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三十二章出爾反爾(上)


    第四百三十二章【出爾反爾】(上)

    雖然資金的缺口還很大,可是張揚的機場籌建計劃還是在緊鑼密鼓的進行著,征地工作交給了豐澤市『政府』負責,由市長孫東強親自指揮,常務副市長陳家年主抓這件事,因為機場選擇的地方隻有梁家坪一個村子,這村又並不富裕,所以在市給出了諸多優惠條件之後,村民們也很快就答應了。

    張揚的第一個工作就是在機場建設工地修建第一座建築——新機場現場指揮部,本著節約的原則,張揚決定指揮部搭建活動板房,這一工程就交給了謝君綽。

    可當他們的指揮部剛剛搭了半截,一個新的難題就出現在他們的麵前。原本已經達成協議的梁家坪村民,忽然撕毀了協議,全村老百姓一起動員,將新機場現場指揮部工地給圍了起來。

    張揚接到消息的時候正和趙洋林商量下一步需要開展的工作,聽說建築工地被圍,他馬上中斷談話,驅車趕往現場,臨行之時,趙洋林送了出來,交代他一定要冷靜處理問題,千萬不要和當地村民發生過激的衝突。

    指揮部工地現場,梁家坪的老百姓三層外三層的將那棟剛剛建好一層的板房樓給圍了起來,建築工人們也很緊張,畢竟村民們人多勢眾,誰也不想平白無辜的淹沒在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事情發生的時候,謝君綽剛好在現場,比起這些孔武有力的民工,她反倒顯得鎮定許多。有些村民想要衝上去把板房給拆了,謝君綽攔住他們的去路,大聲道:“我看誰敢,這是『政府』工程,你們要是敢搞破壞就是破壞社會主義建設,破壞國家財物,是要負法律責任的!”她的話果然嚇住了不少村民,不過仍然有不怕事的,叫囂道:“別聽這女人嚇唬咱們,把這破房子給拆了,憑什麼在我們楊家坪的地界上蓋房子?”

    最先趕到現場地點的是豐澤市常務副市長陳家年,他把東河鎮的鎮黨委書記周誌國也給叫來了,周誌國看到眼前情景心暗暗叫苦,他前兩天還信誓旦旦的向市表示,自己一定會做好拆遷動員,讓梁家坪的老百姓開開心心的搬遷,可協議沒達成幾天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自己該如何向上頭交代。

    周誌國從隨同前來的警察手中拿起擴音喇叭大聲道:“梁百山,梁百山你給我出來!”

    梁百山是梁家坪的黨支部書記,現在梁家坪出了問題周誌國當然要唯他是問,人群中有人叫道:“梁支書生病了,連床都下不了了。”

    周誌國氣得差點罵娘,梁家坪是豐澤的武術之鄉,這梁百山又是梁家坪第一高手,壯的像頭牛,他生病,真他媽笑話!周誌國道:“你們誰負責?”

    村民們聽到這話一起嚷嚷了起來,說現在什麼時代了,講究民主,何謂民主,就是老百姓當家作主,他們都負責。

    陳家年看到周誌國壓不住陣腳,不禁皺了皺眉頭,他伸手去要話筒,周誌國將話筒交給了他,陳家年道:“各位鄉親,我是豐澤市常務副市長陳家年,你們動遷的事情歸我負責,市修建新機場是利民利國的大好事,我們之前和你們村的代表已經進行了磋商,並達成了共識,中國是個禮儀之邦,我們中國人是注重信義的,一諾千金,既然答應了,就不能反悔。”

    有村民大聲道:“那也不能讓我們老百姓吃虧啊!為了修建飛機場,我們的耕地房屋就這麼被你們占用了,我們住哪兒?我們吃什麼?”

    陳家年喊話道:“拆遷協議中已經列的明明白白,『政府』會出資為你們建安置房,耕地也會以等同麵積歸還你們,在拆遷期間,還按日賠償你們的損失,『政府』已經做了最大的讓步,我們已經盡可能的從老百姓的方麵出發。”

    有人道:“說的好聽,我們住在這已經習慣了,祖祖輩輩都沒離開過這塊土地,憑什麼你們讓我們走,我們就走?”

    一時間群情洶湧,齊聲大叫道:“不走,我們不走,誓死捍衛我們的家園!”

    陳家年想不到局麵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正在場麵陷入僵持之際,一輛尼桑皮卡車高速向工地大門駛來。圍在工地周圍的村民們本來想阻攔這輛車,可很快他們就發現事情有些不對頭,皮卡車根本沒有減速的意思,大腳油門哄著,排氣筒發出低沉的金屬咆哮聲。

    梁家坪是豐澤武術之鄉,其村民不乏膽大之人,可是誰也不會膽大到拿自己的命冒險,汽車到來之前,人群向兩旁散開,中間閃出了一條道路,皮卡車在工地大門前停下,馬上憤怒的村民們就圍攏上去。

    張大官人若無其事的推開車門走了出來,雙目充滿不屑的看著一張張憤怒的麵孔,他已經不止一次遭遇過這種場麵,對張揚而言這些小風小浪根本不能讓他產生任何的觸動,論官職他大,論拳頭他也大,就算梁家坪的老百姓一哄而上,他一樣有製勝的把握。

    村民們雖然生氣,可是看到張大官人出場的氣勢,也沒有人當真敢向他出手,官威也是一種氣質,張大官人修煉了這麼久,早已有了一定的官威,再加上他本身擁有的殺氣,在氣勢上先震住了這幫老百姓。

