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三十一章信仰(上)


    第四百三十一章【信仰】(上)

    當晚的酒宴散了之後,張揚和胡茵茹一前一後返回南湖木屋別墅,兩人進了門之後,胡茵茹挽著張揚在沙發上坐下,柔聲道:“累了吧,我去準備熱水,好好洗個澡。”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急,先說說話。”

    胡茵茹起身去給他衝了杯咖啡端了過來。

    張揚喝了口咖啡道:“這兩天腦子想的事情太多,『亂』成一團,今天薑亮的那番話到提醒我了,新機場項目到底有什麼吸引力?我都沒有想過。”

    胡茵茹道:“是不是很缺錢?”

    張揚道:“不是錢的問題,是我覺著有些『亂』。”

    胡茵茹笑道:“你啊!新機場為什麼要搞,你肯定知道。”

    張揚道:“是個人都知道。”

    胡茵茹道:“機場搞好之後,會成為平海北部最大的機場,而且鄰近的北原省西部城市,荊山、楚梁的旅客全都會來這個機場,江城的區域中心優勢會變得越發的明顯,這不僅僅是提升城市形象的問題,還會讓江城的經濟得到飛躍和發展。”

    張揚道:“你說的我全都明白,可是我怎麼能說動別人,投資機場是一件回報豐厚的大好事呢?這些商人、企業家、銀行家,誰的錢都不是白來的,人家拿出錢來就是想見到效益,我怎麼說動他們?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利益去打動他們,可我也搞不清他們投資對他們會有什麼好處?”

    胡茵茹笑道:“其實這根本不用你去『操』心,有眼光的商人,絕不會錯過這個機會,江城市的財政也不會永遠困難,如果你把江城看成一支股票,那麼這支股票在不久的將來就會有十倍二十倍甚至百倍的升值空間,在現在投資江城,以後的回報必然會是豐厚的,在新機場這個大好的機會麵前,瞻前顧後的商人才是最愚蠢的。我敢斷言,不用太久的時間,有些人就會因為錯過這次機會而後悔。”

    張揚撫『摸』著胡茵茹的秀發,深情道:“聽你這麼一說,我心就舒服多了,原來我用不著去求別人,敢情我捧著一個聚寶盆,別人不往投錢是他們的損失!”

    胡茵茹格格笑道:“可以這麼說,對了,我幫你聯係一下周叔,看看他有沒有興趣。”

    張揚搖了搖頭道:“免了,他底子不幹淨,這件事政治『性』太強,不能讓他跟著摻和。”

    胡茵茹也清楚官場上處處都是陷阱,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別人抓到把柄,周雲帆的確如張揚所說,底子不幹淨,用了他的錢,難保以後會不出事。張揚隨著在官場上呆的時間越來越久,他的政治警覺『性』也隨之提升了不少。把柄很多時候都是自己給別人的,這次新機場工程是江城矚目的焦點,他必須要做到小心謹慎,這不僅僅關係到他的前途命運,也關係到杜天野的政治前程,馬虎不得。

    胡茵茹道:“新機場建設項目不要將目光局限於江城,你應該放眼平海,放眼全國,甚至可以考慮吸引海外投資,這個世界上不乏有眼光的商人存在,放著這麼一塊蛋糕,他們不可能視若無睹的。”

    張揚道:“守著梧桐樹不愁引不來金鳳凰!”話音剛落,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電話是何長安打來的,他開門見山道:“張揚,我是何長安,聽說你們江城正在籌建新機場項目,我很有興趣!”

    這個電話對張揚來說可謂是及時雨,何長安什麼經濟實力,隻要他想介入,根本不用其他人『插』手,這機場項目就能建起來,張揚心中這個樂啊,可嘴上卻道:“何叔叔,你知道的,新機場建設是江城市『政府』的重點工程,對引進私人資本還是采取保守的態度,這件事我得跟市麵商量。”

    何長安哈哈笑道:“張揚,你大概不了解我做生意的習慣,我做任何事之前,必須要經過周密的調查,確信這件事有可行『性』,我才會去做,衝著咱們的私交,我也不瞞你,江城新機場項目我盯了很久了,我也知道你缺少啟動資金,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你的確很有能力,可再有本事,也不能憑空將一座新機場建起來,這方麵我有經驗,就算你聘請國內的建築公司,也很難保證他們能夠高效高質的完成任務,知道為什麼嗎?我了解了這次投標的有關公司,就拿梁成龍的豐裕集團來說,他有過承建機場的經驗嗎?就算他能夠確保施工質量,在沒有專業人員指導的前提下,他能保證把飛機跑道修好嗎?我在這方麵擁有別人沒有的優勢,我有資金,還會聘請國外的設計管理團隊,你們想在97年7月1日之前完工,也隻有我才能夠做到。”

    何長安的這番話充分表明他已經對江城新機場的項目有了足夠的了解,他輕易不出手,出手就要將這個項目拿下,這就是何長安的做事風格。

    張揚道:“這件事還得請示,我這邊問題不大!”

