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四十一章各顯神通


    第四百四十一章【各顯神通】

    宋懷明來到自己的辦公室前,秘書鍾培元走了出來,低聲道:“宋省長,南錫市副市長常淩空來了,我讓他在休息室等著呢。”

    宋懷明點了點頭,不用問常淩空是過來做自己的思想工作的,江城和南錫之間的競爭已經漸趨白熱化,兩個城市的領導都在爭取獲得省最大力度的財政支援。比較起來,江城這方麵遠不如南錫做得到位,南錫市幾位領導最近先後造訪省領導,幾乎拜訪了每一位省委常委,而江城方麵除了市長左援朝過來打了個圈,現在隻有張揚這個副處級別的半吊子官員過來爭取財政支持了。

    宋懷明道:“讓他十分鍾後過來!”

    這十分鍾的時間宋懷明是留給自己休息一下,冷靜一下的,同時這十分鍾也是對下級官員的一場考驗,官員考慮的問題往往比普通人要多一些,這十分鍾已經足夠他們去想像,他們會從各個方麵考慮和揣摩領導的心態,想多了就容易犯錯誤。

    常淩空是宋懷明欣賞的少壯派官員之一,他在十分鍾後準時進入了宋懷明的辦公室,微笑道:“宋省長,希望我的來訪沒有打擾到您的工作。”

    宋懷明笑道:“我的工作就是準備隨時接待你們的來訪。”他指了指沙發道:“坐!”

    常淩空坐下,宋懷明也起身來到他身旁的沙發坐了下去:“今天來找我為了什麼事?”

    常淩空也沒有隱瞞自己前來的目的,他把早已準備好的計劃書放在宋懷明麵前:“宋省長,這是我們關於南錫深水港的計劃書。”

    宋懷明笑道:“我都看過了!”

    常淩空道:“過去的計劃書並不完善,這次是最為周全的,以後我們還會不停的完善。”

    宋懷明道:“我相信你們南錫這屆領導班子的能力,相信你們一定可以將深水港項目成功的建設起來。”

    常淩空道:“希望省能夠給我們大力的支持,南錫深水港項目意義深遠,一旦深水港建成,將會對平海東南部經濟發展造成長遠的影響。”

    宋懷明道:“放心吧,省一定會給予你們最大的支持。”這句話是官話,並無實質『性』內容。

    常淩空道:“宋省長,深水港工程啟動需要大筆的資金……”

    宋懷明打斷常淩空的話道:“我知道,最近各地市都來省要錢要政策,政策我們可以給,可財政不能全指望省,剛才江城方麵來人,我也是這麼說,省會給予你們財政撥款,可你們也不能將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省。”

    常淩空道:“宋省長,省定下了五年重點工程,南錫深水港和江城新機場都在其中,我們希望省能夠切實的考慮到投入的回報和以後的經濟發展前景,在財政方麵有所側重。”

    宋懷明哈哈笑道:“你們這些人啊,一個個都想找省要錢,一個個都害怕別人比自己拿得多?我想問問你們這些市級幹部,建深水港,建機場都指望著省拿錢,要你們幹什麼?”

    常淩空被宋懷明問得十分尷尬,他低聲道:“宋省長,我們也在努力籌集資金,目前已經達成了許多協議,盡可能的減少省的負擔,減少國家的負擔。”

    宋懷明道:“你現在來到這,代表的是南錫的利益,而我坐在這個位置上,必須考慮到的是整個平海的利益,我不可能把有限的資金全都投入到深水港,也不可能全都投入到新機場項目中去,我們這些人必須考慮到如何分配資金,才能起到最大的作用,才能給你們最大的幫助,淩空,等你將來到了我的位置,你就會明白,有些事並不好處理。”

    常淩空道:“我知道這次的事情給領導們添麻煩了,可是南錫的發展正處在關鍵的時刻,這次深水港工程是我們騰飛的最好機會。”

    宋懷明微笑道:“在我看來,平海是一個整體,任何一個部位配合不好,就騰飛不起來,我要的不是一個城市或者一個地區的騰飛,我需要的是平海經濟的整體騰飛!”

    常淩空忙於做省長思想工作工作的時候,張揚也沒閑著,這廝有一個好處就是對待工作認真負責,答應別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好,他去省委書記辦公室等著了,喬振梁的秘書也認識張揚,知道這小子不好應付,隻能讓他在休息室等著。

    喬振梁開完會回來的時候,秘書通報了情況,喬振梁很愉快的點了點頭道:“讓他進來,我正想見他呢!”

