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三十九章解凍

  
  第四百三十九章【解凍】
  張揚望著沈慶華沮喪的樣子,心中不禁升起一縷同情,無論老沈在政治上怎樣頑固不化,可仍然不失為一個孝子。張揚來到劉老太太的床邊,醫生已經準備放棄努力,也沒有阻止他去探望。張揚伸手握住老太太的手腕,眉頭皺了皺。
  一旁醫生道:“張市長,老太太隻怕不行了,我們盡力了!”這種常規『性』推脫責任的話張揚聽得太多了,他向身邊小護士道:“幫我扶起她!”
  小護士愣了一下,並沒有聽從他的吩咐,張揚又道:“聽到沒有?快點!”
  幾名醫生護士都不知道他想要搞什麼,沈慶華走了過來,他伸手將母親的身軀抱起。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也隻能試一試了。
  張揚的掌心貼在劉老太太後心之上,忽然他做了一個讓所有人吃驚的舉動,將老太太的上身趴伏在自己的大腿之上,揚手在老太太的後心重重拍了兩下,隻聽到蓬!蓬!兩聲,讓人不禁擔心這老太太瘦弱的身軀是不是要被這廝給擂斷了。
  沈慶華惱得臉都紅了,雖說母親已經沒希望了,可這廝也不該如此不敬,他正要發火的時候,卻聽到母親重重咳嗽了一聲,一顆帶血的桂圓被老太太咳了出來。老太太長舒了一口氣,眼淚落了下來。
  張大官人若無其事,拍了拍手道:“隻是被桂圓卡住了,咳出來就好了!”他剛才拍得這兩掌看似尋常,實則精妙無比,第一掌將桂圓震鬆,第二掌,將桂圓從老太太的氣道內反震出去,換成別人就算看出了老太太的病因所在,也沒有本事將桂圓震出來的。
  沈慶華這才明白張揚為何會拍母親這兩巴掌,看到母親恢複了呼吸,整個人樂得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以李英明為首的那幫醫院工作人員一個個神情尷尬,他們搶救了這麼半天沒有任何成效,已經宣布老太太沒希望,讓市委書記去準備後事了,人家張副市長兩巴掌給拍好了,這兩巴掌拍在老太太身上,卻打在他們全體醫護人員的臉上,他們這醫療水準也忒差了點。
  李英明狠狠瞪了急診室主任一眼。
  沈慶華和孟宗貴兩人將老太太送入病房。
  張揚趁著沒人注意悄悄走了,今天他可送了一份大人情給沈慶華。
  確信母親已經渡過危險,沈慶華方才放下心頭的重擔,來到病房外,孟宗貴跟著他出來了,看到沈慶華四處張望,猜到他是在找張揚的,小聲道:“張揚走了!”
  沈慶華點了點頭,低聲道:“多虧了他!”,此時方才意識到自己欠了張揚一份大大的人情。
  孟宗貴道:“真是沒有想到,他居然能夠救了幹娘,誤打誤撞吧?”
  沈慶華搖了搖頭道:“下午我遇到他的時候,他就說過,老人家體內風寒尚未肅清,病情還會有反複。”
  孟宗貴對張揚沒有任何的好感,冷笑道:“湊巧讓他撞上了。”
  沈慶華道:“他還是有些本事的!”沈慶華明白,這世上不會有這麼多的巧合,張揚做事也不僅僅憑借運氣。
  第二天的常委會上,沈慶華宣布了新的市長分工,張揚的辭職書並沒有獲得上頭的批準,可是考慮到張揚以後的主要精力投入到新機場的建設上,所以對他的工作進行調整,讓張揚負責招商工作,文教衛生工作,暫時由常務副市長陳家年代理。另外沈慶華又當場批評了王華昭,將換腎事件的責任歸咎到王華昭的頭上。
  所有常委都感到很奇怪,今天沈慶華好像轉了『性』,對這件事接受的如此平靜,難道上頭又給了他壓力?
