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三十六章以誠相待(下)


    第四百三十六章【以誠相待】(下)

    查晉北想要『插』手江城新機場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何長安的耳朵,何長安得知這一消息的時候,正在清台山春熙穀溫泉度假,坐在觀山亭內,望著遠處山腰縈繞的雲霧,何長安雙目之中閃爍著冷酷的光芒,他投資新機場是做好了充足的準備,而查晉北半路殺出,其根本的原因,是因為他而嗅到了新機場巨大的商機,何長安對查晉北的了解雖然不多,可是他堅信一個如查晉北這麼成熟的商人,絕不可能犯意氣用事的錯誤。

    查晉北的出現讓本來樂觀的局勢瞬間發生了變化,雖然查晉北沒有拿出具體的投資計劃,可何長安知道,查晉北的背後有不少財團在支持,更何況,查家的政治背景擺在那,如果和他正麵交鋒,連何長安也沒有確然的勝算。

    黎姍姍穿著泳衣,披著浴巾走了過來,看到何長安的表情,她不敢輕易打擾,在何長安的旁邊坐了,給何長安到了一杯茶。

    何長安低聲道:“我錯過了一次機會!”

    黎姍姍有些不解的看著他。

    何長安道:“一旦看到商機,很快就會有商人蜂擁而至。”

    何長安所說的錯過機會,就是他錯過了和江城談判的最好機會,過於苛刻的條件讓江城對他產生了警惕,何長安本以為別人不會看中江城這塊地方,可他沒想到,查晉北會『插』手這件事,他們的競爭已經從珠寶業轉移到機場建設,不同的是,上次挑起戰爭的是何長安,而這次是查晉北。

    何長安擔心的不僅僅是查晉北,查晉北這次過來攪局,會引起越來越多商人注意到這塊地方。

    張揚來到指揮部工地的時候,其中一座板房樓已經搭起,他在現場看了看,對工程的進度表示滿意。

    謝君綽聽說他回來,過來跟他見麵。

    張揚道:“昨天的事情發生之後,梁家坪的人還有沒有過來挑事?”

    謝君綽眉開眼笑道:“他們可能都被你打怕了,今天都沒有村民敢靠近工地。”

    張揚笑了笑:“哪有這麼誇張,這證明梁家坪的人信守承諾。”想起謝君綽拜托他的事情,張揚道:“你大哥那邊的事情我跟農場的管理人員打過招呼了,以後應該不會有人再敢欺負他。”

    謝君綽小聲道:“謝謝!”

    張揚本想說不用客氣,可他的目光卻被遠處駛來的一輛寶馬車所吸引,從車牌號,他已經認出,那輛車是梁成龍的座駕,汽車直接駛入了工地,梁成龍推開車門走了出來,他帶著墨鏡西裝革履的,倒也風度翩翩,看到了站在二樓的張揚,梁成龍向他揮了揮手道:“張市長,老朋友來了,你也不親自接待嗎?”

    張揚樂走下樓去,來到梁成龍麵前,在他肩頭捶了一記:“你小子過來也不提前打個招呼,給我玩突然襲擊啊?”

    梁成龍笑道:“我沒打算給你準備時間,就是要殺你個措手不及。”其實他今天一早就來到了新機場工地現場,考察了一下環境,跟他一起前來的還有豐裕集團的一位工程師。

    現場指揮部還沒有建好,張揚沒地方接待梁成龍,他向梁成龍道:“跟我回豐澤吧,有什麼話到那談。”

    梁成龍點了點頭,他上了張揚的皮卡車,隨行的司機開著他的寶馬在後麵跟著。

    梁成龍和張揚的關係沒必要拐彎抹角,他直截了當道:“我這次過來是為了新機場招標項目的,一是來看看現場情況,而是了解一下招標的具體要求,把標書領了,這江城新機場的工程,我們豐裕集團誌在必得。”

    張揚笑道:“是凡來競標的公司全都誌在必得,光有決心不行,最後勝出還得靠綜合實力。”

    梁成龍道:“我說哥們,你能不能別跟我擺出一副大公無私的臭臉,我們豐裕集團是省內規模最大的建築公司之一,要口碑有口碑,要實力有實力。”

    張揚道:“你們有建設機場的經驗嗎?”

    梁成龍道:“機場沒建過,不過隻要給出標準,我們就能幹,我這次的目標也不是整個機場工程,這麼大的工程,我就算想,也沒有胃口吃下。”

    張揚道:“你對哪部分有興趣?”

    “候機樓!”

    張揚道:“具體的事情我不懂,不過作為朋友我得提醒你,我們江城財政緊張,你就算競標成功,也得做好墊資的準備。”

    梁成龍笑道:“別嚇唬我,我既然來了就準備贏得投標。”

    張揚剛剛來到豐澤,就接到豐澤人民醫院院長梁方的電話,他顯得非常緊張,低聲道:“張市長,不好了……”

    張揚最煩人家說話隻說一半,大聲道:“梁院長,有什麼話你隻管直說,別吞吞吐吐的。”

    梁方道:“出大事了……我們醫院腎移植手術出問題了。”

    張大官人皺了皺眉頭,看來十有八九腎移植手術死人了,醫院整天都會遇到這種事情,梁方就算處理不了也應該先找衛生局協助解決,他居然直接找上了自己,張揚對此感到甚為不解。

    梁方道:“張市長,你在哪,我必須要見麵跟你說。”

    張揚向外麵看了看,這距離豐澤縣人民醫院已經不遠,他低聲道:“我馬上就經過你們醫院了,要不,我去院長辦公室找你。”

    梁方道:“好,我哪兒都不去。”

    張揚讓梁成龍先去白鷺賓館休息,他驅車來到縣人民醫院。

    豐澤縣人民醫院院長梁方坐在院長辦公室內,麵煙霧繚繞,看來梁方抽了不少的煙。

    張揚來到房內,忍不住咳嗽了一聲。

    梁方慌忙把窗戶打開,讓室內的煙霧散去,湊著這個功夫,梁方給張揚泡了杯茶,送到張揚手中,張揚道:“你這麼急找我究竟為了什麼?”

