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三十三章拳頭最大(上)


    第四百三十三章【拳頭最大】(上)

    張揚道:“市的確不可能再答應你們的其他條件了,這樣吧,你們梁家坪是武術之鄉,村高手無數,咱們就按照您老的說法,用武林規矩來解決這件事。從你們村挑選五十個青壯年高手,我跟他們過過招,一起上也行,車輪戰也行,我要是輸了,你們提什麼要求我都答應,如果我贏了,那麼你們梁家坪的老百姓就得無條件服從市的拆遷條件!”張大官人的這番話說得斬釘截鐵擲地有聲。

    在場的人都愣了,丘金柱雖然知道張揚能打,可這是梁家坪,豐澤武術之鄉,這村男女老少沒有不會武功的,近十年來,市級、省級武術比賽上都有不少人拿過名次,江城一有大型活動還請梁家坪的武術隊去做武術表演,這村的人全都是練家子,可不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梁家坪這邊的代表都憤怒的看著張揚,這位副市長說話也忒大了,一個人單挑他們村五十個,這不是羞辱他們嗎?梁百山也很憤怒,心說你覺著你是副市長,我們這些老百姓不敢跟你動手是吧?梁百山不禁是梁家坪的黨支書,還是梁家坪公認的第一高手,他低聲道:“張市長,不用這麼多人,你要是真想這麼做,我陪你伸伸手就是!”

    張揚搖了搖頭道:“別介,我說過讓你們挑五十人,就挑五十人出來,說出的話總不能不算數,你們準備一下,我去外麵空地等你們!”說完,張大官人閑庭信步般走了出去。

    陳家年和丘金柱都跟了出來,陳家年趕上張揚的步伐道:“小張,要注意工作方法。”

    張揚微笑道:“人家都說了,誰的拳頭大聽誰的,咱們道理也講了,可講不通,隻能比拳頭。”

    丘金柱好心提醒張揚道:“張市長,梁家坪臥虎藏龍,民間高手如雲,你要對付他們五十個,不可能啊!”

    張揚道:“這事兒是我的問題,你們在旁邊幫我擂鼓助威就是!”

    梁家坪一方回到自己的陣營,梁千老爺子氣得白胡子都翹了起來:“市長咋地?他吹什麼?一個打我們五十個,欺負我們梁家坪沒人?”

    梁家坪的這幫村民聽說了這件事全都義憤填膺,梁家坪人一貫尚武,在他們心中,梁家坪人打遍豐澤,甚至打遍江城都沒有對手,隨便哪條漢子走出去不是響當當的角『色』,就說現在江城形意拳協會『主席』梁百川就是他們梁家坪走出去的。現在被人如此看低,誰能負氣。

    梁千煥道:“我要是再年輕兩歲,我捶扁他!”這話是大話,也是實話,人的年齡和體力是呈反比的。

    一群人都看著梁百山,他才是梁家坪的真正主心骨,今天這一戰是梁家坪的榮譽之戰,不但關係到梁家坪的利益,更關係到梁家坪的麵子。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已經容不得他們退後。

    梁千大聲道:“打就打,咱們梁家坪人怕過誰?”

    梁百山沉聲道:“小栓子!”小栓子是他的親侄子,也是梁家坪年輕一代中湧現出的第一高手,在江城市形意拳比賽中多次獲得冠軍,平時他都在東江協助伯父梁百川開武館,這兩天剛巧回來探親。

    小栓子道:“五叔!”

    梁百山道:“你先去『摸』『摸』他的底!”

    小栓子點了點頭道:“用不著其他人出手,我一個人就把他打趴下。”

    梁百山將小栓子拽到一邊,低聲道:“出手要留些分寸,他雖然年輕,可畢竟是咱們豐澤副市長,如果傷了他,肯定麻煩。”

    小栓子道:“五叔放心,我有分寸!”