  沈慶華道:“接下來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做好秋收工作,還有一個任務就是配合市做好新機場的籌備工作。”他望向陳家年道:“家年同誌,新機場的征地工作進行的怎麼樣了?”
  這還是沈慶華第一次主動問起新機場的工作,所有人都感到這位書記的身上發生了一些變化,可究竟變在哪,誰也說不清楚。
  陳家年道:“沈書記,機場的征地工作已經進行的差不多了,涉及到征地的村民全都在拆遷協議書上簽了字,我們接下來的工作是協助他們搬遷,做好安置工作。”
  沈慶華點了點頭道:“一定要抓緊進行,我們要配合好市的工作,千萬不能拖機場建設的後腿。”沈慶華過去可從沒表現出這樣的主動。
  孫東強靜靜望著沈慶華,不知這老狐狸今天怎麼突然轉了『性』。
  張揚在當天上午接到了沈慶華致謝的電話,無論兩人在政治上立場怎樣不同,可張揚救了沈慶華的母親是個不爭的事實,沈慶華雖然不可能因為這件事從此對張揚感恩戴德,可他對張揚的態度還是有所改善。
  沈慶華道:“小張,昨天的事情多謝你了。”
  張揚笑道:“隻是運氣罷了,我也不懂什麼醫理。”
  沈慶華對張揚表現出的謙虛還是很滿意的,他輕聲道:“我母親還想當麵向你道謝呢。”
  張揚笑道:“不用,等我有了時間我去看她。”
  沈慶華道:“有時間我們一起吃頓飯,好好聊一聊。”
  張揚答應了下來,他又道:“劉大娘體內的風寒尚未肅清,我把她的情況向我當中醫的叔叔說了一下,我叔叔根據她的症狀開了張方子,回頭我讓人給您送過去。”
  沈慶華連連稱謝,現在他對張揚的醫術已經深信不疑了。
  張揚道:“沈書記,還有一件事,新機場建設指揮部現場辦公樓已經建成了,我想請你過來看一看!”
  沈慶華猶豫了一下,自己身為豐澤市委書記的確應該表現一下對新機場項目的關心,可是直到現在他都被排斥在新機場建設之外,按照他過去的想法,你張揚願意怎麼搞就怎麼搞,老子眼不見心不煩,可現在不一樣,張揚成了他母親的救命恩人,自己欠人家的這份人情大了,嘴自然說不出拒絕的字眼,他點了點頭道:“好,這周我抽時間過去。”
  說是抽時間,第二天沈慶華就和幾位市常委一起來到了新機場,這還是新機場項目確定在豐澤以來,沈慶華第一次來到現場,沈慶華這樣做多少有些還張揚人情的意味,可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他已經意識到市對他近期的表現十分不滿,正在嚐試做出改變,逆流而上乘風破浪已經不屬於他這樣的年紀,對他所剩不多的政治生命而言順勢而為要比前者付出的代價少得多。
  新機場現場指揮部目前就是兩座活動板樓,在這種房子辦公,空調是必不可少的,張大官人正坐在空調房間內喝茶,他的手機不停的響,這也難怪,電話線明天才能扯好,唯一的聯係途徑隻能通過手機了。張揚辦公室的位置很好,從窗口就能看到大門的情況,看到沈慶華和幾位常委過來,張揚起身出門相迎。
  豐澤市常委沈慶華、陳家年、齊國遠一起到來,這也表現出對新機場項目的重視,電視台方麵的報道是必不可少的。記者架著長槍短炮跟在常委們的身後。
  張揚笑逐顏開道:“歡迎歡迎,熱烈歡迎,歡迎幾位領導蒞臨現場,親自指導工作。”
  齊國遠笑道:“你應該弄兩個小朋友過來獻花!”
  張大官人道:“資金緊張,上頭讓我開源節流,能省則省,我把小朋友的工作給兼任了。”
  沈慶華是個崇尚節儉的人,對指揮部利用活動板樓辦公表示滿意,可是看到樓上很多房間內都裝著空調,不禁皺了皺眉頭,他向張揚道:“已經立過秋了,裝這麼多空調幹什麼?”
