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三十二章出爾反爾(下)


    第四百三十二章【出爾反爾】(下)

    張揚來到謝君綽麵前,發現她正『揉』著手腕,卻是在剛才和村民的衝突中手腕扭傷了,張揚道:“把手給我!”

    謝君綽將手遞到他麵前,張揚一手握住她的纖手,一手『揉』捏著她的手腕,在她的『穴』位處『揉』捏了幾下,謝君綽頓時感到疼痛全消,她欣喜道:“謝謝!”此時方才意識到周圍不少民工都看著他們,慌忙將手從張揚掌心中抽了出來。可她馬上又覺著自己的動作有些失禮,歉然道:“對不起……我……”

    張揚是個不拘小節的人,他微笑道:“沒事就好!”目光在工地現場環視了一周道:“損失嚴不嚴重?”

    謝君綽道:“我們有院牆,守住大門沒讓這些村民衝進來,不然損失就大了。”她心有餘悸道:“梁家坪是武術之鄉,據說這個村子男女老少全都會武,高手無數。”

    張揚聽她說得有趣,不禁笑了起來,高手無數?他在江城還從未遭遇過什麼真正的高手,想到這件事張揚不由得聯想起一個人,江城形意拳協會的『主席』梁百川,梁家坪的黨支書叫梁百山,這應該不是巧合,說不定兩人有親戚。

    張揚正琢磨著呢,常務副市長陳家年和公安局副局長丘金柱一起來到他的麵前,張揚微笑道:“陳市長談得怎麼樣?”

    陳家年道:“跟村支書說了,讓他們村選幾個人談判,有什麼條件直接對話。”

    張揚點了點頭,他心對這些出爾反爾的村民是有些反感的,可新機場項目不是短期內就能夠一蹴而就的,必須要協調好和當地村民之間的關係。張揚道:“那就談吧,我也想聽聽他們到底想提什麼條件?”

    半個小時後就在工地已經搭好的臨時指揮部內開始了雙方會談,代表新機場建設指揮部出麵的是張揚、陳家年、丘金柱、周誌國四人,代表梁家坪出麵的是村支書梁百山和其他四名村民代表。

    張揚讓陳家年坐在主位上,他沒打算多說話,開始的時候隻想當一個旁聽者。陳家年和張揚謙讓了一會兒,還是坐下了,麵對梁家坪方麵的代表,陳家年的表現還是很和藹的,微笑道:“大家都來了,今天把大家叫到這來,就是為了找出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求同存異,爭取照顧到梁家坪村民們最大的利益。”

    梁百山沒說話,一旁的老頭是他的三叔梁千煥,也是梁家坪幾名德高望重的長者之一,過去曾經上過幾天私塾,肚子有點墨水,年輕時候武功也相當了得,算得上是文武雙修。

    梁千煥道:“『政府』想用地,我們不反對,可是你們給的條件實在太苛刻了,這根本就是欺負我們老百姓,不公平,我們不服。”

    陳家年道:“怎麼不公平了?你說的具體點。”

    梁千煥道:“首先要刨我們的祖墳就是不能忍的事情,如果任由你們刨了我們的祖墳,我們這些梁氏的後代子孫就是不孝,百年之後,我們有何麵目去見先人。”

    陳家年耐心解釋道:“你們的理解有些錯誤,我們並不是要刨你們的祖墳,是要遷墳。”

    梁千煥道:“還不是一樣,我們的先人都埋在這片土地上,他們的血肉都已經滲透到梁家坪的土地中,他們的英靈保佑著我們,除非把整個梁家坪原封不動的遷走,都會驚擾到我們的祖宗。”

    周誌國道:“市給出的條件很優厚,專門給你們畫了一塊地作為遷墳處,還免費給你們修建安置房,土地一分不少的給你們,而且還給你們的土地要比梁家坪肥沃的多,在拆遷期間按照時間補貼拆遷費,這還不行啊?”

