背之上輕吻著她的香肩,柔聲道:“我快被你『迷』死了!”

    秦清修長的美腿向後勾了勾,和張揚的雙腿交纏在一起:“你的話不能信!”

    張揚笑道:“你這是質疑我的人品。”

    秦清轉過俏臉,張揚趁機在她唇上吻了一記。秦清笑道:“下午還得參加結業典禮,再不起床,隻怕要遲到了。”

    張揚點了點頭,這才戀戀不舍的從秦清的嬌軀上爬起,他前往浴室衝澡的時候,秦清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張大官人笑道:“想陪我洗鴛鴦浴?歡迎之至”

    秦清紅著臉兒躬著身子,啐道:“都是你,流出來了……”

    張副市長和秦副市長享受了鴛鴦浴之後,全都衣冠楚楚的出現在酒店大堂,兩人也是一前一後,經曆張揚滋潤後的秦清,俏臉泛著紅意,美眸含春,越發顯得美豔動人。

    外麵的雨已經停了,看到大堂內沒有熟人,秦清方才加快了腳步,向張揚小聲道:“我開自己的車過去!”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混體製也有混體製的不方便,他和秦清的感情就得偷偷『摸』『摸』的,終日見不到陽光。不過偷偷『摸』『摸』有偷偷『摸』『摸』的味道,每次的相見纏綿都讓他們回味無窮。

    秦清走後,張揚也取車前往市『政府』招待所。

    秦清遲到了,張揚到得比她還晚,成了當天最晚到達的一個。來到招待所門口,自動門又壞了,汽車開不進去,張揚隻能把車停在外麵,正準備步行前往會場的時候,聽到身後有人叫他:“喂,你給我站住!”

    張大官人愣了一下,轉過身去,卻看到一個中年『婦』女氣勢洶洶的向他走了過來。

    張揚馬上就認出,這中年『婦』女是上次幫他打孔源出氣的那位,說起來自己還欠人家一萬一千五呢。張揚笑眯眯迎了上去:“大姐您好!”

    那中年『婦』女怒道:“好個屁,你欠我的錢呢?讓我白等了一整天。”

    張揚尷尬道:“大姐,我是真忘了,對不住!”

    那中年『婦』女道:“少廢話,錢呢?”

    張揚害怕被別人看到,低聲道:“我給我給,咱們換個地方。”

    那中年『婦』女道:“不行,就在這兒!”

    張揚無可奈何,遇上這種強悍的中年女同誌他還真沒有什麼辦法,他拿出錢包,麵總共也就是兩千三百塊,銀行卡倒是有幾張,張揚把兩千三遞了過去。

    中年『婦』女把錢接到手,點了一下,然後道:“還差九千二!”她帳算得倒是清楚。

    張揚哭笑不得道:“大姐,我身上沒這麼多現金,你看,要不等我開完會,咱們約一地方,我取了錢給您送去?”

    中年『婦』女雙眼一瞪:“你當我三歲小孩子啊?瞧你油頭滑腦的樣子就不是什麼老實人,我告訴你,少想懵我,今兒不給清欠我的錢,我把你的事情全都說出來,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幹得好事兒。

    他們的動靜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張揚明白今天不好收場了,趕緊討饒道:“大姐,好大姐,咱別吆喝了,上車,上車,您跟著我取錢去!”

    張大官人老老實實帶著這位中年悍『婦』前往附近的銀行,取了九千二一分不少的交給了她,中年『婦』女得了這筆錢,樂得滿臉開花,她做夢都想不到錢原來是這麼好賺的。

    張揚經過這麼一耽擱,抵達結業典禮現場的時候,人家都快結束了。

    靜海市副市長王廣正見到張揚,慌忙迎了過去:“張市長,你怎麼才來!”

    張揚往『主席』台上看了看,今天來參加他們結業典禮的有南錫市市長夏伯達,還有宣傳部的幾個。張揚道:“我結業證呢?”

    王廣正把他的結業證遞了過來。

    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當然這掌聲不是給張揚的,張揚來到秦清後方的座位坐下,秦清轉過頭看了他一眼,心中也奇怪他跟自己一前一後出來怎麼耽擱了這麼久?

    張揚的屁股還沒把椅子給捂熱,結業典禮就結束了,所有學習班的成員來到外麵拍了張合影,夏伯達坐在中間,張揚站在最後一排。

    合影過後,夏伯達主動向張揚招了招手道:“小張!”

    張揚樂走了過去:“夏市長,您的講話真是精彩啊!”

    夏伯達笑道:“我講話的時候你還沒進門呢,你小子可夠虛偽的。”

    張揚尷尬的笑了笑。

    夏伯達道:“聽說你們江城新機場項目就是由你負責,真是後生可畏啊!”

    張揚道:“市領導是趕鴨子上架,我不想接這招,可人家說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夏伯達哈哈大笑,他點了點頭道:“咱們『共產』黨員本來就應該越是艱險越向前,現在改革開放的主力是你們這些年輕幹部,你們不衝上第一線,難道還指望我們這幫老頭子?”