  張揚道:“秋老虎很毒的,太陽直『射』的時候室內氣溫能到四十多度,不裝空調人就烤焦了。”
  沈慶華道:“那就出來到樹蔭下呆著嘛!”
  張大官人知道這廝是個疼錢的主兒,也沒跟他一般見識,有辦公室不呆,全都跑到大樹下乘涼,你當我這指揮部是草台班子嗎?
  沈慶華詢問了一些機場籌備的進度情況,張揚一一作答。
  中午的時候,請沈慶華一幫人在指揮部的小食堂吃了午飯,沈慶華隻要在場,飯菜方麵必須要節儉的,要不然沈書記肯定又會心疼糧食。
  中午的四菜一湯還是讓沈慶華比較滿意的,他認為工作餐就應該這個樣子,越是國家幹部越是要起到帶頭作用,不過他也指出了不足,番茄雞蛋湯麵的雞蛋太多了,菜的油放得也有些多,這都是鋪張浪費啊!
  沈慶華的做事風格周圍人已經見怪不怪,張揚把他的話隻當是耳旁風,你說你的,我做我的,以後這新機場就是豐澤的一片特區,你管不著。
  沈慶華的確管不了這塊地方,可最近發生的幾件事也讓他明白了,他也不想管,張揚來主持新機場建設工作是好事,這廝留在豐澤也是個禍害,在這,他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
  午飯之後,張揚當中給沈慶華送上了一份聘書,新機場建設指揮部總顧問。
  沈慶華拿著紅紅的聘書,這會兒心理麵舒坦多了,總顧問!聽著好聽,其實啥也問不了,可沈慶華要的就是個麵子,這麼多常委都弄了個顧問的名號,自己要是沒有就顯得有些被排斥了,政治上最怕的就是被人孤立,別人是要看他笑話的。說來奇怪,人的年紀越大,虛榮心也就越強,也就越愛麵子。
  電視台的新聞攝製組慌忙圍著沈慶華攝像采訪,沈慶華的臉上明顯沾染了不少的喜氣。
  齊國遠和陳家年遠遠看著,齊國遠低聲道:“奇怪啊,冰封有融化的跡象。”
  陳家年笑道:“早就說過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張揚走出去的勢頭已經不可阻擋,人家以後活動的舞台要大的多,豐澤這間小廟容不下這尊大菩薩。”
  齊國遠微笑道:“沈書記好像突然開竅了!”
  陳家年道:“原本就沒有作對的必要,張揚來咱們這隻是一個過渡,誰都能看出來,唯獨沈書記看不出來。”
  齊國遠道:“他並非是看不出來,而是容忍不了別人觸犯他的權威。”
  沈慶華和張揚一起站在新機場規劃的土地上,望著眼前一望無際的曠野,沈慶華不無感歎道:“多少農田就這麼沒了!”
  張揚道:“沈書記,任何事業都必須有所放棄,江城想謀求大發展,必然要走這條道路,興建新機場對豐澤來說是一件大好事,豐澤的經濟必然因為新機場的建成而有一個本質上的飛躍。”
  沈慶華對張揚的這番話也表示認同,新機場這麼大的項目肯定會帶動周邊經濟的發展,但是正是因為項目過於巨大,能否在限期內完工還很難說,沈慶華暗自想道,自己在位期間是看不到新機場建成了。想到這,沈慶華內心中不由得浮現出一絲悲哀。
  張揚道:“劉大娘身體怎樣了?”
  沈慶華道:“人清醒了,危險期已經讀過,你讓小傅送來的方子我也去抓了『藥』,這會兒應該已經喝上了。”
  張揚笑了笑:“沒事就好。”
  沈慶華低聲道:“謝謝!”