    另外一位梁姓老者道:“錢不算什麼?我們梁氏子孫自古以來就修煉武功,梁家坪號稱武術之鄉,習武之人,最講究忠義,曆朝曆代我們出了多少英雄義士,日本鬼子我打過,解放戰爭我參加過,我立國戰功,論到愛國,我比你們這些年輕幹部都強,愛國不是用嘴說的,是要看實際表現的。”

    張揚悄悄向身邊的周誌國打聽,周誌國低聲告訴張揚,這位是梁千,豐澤有名的老革命,過去的確是鐵骨錚錚的硬漢。

    張揚開始意識到梁家坪這塊骨頭不好啃了,心中不由得埋怨,這新機場選址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幹的?居然選到了武術之鄉,豐澤向來都以彪悍的民風而聞名,這梁家坪卻是豐澤最硬氣的地方。

    陳家年相信柔能克剛,越是至剛至強就越需要至柔至韌的方法應對,陳家年笑道:“習武健身,保家愛國,戰爭年代,愛國的表現方式就是去痛擊敵人保衛家園,可和平年代,對待自己人可不能用武力解決問題,你們反映的問題的確都很有道理,其實『政府』方麵在動遷之前就針對你們所說的這些事做出了周詳的考慮,當然,具體工作的實施過程中,肯定會有照顧不到的地方,但是我相信『政府』所提出的拆遷政策是照顧到梁家坪廣大村民利益的。”

    梁千哼了一聲道:“我生於梁家坪,埋也要埋在梁家坪。”

    陳家年道:“梁老爺子,你當年鬧革命,打日本鬼子是為了什麼?還不是想保家衛國,讓家人和鄉親們過上好日子,現在興建新機場是為了豐澤未來的發展,為了江城的發展,機場建成之後,將會極大地改善周圍的環境,隻有豐澤發展了,梁家坪才能發展,老百姓才能富裕,您當過兵,應該知道個人利益要服從國家利益。當年您為了創建新中國,犧牲生命在所不惜,現在為了國家的發展,犧牲點個人利益又算得上什麼?”

    梁千不說話了,他說不出話來,陳家年的這番話很在理。

    梁千煥道:“可『政府』也不能就這樣讓我們走吧?”

    周誌國道:“當初拆遷協議你們村可是已經簽字了啊!”

    梁百山的表情顯得有些尷尬,當初在拆遷同意書上簽字的是他,從這一點上來說,他們的確是出爾反爾。

    梁千煥道:“那是百山被你們蒙蔽了,你們想建新機場,想利用梁家坪的地賺大錢,你們『政府』吃肉總得讓我們老百姓喝口湯,這樣吧,全部把我們梁家坪的老百姓辦成農轉非,等新機場建成之後,我們全都去機場工作。”

    官方的這幫代表聽到這句話全都愣了,陳家年向張揚看了看,梁千煥的想法也忒過分了,梁家坪千把口子人,全都辦成新機場的正式工,他們當新機場是收容所啊!

    張揚望著梁千煥道:“老爺子,你覺著梁家坪是誰的?”

    梁千煥理直氣壯道:“是我們梁家坪千把口子人的!”

    張揚搖了搖頭道:“你腳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國家的,包括梁家坪在內,現在我們代表國家在跟你們談判,其實這種談判根本沒有必要。”

    梁千煥怒道:“我們是國家的主人,國家的就是我們的。”

    張揚不無嘲諷道:“你要是有機會站到天安門上,這話你衝著全國人民喊!”

    梁千煥一張老臉漲紅了:“你市長咋地,也不能不講道理,埋汰人是不?我要是真有機會站在天安門上,我絕對敢這麼喊!”

    張揚道:“你們梁家坪千把口子人,全都要送到新機場去工作,你以為新機場是什麼地方?隨便就能塞人進來工作,就算我答應你們過來工作,你們又能幹什麼?”