    張揚這次來不是空手,他帶了一串沉香木的佛珠,都是經南林寺高僧開過光的,其實他車備了不少這類佛教用品,都是三寶和尚送給他的,他聽喬夢媛說今天是她母親孟傳美的生日,所以留了個心眼,孟傳美信佛,送給她佛珠算得上是投其所好。送禮不在乎珍貴與否,而在於你送的對不對人家的脾胃。在送禮上張大官人已經有了一定的修為。

    喬振梁看到那串佛珠,笑著收下了,他指著張揚道:“你這樣可不好,公然向我行賄!”

    張揚道:“喬書記,我可不是巴結你,我聽說今天是伯母的生日,所以特地準備了這串佛珠,南林寺高僧開光的,沐浴過佛珠舍利的佛光,很難得!”

    喬振梁道:“下不為例啊!這樣的行為可不好!”

    張揚笑道:“您要是非要把我這算成是行賄我也沒轍,那我上次幫您寫俠客行,就算是你索賄!”

    喬振梁哈哈大笑,張揚這麼說話他反倒覺著親切,他把佛珠收好:“你跑到東江來是不是有什麼目的?”

    張大官人開門見山道:“找喬書記要錢來了!”

    喬振梁道:“我管黨政工作,你想要錢應該去找你的未來嶽父大人!”

    張揚笑道:“喬書記,您這是推卸責任,誰不知道你是咱們平海的總瓢把子!”

    這句話要是別人說出來喬振梁指不定要生氣,可張揚說出來,喬振梁卻忍不住笑:“你這小子,當我們都成綠林好漢了?”

    張揚道:“喬書記,我這點小九九您心都清楚,所以我也就不多說了,江城市領導把新機場項目交給我負責,我就得把這個曆史任務圓滿完成。我決心很大,勇氣也很大,可兜沒錢,多少有點底氣不足。”

    喬振梁道:“張揚啊,剛才的常委會上,我們已經討論過這個問題,你放心吧,省會根據情況給予你們一定額度的財政撥款的。”官話,這種冠冕堂皇的官話誰都會說。

    張揚當然能夠聽出來這句話的可信程度有多少,喬振梁這句話十有八九在敷衍自己,一定額度是多少?張揚道:“喬書記,修建新機場是『政府』形象工程,雖然有許多投資商都表現出強烈的投資願望,我們江城方麵始終保持著審慎對待的態度。”

    喬振梁道:“吸引外部投資是好事,不要什麼都指望國家。”

    張揚道:“在國家的地盤上修建機場,機場也是國家的,憑啥不能找國家要錢呢?”

    喬振梁笑了起來,他看了看時間,起身道:“我十一還有個會,咱們改日再聊。”

    張揚跟著喬振梁走出門去:“喬書記,您可得把我們的事兒放在心上啊!”

    喬振梁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會重視這件事的。”

    張揚望著喬振梁遠去的背影,不由得搖了搖頭,喬振梁從頭到尾也沒答應他什麼,看來從省要錢也不是那麼容易的,盡人事聽天命吧。

    張揚離開省委省『政府』辦公大樓的時候,在電梯內遇到了常淩空,兩人對在這兒遇到都沒有表現出太多的驚奇,彼此笑了笑,走出電梯後,他們方才相互握了握手,常淩空笑道:“你來東江做什麼?”

    張揚的回答簡潔而有力:“要錢!你呢?”

    常淩空笑道:“也是要錢!”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

    張揚道:“結果怎麼樣?”

    常淩空搖了搖頭,表示不甚理想,張揚歎了口氣道:“都差不多,想從省弄點錢出來也不容易。”兩人都明白現在他們正處在競爭的立場上,可誰也沒把工作上的事情牽涉到生活中來,常淩空看了看時間道:“快中午了,一起吃飯吧。”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請你,咱們去望江樓,我哥們開得酒店,說好了中午給我接風。”

    常淩空笑道:“那多不好意思。”

    張揚道:“咱們就別這麼客氣了,我也想找個人好好喝幾杯,走吧!”

    袁波自從接手望江樓,這的生意就蒸蒸日上,如今袁波已經開了四家分店,不過生意最好的還要數望江樓根店。

    常淩空是第一次到望江樓來,袁波聽張揚介紹完常淩空的身份之後,也是十分的熱情,邀請他們來到閱江閣就坐,陳紹斌和丁兆勇已經在房間等著了,他們的年齡相差本來都不大,很容易就熟悉了起來,陳紹斌和丁兆勇都是官家子弟和常淩空也容易溝通。

    張揚看到梁成龍沒來,不禁有些好奇道:“梁成龍呢?”