    張揚道:“誰再敢圍在這,我就讓警察抓誰!”他的聲音雖然不大,可是在場的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梁家坪的村民們不為所動,他們來得人多,誰都想著法不責眾,你抓人總不能把我們村的老百姓全部都抓走。有人叫道:“現在是法治社會,民主社會,你副市長也不能仗勢欺人。”

    張揚笑了笑,這時遠處響起警車聲,豐澤市公安局副局長丘金柱帶領一支三十人的隊伍趕到現場,在他們來到這之前,先去了梁家坪,將村支書梁百山從被窩給揪了出來,不容分說就把梁百山給銬了,將他帶到鬧事現場。丘金柱對梁家坪的情況還是清楚的,擒賊先擒王,先把他們的領頭人抓住再說。

    事實證明,丘金柱的這個對策是正確的,村民們看到連村支書都被抓了,雖然還有人嚷嚷著,可心已經開始膽怯,今天的動靜已經鬧得不小了,市長來了兩個,鎮黨委書記來了,市局副局長也來了,此外還有三十名荷槍實彈的警察,雖然梁家坪村民在人數上占優,可多數老百姓是不敢和『政府』硬碰硬對抗的,很多人都是虛張聲勢。湊熱鬧的居多,看到『政府』來真格的了,很多人就開始害怕了。

    梁百山被抓住之後祈禱的震懾作用是極其顯著的,梁百山是個極其強硬的人,他不但是黨支書,也號稱梁家坪第一高手,梁家坪是豐澤的武術之鄉,梁家坪的第一高手就是豐澤的第一高手,今天村民們鬧事並不是他主使的,可梁百山也沒反對,裝病躲在家,就是他能夠想到的最好對策,我是村支書,我是老黨員,我不能聚眾鬧事,可這些村民謀求他們自己的利益也沒什麼不對,我不反對不讚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總行吧。可梁百山沒想到,自己躲在家也會被警察找到門上,不由分說就把他給銬了,說實話,憑梁百山的本事,三五個警察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可梁百山知道拳頭再大大不過黨,自己是黨員,不能幹公然對抗『政府』的事兒,可他也不服氣,我一沒犯法,而沒作惡,你們憑什麼把我銬了?

    梁百山向鎮黨委書記周誌國道:“周書記,我犯了啥罪?你們憑什麼把我給銬了?”

    周誌國臉『色』鐵青道:“出爾反爾言而無信,身為一個黨員幹部,你這就是犯罪!”

    梁百山道:“我辭職,我不幹了,我現在已經不是黨員幹部了,也就談不上犯罪了。”

    周誌國道:“你這是推卸責任,如果你能夠盡職盡責,梁家坪的這些村民就不會跑到這來阻撓『政府』重點工程,你是一個老黨員,怎麼一點自覺『性』都沒有?”

    梁百山道:“老百姓之所以跑來鬧事是因為他們覺著心憋屈,來到這的多數都是土生土長的鄉親,我們生在這長在這,我們祖祖輩輩埋在這,現在你們一句話就要把我們的家給拆了,祖墳給刨了,我們種下的莊稼還沒等到長成,就這麼給平了,周書記,人心都是肉長的,你就不能設身處地的為梁家坪的老百姓想一想?”

    周誌國道:“老百姓有不滿可以通過你這個村支書反映嘛?既然有這麼大的意見,這麼多的不滿,當初你們為什麼要答應搬遷,市是經過你們同意才開始建設的,現在你們又出爾反爾,梁百山,你在跟黨和『政府』耍手段啊!”

    梁百山道:“我們開始沒想這麼多,一心隻想配合『政府』的工作,可冷靜下來一想,我們村的付出太多了,損失太大了,『政府』的那點賠償根本不能和我們的損失劃等號。”

    常務副市長陳家年一直在旁邊聽著他們兩人的對話,陳家年道:“心有意見就應該說出來,我們都是『共產』黨員,我們樂於接受方方麵麵的意見,可這種表達方式也太過分了吧?”

    周誌國和陳家年低聲商量了幾句,向梁百山道:“你這個村支書不是想不幹就不幹的,你說了不算,上級領導說了才算,現在你還是梁家坪的黨支部書記,你從村民中選出幾個代表,今天陳市長和張市長都來了,張市長是這次新機場項目的總指揮,有什麼意見,我們坐下來談,把心的想法和委屈全都說出來,爭取盡快把這件事解決,讓老百姓們滿意。”

    梁百山道:“我還戴著手銬呢,怎麼談?”

    周誌國向陳家年看了看,梁百川是市局抓的,周誌國隻是一個鎮黨委書記,他可指揮不動。陳家年轉身去找張揚,卻發現張揚已經走入了工地,看看損失情況去了。陳家年道:“小邱,給他把手銬打開!”

    丘金柱聽到常務副市長發話了,馬上走過來把梁百山的手銬給打開了。

    陳家年道:“你去跟梁家坪的村民們說一說,選出五名代表,我們馬上就談,有什麼條件不怕說,隻要是合理的,我們都會考慮。”

    梁百山點了點頭,轉身向村民們走去。

    陳家年皺了皺眉頭,向周誌國道:“你們的工作做得很不到位啊!”

    周誌國誠惶誠恐的垂下頭,充滿慚愧道:“陳市長,是我們的工作不周,才給新機場建設造成了這麼大的困難,我回去馬上寫檢討。”

    陳家年道:“準備一下,我們一起參加跟梁家坪村民的對話吧。”

    周誌國道:“其實這件事前兩天都談得好好的,村民們也投票表決了,梁百山代表村民們在拆遷同意書上還簽了字,真是搞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出爾反爾。”

    陳家年歎了口氣道:“利益驅使,一定是利益驅使啊!”

    

Snap Time:2018-06-25 23:41:39  ExecTime:0.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