    梁方苦著臉道:“我們醫院開展腎移植手術出事了。”

    張揚道:“我知道出事了,到底死了幾個?”

    梁方道:“手術成功了,可是腎源方麵除了點小差錯。”

    張揚對梁方這種躲躲藏藏的說話方式有些反感,提醒他道:“有話你趕緊說,我還有事情要處理呢。”

    梁方歎了口氣道:“張市長,您知道這些用來移植的腎髒從哪兒來的嗎?”

    張揚對醫院的內幕情況並不太清楚,他喝了口茶道:“不是別人捐贈的嗎?”

    梁方道:“的確有捐贈的情況,可僅僅靠捐贈我們根本等不到合適的腎源,所以我們……我們就和荊山方麵聯係了一下。”

    張揚不解道:“荊山方麵有腎源?”

    梁方咬了咬嘴唇,他的思想激烈的鬥爭著,審慎考慮了好一會兒方才道:“我們的腎源全都來自於荊山刺芒監獄。”他生怕張揚不明白,又補充道:“那些死刑犯的身上。”

    張揚瞪大了雙眼,這種事兒他還是第一次聽說。望著梁方道:“你能不能把事情說得清楚一點。”

    梁方道:“是這樣,我們的腎源不足,需要換腎的患者又太多,所以我們到處去聯係,悄悄和荊山刺芒監獄方麵達成了協議,我們給他們提供一些錢,他們在槍斃犯人之後,我們在拉著屍體從刑場返回的途中,在車內緊急取腎。”

    張揚倒吸了一口冷氣:“你們這麼幹是不是有些太不人道了?”

    梁方道:“他們已經死了,可這些患者卻還有生的希望,我們認為用這種方式,治療更多的患者,讓更多的人恢複健康,也是在幫他們做功德。”

    張揚道:“我不管你們的出發點是什麼,那些犯人有沒有在捐贈器官的意願書上簽字?”

    梁方搖了搖頭。

    張揚明白了,事情原來出現在這,看到梁方雙目中惶恐的神情,張揚隱約猜到了什麼,他低聲問道:“到底出了什麼事?”

    梁方道:“我們的程序是這樣,在這些死刑犯沒有被槍斃之前,我們就會派人以健康檢查的名義抽血,經過血型匹配,以及其他的化驗室檢查,最終確定合適的人選,槍響之後,犯人的屍體被拉入汽車內,我們會在這臨時的手術室內進行取腎。因為犯人的特殊身份,所以這些屍體會被縫合之後,直接火化,到家人手的時候就是骨灰,這種事是沒有任何破綻的。”

    張揚冷笑道:“沒有破綻?”

    梁方歎了口氣道:“可有些事根本沒辦法預料,火化的時候,剛巧有一名犯人的親戚是司爐工,他火化這名犯人的時候,多看了幾眼,發現肚子上的刀口,他把這件事捅了出去。”

    張揚道:“火葬場方麵沒有相關保密政策嗎?”

    梁方道:“如果單單是這件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一個司爐工的話沒多少人會相信,可……可我們醫院專門留存了取腎過程的錄像,昨晚……昨晚檔案室發生竊案,這些資料都被人給偷走了。”

    張揚聽到這已經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如果事情敗『露』,這些事被傳到社會上去,其造成的惡劣影響將會是巨大的,如果傳到國外,甚至會對國家的形象造成影響。

    梁方喃喃道:“怎麼辦?丟失的那盤錄像帶中資料很詳細,如果落在有心人的手,豐澤縣醫院就完了。”

    張揚怒道:“早知道會有這樣的後果,你們為什麼還要這樣做?”

    梁方道:“那些病人實在太可憐了,既然那些犯人反正都要死,為什麼不讓他們的器官做點好事,也算是為他們過去的惡行恕罪,幫著他們行善積德。”

    張揚道:“梁院長,你知道什麼是人權嗎?身體肌膚『毛』發受之父母,無論你還是其他任何人都無權去支配別人的器官,即使他們是犯人,你們的行為簡直是給國家抹黑,這種事要是傳出去是要造成國際影響的。”

    梁方顫聲道:“我知道,我個人受到處分沒什麼,我隻是擔心這件事會影響到豐澤的形象,影響到江城的形象。”

    張揚道:“有沒有人拿著錄像帶過來理論?”

    梁方道:“目前還沒有任何的風吹草動,不過檔案室這麼多東西,他別的不動,單單把取腎錄影帶拿來了,分明是想在這件事上做文章。”

    張揚道:“也許事情沒那麼嚴重。”

    梁方急得滿頭大汗:“張市長,除了您之外,我想不起應該找誰了,這件事要是捅出來,不亞於原子彈爆炸啊!”

    張揚冷靜分析道:“現在既然沒有人找上門來,證明這件事還有回旋的餘地,從任何一點上來說,你們的做法都是見不得光的,都是錯誤的,如果犯人家屬上門來理論,隻要他們的要求不是太過分,你隻管答應人家。”

    梁方歎了口氣道:“到現在都沒有人聯係我,我總覺著這件事有些奇怪,他們該不是有什麼預謀吧?”

    張揚道:“梁院長,無論這件事的結果如何,我都要勸你一句,有違人道的事情還是少做!”

    

Snap Time:2018-07-19 00:34:36  ExecTime:0.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