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三十一章信仰(下)


    第四百三十一章【信仰】(下)

    張大官人的信仰是什麼,其實他心清楚得很,他信仰的是自己,但是對何長安可不能這樣說,這番話充分的體現到了張揚的政治素養,他已經可以站在江城利益的角度考慮處理事情,他要維護這個集體的利益,團隊的利益。

    在和何長安分手之後,他們各自上了自己的汽車,張揚對常淩峰今天的表現很是不解,他不禁道:“你怎麼一句話都不說啊?叫你來就是讓你幫我敲敲邊鼓的,可你倒好,整一個悶葫蘆。”

    常淩峰微笑道:“話都讓你一個人說了,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再說了,原則上的事情退讓不得,你有句話說的很對,他投資飛機場就想要機場建設的管理權,他要是投資興建市『政府』,難不成要把市委書記讓給他?他沒搞清楚自己是幹什麼的?他是一個商人,咱們搞得是『政府』工程,『政府』不是請求他援助的,而是『政府』可以給他掙錢的機會,他之所以表現的這麼強勢,就是因為他號準了我們的脈,他以為我們現在無錢可用,所以想爭取最大的利益最優惠的條件。”

    張揚道:“什麼都從了他,還要我們這些人幹什麼?可咱們現在手的確沒有這麼多錢可用。”

    常淩峰笑道:“急什麼,走一步是一步,咱們大方向不變,招標會照搞不誤,何長安說自己有錢,說他可以請來先進的管理團隊,錢我們目前的確沒有這麼多,可有經驗有效率的管理團隊我們一樣可以請來,我有位老同學叫龜田浩二,一直都在從事建築管理方麵的工作,曾經在多個國家參加過機場建設工程,負責工地指揮工作。”

    “日本人啊?”張大官人從名字上就判斷出來了,這也難怪,常淩峰就是從日本留學過來的,他同學之中當然日本人居多。張揚道:“我聽說日本人工貴,你讓他過來,薪酬恐怕不菲吧?”

    常淩峰笑道:“有些錢是必須要花的,把錢花在刀刃上,方能無往不利。”

    “日本人也是以工頭,得多少錢啊?”

    常淩峰道:“我發現你最近越來越摳門了。”

    張揚道:“沒法不摳門,咱們可用的資金就這麼多,都是求爺爺告『奶』『奶』才弄來的,錢到用時方恨少。”

    常淩峰笑了起來。

    張揚又道:“你說我們要是請一日本工頭,該不會給有心人落下話柄吧?”

    常淩峰道:“你不是一個瞻前顧後的人啊,你過去做事考慮過別人的感受嗎?”

    張揚道:“我怎麼聽著你好像在罵我呢?”

    常淩峰笑道:“你是我領導,我就是罵你也得在背著你的時候。”

    張揚指著常淩峰道:“學壞了,不用問,全都是跟章睿融學得。”

    常淩峰道:“別把她扯進來,她跟這件事可沒關係。”

    張揚道:“怎麼沒關係,你的蛻變就是從她身上開始的。”

    常淩峰可不敢跟他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岔開話題道:“學校就要開學了,最近一段時間我得去豐澤,籌備的事情,我隻能幫你物『色』幕僚組建團隊,至於資金方麵,還得你自己想辦法。”

    張揚道:“看來我要跟何長安這隻老狐狸好好周旋一番了。”

    張揚從一開始就沒有把何長安當成單純的商人看待,何長安的手腕和能力他是清楚的,張揚也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何長安認準的事情不會輕易放棄的。張揚不想放棄管理權,可是他還惦記著何長安手的錢,這兩件事還是很有些矛盾的。

    江城市最高領導層也因為何長安的出現而分成了兩派,其中一派是以左援朝為首的支持派,他們支持的不是張揚,而是何長安。

    常委會上,左援朝代表這一團體提出了他的觀點,左援朝道:“我覺著何長安願意出資是一件大好事,人家拿出這麼一大筆錢來修建新機場,給人家管理權和話語權也是應該的,我們做領導的,應該把眼光放得更長遠一些,看問題的時候要站得高一些。”

    組織部長徐彪道:“那也不能不顧黨『性』原則,什麼都是他說了算,我們『政府』的顏麵何在?”

    左援朝微笑道:“老徐,你是覺著顏麵重要還是老百姓實打實獲得利益重要?”

    政協『主席』馬益民道:“左市長說的話我讚同,何長安是國內有數的富商,他擁有豐厚的資金,有了他的資金注入,我們建設江城新機場的事情就能夠迎刃而解,我們這些領導幹部,都是老百姓的公仆,要時刻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榮鵬飛道:“有件事我需要提醒各位常委,何長安是個商人,將新機場的建設管理權交給他,誰能保證他會將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馬益民道:“商人之中也有愛國商人,據我說知何長安是個慈善家,就算他打算從這一項目中獲得利益,可我們現在缺少資金,單靠『政府』財政,根本負擔不起這麼大的項目,機場建設指揮部也籌備了一段時間,可除了幾家銀行的貸款以外,我沒看到太多的進展,資金方麵還存在著一個巨大的缺口。何長安願意出錢,我們可以本著互利互惠的原則跟他合作,其實我們的眼光不要隻看眼前,新機場項目代表江城市的形象不假,可是如果建不起來,永遠隻能是空中樓閣,望而興歎。杜書記多次強調要將新機場項目作為向香港回歸致敬的賀禮,可工程到現在還沒有啟動,資金遲遲不能到位,那些想法隻能是空談,現在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擺在我們麵前,我們沒理由錯過。”

    杜天野沒說話,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他將目光投向李長宇,是希望李長宇在這種時候說話,提出一些他的意見。可李長宇似乎沒有注意到他的目光,低頭似乎在想什麼心事。

    左援朝道:“我看是好事,改革開放首先要求我們這些幹部要開拓自己的思維,眼光遠一點,膽子大一點,前怕狼後怕虎是幹不好革命工作的。新機場建在咱們江城的地盤上,不怕他何長安搞花樣,就算將管理權交給他,也沒什麼了不起,我們一樣可以起到監督作用嘛!”

