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三十章政治利益(下)


    第四百三十章【政治利益】(下)

    肖鳴暗罵這廝顯擺,得了這麼大的便宜還賣乖,嘴上卻道:“張老弟年輕有為,這重擔不壓給你壓給誰?我們這些老骨頭可扛不起這麼重的責任。”

    張揚道:“肖市長真謙虛,你正當壯年,還有遠大的政治前景,以後麵臨的挑戰多了。”

    肖鳴笑了一聲道:“哪有什麼前景,我從來都是胸無大誌,這輩子恐怕是走不出江城了。”這句話說得雖然有些言不由衷,可肖鳴心也透著不爽和悲哀,人和人之間果然運道不同,張揚一個沒知識沒文化沒學曆的三無人員,怎麼就能夠扶搖直上?讓他負責新機場的現場指揮,他有那個能力嗎?

    張揚道:“肖市長最近胖了!”

    肖鳴下意識的『摸』了『摸』滾圓的下巴:“有嗎?”

    張揚點了點頭道:“謙虛使人發胖,你太謙虛了。”

    肖鳴笑道:“我這是中年發福,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你就會明白了。”

    張揚道:“肖林最近幹得怎麼樣?”

    肖鳴愣了一下,今天張揚說話有些東一榔頭西一棒子,弄得他有些『摸』不著頭腦,可馬上他就意識到,張揚是通過這種方式提醒他什麼,當初正是張揚一手將肖林弄進了企改辦,在開發區成立了企改辦的分部,通過這種方式,肖林一步步成為了企改辦主任,肖鳴在張揚被市免去企改辦副主任之後,想方設法扶親侄子肖林上位,這件事讓張揚相當的不爽。肖鳴道:“還不錯,企改辦能夠搞到今天的規模,還不是多靠張老弟當年的艱難創業,沒有你就沒有企改辦,也不會有江城這麼多企業的蓬勃發展。”

    張揚笑道:“我可沒有這麼偉大。現在心想著的就是怎麼把新機場給建成了,其他的事情我都忘了。”

    肖鳴道:“新機場建設是我們江城眼前最重要的工程,關乎於江城市的未來形象和今後的發展,咱們整個江城市的領導層都會全力支持這件事,群策群力,爭取把這件事圓滿完成。有用得著我的地方,隻管說一聲。”

    肖鳴說這句話隻是客氣一下,可張大官人卻不會跟他客氣,張揚道:“肖市長,還真有事讓你幫忙。”

    肖鳴心中這個悔啊,我他媽嘴賤,我沒事說這句話幹嘛?現在整個江城誰不知道這廝窮瘋了,到處張嘴要錢,銀行、企業全都被他刮了個遍,自己這不是主動往火坑跳嗎?

    張揚道:“工程機械廠在開發區,曹正陽這個人不太爽利,建機場這麼大的事情,他表現的太小家子氣,我打算從工程廠多弄點設備,可資金方麵有些緊張,咱們『政府』機關搞『政府』工程,總不能賴他們的賬,可我看曹正陽那副德行,十有八九是要跟我玩點小心眼,你和他關係不錯,工程廠又在開發區的地盤上,你說話應該比我管用。”

    肖鳴硬著頭皮點了點頭,曹正陽當然不爽利,這事兒擱誰身上都不會爽利的,你小子這是明訛啊!他勉為其難道:“這件事我盡量說說看,希望曹正陽同誌能從大局考慮。”說到這他話鋒一轉:“幾大銀行不是已經貸了2.5個億了嗎?”

