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三十五章風吹草動(上)


    第四百三十五章【風吹草動】(上)

    趙洋林笑道:“隻是外麵有人這麼傳,我擔心有人想要搞事,所以提前給你說一聲,沒有就最好。”

    張揚的表情平靜無波,他淡然笑道:“這年月幹點實事真不容易,別管你願不願意,很容易就被推上風口浪尖,有影的事,沒影的事兒別人都要『亂』說。”

    趙洋林道:“在體製中打拚的人,誰都會麵臨這樣的狀況,想不被別人注視,不被別人嫉妒,除非你不做事,得過且過,蒙混度日。”

    張揚道:“趙主任,你知道誰在搞我?”

    趙洋林道:“這種事情都是以訛傳訛,我聽到了就提醒你一下,具體誰傳出來的我真不知道。”

    張揚點了點頭,無論怎樣,趙洋林告訴他這件事都是出於好意。

    趙洋林又道:“其實這種流言你大可不必去搭理,隻要保持足夠的警惕『性』就醒了。”

    張揚點了點頭:“趙主任,我總覺著新機場建設籌備工作進行的並不順利,這背後是不是有人跟我們搗蛋啊!”

    趙洋林道:“杜書記也是這麼認為,其實別說新機場這麼大的項目,就算是一件小事也會麵臨不同程度的阻力,咱們沒多少精力去考慮什麼人製造助力,隻要去想如何克服助力就行了。”

    張揚道:“你說這些事會不會跟何長安有關啊?他的要求被我拒絕,所以他繞著彎兒想法子給我們製造困難。”

    趙洋林淡然笑道:“我和這個人不熟,不清楚。”

    張揚知道趙洋林這個人老『奸』巨猾,現在又到了即將退休的時候,他所想的隻是盡可能的為孫東強撈取政治利益,輕易是不會卷入立場鮮明的政治鬥爭中去的。

    張揚離開市委市『政府』聯合辦公大樓,外麵淅淅瀝瀝的下起雨來,他一路小跑鑽入了皮卡車,心中想起了一個人——肖鳴,當初建木屋別墅的那塊地是肖鳴做人情批給自己的,張揚在那件事的處理上表現的也相當謹慎,他讓胡茵茹拿下那塊地,就是為了防備以後有人在這件事上做文章,除了肖鳴以外,沒有其他人知道自己和那棟別墅的關係,由此推論,這件事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肖鳴。

    木屋別墅從拿地到建設的全過程都是走的正規程序,就算真的有人要查,也查不出任何的『毛』病,可是要是有人在他和胡茵茹的關係上做文章,恐怕就有點麻煩了,想到這一層,張揚先給胡茵茹打了個電話,讓她提前有個準備,胡茵茹擔心的隻是張揚,她那方麵不存在任何的問題,胡茵茹本來就計劃近日前往埃及,因為這件事,她決定將行程提前,並叮囑張揚,近期不要前往木屋別墅,免得有人在這個問題上做文章。

    掛上電話,張揚發現外麵的雨越下越大了,他沒有馬上走,打開收音機,聽到今天已經立秋了,從今天開始肯定是一天比一天冷了,機場資金的問題還沒有落實,張揚腦子開始盤算著從哪兒弄錢,也許是今天的一場大戰有些疲憊,也許是外麵的雨聲有著超強的催眠作用,他居然躺在車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張揚被敲擊車窗的聲音吵醒,睜開雙目,方才發現天已經黑了,組織部長徐彪站在外麵,一手打著傘,一手敲著他的車窗。

    張揚坐直了身子,把中控打開,請徐彪車坐。

    徐彪進入車內道:“怎麼?在這兒就睡上了?”

    張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今天跟梁家坪的村民幹了一仗,有些累了。”

    徐彪哈哈大笑起來:“送我回家吧,晚上在我家喝兩杯。”

    張揚道:“送你回家行,喝酒就免了!”

    徐彪道:“跟我客氣什麼,我兒子回來了,今晚劉金城也過去,都沒外人,咱們一起喝幾杯。”

    張揚聽說徐亞威回來了,也欣喜道:“亞威回來了,那咱們出去吃吧,我來做東!”