    杜天野緩緩落下茶杯道:“趙主任,你是新機場項目的副總指揮,你說說自己的意見。”

    趙洋林本不想說話,可杜天野既然點了他的名,他也隻好說說,趙洋林咳嗽了一聲道:“我覺著大家說的都有道理,開拓思路吸引投資是對的,可堅持黨『性』原則,照顧『政府』形象也是對的,我在想怎麼才能將兩者更好的結合起來,做到兩全齊美。”

    左援朝心中暗罵,趙洋林已經完全成了個和稀泥的,這老頭子現在隻想著為他女婿爭取最大的政治利益,根本不敢得罪杜天野了。

    徐彪也不爽,他心直口快:“自古以來魚和熊掌不可兼得,想兩頭討好根本是不可能的。”他這句話明著是在說會議討論的事情,可所有人都聽出他連帶著諷刺了趙洋林的政治立場,一個個心都暗暗發笑。

    趙洋林卻依然不動聲『色』,他微笑道:“總能想出辦法的,大家發揮集體智慧,求同存異,想出一個兩全齊美的辦法嘛!”政治老油條的本『色』表『露』無遺。

    從開會到現在始終沒有說話的李長宇終於發言了,他平靜道:“大家忽略了一件事,何長安有錢不錯,可是他利用手的這一優勢,正在向我們江城施壓,他想得到新機場建設管理權,其背後真正的目的是要在新機場建設上獲得最大的利益,這才是問題的根本所在,我們要是答應了他的條件就是屈服!”李長宇笑道:“我還沒見到過這麼厲害的商人,他居然敢利用財勢來威脅『政府』。”

    馬益民道:“小題大做,哪有那麼嚴重!”

    榮鵬飛道:“我倒覺著李副市長說得不錯,何長安在用商業的手法跟我們『政府』做生意談條件。”

    左援朝道:“那你們什麼意思?放著一大筆投資,放著建設新機場最好的機會不要,咱們眼睜睜看著這個機會溜走?改革同樣需要變通!黨『性』原則我們不能忘,可是管理城市本身就是一種經營,我們考慮的是在不違反黨『性』原則的情況下讓老百姓獲得最大的利益。”

    杜天野笑了起來,所有常委都對他的笑感到莫名其妙,一個個都盯住杜天野的麵孔,等待著他的解釋。

    杜天野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這件事輪不到我們『操』心,張揚既然拒絕了何長安,就有他自己的理由,是我把新機場項目交給張揚去做的,我做出這樣的選擇,是因為我對張揚擁有足夠的信心,你們討論這件事我歡迎,可是誰要是否定張揚,就是否定我,就是不相信我的眼光,我說過,新機場的建設管理權現在屬於張揚,這件事沒有討論的必要,長宇同誌的一句話說得好,我也沒見到過這麼厲害的商人,敢用財勢威脅『政府』,一個對江城『政府』不尊重的商人,是不可能考慮到江城老百姓利益的,他再有錢,又能有多少錢,富可敵國?那隻是傳說中的字眼,我們江城的財政雖然緊張,可是還沒到看別人臉『色』的地步,我相信,我們就算不用他的錢一樣可以將機場建起來。”

    會場上頓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左援朝暗自歎了一口氣。

    杜天野又道:“我們要相信自己的同誌,沒有彼此的信任,我們的團隊就談不上真正的凝聚力。”

    馬益民道:“杜書記,我還是覺著這次的機會很難得,錯過了就實在太可惜了……”

    杜天野笑眯眯道:“馬『主席』,你做政協工作的,不懂經濟!”

    這句話說得絲毫沒有給馬益民麵子,說得馬益民老臉通紅,恨不能衝上去抓住杜天野的衣領理論,可他不敢,杜天野才是江城的第一領導人,拋開職位不言,杜天野的體格也比他健壯多了,方方麵麵都要勝出自己許多,如果跟人家硬碰硬,那純屬自找難看。

    趙洋林有些同情的看著馬益民,馬益民今天表現的實在有些太過激進了,趙洋林忽然明白,正是自己在立場上突然采取了中庸之道,才讓左援朝、馬益民這個團隊出現了慌『亂』,他們少了一個主心骨,趙洋林不免有些得意,事實證明了自己的重要『性』,可時間已經不允許他繼續玩政治遊戲了,女婿孫東強的前途命運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在新機場上他所采取的妥協態度,正是他和杜天野之間政治利益的交換。

    左援朝看了看馬益民,又看了看趙洋林,他的心中充滿了無奈和不滿,趙洋林這隻老狐狸已經徹底不能指望了,此消彼長,杜天野最近的風頭已經變得越來越勁,這樣發展下去,以後的江城再也沒有他說話的權力,他決不能任由事情發展下去。

    馬益民還沒從尷尬中恢複過來,杜天野已經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道:“散會!”

    

Snap Time:2018-01-17 19:20:20  ExecTime: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