    張揚此時脫掉他的白襯衣,麵穿著白『色』緊身背心,健美的體魄顯『露』無疑,這廝最近勤於修煉,肌肉線條是越發的完美,他在皮卡車內備有運動服,在車換了條運動褲,黑『色』圓口布鞋,看上去的確有幾分高手風範。

    小栓子身高一米八五,體重一百八十斤,在體格上完勝,他從小習武,根底自然不凡,他向張揚抱了抱拳道:“梁小栓,張市長請了!”

    張揚笑道:“我在電視上看過你比賽,挺厲害。”

    小栓子道:“請張市長指點!”話說完之後,左腳前跨,朝著張揚當胸一拳,這一拳用上了腰胯之力,打得虎虎生風,力量著實不同尋常。

    張揚左手一個拆擋,看似漫不經心的輕輕一格,卻恰到好處的將小栓子來拳的力量帶向一邊,手腕旋轉,手掌已經搭在小栓子粗壯的手臂之上,隨即向下一壓一帶,一連串的動作一氣成,小栓子也非等閑之輩,他順著張揚的力量手腕也是一擰,試圖反拿住張揚的手臂,與此同時他的左手自下而上向張揚的下頜拿去。右腿繼續前探切入張揚雙腿之間,梁百山的提醒還是有用的,換成別人小栓子早就一拳打過去了,對張揚這位豐澤副市長他還是留了幾分情麵,隻想拿住他,讓他知難而退。

    張揚淡然一笑,右肘微屈,頂在小栓子的左臂之上。小栓子右腿想要別倒張揚,猛然發力,卻感覺到對方的兩條腿宛如在地上生了根一般,此時張揚已經沉肩向他當胸撞去,小栓子避之不及,隻覺著身體被一股巨力彈開,他踉踉蹌蹌向後退了數步,小栓子站定之後,感覺到一陣氣血虛浮,他有些愕然的望向張揚,此時方才意識到,這位副市長絕對是一個高手。

    梁家坪的幾位長者都在一邊旁觀,梁千看出有些不妙,他轉向梁百山,發現梁百山的表情同樣不安,梁千低聲道:“百山,多挑選幾個!”他已經看出情況不容樂觀了,提前讓梁百山做好準備。

    梁百山本以為小栓子出馬就能夠擺平這件事的,可沒想到張揚這麼厲害,此時場上的局麵又有變化。

    小栓子被張揚激起了鬥誌,他大吼一聲再度衝上,他以為自己之所以開始落在下風,是因為他忌憚張揚的身份,對他手下留情,這次小栓子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實力,拳腳宛如暴風驟雨一般攻向張揚。

    丘金柱一看好嘛,官『逼』民反啊!張揚啊張揚,你也太托大了,人家可是真正的高手啊。

    陳家年看得暗暗搖頭,心說張揚是自找難看,真要是被一平頭老百姓給打了,以後這張臉往哪兒擱?

    張大官人站在原地,小栓子出拳很快可是他的拆擋速度也很快,兩人以快打快,看得周圍人們眼花繚『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梁家坪一方的幾位高手都看出情況不妙,小栓子圍繞張揚步法移動,不停變換身法,張揚從頭到尾根本就沒有離開過腳下的那塊地方,雙方相比,高下立判。

    梁千緊張的手撚胡須,難怪人家敢說出讓他們挑選五十人一起上的大話,這年輕人果然擁有這樣的實力。

    小栓子經過一輪狂攻,氣力明顯有些下降,看準破綻,張揚隔開他的來拳,右手探伸出去鎖住他的咽喉,右腿格在他的雙腿之後,小栓子失去平衡,仰身就倒,張揚左手牽拉住他的手臂,將他輕輕拉起,微笑道:“承讓!”

    小栓子一張麵孔漲得通紅,他自習武以來還從沒受過這樣的挫敗。

    身後丘金柱已經率先叫起好來,常務副市長陳家年也是拚命鼓掌,謝君綽更是興奮的美眸生光,大聲給張揚加油助威。

    張揚目光望向梁千,笑眯眯道:“老爺子,你們還剩下四十九個,一起來吧!我中午還得回江城,趕時間!”