  張揚笑了起來:“沒什麼好謝的,方子也是我叔叔開得,我隻是幫忙問診。”
  沈慶華道:“以後有機會,我一定要向你叔叔當麵致謝。”
  送走了沈慶華一行,張揚回到辦公室,傅長征將最新的工程進度和接下來的籌備日程表交給張揚,張揚看了看日程,機場建設招標會還有十天舉行。他向傅長征道:“機場建設招標的事情聯係一下全國各大媒體,這件事要重點宣傳,越多的人知道越好,爭取把國內有實力的投資商和建築商全都吸引過來。”
  傅長征道:“這方麵的事情已經安排了,對了,張市長,咱們的指揮部已經建好,工程款是不是照付?”
  張揚眉峰一動:“當然照付,做任何事一定要講究誠信,如果建這麼一座小樓咱們就賴賬,以後還有誰敢過來投資?”
  傅長征連連點頭。
  張揚道:“小錢咱們不怕花,大錢咱們省著花,賴賬也得賴大頭!”
  傅長征一臉的無奈,跟著張揚身邊幹,想不學滑頭也不行。他正要匯報一些其他的事情,張揚的電話已經響了起來。
  張揚拿起電話,電話卻是靜海市副市長王廣正打來的,王廣正專門通知張揚,這周六要舉辦精神文明建設培訓班結業典禮,順便頒發結業證書,讓張揚務必到場。
  張揚點頭答應,電話剛剛掛上,杜天野的電話又打了進來,讓他去東江一趟,把機場建設的籌備情況向省領導匯報一下,這件事極其重要涉及到將來的撥款,杜天野要他務必重視,馬上動身。
  張揚望著手機已經不多的電量,不由得搖了搖頭,自己這手機就快被打爆了,他一邊換電池一邊向傅長征道:“明天我去東江出差,要到下周一才回來,這邊有什麼事情,你去請教常主任,我不在的時候由他主持現場工作。”
  傅長征拿出一個小本本很認真的記下。
  張揚笑道:“我說你這人能不能別搞形式主義?這麼點事兒腦子記不住?”
  傅長征道:“一天從早忙到晚,事情太多了,我萬一疏漏了就不好,還是記下來妥當。”
  張揚道:“你接著記,電話的事情必須馬上落實,你跟豐澤電信局打招呼,讓他們給扯條專線,我下周回來如果這件事還沒有辦妥,你直接告訴電信局局長,讓他卷鋪蓋滾蛋。”
  傅長征道:“他們說過了明天就來安裝!”
  “來也得這麼說,他們那點辦事效率,不給點顏『色』看就不老實。”
  傅長征跟在張揚身邊久了也習慣了他的這種工作作風,微笑道:“我會跟緊的。”
  張揚道:“不用客氣,就按照我跟你的話對他們說一遍。”
  傅長征道:“招標會定在江城市『政府』一招舉行,現在就要進行前期準備工作了。”
  張揚道:“這件事我會和趙主任商量一下,江城那邊交給他負責,他畢竟是副總指揮,總不能幹拿錢,不幹活。”
  傅長征看到張揚已經開始收拾東西,他趕緊道:“張市長,我幫你收拾,你趕緊忙去吧。”
  張揚道:“自從當了這個現場指揮,我就一天忙到晚,大熱的天,想在空調房間內多呆一會兒都不成,領導動動嘴,下屬跑斷腿,杜書記一句話,我就得去東江顛一圈。”
  傅長征笑道:“張市長能者多勞嘛!”
  張揚點了點頭,又想起一件事:“小傅,去拿一萬塊現金給我,手沒錢了。”
  傅長征趕緊去了。
  張揚拿了錢,馬上趕往江城。杜天野讓他過來為的是麵授機宜,這次前往東江向喬振梁、宋懷明這些省領導匯報新機場的籌建情況十分重要,涉及到將來的撥款。
  張揚來到杜天野的辦公室問得第一句話就是:“既然這次的事情那麼重要,你為什麼不親自去?”