    梁千煥一拍大腿道:“我們梁家坪人有的是力氣,男的學開飛機,女的當那啥……”

    一直沒說話的梁百川低聲補充道:“空姐!”

    梁千煥點了點頭道:“對,女的當空姐唄!”

    別說張揚,連陳家年他們都忍不住樂了,都是被這幫歪攪蠻纏的村民給逗樂的,他們也真敢想,要是真這麼安排,新機場的硬件修建的再好,也沒人願意到這兒來坐飛機。

    周誌國苦笑道:“老人家,你當開飛機很容易啊,那都是要經過專業培訓,還要考執照的。”

    梁千聽不過去了,他不屑道:“開飛機有什麼了不起,過去抗日戰爭的時候,我整天打飛機!”

    一幫人又樂了。

    梁千被他們的笑聲激怒了,大聲道:“我說的是實話,過去我打過飛機,就算現在,我一樣打飛機,別看我老了,我打飛機的水平比你們都高!”

    張大官人奉承道:“您老七十多年的打飛機經驗,我們比不上,比不上啊!”這廝的這句話可不夠厚道。

    陳家年笑得氣都岔了,這些話他們覺著可樂,可這幫老百姓卻被笑得莫名其妙,梁千瞪大了眼睛,心說自己說錯什麼了?這幫混小子笑什麼?

    張揚道:“這樣吧,我是新機場建設項目現場指揮,我負責這邊的事情,我可以答應,等建設工程正式開展之後,我可以優先考慮從你們村招收一批建築工人,至於機場建成後的事情我不可能答應,還有,既然你們都提到了精神損失這一層麵,考慮到你們的感受,每家每戶,我們在原有的基礎上追加補貼五百元,其他的維持不變,你們看怎麼樣?如果同意,我馬上讓人起草合約書,咱們簽字畫押,這次要你們每家每戶都要在上麵簽字。”

    梁千煥搖了搖頭道:“不行,五百塊太少了,每戶得五千塊!”

    張大官人臉上的笑容陡然收斂:“老爺子,你想趁火打劫啊!”

    梁千煥道:“你別嚇唬我,梁家坪的人隻認理字,無論你多大的官,站不住理,我們一樣不服!”

    梁千道:“自古以來我們梁家坪的人隻服兩樣東西,一是道理,而是拳頭,要麼你能夠說出讓我們服氣的道理,要麼你能夠證明自己的拳頭比我們硬,否則你沒資格跟我們提條件!”

    陳家年皺了皺眉頭,想不到這件事終究還是陷入了僵局之中。

    周誌國向梁家坪黨支書梁百山使眼『色』,示意他出麵說話,化解眼前的僵局,在周誌國看來,市已經做出了相當的讓步,可梁家坪人還不滿足,並沒有收手的意思。梁百山這幾個代表選得好,全都是有老又硬的角『色』,真是不好對付。『政府』這邊的官大,可人家那邊年齡大,官威很多時候對老年人起不到作用,更何況梁千這種見慣槍林彈雨的老革命。

    梁百山不說話。

    張揚卻笑道:“這位老爺子,你們村到底誰說了算?是梁支書還是您?”

    梁千還沒說話呢,梁百山已經搶先答道:“當然是我大伯說了算!”

    梁千沒否認,顯然已經默認了梁百山的說辭。

    張揚道:“老爺子德高望重,又是革命前輩,相信你說的話應該算數。”

    梁千大聲道:“我梁千說出一句話地上砸出一個坑!”老爺子最反感的就是別人質疑他的誠信。

    張揚微笑道:“那就好,您老肯定不服我,我跟您說不通理兒,又不好跟您比拳頭,不是怕您,主要考慮您老年紀大了,輩分又在那兒擱著,我得尊敬您。”

    梁千氣得胡子撅撅的,他大聲道:“不用尊敬,我年紀雖然大了,可對付三五個你這樣的年輕人根本不在話下。”

    

Snap Time:2018-04-26 09:45:46  ExecTime: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