    張揚嗤之以鼻道:“那點錢還不夠塞牙縫的,江城的這幾家銀行老總全都是鐵公雞,等新機場建好了,他們要是坐飛機,我收他們十倍票價。”

    肖鳴笑了笑,心說建機場你有份,機場票價可不是你說了算。

    當晚蘇小紅在水上人家請客,張揚到了之後方才知道,彭軍祥在獲得顧佳彤同意之後,把股份出讓,蘇小紅聽說這件事之後,直接找到彭軍祥表示願意購買他手上水上人家的股份,彭軍祥專門針對這件事詢問了顧佳彤,顧佳彤對經營餐飲業的興趣已經不大,聽說蘇小紅想要收購,讓常海天全權處理這件事。常海天和蘇小紅麵談之後,決定由蘇小紅出麵購買彭軍祥的股權,以後水上人家交由蘇小紅管理,顧佳彤暫時也沒有撤資打算,每年固定從酒店收取分紅。

    張揚聽說這件事之後,不由得哈哈大笑:“紅姐,繞了一圈你又殺回來了!”要知道水上人家過去叫魚米之鄉,和對麵的新帝豪一樣,全都是方文南的產業,當年蘇小紅是這兩家店的老板娘,不過那時候隻是擁有管理權,幾經易手之後,水上人家又回到了她的手。

    蘇小紅微笑道:“魚米之鄉這麼好的一家店,被經營成了這番模樣,我看著都心疼,所以就想試一試,看看我有沒有能力將這重新經營起來。”

    張揚對蘇小紅充滿信心,他點了點頭道:“你一定行,過去一直都是在做這行,在江城方方麵麵的關係都不錯。相信用不了多久,水上人家的聲音又會紅火起來。”

    蘇小紅道:“不叫水上人家,這叫魚米之鄉,明天我就讓人把原來的招牌掛上去。”

    張揚心中一動,蘇小紅這麼做是出於生意上的考慮,還是出於對過去事情的懷念?難道她對方文南餘情未了?

    當晚蘇小紅請了很多人——常海天、薑亮、杜宇峰、田斌、秦白、胡茵茹、蘇強和他的女友朱曉雲,算上張揚一起一共十個人。

    雖然請客的是蘇小紅,當晚的焦點人物卻仍然還是張揚。幾杯酒喝完之後,常海天道:“張揚,那天你的討債會我們『藥』廠沒去,最近生產忙,抗病毒衝劑供不應求。”

    張揚笑道:“隻顧著發財了,也得注意回報社會。”

    常海天道:“顧總已經發話了,張市長的工作我們『藥』廠要全力支持,具體方案還在商榷之中,不過,你放心,我們肯定不會落在別人後頭。”

    張揚道:“我還當你怕我伸手要讚助,嚇得不敢來了呢。”

    常海天笑道:“你沒看到我們『藥』廠現在的盛況,各地都開著大貨車過來買『藥』,這邊車間出來,那邊就包裝上車,經銷商全都帶著現金來的。”

    張揚皺了皺眉頭道:“疫情還沒控製住?”

    常海天道:“控製倒是控製住了,可老百姓們都給嚇怕了,現在有個傷風感冒的都預防為先,先喝我們的抗病毒衝劑,過去喝一包的現在恨不能來三包,經銷商也在囤貨,今年的利潤肯定不止翻一番了。”

    張揚笑道:“這樣你們才能賺錢啊!”

    朱曉雲道:“前些日子我媽也被傳染了,到處買抗病毒衝劑,醫院『藥』店都斷貨了,最後還是打電話給常廠長,才從廠拿到的,還別說,你們的『藥』就是靈,我媽服『藥』之後,三天就痊愈了。”

    張大官人暗自得意,心說你也不看看是誰開得方子,我張大神醫出馬,神馬傳染病,那全都是浮雲!

    薑亮道:“傳染病其實並不可怕,未知的恐慌才害怕,其實整個江城患病的也不過五百多人,可恐慌情緒卻在整個社會上蔓延,這兩天還稍稍好一些。”

    田斌道:“連我媽都打電話過來,讓我請假去東江休息一陣子避一避,搞得跟逃難似的。”

    杜宇峰笑道:“你怎麼不去?”

    田斌從包神奇的變出了一包抗病毒衝劑:“我每天喝三包這玩意兒,咱有抵抗力,不怕得病!”