  杜天野道:“新機場項目既然交給你負責,我就放開手讓你去做,什麼事都要我挑頭,你心也不舒服,再說了,宋省長是你未來嶽父,喬書記跟你的關係也算不錯,你和他們見麵說話也方便一些。”
  張揚道:“我這張麵子不值錢,人家未必買我的帳。”
  杜天野道:“拿出你當初找我要錢的功夫,軟磨硬泡,一定要讓省領導意識到我們麵臨的困難,江城的困難也就是平海的困難,省不可能看著我們有難處而不伸手。”
  張揚點了點頭道:“得,你是領導,你指哪兒我打哪兒!”
  杜天野道:“今年南錫市有一個深水港的立項,我們江城要建設新機場,江城南錫都是平海的孩子,省的政策往哪兒偏,哪兒就能夠多得到一些財政援助,你明白嗎?”
  張揚這才知道杜天野在這時候讓自己前往東江的本意,他低聲道:“是不是南錫也去省要錢了?”
  杜天野道:“還用問嗎?誰不想多爭取點資金投入?之前左市長去省一趟,可是效果不大,所以我才想派你再去一趟。如果我們不爭,錢多半就被南錫爭走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這事兒你早不說?如果我早知道省會撥款,早就把這筆錢爭取來了。”
  杜天野笑道:“你趕緊去還來得及,這次如果能夠多爭取點財政撥款回來,我給你記大功一件。”
  張揚道:“什麼大功?怎麼獎勵我?”
  杜天野道:“貪心不足蛇吞象,如果不是我堅決反對,你現在的豐澤副市長都保不住了,你知足吧!”
  張揚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自己想把正處搞定還得費一些功夫。
  杜天野道:“準備一下,明天就走!”
  張揚道:“催命啊?自打把新機場的工作接下來,我就沒好好休息過。”
  杜天野笑著站起身,親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弟,我知道你辛苦,可這江城體製,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工作交給別人去做,我還真不放心,你不幫我誰幫我?”
  張大官人感歎道:“老杜啊,你越變越滑頭了,過去咱可不是這樣。”
  杜天野道:“改革要從自身做起,我必須讓自己適應這個時代。”
  離開杜天野的辦公室,正遇到企改辦副主任肖林,肖林是副市長肖鳴的侄子,也是張揚過去的老部下,雖然他現在也已經是副處級別,可見到張揚仍然表現出相當的尊敬,他恭恭敬敬道:“張市長,來辦事啊!”在肖林的內心深處總覺著有那麼點對不住張揚,畢竟張揚的企改辦副主任剛被拿下,他就頂替了上去,這種事對當事人來說總是有些尷尬。
  張揚笑道:“肖林啊!你不在企改辦呆著跑這來幹什麼?”
  肖林道:“來向嚴市長匯報工作!”
  張揚道:“最近企改辦搞得有聲有『色』啊!”
  肖林謙虛道:“都是張市長打下的基礎好,我現在是坐享其成。”
  張揚對他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他對肖林一直都沒有什麼看法,隻是對他叔叔肖鳴有些不爽。兩人一起下了電梯,在大廳見到了在那等待的喬夢媛,喬夢媛是和肖鳴一起過來的,匯通的發展速度驚人,過去的土地已經滿足不了他們的需要,所以喬夢媛新申請了一百畝土地作為匯通的二期,肖鳴是被她拉著一起過來解決這個問題的,肖鳴負責嚴新建那的工作,喬夢媛剛才去找了左援朝,事情很順利,左援朝幾乎沒多想就把這件事定了下來。
  喬夢媛有幾天沒有見到張揚了,發現他比前些日子黑了瘦了,想來是工作辛苦的緣故,心中不免有些說不出的滋味,喬夢媛忽然意識到自己居然在關心他,這一發現讓喬夢媛感覺到有些恐懼,自己怎麼會關心他?