    徐彪道:“不用,家已經準備好菜了,酒劉金城送來,外麵吃不幹淨,還是家弄幾個菜吃得爽口放心。”徐彪自從在東江發了那場急病之後,生活上變得小心了許多,也注意保養了。

    張揚道:“好,那就去家吃!”

    徐亞威見到張揚過來,笑逐顏開的走上來和他握手。徐亞威道:“我正琢磨著這兩天約你喝酒呢,想不到我爸就將你請來了。”

    張揚道:“徐部長看我無家可歸,挺可憐的,所以收留我。”

    徐彪聽得哈哈大笑,他向兒子道:“亞威,你陪張揚好好聊聊,我下廚給你們做條魚吃。”

    徐亞威邀請張揚坐下,笑著道:“我爸的紅燒魚、幹煸雞號稱徐氏雙絕,平時輕易都不外『露』,今兒算你有口福。”

    張揚接過徐亞威遞來的茶:“徐船長這次打算在家呆多久啊?”

    徐亞威道:“半個月吧,這次任務比較緊,馬上就得準備下次出海。”

    這時候江城酒廠的劉金城到了,他和徐彪是老交情了,當初和張揚的結識也是通過徐彪的介紹。劉金城將手的那箱酒放下,馬上過來和張揚打了個招呼,徐亞威看到他身上濕了,起身拿了條『毛』巾給他。徐彪一邊擦一邊道:“今天這雨真大,路上都積水了。”

    張揚道:“今年江城缺水,多下點好!”

    徐亞威道:“那也不能下得太大,有道是過猶不及,雨太大也會造成災難。”

    徐彪從廚房內走了出來:“那倒不至於,積水是因為雨下得太急,這場雨不會造成災情。”

    餐桌上已經擺好了菜,徐彪邀請他們入座。

    劉金城把帶來的那箱酒打開,麵裝得是沒有商標的青花瓷瓶,劉金城介紹道:“你們別看這酒賣相不好,可麵的東西全都是好酒,三十年原漿,我輕易都不拿出來。”

    張揚笑道:“老劉啊老劉,我跟你認識這麼久也沒見你給我弄點陳年原漿嚐嚐。”

    劉金城笑道:“你的那箱已經備好了,正準備抽空給你送去呢。”

    徐亞威給他們倒上酒,他們幾人都是海量,喝酒習慣用大杯,可徐彪那場病之後,飲酒方麵節製了許多,他特地用了小杯,徐彪笑道:“我一杯你們一杯,今天我占點便宜,你們可不許覺著委屈。”

    張揚笑道:“這麼好的酒,我恨不得都灌自己肚,你不喝是你的損失。”

    徐彪哈哈大笑道:“我也想喝,可革命尚未成功,同誌仍需努力,我還沒退休,現在就撂了挑子,是對國家不負責,也是對老百姓的不負責。在職期間,我要好好保重身體,等我退休那一天,再開懷暢飲。”

    徐亞威道:“爸,那可不成,革命工作重要,家庭也重要,您不但要為國家保重身體,也得為我媽和我們兄妹倆保重身體。”

    徐彪道:“你們兄妹兩個少給我添點心思就行了,你說,你今年都這麼大了,還沒娶上媳『婦』兒,難道要一輩子打光棍?這市委大院出來進去的,誰不在我這個年紀就抱上孫子了,可你倒好……”提起這事兒徐彪就氣不打一處來,憑他們的家庭背景,這些年給兒子說媒的人幾乎踩斷門檻,可這小子倒好,來個一律無視,眼看就要三十歲的人了,徐彪能不急嗎?再說了,他女兒徐雅蓓因為王軍的事情被情所傷,遠走香港,兒女的終身大事成了徐彪老兩口的一塊心病。

    劉金城笑道:“亞威,你是時候找個女朋友了。”

    徐亞威道:“就知道你們喜歡說這事兒,爸,我馬上結婚。”

    徐彪隻當他是說笑話,瞪了他一眼道:“扯淡,你連對象都沒有,跟誰結婚啊?”