    何長安笑道:“好,明天上午我到江城,咱們見麵詳談。”

    張揚放下電話,樂得孩子一樣抱起胡茵茹原地轉了三圈。

    胡茵茹笑道:“瞧你開心的樣子,怎麼?問題解決了?”

    張揚喜形於『色』的點了點頭道:“何長安要拿下新機場的項目,資金技術他全部提供,明天上午來江城和我麵談。”

    胡茵茹欣喜道:“真的?”

    “當然是真的,茵茹,你真是我的吉祥物!”

    胡茵茹對這廝的形容詞感到說不出的別扭:“怎麼說話呢?”

    張揚笑道:“亞運那叫盼盼,你是我的辦辦!”

    胡茵茹咬著櫻唇,紅著臉兒啐道:“又開始耍流氓了是不是?”

    人逢喜事精神爽,張大官人的心情因為何長安的這個電話頓時豁然開朗,第二天一早他就去了市委市『政府』辦公大樓,將這一好消息告訴了杜天野。

    杜天野對何長安也是有所了解的,何長安在京城生意圈的名氣很大,這個人不但有錢而且和中央部委的很多領導關係都很不錯,杜天野和他見過幾次,都是通過文國權夫『婦』,不過他跟何長安之間沒有深交。杜天野道:“他的確有這個實力,可商人都是無利不起早,他注資新機場項目必有所圖。”

    張揚道:“我最煩你們當領導的這個樣子,沒錢的時候,你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壓力全都轉嫁給我,現在有人願意出錢了,你又瞻前顧後的,懷疑人家有目的,這些生意人,投資必然想要回報,你當人家傻啊,沒事就把錢往江城扔著玩?”

    杜天野笑道:“你小子脾氣見長啊!新機場項目是『政府』重點工程,事關重大,搞好了,不但促進江城的經濟發展,提升城市形象,也能為我們的政治成績爭光添彩,可要是搞砸了,不但是你,連我也要跟著倒黴。”

    張揚道:“改革就得大膽,沒錢想融資就得承擔一定的風險『性』,什麼事都瞻前顧後的,那就什麼事都辦不成,杜書記,我也是沒別的辦法了,何長安是我目前遇到的最好機會,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我上哪兒給你弄這十幾億去?”

    杜天野也知道張揚所說的的確是實情,他點了點頭道:“這樣吧,你跟他先談一談,這兩天合適的機會安排我們見見麵,你要時刻謹記自己的黨『性』原則,千萬不能讓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受到損害。”

    張揚聽得頭大:“得!幹脆我把他帶來,你親自跟他談。”

    杜天野笑道:“你掌管具體的事務,我負責統籌,這種小事我還是別幹涉了。”

    張揚有些鬱悶道:“老杜,我感覺你變了。”

    杜天野笑道:“哪兒變了?”

    “你變得越來越滑頭了!”

    杜天野哈哈笑道:“知道滑頭在政治上的名稱嗎?”

    張揚搖了搖頭。

    “那叫成熟!”

    張揚想來想去,還是安排何長安去吃南湖農家菜,何長安什麼場麵沒見過,你請他吃大酒店,放眼江城,最高的也不過是個四星,那套菜沒啥吃頭,請他去南湖,弄了艘機動木船,桌椅板凳都擺在船上,上菜之後,沿湖行駛,欣賞一下南湖風光,喝酒品菜,不亦樂乎。

    何長安對張揚的安排表示滿意,何長安方麵帶來了一位助力,張揚這邊把常淩峰帶上了,因為是談正經事,飲酒方麵隻是淺嚐輒止。

    何長安一身灰『色』的中式打扮,這個人到哪給人的感覺都是很平和很隨意,看來做生意和修煉武功也沒有多大的分別,最高境界都會返璞歸真。

    張揚端著酒杯道:“歡迎何先生到江城來做客!”私下張揚尊他一聲何叔叔,可在這種正經場合還是叫何先生。

    何長安笑道:“謝謝張市長盛情,我這次來江城可不僅僅是為了做客,我準備紮根江城,至少要得到一個榮譽市民再走。”

    張揚笑道:“要是這次的談判成功,新機場建成之後,你的榮譽市民包在我身上。”

    何長安微笑道:“一言為定,我的記『性』很好,你千萬不要忘了。”

    張揚點了點頭。

    何長安道:“根據我的了解,建成這樣規模的機場,將物價建材上漲因素計算在內,估計要十二億到十三億之間,請問張市長,你們現在的資金籌備情況如何?”