    張揚笑道:“夏市長,您可不老,您光輝燦爛的仕途才剛剛開始,我最近都在琢磨著以後要多巴結巴結你。”

    夏伯達有些奇怪道:“巴結我幹什麼?”

    張揚道:“我覺著以後您會不斷高升,過幾年就是夏省長、夏書記了!”

    夏伯達焉能聽不出這廝在故意捧自己,自己這年齡,有生之年想要再向上完成一次跨越幾乎沒有任何希望了,可對官員來說,沒有什麼祝福比升官還順耳了,夏伯達笑道:“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明知道你是拍馬屁,可我心還是舒服,張揚啊張揚,你的嘴巴是越來越會說了。”

    靜海市副市長王廣正忙著給學員們頒發紀念品,靜海宣傳部長榮長誌悄悄把他拉到一邊,低聲在他耳邊說了幾句。

    王廣正臉『色』微變:“真的?”

    榮長誌道:“千真萬確,很多人都看到了,他給了那女的不少錢,那個女的就是常來這收垃圾的,也是上次打了孔部長一巴掌的。”

    王廣正雖然懷疑過張揚,不過因為一直沒有證據,所以也不能肯定,今天已經證明張揚就是策劃當眾扇省組織部長孔源的罪魁禍首,王廣正不禁暗歎,這廝的膽子真是太大了,連孔源都敢動,這件事要是傳到孔源的耳朵,他以後的仕途隻怕要完了。

    榮長誌道:“這件事要不要……”

    王廣正有些心虛的向遠處的張揚看了看,上次的經曆讓他深刻體會到張揚的耳朵出奇的靈,直到現在王廣正都留下了嚴重的心理陰影,他搖了搖頭道:“事情過去那麼久了……算了……”

    榮長誌有些失望的看著王廣正,王廣正歎了口氣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跟我們無關的事情,咱們還是別管了。”

    張揚拎著剛發的公文包來到秦清身邊,小聲道:“晚上要會餐!”

    秦清道:“不吃了,咱們去吃海鮮排擋。”

    張揚樂點了點頭,剛想說話,修文縣縣長楊海亮走了過來,楊海亮很親切的摟住張揚的肩頭道:“老同學,這次分別不知什麼時候才能見麵,今天晚上咱們要一醉方休。”

    張揚笑道:“真是抱歉,我今晚就得回東江,有要緊事趕著去辦。”

    楊海亮一臉的失望:“吃晚飯再走嘛!”

    張揚道:“我也想啊,可工作不能耽誤,新機場項目迫在眉睫,最近都在談投資問題,如果今晚不去,投資商跑了,我上哪兒買後悔『藥』去?”

    楊海亮點了點頭道:“工作要緊,工作要緊。”他向周圍看了看,摟著張揚來到僻靜之處,低聲道:“我給你帶了點地方特產,回頭給你送車上去。”這廝知道了張揚和文副總理夫人羅慧寧的這層關係,所以一心想要巴結張揚。

    張揚笑道:“太客氣了!”

    楊海亮低聲道:“小小禮物不成敬意,留個紀念嘛!”

    張揚隻能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楊海亮說好了半小時後直接把東西送到他車上。

    楊海亮走後,張揚回到秦清身邊,秦清低聲道:“我先走了,先去酒店等你。”

    張大官人一臉的笑意,秦清看到這廝臉上的壞笑,想起剛才酒店纏綿的情景,不禁俏臉一紅,害怕別人看到她羞赧的神情,慌忙走了。

    張揚在現場跟相熟的幾個同學告別,又拿了一份通訊錄,以後彼此間的走動是必須的,通過這次學習班,認識了一大批的廳局級幹部,至少在平海拓寬了他們的關係網。

    按照和楊海亮約定的時間,張揚準時來到他的皮卡車前,楊海亮帶來的麵包車已經停在皮卡車旁,看到張揚過來,他笑著迎了上去,向周圍看了看,確信沒有人在,方才將一個盒子遞給張揚,神神秘秘道:“回去再看。”

    張揚點了點頭,接過盒子,隻覺入手頗為沉重,心說難不成他給自己送了金條?可人家既然說回頭再看,也隻能按捺下好奇心。

    楊海亮也沒有久留,送完禮之後就轉身走了。

    張揚開著皮卡車準備離去的時候,看到靜海副市長王廣正一邊走過來一邊向他揮手,張揚把車停在他的身邊,落下車窗道:“王市長有什麼指教?”

    王廣正將一張禮券交到他的手中,微笑道:“抽空去趟貝雕廠,我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

    張揚笑了笑,這廝自從上次被自己教育之後,果然懂事多了,他也沒跟王廣正客氣:“那就謝謝您了,以後有機會來江城玩,我全程安排!”

    王廣正笑道:“會的,一定會有機會的!”

    

Snap Time:2018-07-19 16:03:06  ExecTime:0.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