    徐亞威道:“我是說真的,我認識了一個日本女孩子,她叫藤原美紗,今年二十四歲,在日本鬆島電器駐新加坡辦事處工作,我們認識一年半了,我知道您最恨日本人,所以一直沒敢提。”

    徐彪一張臉頓時冷了下來,他的爺爺『奶』『奶』、大伯、二伯都是日本人殺的,他父親也是當年從日本人槍殺的死人堆爬出來的,徐彪提起日本人就恨得咬牙,可沒想到繞了一圈子,兒子給他找了個日本兒媳『婦』。

    劉金城和徐彪相交多年,知道徐彪的脾氣,這可是徐彪最敏感的地方,他不好『插』話。張揚卻笑了起來:“亞威,還是你牛啊,直接跨出國門和國際接軌了。”

    徐亞威望著父親,父親的表情顯得很奇怪。徐亞威小心翼翼道:“爸,我不是存心惹你生氣,可我覺著現在都什麼時代了,民族仇恨我記得,可個人感情不應該為過去的事情負責吧?”

    徐彪重重在桌子上拍了一下,然後指著徐亞威的鼻子。

    張揚看到形勢不妙,慌忙勸道:“我說徐部長,我們可還都在場呢,你要動用家法也得等我們走了。”

    徐彪指著兒子的鼻子罵道:“混小子,你都談了一年半,到現在才跟我們說,啊!你眼還有我這個當老子的嗎?日本女孩子怎麼了?日本女孩子也有好壞之分,你馬上把人家請過來,我和你媽得見見,都談婚論嫁了,雙方家長都沒見過麵怎麼成?”

    徐亞威被父親給弄懵了,一旁張揚推了他一把道:“還不謝你家老爺子的隆恩,徐部長準了!”

    徐亞威這才回過神來,慌忙道:“謝謝爸!”

    徐彪眉開眼笑道:“你啊,是一點都不了解我,隻要你幸福,隻要對方是個好女孩子,出身怎麼樣?國籍在哪?我這個當爹的根本不會在乎,你過得好才是最重要的。”

    徐亞威聽得心暖烘烘的,他抿著嘴唇重重點了點頭。

    也許是因為得知兒子終於有了結婚的對象,徐彪明顯興奮了起來,他破例喝了半斤白酒,其實這規矩也就養成了半年多。九點多鍾的時候,張揚和劉金城起身告退,在別人家做客喝酒就是這點不方便,不好意思打擾太久,徐彪雖然興奮,可他老婆畢竟在家,打擾太久不合適。

    徐彪父子將他們送到門外,外麵的雨已經停了,劉金城提前打電話,司機已經在大門口等著他了,張揚把劉金城捎到大門口,兩人告別的時候,正看到杜天野的紅旗車從外麵進來,杜天野也留意到了張揚的皮卡車,這皮卡車不招人注目也難,他落下車窗道:“張揚,來找我嗎?”

    張揚笑著走了過來趴在杜天野的車窗上,探頭向麵看了看。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看什麼看?”

    張揚道:“好奇唄,看看杜書記車什麼時候才能藏著一個女人。”

    杜天野笑道:“你這腦袋瓜從來都是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他聞到了張揚身上的酒氣,皺了皺眉頭道:“喝酒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喝了八兩,徐部長的兒子回來了,特地一起慶賀慶賀。”

    杜天野道:“這個老徐可真不夠意思,喝酒居然不請我!”他也隻是說說罷了,身為市委書記,每天的日程都排得很慢,這會兒才剛剛忙完工作,哪有時間喝酒。

    張揚道:“你吃飯沒有?”

    杜天野點了點頭道:“去我那陪我喝兩杯!”

    張揚道:“別麻煩了,我請你去漢江吃烤肉吧!”

    杜天野有些為難的皺了皺眉頭。

    張揚知道他擔心會被別人認出,笑道:“戴上你的無框眼鏡,漢江有包間的,咱們在麵吃,保管沒人能認出你來!”

    

Snap Time:2018-01-17 07:40:02  ExecTime:0.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