    袁波道:“他在南錫呢,說是考察深水港項目,估計是想去投標。”

    張揚笑道:“他今年攤子鋪的倒是挺大。”

    陳紹斌道:“他跑到了南錫,可南錫常市長卻來到了東江,他要是知道這件事隻怕悔得腸子都青了。”

    在場人都笑了起來。

    常淩空道:“『政府』工程全都公開招標,力求做到公開化透明化,每一位有實力的投資商和建築商都可以入圍,在理論上也存在勝出的希望。”

    陳紹斌道:“聽常市長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我趕明也去湊個熱鬧。”

    常淩空笑道:“我們南錫歡迎任何有意投資的朋友。”說完這句話他向張揚看了看,歉然一笑道:“張市長,我今天是不是有些喧賓奪主了?”

    張揚笑道:“咱倆是好朋友,錢投給誰還不是一樣,總之跑不出平海,領導們都說了,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咱們就應該攜起手來共同富裕。”

    常淩空笑道:“說得好,為了共同富裕,咱們幹一杯!”其實他和張揚都心知肚明,這次省的財政投入肯定會有所偏頗,還不知最終會偏向哪一家。

    眾人喝了三杯酒之後,相互交談起來,張揚和丁兆勇幹了一杯酒,他低聲道:“最近丁斌和小靜怎麼樣?”

    丁兆勇道:“挺好的啊,這個月我還給他們兩人發了一筆獎金,丁斌業務能力比不上趙靜,我給趙靜開了3500塊獎金,在公司也是數得著的。”

    張揚笑道:“希望不是衝著我的麵子。”

    丁兆勇道:“她的確是做生意的好材料,我跟她說了,大學畢業之後,哪都不要去,我給她一個市場部經理的位子坐。”

    張揚道:“那丫頭也是個容易驕傲自滿的主兒,你留意著,千萬別把她給慣壞了。”

    丁兆勇笑道:“他們兩個還算聽話,不過我看小斌這小子不是個經商的材料,以後還是老老實實混體製吧。”

    張揚心想就丁斌那『摸』樣也能混體製,可轉念一想,人家的老爹是平海省政法委書記丁巍峰,給兒子在機關內謀一份職位應該不難。

    丁兆勇道:“張揚,你是不是又聽外人說什麼了?”

    張揚搖了搖頭道:“沒什麼,我就是關心他們兩個。”

    丁兆勇笑道:“放心吧,趙靜嘴巴很甜,人又乖巧,我爸媽都挺喜歡她,小斌不敢對不起她。”

    陳紹斌一旁道:“你那個妹妹也是聰穎過人,嘴巴那個厲害,一個暑假幫著兆勇賣了這麼多台電腦,公司業務第一,你們老張家真是人才輩出啊。”說完這廝又悟了過來:“咦?怎麼你姓張你妹姓趙呢?”

    張揚沒好氣道:“幹你屁事啊?”

    袁波笑著打圓場道:“別人的家事咱不問,來!咱們敬常市長一杯,希望常市長以後來東江的時候,常常光臨我的酒店,我是個商人,可是我相信官氣可以帶來財運。”

    常淩空笑道:“好,不過我也不能總是白吃你的飯,以後別這麼客氣了。”

    張揚笑道:“袁老板財大氣粗,咱們幾頓飯吃不窮他,他就是新時代的及時雨,九零年代的孟嚐君。”

    袁波拱手討饒道:“口下留情,口下留情,張揚,我請你吃飯,你就別寒磣我了!”

    陳紹斌道:“想讓他嘴上積德太難了,認識他這麼久你還不了解他,就是一吃飽了打廚子的角『色』。”

    張揚笑道:“陳紹斌,你再攻擊我,我把你過去那點破事兒全都說出來。”

    陳紹斌道:“看看,看看,他就是這樣,兄弟是用來賣的!”

    張揚道:“就你,還真賣不上價!”