    張揚笑道:“很順利,社會各界都很支持我們。”這句話分明就是打腫臉充胖子了。

    何長安道:“張市長還是把我當成外人,咱倆都麵對麵坐在這了,就誰也別繞彎子。我知道你們從江城五家銀行貸到了2.5個億,這筆錢可以應付啟動了,但是你們的資金缺口還很大,真要啟動這麼大的工程,手有了2.5個億就倉促開工,明顯是對工程缺乏責任心,因為誰都無法預計到明天會發生什麼,如果中途資金鏈一旦出現問題,工程就會麵臨停工。”

    張揚充滿欣賞的看著何長安,這個人果然非同凡響,他這次前來的確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不打無把握之仗。張揚微笑道:“何先生,現在你已經明白我們的情況了,可我對您的情況卻仍然一無所知,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有什麼優勢?”

    何長安道:“難道我在電話中闡述的還不夠明白?你們缺錢,也缺乏相關的管理經驗,而這兩樣我全都有。”

    張揚道:“何先生打算無償援助江城?”

    何長安笑道:“你應該清楚,我是一個商人,商人以逐利為先,不過我和其他的商人不同,他們首先考慮到的是經濟利益,而我在考慮經濟利益的同時,也考慮到良好的社會效益。我投資機場,當然不是白白投資,我不是雷鋒,我做不出舍己救人不求回報的事情,我也有我的條件。”

    張揚道:“何先生請說。”

    何長安道:“資金上的問題我來『操』作,但是我要在機場建設上擁有一定的權力,涉及到用錢的地方不用你們過問,但是在材料的使用,建築機械的購入,在人員的調配各個方麵我都要有相應的權力。我要參加招標評審組,換句話來說,我要加入機場建設的管理層,這個要求並不過分,我是出資方,我理當擁有這樣的權力。”

    張大官人堅決果斷的搖了搖頭道:“不行!”

    何長安愕然道:“為什麼不行?”

    張揚道:“你所說的這些權力都屬於我的職權範圍,我答應了你的要求,就等於把我的權力雙手奉送出去,你以為我會同意嗎?”

    何長安微笑道:“你是個顧全大局的人,我相信你會同意。”

    張揚搖了搖頭道:“沒得商量,你願意投資我們雙手歡迎,可是你要管理權,我不會同意,江城市委市『政府』方麵也不會同意,新機場建設是江城市重點工程,代表著江城市的『政府』形象,何先生,您想把『政府』的權力給奪了,這是不是有點太過分?”

    何長安歎了口氣道:“我出資,卻沒有話語權,你們覺著對我公平嗎?”

    張揚道:“何先生,有一點我必須要向你說明,你來江城也不是為了跟我爭論公布公平的,你想投資新機場,就證明你對江城的經濟前景十分看好,看好江城就要看好我們江城市委市『政府』,就要給予我們充分的信任,你的錢投資在江城,絕不會打了水漂。”

    何長安道:“這就是個相互信任的問題,你們也對我缺乏信任。”

    張揚道:“何先生,你要搞清咱們的社會體製,按照你的邏輯,你投資興建新機場,我們就要把新機場工程所有的管理權都交給你,那麼我勸你去投資建設市『政府』,那麼整個江城的權力就應該交給你。”

    何長安焉能聽不出張揚話的嘲諷意味,他卻沒有生氣,哈哈大笑起來,張揚比他想象中更加難以對付,他本以為資金問題嚴重困擾到張揚,可沒想到他在工程指揮權上寸步不讓。何長安知道任何合作都會從討價還價開始,現在他和張揚之間就是,他不會退讓,因為目前隻有他才能夠提供江城市『政府』想要的那筆資金,他堅信,張揚最終會向自己低頭。

    張大官人對何長安的做事手法早有領教,剛才他的那番言論並非是因為自己的利益受到危及,而是他從江城市委市『政府』的方麵來考慮,絕不可以犧牲『政府』的利益。

    何長安道:“我很遺憾,其實無論管理權在誰的手中,隻要新機場建成,受益的不都是老百姓嗎?”

    張揚道:“我們市委市『政府』來建機場是一件惠民工程,何先生能夠抱有像我們一樣的心理嗎?我不信。”

    何長安微笑道:“為什麼不信?”

    張揚道:“我們的信仰是黨,你的信仰是錢!”

    

Snap Time:2018-01-17 23:23:04  ExecTime: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