    梁家坪那邊頓時嚷嚷了起來,這廝也太狂妄了,分明是不把他們梁家坪的人放在眼。梁千點了點頭道:“好!用不了這麼多人,舞龍隊的上!”

    梁家坪舞龍隊共有二十人,這二十人全都是個頂個的高手,從小在一起練習武功,都是師兄弟關係,彼此的默契程度很高,在長期的舞龍之中,也研究出了不少配合的方法,可以說這二十人聯手,尋常三五百個人都不會放在眼,其戰鬥力之強悍可見一斑。

    二十名漢子身穿清一『色』的紅背心,綠軍褲,回力鞋,宛如一條首尾呼應的長龍一般將張揚圍繞在正中心。

    丘金柱大聲道:“不公平,以多打少,這還是武林規矩嗎?”

    梁千道:“張市長的要求我們不好違背!”他活了這麼大的年紀,什麼風浪沒見過,從張揚和小栓子的對戰之中已經看出,這位副市長絕對是個高手,論到單打獨鬥,恐怕整個梁家坪也挑不出一個對手,現在隻能用這種方法,依多為勝,就算勝之不武,也能夠保存一些顏麵,誰讓張揚自己說大話的。

    張揚笑道:“人太少了,還差二十九個!”

    梁家坪黨支書梁百山緩步走了過去,沉聲道:“我代表那二十九個,如果我們都輸了,梁家坪無條件拆遷,再不給『政府』提任何的要求。”畫龍點睛,梁百山就是那點睛之筆,他出現在舞龍隊之中,舞龍隊的戰鬥力又要增加一倍,這二十名舞龍漢子全都是梁百山的弟子,梁百山對每個人的優點和弱點都了如指掌。

    張揚道:“舞龍隊?雖然沒有龍,可是手中應該有根棍子吧?不然你們的實力怎麼能夠展現出來?”

    梁百山不禁暗罵這廝的狂妄,可張揚剛才展示出實力之後,梁百山不敢掉以輕心,他點了點頭道:“張市長既然有要求,我們答應就是!”這句話充分體現出梁百山的狡猾。

    陳家年看著那二十名壯漢,現在每人手已經多了一根白蠟杆,心中暗暗為張揚捏了一把汗,張揚啊張揚,你挺聰明一個人怎麼幹傻事呢,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嗎?

    梁百山站在圈外,大聲道:“起!”

    二十名漢子手握白蠟杆,同生大喝:“吼!”

    雄渾的聲音震得圍觀人群耳膜嗡嗡作響,包圍圈驟然向中間收縮,二十條白蠟杆劃出二十道淩厲的白『色』軌跡,一起向張揚的身上招呼過來,張揚騰空躍起,那些漢子迅速向中心收縮,手中白蠟杆變換方向,直立戳向空中。

    丘金柱倒吸了一口冷氣,這虧的是白蠟杆,如果全都是紅纓槍,張揚的身上不知要穿出多少透明窟窿。

    可場中的形勢卻並非他想象中那樣。

    張大官人足尖在白蠟杆上輕輕一點,身體如大鳥般飛了出去,跳出二十人的包圍圈,直奔圈外的梁百山,淩空踢向梁百山。『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你梁百山想當龍睛,我先把你給製服。

    梁百山沒想到張揚的身法這麼漂亮,輕易就逃脫了二十人的包圍圈,等他意識過來的時候,張揚已經來到眼前,梁百山雙拳交叉護在胸前,硬生生承受了張揚的一腳,張揚一腳踢在他的手臂之上,梁百山雙足釘在地上,卻無法完全抵抗住張揚的力量,一雙腳掌向後滑動了一米有餘,在地麵上印下兩條深深地軌跡。

    

Snap Time:2018-01-17 19:18:57  ExecTime:0.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