    常淩空微笑望著張揚和他的幾名損友鬥嘴,發現張揚在社會交往上的確很有一套,他能和陳紹斌丁兆勇這種衙內相處融洽,也能讓他那個自視甚高恃才傲物的弟弟心甘情願的為他所用,張揚玩世不恭的外表下肯定藏有非常的智慧。

    午飯之後,張揚和常淩空一起前往市『政府』一招,巧的很,他們兩人都住在『政府』一招。其他人各有個的生意要忙活,約好以後有時間再聚。

    常淩空這次並不是一個人過來的,張揚和他之間也因為彼此的競爭關係,心麵都掖著藏著,很多話還是不好說在明麵上的。

    張揚和常淩空分手後,來到自己的房間,剛剛走入房間內就接到了何長安的電話,原來何長安也在東江,他邀請張揚一起出來坐坐。

    張揚想了想,何長安主動找上自己,十有八九是沉不住氣了,查晉北的突然加入打『亂』了何長安過去的投資計劃,如果他繼續選擇咄咄『逼』人的態勢,隻會讓查晉北趁虛而入。

    張揚卻沒有跟何長安見麵的意思,他隻說自己日程排的很滿,今天還要去拜會幾位省領導,恐怕抽不出時間。

    何長安聽在耳朵惱在心,可嘴上卻說不出什麼,隻能微笑道:“既然你忙,那麼咱們隻有回到江城再見麵了。”

    張揚聽出何長安的不悅,心中不由生出一絲快意,讓你丫牛『逼』,在江城一畝三分地上還輪不到你說話,張大官人存心要給何長安幾個釘子碰,他微笑道:“我得下周才能回去,等我回江城,咱們找個時間好好聊一聊。”

    何長安放下電話,臉上的表情雖然風輕雲淡,可是如果仔細看,能夠看到他眉宇間隱藏的怒氣,在何長安的概念,別人很少像這樣拒絕他,尤其是像張揚這種副處級別的半吊子官員,拋開文家的背景,何長安根本不會將張揚這種小字輩放在眼,可如今,這個小字輩正在故意刁難自己。

    他的助理來到身後,小聲道:“何先生,您讓我查的事情已經查到了,今晚是喬書記夫人的生日,他們慶祝的地點是齊雲齋,喬夫人信佛,所以專門訂了齋飯。晚上六點半,喬書記一家會準時到達那。”

    何長安點了點頭道:“幫我在齊雲齋訂一桌飯。”

    助理道:“已經安排好了!”

    何長安點燃一支雪茄,用力抽了一口,有些心煩意『亂』的將雪茄隨手又摁滅在煙灰缸,來到窗前望著陰雲密布的天空,低聲道:“喬鵬舉想要投資南錫深水港的事情屬實嗎?”

    助理道:“他沒有那個實力,根據我的了解,是聯手新加坡的一家風投公司進行這件事。”

    何長安道:“查清那家風投公司的北京,全方位了解喬鵬舉這個人。”

    當天下午,張揚按照既定的計劃,拜訪了省政法委書記丁巍峰、省宣傳部長陳平『潮』、省公安廳廳長王伯行,換成別人想要見其中一個都不是那麼簡單,可張揚不同,他不但是文副總理的幹兒子還是現任省長宋懷明的未來女婿,這些人並不將張揚當成下級官員看待,而是將他當成晚輩,張揚見他們也是為了走走程式,他心清楚,不可能通過一次見麵就能獲取這些常委的支持,可人家南錫方麵活動了,他們江城不活動,這就在競爭中落入了下乘。

    隻有走出來張揚才能真切感受到平海南北的差距,這種差距不但表現在經紀上也表現在官員的思想覺悟上,人家南錫搞深水港項目,從上到下全部動作起來了,他們江城搞新機場項目,明顯心氣不齊。張揚甚至懷疑,左援朝前些日子來東江根本是出工不出力。

    從王伯行辦公室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鍾,張揚迎麵看到兩個人並肩走了過來,其中一人他認識,卻是南武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趙國強,說起趙國強,他和張揚曾經有過一段摩擦,他的弟弟趙國梁就是被張揚的吉普車給撞死的,雖然後來顧允知出麵為張揚作證,幫助張揚洗清了嫌疑,可是趙國強仍然將張揚視為殺害弟弟的凶手。

    趙國強看到張揚,唇角泛起一絲冷笑,張揚輕易就從他的目光深處捕捉到了那刻骨的仇恨。

    兩人走了個對麵,想回避也不好回避,趙國強帶著奇怪的笑容向張揚走了過來,他居然主動向張揚伸出手去:“張揚,你好!”