    滿桌人都笑了起來。

    蘇小紅道:“什麼病不病的,咱們今晚要聊開心的話題,別盡扯這些讓人心煩的事情。”

    胡茵茹道:“蘇總選在這個時候接手飯店可是一個絕佳的時機。”

    蘇小紅沒說話,臉上卻『露』出笑意。

    張揚不明白胡茵茹這番話是什麼意思,詫異道:“怎麼叫好時機呢?”

    胡茵茹道:“最近這場病鬧得老百姓人心惶惶的,哪還有人敢出來吃飯,你到各大飯店去看一看,過去生意最好的新帝豪,現在都門可羅雀,飯店的日子可不好過啊。”

    蘇小紅道:“茵茹看問題果然透徹,這次彭老板將手頭股份讓給我,做出了很大讓步,的確因為這場病的緣故。”

    蘇強道:“生意想要好轉,恐怕得撐兩三個月。”

    薑亮道:“這不用擔心,咱們中國人的忘『性』最好,多數人都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日本鬼子把咱們侵略的這麼慘,可眼前的年輕人還有幾個記得這段慘痛的曆史?放心吧,用不了幾天,酒店的生意就會好轉。”

    一直沒說話的秦白來了一句:“當官的嘴都饞,他們吃公家飯吃慣了,讓他們回到家吃自己的,就會渾身不舒服。”

    滿桌人都把目光望向張揚,張大官人道:“都看著我幹什麼?”

    胡茵茹忍著笑道:“咱們這桌好像就你一個當官的。”

    張揚道:“笑話,薑亮也是、老杜也是!”

    薑亮和杜宇峰同時道:“我們是公安幹警,你才是『政府』官員。”

    張大官人瞪大眼睛道:“合著『政府』官員就該受你們欺負,受你們歧視?我說秦白,你小子剛才那話什麼意思?你姐還『政府』官員呢。”

    秦白笑道:“我沒說你,我說那些貪官呢。”

    蘇小紅道:“張市長,最近氣兒好像不太順啊!”

    薑亮附和的點了點頭道:“看出來了,火氣有點大!”

    張揚道:“還缺七個億,擱你身上,你火氣能不大嗎?”

    薑亮道:“這七個億要是擱我身上,我恐怕壓力大的得去跳樓,可在你張市長身上,這才多大點事啊!”

    張揚道:“擱我身上也是大事兒!”

    薑亮道:“你過去不是幹招商的嗎?還有,你未婚妻楚嫣然是貝寧財團的當家人啊,她的錢不就是你的錢。”

    張揚瞪著薑亮道:“薑亮,你這麼說話我可跟你急啊,她的錢是她的錢,我從不花女人錢!”

    薑亮道:“又不是白給你,這叫投資,你不是到處鼓吹投資新機場項目回報豐厚嗎?既然這麼有信心,這麼好的事情你怎麼不便宜自己人?”這句話還真把張揚給問住了。

    張揚『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道:“說真的,到現在我都搞不清這飛機場能不能賺錢,市派給我的任務,前麵是刀山火海也罷,萬丈深淵也罷,我必須要勇往直前。”

    杜宇峰讚道:“好樣的,來,張揚,我敬你一杯!”

    張揚跟他喝了一杯酒道:“我現在對敬酒都麻木了,你要是真這麼支持我,幫我拉點讚助吧。”

    杜宇峰道:“你知道我的,兩袖清風,窮鬼一個,要錢沒有,要命一條,我命還不能給你,你嫂子你侄子都等著我照顧呢,要不哪天我抽空去你工地上打打義工,幫你扛沙子水泥啥的都行。也算是我對江城新機場項目的支持,你看怎麼樣?”

    張揚落下酒杯道:“我算看出來了,你們姓杜的一個比一個狡詐!”

    杜宇峰道:“你說我行,可不能說咱們杜書記,我覺著這人不錯,是個好官。”

    張揚白了他一眼道:“少拍馬屁,人家不在這兒,聽不到!”

    滿桌人又笑了起來。

    

Snap Time:2018-04-20 08:52:28  ExecTime:0.396