  張揚笑眯眯看著喬夢媛,他的目光包含著一股熱辣辣的味道。
  喬夢媛很不適應他這樣看著自己,向他笑了笑道:“這麼巧啊?”
  張揚道:“這不算巧,江城最大的朝聖地就在這兒,咱們都是信徒,低頭不見抬頭見。”
  喬夢媛和肖林都被這廝的比喻給逗笑了。
  喬夢媛道:“新機場籌備工程進展順利嗎?”
  張揚點了點頭道:“還成。”
  喬夢媛笑道:“順利就好!”她看了看時間道:“我得先走了,今天還得回東江一趟。”
  張揚微微一怔,他隨即笑道:“開車沒有?”
  喬夢媛道:“跟肖主任的車一起來的。”
  張揚主動請纓道:“我送你!”
  喬夢媛猶豫了一下,可當著肖林的麵也不好拒絕,點了點頭道:“那就麻煩張市長了。”
  跟著張揚上了他的皮卡車,張揚道:“現在去哪?”
  喬夢媛道:“先送我回公司,我去拿些東西,然後再送我去火車站!”
  張揚點了點頭,也沒提自己要去東江的事情,把喬夢媛送回了公司,喬夢媛進去沒多久就拎著一個小皮箱走了回來,笑道:“不好意思,今天讓你給我當專職司機了。”
  張揚道:“沒關係,給你當司機是我的榮幸。”
  喬夢媛打趣道:“我可沒有工資給你。”
  張揚笑道:“那就……”他本想說出以身相許的話來著,可話到唇邊又覺著有些不合適,他和喬夢媛之間似乎不適合開這種玩笑,喬夢媛這個人十分的理『性』,萬一不小心將她惹火了,朋友都沒得做。
  喬夢媛從張揚開頭的兩個字已經猜到了什麼,俏臉轉向車窗,美眸中流『露』出幾分羞澀,她輕聲道:“還有四十分鍾火車就要開了,快點送我過去。”
  張揚道:“放心吧,一定誤不了你去東江。”他之所以這樣說是有原因的,因為他也要去東江,原本打算明天一早走,可得知喬夢媛今天去東江,馬上決定和伊人同行,這樣一來漫漫長路也能有人相伴。
  喬夢媛等皮卡車駛過火車站的時候才發現有些不對頭,她驚聲道:“喂,你開過了,快停車!”
  張揚一臉的笑意。
  喬夢媛俏臉含慍道:“別開玩笑了,我就快來不及了。”她知道張揚喜歡開玩笑,所以才這麼講。
  張揚笑道:“我沒開玩笑啊,說過送你去東江,一定會送你過去。”
  喬夢媛道:“不用你送,你自己這麼多事都走不開,我哪能耽誤你的寶貴時間啊!”
  張揚這才將杜天野派自己前往東江匯報工作的事情說了。
  喬夢媛嗔道:“你也真是,早說要去東江不就得了,還故意撒謊騙我!”
  張揚哈哈笑道:“我可沒騙你。”
  喬夢媛道:“可惜了我的火車票!”
  張揚道:“你喬大小姐億萬身家的人,會在乎一張幾十塊錢的火車票?”
  喬夢媛道:“你知不知道浪費可恥?”
  張大官人忽然一腳踩住車,喬夢媛慌忙拉住扶手,不知這廝又想搞什麼。
  張揚伸出手道:“票呢?”
  喬夢媛把火車票遞給他。
  張揚拿起火車票,落下車窗,向路邊一個正在乞討的乞丐招了招手,那乞丐一瘸一拐的向他走了過去。
  張揚將那張火車票扔在他的要飯碗,笑道:“這經濟不好,想賺大錢,得去省會!”說完他踩下油門一溜煙向遠方駛去。
  那乞丐拿著車票呆呆看了一會兒,反複咀嚼著張揚的那句話,又看了看車票,確信那張車票是真的,他激動萬分道:“菩薩顯靈了,菩薩顯靈了!”
  

Snap Time:2018-12-12 02:27:43  ExecTime: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