    張大官人胸懷坦『蕩』,他弟弟又不是自己殺的,自己當然沒什麼好怕,張揚跟他握了握手,感覺到趙國強的手很涼,張揚微笑道:“趙警官什麼時候來的東江,有機會一起吃飯。”

    趙國強道:“我調來東江工作了,現在在省廳刑偵處任職,對了,忘了給你介紹,這位是我們省廳新來的高廳長。”

    張揚這才留意到趙國強身邊那位中等身材皮膚黝黑的男子,他就是高仲和,新來的省公安廳副廳長,就是他的中途殺出,讓榮鵬飛提升的希望破滅。

    高仲和臉上不苟言笑,加上本來就臉黑,給人的印象很有距離感,不容易接近。

    張揚還是笑眯眯走了過去:“高廳長,你好,我是張揚!”

    高仲和點了點頭,臉上仍然不見任何的笑意:“你好,我聽說過你!”

    張揚笑道:“希望聽說的都是好事兒!”

    高仲和道:“好壞參半吧,相信我們以後少打不了交道!”說完他和趙國強並肩離去。

    張揚咀嚼著高仲和最後這句話,心中感到一陣奇怪,我一個搞經濟建設的跟你公安廳的打什麼交道?他和高仲和之間沒什麼淵源,不過趙國強的出現卻讓他心生警惕,他能夠感覺到趙國強對自己的仇恨,此人調來平海,必然是來者不善。

    張揚將東江的情況及時通報了杜天野,杜天野聽說南錫的動作如此之大也是微微一怔,蛋糕就這麼大,南錫分多一點,他們江城就少了一點,從張揚反饋的情況來看,左援朝前些日子的東江之行並沒有起到太好的效果,杜天野對此感到甚為不爽,當天的常委會上,杜天野當著諸多常委的麵公開將這個問題拋了出來。

    杜天野道:“根據我們目前了解到的情況,多數常委都傾向於將南錫深水港樹立為財政扶持的重點,這證明我們的前期工作很不到位。”

    左援朝皺了皺眉頭,他心最為明白,前些日子他去東江之時,杜天野專門交代他要和省委主要領導多交流,引起他們對江城新機場項目的重視,可左援朝除了去見省委書記喬振梁,並沒有去拜會其他常委,左援朝對新機場工程的態度並不積極,其實最早提出這一項目的是他,杜天野來到江城之後,將這一想法變成了現實,在這件事上左援朝感覺到很不平衡,他認為杜天野中途劫走了本該屬於自己的政績。現在的左援朝已經將新機場項目視為杜天野的個人政治秀,認為自己在這個項目上的努力隻是為他人做嫁衣裳罷了,所以在這件事上表現出的消極也很正常。

    杜天野道:“建設新機場不是我杜天野一個人的事情,新機場建成,我也從中得不到任何的好處,我希望大家樹立正確的思想態度,切實將新機場建設當成自己的分內事來做,努力做好這件有益於江城老百姓,有益於子孫後代的大好事。”

    左援朝道:“平海的經濟南強北弱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南錫搞深水港項目,我們搞新機場項目,省的財政撥出傾向於誰,不是我們說了算,我這次去東江和喬書記見麵的時候,喬書記說,我們這些幹部要有大局觀,不要用狹隘的地方主義視點看問題,要考慮到怎樣才對整個平海的發展更為有利,而不是隻盯著自己的腳下。還是那句話,錢是國家的,我們沒有支配權。”他說的這番話也是實事求是,不過言語之中暗藏鋒芒,明顯是對杜天野剛才那番話的回應。

    杜天野道:“什麼叫大局觀?什麼叫狹隘的地方主義?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杜天野,現在是江城市委書記,我看到的是江城這片地方,在順應國家改革開放大『潮』的方針下,我腦子隻想著如何讓江城的經濟發展起來,如何讓老百姓切切實實的感受到改革開放的成果,真正改善他們的生活,說我狹隘也罷,缺乏大局觀也罷,我認了,南錫的事我管不了,也輪不到我管,我是江城的父母官,我的責任是要讓江城發展起來!”他的這番話說得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組織部長徐彪第一個鼓起掌來,常務副市長李長宇也鼓掌,甚至連人大主任趙洋林也鼓起掌來,在他們的帶動下幾乎所有常委都鼓掌,當然其中如馬益民、袁成錫之流是不想鼓掌的,可他們不敢不鼓掌,要是不鼓掌目標太突出,害怕被市委書記惦記。

    左援朝沒鼓掌,杜天野的這番話等於當眾給了他一個耳光,他再跟著鼓掌的話,等於連自尊都不要了。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已經完全走向了杜天野的對立麵,想要回頭已經不可能了。

    

Snap Time:2018-04-22 13:01:27  ExecTime: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